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0

啊!pee pee……

婆婆說,夏天太熱在家不要給J穿尿片
於是J開始穿著小內褲在家周圍走
一個早上,每15到30分鐘放他在potty上
J尿了4次
1次在浴缸沖涼,3次都是在地板
換了很多條小內褲
就是1次也沒有在potty裡成功peepee過

往好的一面想
至少當J站在那裡peepee的時候
會大聲說,啊!pee pee!
以前穿著尿片的時候
是甚麼反應也沒有的

也算是進步吧?

廣告

唸詩

日子過得混噩
一些有趣片段也就很容易被遺忘
如:

開始教J最淺易的一首唐詩-詠鵝
我唸一句他也跟著唸
頭尾的字往往清楚中間都會吃掉

隔了幾天
我又隨意翻著一篇-遊子吟
唸給J聽他也跟著說
也是捉得住頭尾的字
中間漏掉
當然他這個年紀這樣已經很好
只是他對“臨行密密縫”這句特別有感覺
常常唸著“密密縫”

今天我又問他要不要媽媽唸唐詩
他竟然答,
“No鵝鵝鵝,密密縫 pees (please)”
意即不要詠鵝,要遊子吟

最近的J懂得選擇
學會了說,no xxx,yyy please.

最近的J
像隻巨型鸚鵡

醒覺

終於明白為父母不易這句話
聽來輕巧
原來這麼沉重

這幾天的經歷
讓我對於養兒育女有了新的體會

原來孩子是會隨著時間成長改變
是我自己把一切想得太容易
想想我們自己從小到大的生活習慣
各類琳琳種種
有過多少改變?
這樣一個毛孩
難道就一成不變得大給你看?

原來需要調整的是我自己
對孩子的期望
對養育過程的想像

跟朋友聊天
她建議我去見一見她見過的practitioner
類似心理諮詢治療師
反正我也未搞清楚那人是怎麼回事

不過我有興趣

話說回來
我已經重整自己的心理
想想那些從來沒有train自己孩子的父母
如小姑的兩個孩子
在步入同時間的成長期時
哭鬧的時間遠遠拋離J以倍數
半夜醒來哭著叫著的程度也更為凌厲
(幸J半夜睡覺還是平穩,托賴。)
那些父母境況比自己更甚
告訴自己如果J從來沒有這些好習慣
今天當他經歷成長期的變遷時
情況可能加倍壞

所以聽完J近乎一個小時的哭叫後
我還是慶幸感激
這個小朋友

希望一切很快回復正常
亦知道或很快或不久又會有新的挑戰和問題
做父母就是要不斷面對自己意料得到和意料不到的問題
做人亦然

潰軍

要跟一個歲半未滿兩歲的孩子講道理
是否有些自欺欺人?

如果不能講道理只有可以不可以
世界簡單得來也會瘋癲

今日的我
用盡道理後只說可不可
也是失敗收場

60分鐘的哭叫
伴著你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懂的話
“媽媽抱抱…打媽咪…”
投降的是我

被我擁在懷裡輕拍著背的J
偷偷看我
淚流滿面的不止是他

上半場媽媽全軍覆沒
我不想面對下半場
也不知道該怎麼應戰

每天突然變得難熬
也不會嚮往明天
其他事也不想理

怎麼繼續?
也得繼續

once in a blue moon…

平安無事到19個月
J的hardware可能又出了問題
需要reboot

通常孩子的問題是不會突然之間來的
都是由一點點衍生
那一點點的時候
你不會覺得是甚麼
只會覺得有些奇怪
直到那一點點變成一大塊
才驚覺原來又來挑戰

回想應該是從停電的那天開始
J哭著從午睡中醒來
不肯再入睡
以為是太熱
以為是樓下的鑽牆聲
不以為意

之後的每天午睡
J都是哭著醒來
平時醒來是不會哭
只會跟自己說話和玩
覺得有些奇怪
但還是沒有在意

直至之後放下睡覺
離開房間後過10分鐘便哭起來
到一放下床就哭起來
才發覺問題越來越嚴重

但不明白為何?

孩子大了缺乏安全感?
開始分離焦慮?
真的不懂

不懂還不懂
立場還是要堅持
我可以安慰J
但J一定要學著自己入睡
即是說,在我們離開他的房間時,他還是清醒的。
這點從出生開始便是這樣執行
就算有甚麼成長的問題
這個原則不會改變

我承認
聽著自己孩子哭是件很殘忍的事
不是對孩子
因為他不會記得
而是對自己
自己的心是哭著
淌著血淚
這時候的自己
那種焦慮和煩躁是足以殺人的
但我可以熬過
算是一種意志的磨鍊吧?
至少我想我是可以做特務
經得起心理折磨
(但身體折磨可能會fail)

轉眼事件便會過去
回想也不過了了

我不過是第一次做母親
我不敢肯定我肯定對
但如果對於自己的孩子年幼時的生活習慣
都沒有辦法照著自己相信和認同的方式進行
我又怎敢奢望對於他將來的人生可以有怎樣的影響?

寶貝19個月(啦!)

孩子過了一歲半
最大的變化不是語言
而是開始感受到這個迷你小人
是真的有思想明白事情的一個個體

這個發現
讓我非常詫異

總結
歲半的小J最大的進步是完全脫離奶瓶
話語除了單字
開始會說句子
模仿能力倍增

吃飯還是不能自己餵
但會試著自己用勺子喝湯
通常都是一地一身到處都是

toilet training還是白卷階段
只肯坐在potty上五秒
但不會解決任何大小二事

讓我可氣可笑的幾件事 –

(一)
因為吃午飯不乖,吃完午飯後,我獨自在沙發看雜誌不理他。
小J走來,嗲聲叫媽咪。
我很認真嚴肅地說,你今天吃飯不乖,媽咪不想理你,媽咪生氣。
小J聽完,無奈表情,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間玩耍。
不消一陣,小J又走來面前,再次叫媽咪,看著我。
我還是不理。
如是者第三次,小J叫著媽咪的同時,還把頭靠在我的腳上撒嬌。

我不忍不再理他,於是捉著他說了一番道理。
J如常最後一句回答,總是- OK。
然後被媽媽抱回懷裡。

(二)
週日下午媽媽趁J午睡自己也睡一睡。
爸爸負責打理午睡起床的J。
換完尿片,小J逕自走入我們的睡房找媽咪。
我在半醒之間,看見他站在床前,一副無奈樣子。
爸爸遠處叫著他,喚他一起看youtube – elmo
J站著半分鐘,才不情願地離開。
不消一分鐘,又走回來,輕聲喚著媽咪。
嘴扁扁,像是要哭出來。
媽咪不能再睡,唯有“張開眼”微笑。
J大喜,走來拉我的手要我起床。

如是者,那天他學會講,“起身,peese (please)!”

(三)
每次做錯事,媽咪都會不厭其煩捉著J
跟他說一番道理
讓他明白剛才的行為讓媽咪生氣
被媽咪捉著聽道理的J總是不敢正眼望媽咪
希望可以快些脫身
聽道理的完場,總是要學著說sorry 媽咪。
(現在只能說sor 媽咪)
然後要他聽話,不再犯錯,問他OK時。
會醒目地大聲答OK

最最後完場當然是要他hug hug媽咪,kiss kiss媽咪。
然後媽咪“回禮”。
(哈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