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都老了

當我們都老了

或許科技可以填補很多的缺陷

讓我們活得比前人更容易輕鬆

當我們都老了

或者地球已垂危大家忙著移居別的星球

世界的節奏越走越快而我們的步伐越來越慢

當我們都老了

也許終於明白父母曾經的叨叨絮絮和莫名其妙

隱藏在心底哀悼自己衰老的情緒開始醞釀爆發

妄想著變回嬰孩整天被擁在懷裡的甜蜜

當我們都老了

我們開始懷緬子女兒時的可愛溫馴

時時刻刻黏著跟著的親密

對於眼前日漸成熟的面孔和身軀充滿這麼近那麼遠的矛盾

當我們都老了

大概只要看到孩童們的笑臉聽到軟甜的童音

就已溶化勾起最初最溫暖的記憶

只要下一代安好幸福自己就有功成身退的滿足

當我們都老了

我們或有滿腔的思緒萬千的故事想要訴說

卻無人來聽

當我們都老了

我希望你我沒有陰陽相隔

還可以相扶持,緩慢但平穩地漫步在這深秋的夜

聽著風聲車聲喧嘩聲

雖沒有驚濤駭浪精彩萬分,卻覺得不枉此生

廣告

如果不是你

忙碌緊張告一段落,原本可以做跟得夫人,隨老公出差去輕鬆一下。但不湊巧,公公婆婆也要出行,無法幫我看著三隻嘩鬼。不放心交給姐姐,還有那麼多的這裡那裡接送,還是留下做賢母。老媽跟我不好意思,其實,真的不用。你們也該好好享受人生,有自己的生活。

只剩下幾天的鋼琴考級試就殺來,終於有時間關心老大。一邊監督哥哥練琴,一邊對著電腦搜索,把聖誕假期和農曆新年假期的機票酒店等等都預定確認完畢。比起往年,是遲了很多。手機傳來老公給我的短訊,炫耀著華麗的酒店房間,氣我嗎?我嘆氣。哥哥八卦走過來看,譁然:「哇!他住得那麼好!他是去嘆世界嗎?」

「對啊,原本媽媽也可以跟著去。但要照顧你們,唯有放棄啦!」

哥哥望著我,然後凝重地說:「其實你可以去的。我們有菲傭姐姐照顧也可以,哎呀,但沒有人幫我簽手冊和回條啊!」

哥哥,你真懂事。你彷彿對媽媽不能去旅行要留家而感到內疚。我馬上意識到,這非常不妥。那種從古代便承傳下來的「要不是因為你們,我就不用怎樣怎樣」的情緒綁架,有時候是我們無意識地洩漏。馬上改口:「嘿!其實呢,媽媽最近很累,我也不想出門。我也很喜歡在家,跟你們在一起。照顧你們也不錯,只要你們不常常吵架打鬧,弄得我頭昏腦脹就好。我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處理呢!」

哥哥聽完,滿意地走回他的房間。轉頭拿來一疊要簽名的通告。他還需要我多久呢?又何妨?

晚上,和二姐細佬講故事,拖拖拉拉終於把他們弄上床。二姐最近話特別多,臨睡前,明明呵欠連連,還是不斷問問題。我催促她快睡,忍不住說:「你快長大吧!這樣就不再要我每晚陪睡。我都就睡著,你還話不停。」

「因為我長大後,不用你照顧,你可以只照顧細佬。這樣你就不會累了?」

「因為你長大後,可能只愛黏著朋友,根本就不需要媽媽了。」

「啊!會嗎?」二姐疑惑地問。

「可能吧!快睡。」

輪到陪細佬。最近的細佬,若是午睡太多,晚上7點多是完全無法入睡的。看著他的側影,小人兒變得好長,努力地想要睡著的模樣,還是那麽可愛。我輕聲問:「是否午睡叫不醒你,現在又睡不著了?」

「嗯。」他閉著眼,點點頭。還是肉肉的小臉,在黑暗裡也看得到白滑:「媽媽,我長大呢,我不要黏著朋友,我要黏著Daddy媽咪。」原來剛才和二姐的對話,他放在心上了。多甜呀!

「哦,好啊,媽媽喜歡你黏著我呢!」

「媽媽,那為何家姐長大會想黏著朋友呢?」

「其實,媽媽只是亂說,可能家姐和你一樣,也愛黏著媽媽吧!」我連忙安慰細佬。

拍著他的小屁股,著他快些睡。我思量這種每天重複單調的忙碌辛勞,其實可能轉眼就不復在。孩子們其實從來不會要你犧牲甚麼,在他們心裡,一切簡單自然。大人的妄自菲薄和對現實的矛盾,其實不都是自尋的煩惱?記得不要再對孩子說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就不用怎樣的說話,記得其實你也大可以放下孩子,做你自己。記得就算過著情非得已非自我的生活,其實也只是短暫。

所以呢,人生所謂的活在當下,你是真的明白了?如領悟,請少抱怨。珍惜眼前的自由和不自由。

愛上吃檸檬的遊戲

當一次一次的失敗,逐步逐步打擊著你的信念。讓你不禁懷疑,當初的價值觀是錯的嗎?相信孩子不需要甚麼都很突出,不一定要學術精湛,只要真誠可愛,願意溝通友善有禮,總有欣賞她的學校。相信不需要每天訓練她這個那個,不要給她壓力,只要讓她歡樂地去學校遊歷一回,就已經足夠。

在首次的失意,我會安慰自己,不緊要,今年競爭大。不緊要,神校多人報。不緊要,她只是運氣不好。但在屢次看到雷同結果時,我的信心開始動搖。是我準備不足嗎?是我太過樂觀嗎?是我自認為無需要過份緊迫小朋友的想法,太天真嗎?是我的孩子真的很差嗎?

不知道從何說起,相信很多人走到這個境界,都會跟我一樣,也會有這種難以啟齒,無以名狀的沉痛。是甚麼否定了自己的孩子,也否定了自己的信心?如果看不開,想不通,也不找人訴說和傾談,可能想著想著,就會繼續沉入這詭異的深淵。

於是,低沉了一晚,我從這種不安中抽身出來。我在群組裡說,其實也是跟我自己說:這只是人生階段裡的一件小事。這麼簡單,就被擊垮了?沒有如願沒有順遂,但總會有學校讀書吧!不理想,就繼續努力,或可插班或也適合安逸。國際學校,選擇也眾多,雖然隊伍都很長,但只要經濟不是考量,總也想得出辦法吧!再不然,就帶著孩子出走吧!世界何其大,哪裡不能讀書?這麼小的事,需要這樣鬱鬱嗎?

人生,一定一條直路順利無阻?可能上天憐憫我們勞碌,只把最好的留到最後,免得我們在反正也不是正選的學校裡疲於奔命。據說馬雲不也是被哈佛拒絕了幾十次?何況香港考小學,機會率來說,其實還難過哈佛!這樣想來,心,豁然開朗。

上天給你檸檬,就把檸檬榨汁做凍檸水吧!遇到甚麼,見招拆招。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該懷疑自己的孩子,報小一的確是磨練人意志精神的一個過程,其中的種種,可能荒誕怪異如聊齋誌異。人生路漫漫,這不過是個開始。失望過後,宣洩過後,還要自強不息。告訴自己,沒甚麼大不了。甚麼都不是問題!首先,還是繼續專注準備下週殺來的面試!

A小姐,在去過多間學校後,她也有自己的見解和意見。非常幸運地,她首選的學校,也是唯一有給她再次面試的學校。在得知好消息之後,A問:「夢想會成真嗎?」我答:「只要你相信,就會咯!」於是,在學校假期的某天,帶著她去變身。我不是要寵壞她,也不是想趁她還沉迷公主的時候,留下倩影。我希望用行動來告訴她,夢想當然可以成真,只要妳不放棄相信。順便為她打打氣。另一方面,其實也是自己想搞一場「大龍鳳」來放鬆自己,我曾經也渴望成為公主!

在此,媽媽衷心祝福妳,每一個夢想都能成真!

但如果真的繼續收檸檬,我們也一齊開心地接受。起碼知道,今年應該很難感冒。

陽光下的心願

終於到了令人舒爽的季節,雲淡風輕,連太陽也不再是刺痛地熱。二姐的學校郊遊,在大埔的小白鷺。三年前,我和哥哥也來過同樣的地方,做過幾乎一模一樣的事。這樣的天氣,和可愛的孩子們出遊,本是賞心樂事,但頭頂總有報考小一的陰影,揮之不去。

午餐,和比較交心的媽媽一起。我們兩個的話題,離不開學校。是的,真要命!香港的媽媽,真的不容易,要扛著這些壓力,還要展開笑容賣力地和孩子們玩,拍照,做手工。心裡有說不出的千斤重。手機裡跳著不同的訊息,宣布哪裡哪裡有了結果,哪裡哪裡有了二次面試名單,哪裡哪裡明天截止報名,哪裡哪裡下週開始二次面試。天!媽媽,真的可以被訓練成人格分裂的。

抬頭看,在草地追逐奔跑的孩子們,跟老師大聲頌唱著學校兒歌的天真。多麼可愛!應是最無憂無慮的時光。但他們,最近,也承受著這很不容易的一切。

我的心被這畫面觸動,感慨。我跟媽媽朋友說,(也想跟大家說):每個人都希望可以一次過解決一個長遠的問題。但每個人未必都那麼幸運,可以如願。如果生活給你各種難題挑戰或問題,你也只好迎面上。總有解決的辦法。我們,其實已經屬於幸運,至少我們還可以有一些其他選擇,不用被經濟環境所困。很多人,可能連這些選擇都沒有,還照樣每天承受著跟我們一樣的未知,等待和折磨。

我們必須樂觀,我們必須抱著總能找到出路的態度。我多麼享受,看著我的寶貝無憂地在陽光下奔跑玩耍!我們必須堅強,我相信只有我們保持正面,才能帶領他們向前,直至他們可以自己飛翔。找一間適合孩子的學校,找一間不會不斷打擊她的自信,能夠帶領她邁向並憧憬未來的學校。找一間可以塑造健康個性良好品格,而不是只是著重成績獎項的學校。

但香港,到底有沒有呢?就算有,到時又真的放得開嗎?要做個另類(異類),需要無比的勇氣。


 

夢裡夢外的神經病

一個月裡總有幾日,頭痛頭暈或周身不舒服。心情也是惡劣。坊間有很多妙方,喝這個吃那個,聽來都很不錯。但對於我最好的良方,莫過於甚麼也不用理,一直睡一直睡,除了起來吃飯上廁所,就一直戀著我的床。多美好!不過,當你有三個孩子的時候,這個實行起上來是有點困難的。因為想睡,但一直被需要,還要忍受說實在我這輩子也不會習慣的聲浪,在這個時候,我的耐性已經潛水,一丁點的事情都可能令我惱羞成怒。(對呀,朋友說,誰叫你那麽愛生?哈,但這個點來告訴我有多愚蠢,對於現實是一點也沒有幫助好不好?)

是的。於是我會很想大喊:我恨你們!我恨你們每一個人!不要煩我,不要找我!我就是一句話也不想跟你們說,我只想黏著我的床聽著我想聽的歌,像一個幽怨不被理解的青春期少女,憤世孤僻。(但事實上你就根本是個師奶呀!還要理會老公有一搭沒一搭的問題和事情,怎樣躲避,也避不開現實。)

是的,每個月總有這幾天,我希望家裡的所有人都避開我,因為我也想避開所有人。朋友說,不會呀,跟你whatsapp不是好好的嗎?對。短訊的世界是可以接受,因為不需要見面,可愛理不理。我連跟老公也只是短訊溝通。在家裡我會請他迴避,自動走開一角,不然就是我迴避躲在房裡。我可以在房裡發短訊給在客廳的他,但請你不要來房間找我。這是種病嗎?

因為這樣,今早我決定,就算我聽到孩子們起了床,我也不要跳起來套上衣服衝去送他們上校車。我只要把被蓋過頭,繼續,繼續睡。然後朦朧間,突然想起昨晚做了個夢。夢裏有個人,跟他聊得很開心,還一起搭著肩膊跳舞。一邊談笑一邊跳,像認識了很久。你好奇那不是老公嗎?一定不是。為何這麼肯定?因為夢裡我見到老公不知從哪裡走來,我就一把推開跟我共舞的男人了!

心想:做人不能那麼過份。

在過去,我經常因為現實的不滿,在夢裡把他恨恨地罵一頓。又或者,夢見他做了甚麼不好的事,然後在現實裡告訴他當作有發生過。(是的,就是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的精神病。)所以當今早想起自己發過的夢,對老公有點抱歉,好啦,決定今晚還是睬回他吧!

 

我在看你看我的倒影

下午到黃昏,通常是我最忙碌的時段。三個孩子都放學在家,不是忙於應付細佬,就是忙著帶二姐去她的課外活動,最後還要兼顧哥哥是否有功課上的問題。在這樣忙亂的時候,我也會一心幾用,再加指揮菲傭姐姐和回覆手機訊息。

最近每次我拿起手機看訊息或在打字回覆,有個八卦的小孩便會站在旁邊一起讀。英文無難度,中文就顯得困難。有時候我側身,問他:「為何要看媽媽的訊息呢?」他呵呵地傻笑:「就是想知道咯!難道你有秘密不想讓我知道嗎?」

鬼靈精的年紀!我正色跟他解釋,其實不應該在沒有對方的同意下,看別人的訊息,這樣不尊重人,云云。突然,我靈機一觸,笑道:「你以後長大有自己手機的時候,我也可以任意看你的訊息嗎?」「不能!」他搖搖頭,笑著跑開了。

失望。心裡滿滿的失望,湧上了臉。我拉長臉,追回他:「真的不能嗎?為何呀?」他看看我,狡黠地一笑:「看情況啦!」像是安慰我。「有些可以,有些……嗯……可能……嗯……不……可以吧!」「唓!」我翻白眼,沒趣地走開。

晚上,跟孩子們交代吃完晚飯後的安排,因為爸爸媽媽要外出看戲。「啊!」三個一起哭喪著臉,很是不滿。哥哥靠著我輕聲說:「怎麼你們每晚都出去玩呢?」「每晚嗎?不就是昨晚和今晚?前晚沒有,大前晚也沒有,明晚也沒有呀!」我反駁。「但,你不覺得你們最近外出玩得多了點嗎?不公平哦,為何大人可以晚上去玩,我們不可以呢?你為何不帶我呢?」他開始嘮嘮叨叨,有點像個老太婆。

「哪有不公平?爸爸媽媽也想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如果將來你長大,你也會想和朋友外出玩吧!到時候,我可否說同樣的話,然後要你帶我一起去呢?」我又將角色掉轉,悻悻然問他。

一時語塞的哥哥,想了想吐出一句:「不……太好吧!」

我一把抱著他,裝作不忿:「為何啊!我將來也會好想跟你同你的朋友外出哦!帶我去啦!」

笑著逃亡的哥哥,一邊走一邊高呼:「不用啦!不用啦!到時你老啦,留在家裡乖乖啦!」

以上,兩件事,你會覺得有點心酸和無奈嗎?你其實想聽他說,好呀,給你看啦!當然可以啦!隨便看都沒問題!好啦!帶你去啦!當然要帶你去啦!

但其實,你應該酸嗎?你想想(你到時候再回想想)你也曾經擁有了自己的私隱和時間,跟他們說,請給我空間。你也曾經留下孩子自己出去放鬆玩樂,那麽當他們長大後,留下你出去和朋友外出遊樂,又有何不妥?你其實應該覺得:只是時移勢易,角色調換了而已。

這就是歲月。很多人忘記了自己的曾經和自我。因為透不過氣,感覺疲累,想喘息或種種,而避開總想一直黏著自己的孩子們。到他們長大後才發覺,到自己想要黏著他們時,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天地。總是想著自己為他們做了甚麼,而他們又為自己做過甚麼。卻忘記自己曾經也放過假偷過懶,在「賣身」給孩子們的時候也有想辦法找時間做自己和放鬆。最重要的是,在「賣身」的時候,所得到的甜蜜,擁抱,親吻等等,都不算愛嗎?

這世間哪有絕對的公平,但總也不能時常抱著度量衡去走每一步吧?很多,你已經得到,只是後來你忘記了。很多,你曾經擁有,但你當時覺得不需要。

是嗎?

 

一場遊戲一場夢之你還頂得住麼?

踏入九月最後一日,秋天缺遲遲不肯露面。面試季節,很多家長都處於精神緊張壓力接近爆煲的狀態。每天都問,這遊戲甚麼時候才玩完?

但其實大家知道,當第一輪面試陸續完結,第二輪的面試已經悄悄大軍壓境,逼在眉睫。有些更有第三輪,或者候補時的第四,第五輪。這個緊張刺激的遊戲,現在才熱身完畢正式開始!

和某個媽媽閒聊,她問我,到底面試衣著有甚麼關係?你為何在臉書的post裡提及?這個媽媽的小孩今年考幼稚園,所以我馬上安慰:其實幼稚園面試的衣著,不用考量太多,只要大方醒目,小朋友穿得舒適就可以。

那考小學就不止這樣嗎?當然不止!(但其實你也可以認為是我庸人自擾。)

考小學的面試,小朋友自己進入考場自己出來。穿的衣服除了要大方得體舒適之外,你要考量:

  1. 某些學校有運動環節,可能要跳繩拍皮球跑步單腳跳不得而知。女孩子穿著裙,跑跳打滾會否不方便?跳繩時會否被裙勾到繩,影響表現?還是露腿會加分?
  2. 某些學校面試,需要脫鞋進行。你給孩子穿綁帶還是魔術貼?方便穿脫還是因為只是好看?
  3. 這個月份還是那麽熱,在學校外等進入面試場地,有時候需要在戶外排隊。穿得太多會中暑,但室內可能冷氣強勁,太少又怕受寒。到時打個噴嚏鼻涕兩行也就算了,但如果一不小心噴老師一臉,當作何罪?究竟應該長袖還是短袖?抑或短袖加一件薄外套?
  4. 好,加外套吧!那是要拉鍊還是釦鈕?小朋友自己在裡面的時候,也會因為熱而脫掉或之後自己再穿上(有發生在小女身上)。那你幫小朋友準備的那件外套,方便穿脫嗎?這些看似簡單的自理能力,小朋友大多數在K1的時候都應該熟練的,是否也是老師評估小朋友有否被寵壞的評分點呢?
  5. 運動環節的話,穿著皮鞋或鞋底單薄的鞋履會否容易受傷又阻礙發揮?跌倒了,因為自尊心受損開始大哭或鬱悶在心,因此而影響了之後的表現又怎算呢?運動鞋的話,花俏搶眼有閃燈,會否讓人(小朋友)分神?你是為了讓對手小朋友分神嗎?但你怎麼能肯定自己的小朋友不會因為閃燈卡通人物跟旁邊有相同喜好的小朋友恍如隔世相認而談開了並秒速成為好友(這種例子在女孩身上最容易發生),而忘記專心聽老師指示?
  6. 雖然你可能在面試前已經帶他/她去過幾次廁所,但這不代表他們不會在面試中途再去廁所。那麽他們所穿的褲子或裙子有方便他們自己如廁,然後可以安然穿回得體嗎?你給他們的服飾,不能只是為了表面印象,起碼不要給他們陷阱吧!
  7. 幾乎每間學校面試都會在小朋友身上黏姓名號碼的貼紙,那麽面試服裝的質地是否適合黏貼紙而不會因為黏不住一直脫落?(我有朋友的女兒真的因為貼紙一直脫落,要不斷撿回貼上而完全無法集中好好應付面試。)

第二輪面試多數都是面談形式,有些更有家長陪同。所以服飾考量又變回簡單的大方得體舒適就可以。你可以到時候再考慮是否需要如行紅地毯般的隆重服飾,或另類地把「我愛(學校名)」印在心口家庭服出席。

跟小孩只是報幼稚園的媽媽分享我覺得考小一時,在第一輪面試為女兒準備服飾時所要考慮的煩惱,她的反應是:不會吧?那麽誇張!好在跟我無關,我只要專注幼稚園面試事宜就好!

是的,凡事走過,就會覺得當時不過如是。幼稚園面試,對於現在忙於小一面試的我們,實在是小菜一碟。願走過這一役的我們,回頭不用百年身也能灑脫笑談當時的瘋癲和緊張。如果你發現你在超級市場購物的時候,不覺意拿多了兩包朱古力薯片杯麵,在小朋友熟睡後,看著電視和朋友whatsapp時,無意間鯨吞了這些令你減壓的食物,不要內疚自責。這很正常!我才吃了豐富的下午茶,晚上又開了一包珍珍薯片和出前一丁黑麻油杯麵。這些以前只有在懷孕時才會放縱自己的垃圾食物,在這非常時期,是我們最好的安慰,就縱容一下自己吧!睡一個好覺,明天繼續!

【下一次(有時間)再分享製作Portfolio時,需要注意考量的事項。】

P.S. 純粹分享個人經驗和感受,沒有科學根據,也不是甚麼真理秘笈,可當只是發自肺腑的廢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