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0

ONE

話說因為小J學會生命中的第一句對話後
我們這些骨頭輕的大人們
沒事便圍著他來句 –
How old are you?

小J的耐性被磨得不堪
有時未問完
他已急不及待地答,one!
(他一定是想,你們這班大人很煩呀!)

媽媽當然瞭解J的心事
於是有天下午
媽媽悠悠地問,Jason, how old are you?
J答,one!
再問,how old is mama?
再答,one!
那麼,how old is 爺爺?
one!
What’s your name?
one!

one,one,one!
總之甚麼都是one
問題可以有很多
答案只有一種

這麼年幼
已經參透人生
真是可喜可賀

廣告

不定期焦慮遇著小英文人

走進書店會不自覺有種憂慮
那麼多書那麼多知識
看也看不完
選也不知怎選
甚麼都很吸引
甚麼都似乎有趣

時間不夠
專注度下降
我怎麼可以增值自己
減低自己的無知?

曾經我總可以有悠閒的時光
無論學業或工作如何壓迫
總有辦法讓自己找一段時間慢慢過
那種悠閒會變成一種寂寞

現在總是匆匆
不知道忙了甚麼
只知道還有很多to-do
要常常記得看時間

深深喜歡Lynette在Desperate Housewives Season 6第一集的一句
“there will be so many moments when you feel lonely, but you will never be alone.”

就是這樣
我想停一停的時候
便會發覺更深的焦慮追著我

***********************************
和J年紀相若的孩子
當被問及幾歲時
懂得回答“1”

於是也試著教J回答
無功而還
菲傭姐姐試著教英文版
火速學會
“how old are you?”
“one!”
還會自滿地拍手

他是天生英文人吧?

J說……

平日都是我開車
小J坐在後面的carseat時
嚷著要媽媽

我都會跟他說
媽媽揸車!

久而久之他學會這句
一上車便說
媽媽揸車~!

週末的開車義工是爸爸
媽媽可以坐在小J旁
J還是照說,媽媽揸車!
我糾正,爸爸揸車!
今日爸爸在揸車
還做了個駕駛的動作

小腦袋似乎明白了
從此之後
看見媽媽在他前面
他說,媽媽揸車!
看見爸爸在前面
他會正確說,爸爸揸車!

開心得我們不見眼
日本人說,おやばか (oya-baka)
就是傻傻的父母,會為孩子做的任何事驕傲和開心
還不厭其煩詳細解說殷殷地和身邊的人分享

我熱切歡迎自己
加入oya-baka行列!

生活

小J在跟表姐玩時
被打了一掌

作為父母
第一次經歷這樣的情景
心裡有些出其不備的震撼

小J被這初次的經歷嚇著
大哭起來
旁人當然忙著安慰

我想,我是否該安慰?
大人們可否都當無事
只笑笑說,無事,無事,姐姐不是故意,同你玩笑而已!
但轉念,小J會否因此以為這玩笑可以隨便開?

心裡的自己是非常想抱著他呵護拍拍
心裡的另一個自己又覺得這樣做對他未必是好
雖然最終我也忍不住伸手從菲傭姐姐手上接過小J
(反正已經有人做了,再想也來不及
不如想想下次怎樣應對還實際些)

爺爺最疼愛這孫
雖口裡不說,也要抱抱呵呵
我跟爺爺說,這是real life
他總要學的!

話說回來,這也是我最近時有想過
但沒準備好已經發生的事
(大人總跟不上孩子的成長速度
這又是另一個例子)

孩子的長大實在太快
當我們不需要再擔心他睡得好不好,吃得怎樣
有沒有poopoo的時候
隨著而來卻是更嚴峻的挑戰
– 教導!

這個對那個錯
這樣可以那樣不行
人生總有那麼多道理和規矩
孩子要學大人要教
從何開始?

在現實世界裏適者生存
強者勝弱者敗
都是自然定律

小孩的世界不是一樣嗎?
表姐小時也一定被年長的小朋友欺負
現在回頭用在比她小的孩子身上

小J將來到他做哥哥的時候
他也一樣會搬用這些對付其他小孩

這就是社會學堂
他們在社交中不知不覺便會學到

今天同小J換尿片
他忽然打起媽媽的面
我喝止
他又打起自己的頭
我再阻止

於是我問自己
究竟我應該怎樣教他?

父母要看的書
要學的實在也不比孩子少
我總覺得自己還未準備好
做一個稱職的母親
但也已經“洗濕了頭”

上海話“吃生活”就是被打的意思
小時候不乖
父母總說,你想吃生活,是嗎?
現在我終於覺得這句話很有意思

被打,被欺負
然後打人,欺負人
我們就是這樣生活生存下來
儘管大人的世界
實際肢體的摩擦已經很少
但我們不也是在這同意念裏掙扎求存?

不是自己“吃生活”
就是請人“吃生活”
地生活著

this is real life
而我們的孩子開始奔跑
牙牙學語時
也已經步入這個真實世界

在某層面
我相信天下父母都有著相同心願
不想懷裡孩子長大
最好永遠是個呀呀嬰兒

但這不可能實現
我們不能是孩子的保護傘
我們又是否一定可以做個稱職的導師?

最終
無論孩子還是大人
都會從生活裏學到要學的
生活本身就是很好的老師

我想我不需給自己太大壓力
原來踏入做父母的第二年
要學的不是如何教導
要學的是如何放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