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一月 15, 2009

可憐父母心

爸爸最緊張兒子甚麼?
當然是他們兩個才有而媽媽沒有的那話兒

BB出生後沒幾天
我們就決定讓他接受“醫學割禮”(因為沒有宗教,所以加上醫學二字)
說是我們決定
其實我還是聽老公的意見較多
畢竟男人比較容易理解和體會
作為女人實在無法想像
所以尊重男人以他的意見為決策

這樣一個短短15分鐘的手術
對一個初生嬰兒來說受不受得了
醫生和護士都說得輕鬆
我們也就不太緊張
看他被送回來時,又真的好像沒怎麼樣
也就更不擔心了

出院回家的護理
這個敏感部位的重任
就交給爸爸

每次看見爸爸認真謹慎
猶如在做外科手術的樣子(雖然他不是醫生)
我就毛骨悚然
只是後來我發現
其實BB也沒有真的那麼幼嫩
是完全可以輕鬆(但小心)地完成護理工作

我發現由於爸爸的同理心情
反而會把時間耽誤
就積極主動地把這個工作“搶”了
這樣大家都不必因為神經緊張而要吃降壓藥

同樣的事情
也可以套在臍帶的事件上
小臍帶在第17天掉落
我們跟著護士的叮囑
每天用酒精棉清理一下肚臍眼
當然這麼個高難度工作
又是交給了偉大的爸爸
媽媽就在旁做偉大的監督

不知怎的
沒兩天反而紅腫起來
外婆又說話啦
肚臍不能挖的!
你們怎麼搞的?

我們怎麼搞的?
不就是聽從護士的話嗎?
擦一擦而已
哪有挖啊?
他爸爸那麼神經兮兮
哪敢用一點點力?
倒是我還敢用多點力氣
可是用力看肚臍
該不會把肚臍給看紅了吧?
於是大家又神經緊張
準備要致電醫院
帶去看醫生
以及給自己吃鎮靜劑

後來也不知怎的
竟然稀里糊涂地好起來了
也許BB看我們可憐
合作地讓肚臍眼自己康復
果然就是個超級BB

可憐天下父母心
可憐天下第一次當父母的緊張心情!

這些日子也終於熬過
當然還沒那麼快捱完

Baby的笑

寶寶第一個月的時候還不會對著人笑
但是常常看見他在睡夢時笑呵呵
(有時喝完奶後也會出現淺淺的微笑)
覺得非常有趣

有一天
突然恍然大悟

寶寶越長越大
人也越來越鬼靈精
開始可以乖乖地自己入睡
慢慢地要人哄
我們不想抱他搖他便習慣
以後就永無寧日
所以總是跟他拉鋸
坐在他搖籃旁拍拍他
唱唱歌說說話
有的時候有用
有的時候就瘋了
怎麼也不行
時間不客氣地繼續走
眼看要過了他的睡眠時間
下一頓的吃奶時間又到
疲倦又焦急

於是我們會為自己為他製造各種藉口
(當然也有可能是真的原因)
也許肚子不舒服
也許便便拉不出
也許累過頭興奮過頭
自己睡不著
反正怪可憐的

抱就抱啦
只要他能睡就好

然後當你看到他在你的懷裡
安靜繼而睡著
在半夢半睡之間
忽然咯咯地笑了出來
你終於明白
他高興的是甚麼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