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1

toilet training中

toilet training進入第二週。大小都已經成功在toilet解決過,真是有史以來一大里程碑。

開大的時候,基本上已經會自己講(除非他玩得太投入或外出),失誤率幾乎只有10%。那幾次猶如經歷難產,J捉著我,哭呀叫呀痛呀,然後到解決,滿身大汗,在我來說,沒齒難忘。

最大進步是由管他說有沒有都定時把J放上loo-seat,到已經懂得自己說要坐potty(loo-seat);外出或睡醒的nappy多是乾的。今日自己要求坐potty,完事後還笑著要貼紙。當然失誤還是時有發生。在外,不肯用公廁,哪怕是club house的小朋友size廁所,都不願意。只試過在爺爺nana家,成功用過loo-seat(他的堂表姐們相傳下來的粉紅色便座)。但也要遊說加利誘。證明在外是toilet training的一大障礙。

明白最初的幾天toilet training最好不外出,但J除了星期三,日日有節目(學校加gathering)不外出太難。唯有慢慢來,所以對他的進度相對滿意。外出不用nappy其實也可行,麻煩的只是家長,要時常找廁所或進出多次及換多幾次衣物。所以懶人如我,還是情願依靠nappy,讓他慢慢來。也讓我自己好過些。

發覺從一開始很心急想快些training完畢的我,突然讓自己慢下腳步。其實是自己有些不太適應這麼快的轉變,或將來沒有nappy的不便。於是,反而勸喻自己,慢慢來,給J多些時間,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完成。接著的功夫是要讓他試站著vv,為在外也能用廁所作準備。目前為止他不太願試。所以還是那句,慢慢來。

脫離nappy,上學時間加長,都是為9月的學校生活作準備。J,媽咪口裡埋怨你過渡得慢,其實心裡是一點也不怨,只怪你長大得太快。我越來越接受不到。

又一次證明孩子的成長和學習能力是快過大人的適應能力。

後記:第一次成功的大小便,讓我們大人欣喜若狂地大聲稱讚,那場面,旁人看來,絕對是喜劇片段。但那真心的歡喜,的確是比自己中了六合彩還開心的心情,相信唯有做了父母的人能夠理解。

廣告

比較級精神分裂

童年時,最不喜歡人問我,喜歡媽媽多些還是爸爸多些之類的比較級問題。雖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之前才說),這晚我竟然發作。

洗完澡,J嚷著要bear bear。於是我抽筋,問,“那麼你鍾意媽咪多些還是bear bear多些?”

J:bear bear!(卻抱著我)

我:那麼你鍾意bear bear多些還是爸爸多些?

J都答:bear bear!

(於是乎試了很多人的稱呼,答案都是bear bear,但以下兩位除外。)

我 :鍾意bear bear還是公公呀?

J:公公!(真的是J的最愛!)

我:那麼鐘意bear bear還是婆婆呢?

J:婆婆!因為婆婆給我吃很多chocolates!! (原來賄賂真的有用!)

我不忿:那麼J鍾意公公還是媽咪呢?

J:公公呀!(毫不猶疑。)

我:(無語,心傷。良久。)那麼鍾意媽咪還是婆婆?

J:媽咪!(他似乎真的很明白這條問題,以及很明白自己喜歡的人的排行次序。)

到了story time的時候,媽咪找來J最喜歡的toy story,buzz light year。

不惜最後一擊:媽咪要和你story time啦,你鍾意媽咪多些還是公公呀?

J:(無語,裝作聽不到。這麼小,已經懂得冷處理!好!再問一次,J看著我答)媽咪!

我不信: 真的?

J:係呀!媽咪呀!(不知道為何,我覺得J當時的樣子帶著憐憫。)

**************

哈,算你會做人!媽咪總算也不傷心了。你說我是否自作自受?但每個人(猶其是女性),總有些瘋狂不可理喻的時候,早在對著自己身邊人,每每問著:“你愛不愛我?愛我有多少?是不是最愛我?愛你阿媽多些還是我?”的時候……

對不起,我從沒有問過這樣的問題。最多只有最後那句比較級神髓,問的,也只是J。對於爸爸,我太有自信,根本不會問這麼無聊問題。對於兒子,我的自信反而有些搖擺。我突然瘋狂地想像,如果將來有個無聊女人問J:“愛你媽咪多些還是我?”的時候,J還是用現在的可愛語調回答:“媽咪呀!” 那該有多好!(恐怖才是。就讓我“分裂”一下。一下下,就好。)

後記:其實對於J喜歡公公多過媽咪,我是萬分理解的。媽咪輸在,有時候會發癲,大小聲,凶得可以嚇走妖魔鬼怪。這點,我已經努力克制,改善中。所以下次再輸,也只能怪自己頭髮實在太多,長得實在不帥(但太漂亮)啦!

試探試探

友人給J两包條狀零食(他其實也不太知道是甚麼),J很高興地拿在手上。看著他高興,我突然一轉念,想試探試探他。

媽咪:Jason,你有兩包餅,媽咪沒有。可不可以給我一包?

J毫不猶疑地給我一包。然後手繼續揮舞著剩餘的一包。

好大方。是他不知道那是甚麼好味道東東吧?

再來:Thank you.  Jason,那麼另外一包可不可以也給媽咪呢?

J答:我想給Jason呀!(一臉認真地看著我。)

媽咪:好,好。給Jason。(過一會兒)Jason呀,你有一包,媽咪有一包,我們都有,好開心啦。但是,爸爸沒有呀!怎算?

J答:爸爸,爺爺,nana,auntie rona,auntie lilian都沒有。(不止爸爸,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他自動加進去,意思叫我不用再問)只給媽咪,媽咪有。

我是該開心他只肯跟我分享這個事實嗎?哈哈。

上回說到試探,今次說的是我試探J。其實大人也時常會試探孩子,藉此瞭解他們的心理狀況和對事物的理解程度。但我有個原則,試探還試探,不要信口開河,亂說,欺騙,嚇唬小孩。因為這對他們的心靈健康只有害無益;孩子對說的人的信任有減無增。我兒時常聽著一些大人的玩笑話,當然現在知道是玩笑,但兒時聽到的時候,都是信以為真。最記得的是:你是垃圾桶拾回來的!把你跟xx交換回家!(大人都是只想看看孩子怎麼反應,但其實認真無聊。)

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所以也不會胡亂跟我的孩子開類似玩笑試探。試探歸試探,還是要拿捏分寸。孩子,也需要被尊重。

寶貝29個月

這個時節的香港是我最討厭的

那種濕黏,總覺得全身都是別人的鼻涕。冷氣是不可或缺,但它讓我容易手腳冰冷和抽筋。

回到我的寶貝,29個月的J,一句,terrible 2或3問題嚴重。

偶爾讓我笑的片段,零碎,如下:

表姐大J一歲多,唱著“you are my sunshine”,好神氣!我把它錄在iPhone裡,J喜歡重複聆聽。很快,J也學會這首歌,當然音準不及表姐。但任何父母聽見自己孩子唱歌,哪怕五音不全,狗屁不通,都還是會感動得熱淚盈眶。這首歌的歌詞簡單又sweet。請不要介意我在這裡寫一段J唱的歌詞 -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ey.

You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好玩的地方來了。話說有日,J在車上因為過於疲倦,很吵鬧。為了引開他的注意,我提議唱“you are my sunshine”。唱完,J又回覆剛才般精神病,我靈機一動,說,“how about apple?” 於是“You are my sunshine”去掉“sunshine”放入“apple”,又成為了一首歌。然後?然後,J說,“how about orange?”….你可以想像整段40分鐘的車程,我們唱了很多版本的“you are my xx”。只要是J會的單詞,以及詞窮後,在路途上見到的東西,都被逐一“欽點” -巴士,紅綠燈,隧道……

最近,J為討家中長者歡心,也會唱“you are my 婆婆/公公/爺爺/nana”等獻媚。(當然也包括媽咪和爸爸)

聽多了,其實很悶,但又很好笑。重點是,只要J唱,唱甚麼,周圍的人都是眉開眼笑。看周圍的人(包括自己),更加好笑。

***********************

J乖的時候,像個天使。又白又嫰又香。吵鬧的時候,是個魔鬼,面紅氣粗便秘表情。我這個媽咪還是很隨性,受不了,別轉臉,不看也不聽。(心裡默念我聽不到看不到,甚麼也不知道。真的,我是有些阿Q。或者你可以當我是精神病患。)J一看到我不理他,就更加崩潰,宛如失戀受傷的小情人,淒厲地叫著,“媽咪,媽咪,媽咪!”

我會皺眉輕聲說,“請不要吵,媽咪不想理你,因為媽咪很頭痛!” - 這個惡魔便會安靜一下,然後說,這樣會不會好些?

“嗯,好些。” 我假裝真的好些的表情。

“媽咪,不要生氣啦。J不吵啦。” 他淡淡地說。

“哦。” 我還是繼續平靜平淡很沒氣力的樣子。

“媽咪,其實我想扭計呀!我想scream呀!我想媽咪恼呀!” (我知道在心深處,一定有些荷爾蒙或曾經發生的事,刺激著你的神經,令你很想發泄。但媽咪實在很不想面對這樣的情形。)

“你想扭計呀?為甚麼呢?你想媽咪恼呀?又為甚麼呢?媽咪可是很不開心的哦!” 我唯有重複他的話,加句為甚麼。其實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媽咪,我不想你恼啦!我不扭計,媽咪不恼,開心啦!哈哈哈!” 這個魔鬼突然變天使。我也有些摸不著頭腦。總覺得,他是在不停不停地試探我吧?

最近想起聖經裡的“魔鬼的試探”,有了新的領悟。魔鬼總是不斷試探著我們。我們要堅定立場,不受誘惑。

但我很想說,做人阿媽,就是這樣嗎?受氣受累受怕受委屈受試探。有得我受吧?

朋友說,有時對於小朋友的無理要求不要太認真,發揮你的想像力,天馬行空地跟他耍太極,也是一招。我舉腳贊成!只求神呀,多給我些想像力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