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1

……在哪裡?

最近和J看書,同一本書,時間比以前看得長了。因為J開始喜歡發問,而且總是那句,“xxx在哪裡呀?”

問著問著就把我問倒了。

“小紅帽在哪裡呀?” “在森林裡。”

“認真在哪裡呀?” “認真呀……欸……”

“狡猾在哪裡呀?” “嗯……”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看英文書。當然問題自然變成了,“Where is xxx?”

“McQueen happily accepted Doc’s challenge…”

“Mommy, where is challenge?”

問題出在他會對所有他聽不懂的單字,都認定是一樣東西,而且可以從圖畫書的插畫裡看到。

當我有耐性的時候,我會試著解釋。但解釋途中,通常都會被他另外的那些“xxx在哪裡呀?”所打斷。

累的時候,我便會說,沒有在哪裡呀。所幸他也不會繼續追問。

記得自己兒時,有段時間很喜歡問大人,為甚麼? 不管大人說甚麼,我都會問,為甚麼?

現在想想,大人一定被我的“為甚麼”煩死了。

甚麼時候,J會開始問呢?

報應報應。

廣告

寶貝31個月

七月過了一大半,還未提筆寫過blog。本來已經病到五顏六色,絕對有理由繼續停blog,但心想再這樣拖下去,就已經可以直接跳過七月,寫32個月了。J長大得太快,每週的照片,已經變了每月更新,連每月的成長里程,也就快要變成季度報告。是我變懶了,還是孩子真的長大了?

撐著頭痛,鼻塞的當下,我只想起數件事。

1. 戒片

不知道是J真的未準備好,還是我的方法有問題。就是未能成功戒片。有時候覺得差不多OK啦,突然他又大倒退。這次病完之後,更加拒絕合作,嚷著要著片不肯去廁所。poo poo就更加不值一提。已經用很多故事書去鼓勵他,能講的,都講了。最終,還比開始訓練時還要差。結果,最不開心的當然是菲傭姐姐!

但我怎能不沮喪呢?唯有自己尋找藉口安慰自己。可能他像爸爸吧?

2. 自己吃飯

本來已經做的不錯,因為我們去了美國近兩週,在公公婆婆的“塞功”之下,對於吃飯很抗拒。自己吃飯的表現,每況愈下。加上病的時候,根本不吃。病愈後,又是一番鬥爭。對於這件事,我倒不太介意。為何?因為想起自己兒時。很大的時候,仍然需要爸爸餵飯。吃飯慢,吃出胃炎。再想想,那段經歷對我的人生倒底有何影響呢?又不覺得怎樣。

每次這樣想,我便可以不用太緊張。(事實上,又是否真的只是太緊張?老公也說,他小時候都是貼身傭人服侍,吃飯也是慢得很。現在不是一樣很好?是嗎?就當是吧。)最重要的,還是父母自己的心態吧?那我又算是怎樣心態呢?

3. 自己上學

已經完全沒有問題。老師說9月後,可以升到3至6歲班,跟哥哥姐姐們一起了。真想他可以快些戒片成功,不用被人笑呀嘛!

4. 跳上跳下

學會從一級樓梯的高度跳下之後,在家裡就整天找跳的機會,沙發,床,椅子。雖說危險,也會跟他約束,哪裡可以跳,哪裡不可以跳。但心裡有些竊喜,因為終於像個男孩子了。你就給我多跳跳!快高長大。

5. 車癡

老公說,如果有個關於“Thomas the train”知識比賽的話,J總可以入三甲。他對於這個卡通以及相關的一切,真的知道很多。相關的歌曲也知道不少。每天對著這些火車軌,永遠也不會悶。還三不五時提些我根本不知道的火車名字,真是令我納悶。

6. 說話

還是那句,可能是因為遺傳,J說話確是有些天分。對於他熟悉的故事,可以自己講,非常有條理。對於J的第二,第三語言,我是相信,一人一種語言對待,是真的有用的。他對著我,說廣東話;對著爸爸,轉成英文。對於不會的單詞,就會用自己會的語言說,所以有時候會有些夾雜不統一。但轉channel的情況明顯,表示他懂得分辨不同語言。等他大些,我真的希望讓他去學日文,這樣我們可以講秘密,不讓爸爸知道。

再過幾個月,J就要3歲。時間過得真的快,心裡也感觸非常。最近,常常想,這一年可否過得再慢些?

再慢些吧!

(夏天的香港,真讓人鬱悶。心裡總想著,可以在哪裡避暑就好了。男人的工作,如可像我般remote或放得下就好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