燒焊工人之煉成

這個假期一直在和時差和烈日搏鬥。時差一般三四日就退去,烈日,在北美或歐洲都是避無可避。防曬霜和太陽帽成了不可或缺的必需品。

很多年前在雙魚河會所的泳池邊,遇過這樣一個笑話。我在池邊的躺椅曬太陽,看著小朋友和老公在水中嬉戲。旁邊有一羣爸爸坐著聊天,不知為何說起自己的老婆都超級怕曬。說來個泳池要塗好幾層的防曬,帽子大到看不到臉,還很容易被老婆的帽沿打到自己,晚上還敷很久面膜塗抹一堆保養品。笑著,有個還大聲說了個精警的譬如形容太太,呢,好像燒焊工人的面罩!哈哈哈!然後突然一片靜默,原來其中一位太太正徐徐向他們步近。

當時的我,也是覺得好笑。原來老公是這樣背後取笑著怕曬的太太。當年的我不怕曬,所以觸不到痛。應該說從小到大,我都得天獨厚曬不黑,所以對於防曬美白都嗤之以鼻。我老媽常說,醜人多作怪,自己本身好好的,就不要搞這麼多事。讓我相信less is more是真諦。

但時移勢易,我發覺這不是唯一的真諦。世上也許有得天獨厚,唯獨是也總敵不過歲月催人。我不怎麼會被曬黑的皮膚,從何時開始多了很多癦和曬斑。而以前只要去曬過太陽,三兩天就會回覆白皙,現在要三六個月。看過皮膚科醫生,擔心臉上身上的癦點,醫生問有防曬嗎?嗯,不過是這幾年的事。以前不是去沙灘活動,都不會塗防曬。更不要說用美白產品。醫生皺眉,一定要塗防曬!怎有不防曬的女人?情景就如當年我的髮型師皺著眉搖頭,怎會有不用護髮素的女孩?

是的,或者這樣你對我的懶,有了深一層的認識。我真的貫徹著less is more的原則。直至到某天發覺,原來,不然。於是我也努力地開始用防曬,戴太陽帽,晚上敷面膜,日頭變成燒焊工人。有種恐懼,是叫做「不見棺材不落淚」,真的見識了自己的衰老和皮膚問題,才開始後悔沒有早點正視。信奉所謂的得天獨厚,愚蠢至極。

在瑞士,幾乎每天也是艷陽。幾乎每天也要跟陽光玩遊戲。在「全副武裝」的時候,總想起泳池邊的男人們那句「燒焊工人」,想當然他們說時不懂得害怕衰老。但有誰是真的不怕老呢?

老公回港後,我和奶奶外出幾次。明明是她長大的故鄉,每每信心十足知道自己往何處,到最後還是我出動google map領路。奶奶嘆氣,不服地半問自己,怎會不記得?又笑說沒有我怎辦?我也只是安慰幾句,報以微笑。

但其實,我心裡知道,每個人,如何自信,在年紀漸老,生命的一部份其實是跟隨了歲月遠去,在最後,你總不得不承認,自己是會輸給歲月。所謂的得天獨厚,只能應用在自己的青春盛世。

在A Place In The Sun再見!

第一次見你的片段,已經很模糊。記得是南京,當時唯一的酒店,金陵飯店。大堂,一個無聊的小孩,看見呆頭呆腦的你。你逗我玩,我搗蛋地邊躲藏邊找大堂裝飾盆栽裡的枯葉垃圾對著你扔。有種惡作劇的快樂!媽媽終於察覺我的無禮,走過去道歉,交談下發現你是在上海工作的日本人。

於是,因為我的惡行,你成為了我們家的第一位日本朋友。老媽好客,經常邀請你來家中聚餐。當時我家裡也總有些老媽不知道哪裡認識回來的外國朋友,雞同鴨講,但大家都非常高興。還有信件和照片往來。那個純真的八十年代。

從小的電視和學校教育,對於日本都是負面的訊息。以致那個時候的我,對你的態度也不友好。你後來也常常說起,我總叫你日本鬼子,指著自己的課本說,學校這麼教的,讓你尷尬非常。

我喜歡音樂,你給我聽很多日本的歌曲。我學會唱的第一首日文歌曲,是因為聽完在你家裡播的岩崎宏美。我非常堅持要你不斷重播她的歌,你非常有耐性地把歌詞的發音講給我老爸聽,再讓他寫成我看得懂的字,這樣背誦起來。到現在,我還可以唱得出來!

記得你用折好的襪子代替網球,教我打網球。肚子餓,你總有一堆我從來也沒見過的日本零食給我大開眼界。當年的我,大概7歲。你,好像是27歲。

想起有一次你從日本回來,機場直接趕來我家。提著一個發泡膠的大盒子,打開一看,裡面充滿乾冰,層層包裝下,只為帶一小盒Dreye’s雪糕給我。那時的上海,只有光明牌冰磚,哪裡見過其他牌子的雪糕?Dreyer’s,Dreyer’s,讓我津津樂道和興奮了好幾天。

記得在某個飯店的disco,你搖擺著左右腳,跳著twist的樣子!那可是我第一次看見人跳twist。是的,我很小老媽就帶我去Disco,因她自己愛玩。她說以前都是帶著奶瓶抱著我去玩的。

我10歲生日,你請我在和平飯店吃西餐,還送了生日禮物給我。我記得那粉紅和粉藍色間條的紙袋,裡面是同花紋的包裝紙,一層又一層,打開盒子,一條黑色的細頸鏈。我非常喜歡!

在我一家移居香港前,你已經離開上海回了日本。你臨走的時候送了我很多CD,這些CD伴隨我去了香港,溫哥華,日本,現在回到了香港的家。我最常聽的還是你送的Stevie Wonder。

在大學暑假的時候,你又穿針引線介紹我和孫道臨先生合作錄製朗誦中國古文。孫先生是我老媽兒時偶像,她開心得像個靦腆小粉絲。我卻是戰戰兢兢,為普通話發聲用氣感到力不從心。

在我大學畢業的那年,人生遭遇了很大的巨變。我遊走在溫哥華,上海和香港之間,不知道何去何從。你知道我在申請往日本工作,便幫忙在福岡找了語言學校給我,讓我儘快適應。跟我說福岡比東京更容易生活。在熊本的荒尾工作了差不多一年,你知道我在申請讀碩士,又幫忙推薦我入九州大學。在日本的日子,你一直對我照顧有加,介紹了不少機會和朋友給我。

直至2008年我結婚,你還特地飛來參加婚禮。我不斷思索最後一次見面,已經是2010年。在福岡,帶著只有不夠兩歲的J。我們在天神午餐小聚了一會。

然後這些年間都是臉書留言簡單通訊為主。今年你還介紹了日本到訪香港的朋友給我,讓我接待照顧她。前陣子我還在向你請教一些事情,見到臉書,你都是忙碌分享一些學術研討會的照片。想你一定公務繁忙。怎麼,怎麼就突然離開我們了?

這次我在收拾行李的時候,無獨有偶,找到了早些時一直在找,那條黑色頸鏈。於是順理成章,你送我的10歲禮物,成為我今次出行唯一帶著的頸鏈。我本來還想拍張照,問問你記不記得?想不到已經沒有機會。

小林先生,我不知道你是我的朋友,還是我老媽的朋友。但你總說是7歲的我,招惹了你來我家,造就了這一場緣份。我曾經對你多麽的無禮,你卻還是給了我那麼多,幫助了我還有一羣與你無甚關係的人。雖然仍然覺得不能置信,但我只能告訴我自己,你,這個我7歲在南京萍水相逢的老朋友,去了遠行。祝你一路好走,我們哪天再相逢。

準備旅行也是一種快樂

考完試,戰爭是告一段落。買了的網購也陸續抵達和退貨。總有些相片看著不錯,而現實是可悲的購買。然後忙碌地出席了一些聚會活動,追看了落後很多季的美劇Walking Dead,昨晚終於殺青第八季所有。追完人安樂,你也不必好奇為何我黑眼圈重重,但又不事生產。總之,想必我應該可以輕鬆慵懶,等著放暑假吧!

其實不然,月中突然決定去一個小旅行。為了去探一探一個非常老友的家庭,移居了星星兩年,馬上回歸香港,而我們,竟然一次也沒有成行。住不成豪宅air bnb不緊要,怎樣也要兌現承諾。即使朋友兩週後也搬回香港,但答應了哥哥我們會去探他朋友的承諾,不能食言!於是,有點傻,但又覺得很即興地幸福,買了機票,訂了酒店,連行程也是昨天自己大致想好。準備好出發,去一個小旅行。

沒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自己安排計劃自己的旅程!那種感覺總是幸福的。那種期待和興奮,讓人覺得生活滿是希望和新鮮。之前,幫遠在加拿大的父母連續安排了兩個郵輪假期,雖然自己不能去,看看行程想像一下也是開心。安慰自己,總有機會。就算是幫別人規劃,我也覺得很快樂。我真的有想過其實我是否應該做旅行社,應該和我個性很匹配。家中小朋友知道要旅行,也是興奮不已。哥哥已經會自動自覺自己收拾行裝,算好逗留的天數,準備好自己的衣服,還提醒叫我早點開始收拾,不要總是拖到最後一日,讓我感動。A小姐回校跟老師說要去旅行,老師請她轉達要寫請假紙條。我跟A小姐說,這次不用請假呀,不用寫字條。A小姐還是搞不懂新加坡和日本的分別,問我那裡是講甚麼語言?是否就是我們去滑雪的地方?我可以帶自己的枕頭和旅行箱嗎?細佬也是雀躍,一回學校就向老師報告要去旅行,但怎也說不清到底去哪裡。媽咪,我們明天飛嗎?不是,是週五!那今天是週五嗎?不是,不如你告訴我今天是星期幾呀?細佬理直氣壯地回,我不知道!

是的,不管任何年齡,不管是誰,只要知道即將去旅行,都會突然情緒上升,感到人生充滿希望。這種盼望和臨出發已帶著的幸福感,已經是一種得著。我想,在我認識的眾多人之中,只有一兩個是不喜歡旅行。而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不多不少性格上有點固執悲觀,情緒上有些抑鬱。不知道這麼說是否太過籠統,但我真的想不到還有甚麼人我認識但非常抗拒旅行。有嗎?

小旅行過後,就是七月中的大旅行。雖然已經獨自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坐過不下六次的長途機,今次還是要作多一點準備。因為今次暑假,要坐四程長途機,橫快美加和歐洲。中間還有一個和公公婆婆去的跨境Road Trip,沒有老公助陣,連開車也要自己來。雖然想起這些,會有戰戰兢兢和擔心,但更多還是期待和喜悅。這就是旅行帶給我們的快樂!

人生需要甚麼?我不知道你如何排列,但旅行,對我來說,一定是首五位的「必須品」。

六月的戰爭

踏入六月,有在讀傳統學校小學生或以上的媽媽都會認同,這是一個慘烈的月份。考試季節,溫習溫習再溫習。多數要在家閉關,多數會發很多次脾氣,然後又會買很多零食,不是孝敬這些少主,就是晚上夜深人靜自己躲起來狠吃。在職的媽媽有時候還要請假陪讀,在家的媽媽會哀求爸爸早點回家,幫忙招呼其他閒等人士。媽媽們不是死了很多腦細胞傷了肝,就是掉了很多頭髮又加了磅。臉上還毫不留情地爆瘡和添加皺紋。這些對媽媽們來說,當然都是生不如死的事情。

但是踏入六月也會有很貼心的商人,這些公司的主管可能同是天涯淪落人,想必經歷過同等遭遇,同情媽媽們陪讀辛苦壓力大,於是相繼推出減價潮。表面看似公司與公司的競爭,實則是一波又一波地安撫著我等就來發癲的「慈母」。這裡週末全六折,那裡減價貨品再七五折,看得眼花撩亂,讓人心情振奮。感謝網購的發明,足不出戶也可以買盡天下物。手機裡一邊廂忙著問有沒有家長可以分享自家孩子弄丟的溫習紙和答案,另外一邊接收著哪家公司開始減價的訊息。再不出手,你的尺碼就會被搶購一空!放在購物籃的貨物,超時也會被收回讓別人買去。於是,手不停地撥著按著,緊張得像在拍賣投標。

一邊問著孩子考試內容,一邊看減價的購物籃裡是否已添滿。雖然陪讀是份高壓工作,常常很想自己一頭撞牆,但一聽到門鈴響起,再加一句親切的「速遞送貨呀!請簽收。」馬上轉怒為笑。眼看一箱一箱送來,一件一件地拆開和試穿,然後再一箱一箱地送回。心情既滿足又愉快。對,自從有了免費送貨和退貨的服務之後,網購簡直是世界上最簡單直接的減壓運動。爸爸自然也不用擔心沒事被點名找碴,只要乖乖早點回家幫忙看好家裡小的,安分守己,再自動奉上信用卡,大大減低被無辜牽連的風險。爸爸們也應好好感謝一眾商家。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潮流興在考試過後,媽媽們組團出國旅遊散心。所以當考試期一過,臉書馬上又熱鬧起來,各自分享著拋夫棄子出遊的愉快相片。hashtag裡一定會有「考完試」「媽媽團」「放監了」「Finally」的字眼。是的,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孩子們讀書變了自己也重讀,我們也跟著再讀了一次小學。我從來沒想過,這輩子要讀四次小學!考試期變了媽媽們的監獄期。考試期,媽媽們極度需要在狹窄的空間尋找不同方式減壓和放鬆,以免鬧出人命。於是,我檢討著自己最近的狀態,安慰鼓勵自己,很快會過,還有一堆新衣物鞋履從世界各地飛來家中。

六月的媽媽們,在考試溫習和網購掃貨中都奮力一戰,結果如何不重要,最重要是雨過會天晴,記得深呼吸。大家共勉之。

一輩子的事

乾旱了整個月的城市,終於有雨了。就像我,每天嘗試著做優雅媽媽,儘量不大聲,儘量淳淳善誘叨叨念念講道理,更像個佛系媽媽,終於也破戒。

「你為甚麼這麼大聲回答我?」我忍不住提高聲量,對著A小姐,我真的好毛躁。我趕時間好不好?

「你不也是一樣大聲嗎?」A小姐一點也不為意。

是哦,阿媽大聲,所以女兒也會跟著大聲。你看看你身邊人發脾氣時有多大聲,大概是因為他/她媽媽也是這樣?我老媽以前常常跟我說,你可知道我年輕時候,是完全沒有聲音的,我不喜歡說話的!認識我老媽的人,都知道她最愛說話了,很難想像不愛說話的她是怎樣子。 是的,現在的我,都很能夠理解別人的我以前怎樣怎樣,做了阿媽之後竟然就這樣這樣云云。不是說外貌身材,原來性格脾氣都會跟著變。難怪古人說,女人結婚是第二次投胎,女人生育是第二次重生。古人的智慧,甘拜下風。可想而知,我「重生」了幾次,連我自己也有點不認得自己了。

考試季節來臨,媽媽群組裡,總有先知先覺的媽媽,為了大家不要太焦慮而提早發一些搞笑的圖片減壓。最近流行的就是恐龍對比照。對著哥哥,我總是比較放心放鬆。然而,他有時候,也會一個不留神,殺我個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他也有著A小姐的那種愛理不理的態度:「大部份人都這樣,我不算很差。」一點羞愧不好意思也沒有。看著他們,我總會回想,難道我小時候也這樣厚面皮嗎?我們不是都會,起碼,有丁點的不好意思,頭抬不起來說話變蚊鳴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會忍不住虎媽上身,老師要改一次,好你自己再改五次!然後課文再給我抄兩次!抄錯抄漏的話,再抄一次!

是的,我們明明聽過很多說這樣其實沒有用的勸告。心裡非常清楚地記得,要正面,要鼓勵,要深明大義溫柔體貼,繼續落落大方,慈母口臉不要變!明明非常認同讀書不求分數,成績不重要的主張,但另一個的自己,心裡就是非常落俗,憤怒沮喪,憤怒到有點明知沒有用,明知傷感情,對大家都是很負面的話和事,偏要說和做。跟自己過不去的一種失控!

看著他們默默地做著自己事,空氣裡滿是沉默的怨懟。想起自己小時候,也常常有那種被罵後,感到非常無辜無奈的感覺。那種鬱鬱,時空轉移,我在他們身上見到。而我小時候見到的身影,跟現在的我合體。

歷史,總是一直在重複。

我也不想這樣。事後,我往往很想講,也很想唱。

「我也不想這麼樣,反反覆覆,反正最後每個人都孤獨。」
「我也不想這麼樣 起起伏伏 反正每段關係都是孤獨。」

唱著是愛情,其實何嘗不適合每段其他關係呢?是的,失控後,總覺得很孤獨。有種明天醒來也不想再跟誰說話的心境。雖說媽媽都比較能夠理解媽媽,但理解還理解,這種孤獨,也就只有你自己,才可以懷抱。

我相信,大部份媽媽生氣時,都有種恨不得從來沒有生過的後悔。也會說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說話,和做點非常不智的事情。可能,這種情緒只是提醒自己,又是時候需要離開一下,透口氣。才能再面對,這些不是說想分手就可以分手的關係。

老公和他的朋友們都常說:xx,是一輩子的事!我想只有為人母,才比較容易體會,甚麼才是真正一輩子的事。一輩子,怎麼聽,都是沉重多過亢奮吧!

對不起,我愛你!

當每天生活跟著一貫節奏,隨著時間表流逝,你會變得麻木。一週又過了,一個月也就快過。日而復始,每週如是。每天盼著入黑,哪怕只是遊魂發呆,也可以遠離白天的自己。然後有一天,你驚覺這時間的滾輪,轉著的速度好像越來越快,你還是在原地,但眼前的人不同了。

細佬的捲髮呢?昨天還是那個像古歐畫像上的小天使,霎眼已經長大。夏天來了,帶著他去剪髮,因為老師說他的頭髮太長,我愣怔地望著他在髮型屋鏡子裡反射的小身影,點頭和髮型師說:剪短一點吧!夏天到了。

實則是,他長大了。算是跟那個小嬰兒時代告別,從此踏入男孩的領域。

某天在家午餐,細佬突然問我:「媽咪,你是我媽咪,那你小時候,誰是你的媽咪呀?」

「婆婆是我的媽咪咯!我長大了,做了媽咪。所以我的媽咪做了婆婆。」

「那婆婆是否很老了?很老的人都會死嗎?」怎麼突然提到這話題呢?

「婆婆不是很老呀!每個人都會死,年紀大了,身體用透了,就要離開了。」

「媽咪,那麼你也會老,也會死嗎?」

「會呀,當然會啦!」

小人兒忽然嘴一扁,苦惱的表情:「我不想你死呀!你死了,誰照顧我呢?」

本來是感動位,被他最後的問句弄笑了:「傻豬,到媽咪老了,你也已經長大,不需要我照顧啦!可能到時是你照顧我呢!」

聽我這麽說,細佬露出安心的表情,彷彿沒有人照顧他是件很可怕的事。而這個問題解決了,其他就變得理所當然,無所謂了。每個人都會登場,每個人都總會有離場的時候。聽來再自然不過。

再一天的早餐,細佬正兒八經地跟我:「媽咪呀,Ms Chan說我不吃水果,不乖。說我要吃水果啦!」

「哦,她這樣說呀?那你準備好吃水果了沒有?」

「準備好了!但Aunty今早沒有給我水果呀!」他望著自己的餐盤,再望望二姐和哥哥的。

我把我的一碟水果推到他面前:「你想開始試哪樣?士多啤梨?提子?藍莓?」心裡帶著興奮,暗暗祈求他真的會踏出這一步。因為時不時爸爸就會在早餐的時候,遊說他吃一點蘋果,然後他會最終在壓力下,吃下一塊大概米粒大的蘋果。

「橙。」細佬指著我碟裡已經去皮切好的橙肉,面上有著悲壯的表情。

結果,那個早上他吃了兩塊橙,大小加起來大概就是一瓣吧!多麼艱辛的路程,終於走到這裡,一直拒絕水果的細佬,終於肯嘗試不同的水果,雖然真的是那麼一丁點,在意義上可算是一大里程碑吧!

每次放學接校車,細佬只要看到是我站在那裡,隔著車窗的臉馬上笑開懷,然後是飛撲下車跳進我的懷裡媽咪媽咪。因為我經常問他是誰把你生得這麼可愛云云來曲線稱讚自己,有天他突然問我:「媽咪,點解你生得我那麼可愛呀?是否因為你特別鍾意我呀?」啊!我要怎麼答呢,這是上天的恩賜咯。

哥哥出生後,我總是樂此不疲地記錄著他的成長點滴,甚至連喝奶睡覺也有excel表,每週都有照片集。二姐來到後,寫二姐的故事,多數圍繞著她和哥哥有多不同,她帶給作為媽媽的我如何怎樣的新衝擊!到細佬,累積了前兩個的經驗,對我來說,一切都很容易。經歷過天堂地獄,然後再來甚麼,都是遊走於此之間。也可能因為這樣,他總是被忽略的那個。小小的人兒,總有點憂鬱,缺乏安全感。對自己也沒有太多的自信,然後我發覺我好像沒有怎樣特別寫過關於細佬的點滴。不用再去紀錄他的成長,每週也不會花心思做相片集。甚至,我最感恩的是,他都可以自己玩,不會黏著纏著要陪他玩。

再轉移到某個下午,當哥哥還沒有放學回家,而二姐去了外面上課,家裡只剩下細佬。我坐在飯廳享受著我的下午茶,片刻的寧靜。然後聽到在客廳一角自己玩耍的細佬,一邊玩飛機lego一邊自言自語。記得哥哥也有這個時期,就是邊玩邊自己和自己說話。哥哥說的是英語,細佬那天說的是粵語。我望著他一會,拿出手機錄了一段。

茫茫然,時間就過了。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候,突然醒覺孩子又長大了很多。好像錯失了很多,雖然我一直都在,但好像沒有用過甚麼心思在他身上。那個在我腦海裡一直是捲著頭髮,甜甜嗲嗲地小寶貝,已經一轉身自己玩著說著,不折不扣地長大了。

然後時間撥到午夜,老公可能看著電視對著電腦,但多數是在沙發睡著,我要記得去抱細佬上廁所。他總是昏昏地半睡半醒,說不了話,但懂得自己站立點頭表示已經完事。把他抱去廁所和抱回房間的短短數秒,是我最喜歡的時刻。就像他還是嬰兒的時候,半夜餵的那餐奶總是最夢幻,乖乖睡著喝完,睡著拍背睡著換片,然後放回去繼續睡。現在的我在把他抱回床前,總也會拍拍他的背再放上床。有時候睡得昏沉的細佬,伏在我的肩膊竟然會輕輕回拍我的背,像是回禮。在這黑暗中無聲無息,我覺得我好幸福。雖然身心很疲累,雖然覺得生活很乏味,雖然有很多說不出的這些那些,至少在那刻,我覺得我還是個有價值的媽媽。

然後定要寫下這篇 – 對不起,(細佬,忽略了你太多)我愛你!

母親不需要節日

週日,母親節。醒來,哦,不是,被叫醒來收母親節禮物。我睡眼惺忪,昨晚在蘭桂坊去太盡,忘了自己真的已經不是那個年紀。我跟我的公主說,可否9點半再來叫醒我收禮?她說好,飛了出去玩。但我,又無法睡回去。Facebook已經鋪天蓋地洗了版的媽媽日,我都每每讚好。

我不是要說,在我起床後,收了甚麼禮物,得到了怎樣的女皇待遇。相信這些事,和做母親的大家,都是差不多不相伯仲,無謂多說。孩子們,在學校受了教育,回來做著老師教導的事情,看在眼裡聽在耳裡,都是溫馨甜蜜。感謝老師教導,也感謝爸爸,在最後關頭,怎都要做些甚麼以表心意,免得被人事後詬病。

我想說,昨天的我,還發了一場脾氣。想好好小睡,但聽著外面的吵雜聲而不能。交待了要做功課的,沒有做完。說好不要爭吵安靜玩耍的,當然是做不到。答應要練的琴,還是沒有碰。細佬還把新買給他的書,剪了一半。哥哥,又用那一貫高傲的態度頂撞我,無名火起。妹妹依舊諸多藉口,都是別人的問題,跌落地下賴地硬的態度。於是,我,真的很火。火到有一刻,想說,做母親真是全世界最爛的角色!爸爸只要跟孩子們玩,其他所有正經事都可以愛理不理。而我們這些曾經也是斯文清純少女,不知為何做了母親,就都變身潑婦大媽,嘮叨膩煩,荷爾蒙無時無刻不平衡,年老色衰走了樣。那種崩潰,真的不知該用何筆墨來形容,除了粗口!

我大喊:不要再叫我。不要再提甚麼母親節!我一句也不想聽,做母親,我後悔死了。I’m serious,I wish I had never become a mother!

一屋安靜,鴉雀無聲。客廳狼藉,我又想發作。幸好,已經有人自動自覺去收拾。好不容易,檢查安頓好他們的功課,跟進好練琴進度,洗完澡,讓菲傭姐姐把他們送去奶奶家。我和老公得以準時出發去看Bruno Mars。

一路,心裡還是火,充滿懊惱。那種經常出現的,如果不是,我現在可是?如果沒有,我現在可會?總之都是一些無法改變,但都總會忍不住亂想一通的糾結。以致演唱會開場,我把所有的沮喪憤怒都一併發放,尖叫著跳著,沒有靜止。事後,竟然覺得無比舒暢。

本來去蘭桂坊,是姐夫的主意。就是要把老公的家姐弄去蘭桂坊,讓姐夫給她驚喜 – 帶她去Bruno Mars的After Party!但竟然造就了我可以把滿腔頹喪完全發洩!一杯下肚,亂跳亂搖,請老公Facebook live記得這瞬。曾經的自己,也在人羣裡穿得漂亮笑著跳著,現在怎樣也是回不去。只能,只是,純粹的宣洩。最好笑的是,跟朋友打招呼,請他方便我們順利進入Volar。他回覆,當然可以!但現在有點早,要凌晨1點後才開始。甚麼鬼?我當堂笑自己已經老到不應該去Clubbing!凌晨1點,我已經張不開眼睛。努力撐到2點半,離開的時候,發現人潮才剛剛開始。老人家真的應該及早返歸,簡直是擋著地球轉。

今早的我,當然還是要爬起身,帶孩子們去游泳。對於昨晚的小放縱,不禁嘲笑自己。年紀大,真的不要隨便去玩。雖然心裡很想,也得到所需要的解放和鬆弛。但第二天,精神頹靡,也真不是說笑的。

我不打算講述母親節我是何等幸福,被怎樣的甜蜜包圍。因為,大家都知道,不消一會兒,我們都會被打回原形。明明唱過要努力做個好乖乖,明明說過如何感激你,轉過頭,生活還是依然。我只想說,這,就是現實。不是不開心,反正就是生活。希望每天都被寵愛著,但這樣一切又會變得理所當然。所有慶祝變得沒有特別。不管甚麼節日,之所以珍貴,就是一年也就只有那麽一次。讓你在頹喪的時候,好好記得,其實你也被愛著。沒有那麼糟!

對於,沒有孩子們的朋友,是的,你的Facebook被洗版了。我知道這很煩厭,直接跳過便可。對於,很想有孩子的朋友,不用羨慕。這個故事只想告訴你,大部份的人,都只會分享美好,以致大家以為別人都過得比自己好。因為,真的沒有甚麼人,會在發火發癲的時候,還會將之公諸於世。你看不到為人母的恐怖,以為一切都如棉花糖。那麼你就大錯特錯,被騙得離譜。事實上,生活還是非常貼近現實,有笑有淚,跳舞有時,歡樂有時。糟糕的,也有時。只是,可能除了自己,別人看不到而已。

成為母親,是一條生理心理上都從此大不同,一啖砂糖十一啖屎的不歸路。但幸福,不在於它一直都甜甜蜜蜜輕輕鬆鬆,而是在於你嚐過了甜酸苦辣高低起伏後,還可以爬起來做一條好漢,懂得珍惜感恩那瞬間的一啖甜。

對於我,母親,真的不需要節日,只要有一天真正的假日,就足矣。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