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中某一日的午餐

疲倦,對著剛在playgroup吃完餅乾的J,催促他快些吃完午餐,可以準備午睡。

J繼續手持羹羹,雙眼放空。夢遊。

頭痛昏沈,我用低啞的聲音,“快些吃!拿起你的羹,快些吃!” 真是多餘,明知他不會,因為不夠餓。這個阿媽為何這麼蠢和執著?

“你看你,人家都自己吃,為何你就是不肯自己乖乖吃?非要我餵你?” (明知不該用這樣的方式說話,偏要這樣說,似乎只有這樣自己心裡會好過。變態!)

J答,“係呀!”

“你可不可以自己吃?” 我開始凶神惡煞。神婆上身。

J,“係呀!” 還是一臉無辜。

“不要係呀這樣回答我,快些吃!” 火冒三丈。我快瘋了。

J,“係呀!”

(救命呀!我心裡大叫!如果我有長髮可以拉扯自己。)

過了一陣,J突然心血來潮,吃了一羹。看著我,充滿著某種意思。

我強忍著,點點頭,“對啦,快些吃。”

J,“乖乖地吃,媽咪唔鬧鬧啦!”

我,“係呀,唔鬧啦!”

J, “媽咪開心啦!”

我再點點頭,露出笑容,“係呀,媽咪開心啦。”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很低能,就是喜歡跟自己過不去。孩子反而比我高明。

但我又問,倒底哪個媽媽沒有抓狂,可以時時刻刻優雅又溫柔,還打扮得體不蓬頭垢面,再加沙龍濾鏡襯托意境?

都是我想像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