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1

小小慾望

昏暗睡房,J躺在他的spaceship。臂彎擁著他的old bear,手指恰好還可以放進嘴巴,蓋著氈子側躺,伸出另一隻手。

我坐在原本是睡床而變的“沙發”,握住J從spaceship伸出來的手。小手掌,好溫暖,好像又長大了些。

“我們今天做了些甚麼呀?” 本來是我的對白變成了他的專用開場。

我唯有:“你今天返學咯!不如你講些學校事情給媽咪聽啦?媽咪不知道呀。”

……

我們的pillow talk,每天3分鐘到10分鐘不等。看話題情況吧。不過我也會小心控制,免得他興奮忘形,錯過了睡意。

黑暗中提醒我時間的,就是一首又一首的音樂。每首曲不過3,4分鐘。所以聽著樂曲,很容易掌握時間。

“好啦,goodnight baby!”  我站起身整理蓋在他身上的薄氈子,裡面還是露手的睡袋。當然還要kiss kiss。

“goodnight,媽咪!”  通常這句之後,我便離開他的房間。

 

“媽咪,我想要甚麼呀?”  冷不防J突然問我。

“你想要甚麼?你不說,我怎會知道呀?”

“我想要Stanley呀!” 漆黑中,我也看得見那發光的眼神和狡猾的笑容。

“媽咪說過啦,如果你成功poopoo在potty裡,媽咪便會買Stanley給你!” (不是赤柱哦!是一架火車!)

“是哦!Poopoo在potty裡,就可以有Stanley啦!” 他似是自言自語,又似是跟我說。

“好啦,goodnight!現在不用想poopoo的問題啦。”

“goodnight!”

走出房間不過30秒。J突然叫媽咪!

又是很罕見的情況。我不禁狐疑,慢慢走回他的房間,打開門,不走近,只是站在門邊問,“怎麼了?”

依然躺著沒有動靜的J,“我只要poopoo在potty,媽咪買Stanley呀!”  聽得出他在反覆思量這句話。黑暗中我可以想像他轉動的眼珠。

“是呀!所以你要努力記得啦!現在要睡啦,goodnight!” 我再次關上門。

 

這是慾望吧?小小腦袋想著自己想要的東西。從這麼小開始,心中的慾望已經開始燃燒。生命本是如此。

其實自從我們美國回來,J就提過要Stanley。

可惜J的大大training一直不成功,Stanley只能繼續秘密地躲在某個角落等待見光。

我兒時渴望的那個娃娃呀,突然浮現在我的眼前。

 

 

 

 

廣告

頂心肺的較量

很多個星期之前,公公婆婆因喜悅,問了J這個“無聊”問題。

公公婆婆:J,你喜歡妹妹還是弟弟?

J:我鐘意Emily。(Emily是Thomas The Tank Engine裡面一輛墨綠色的火車)

公公婆婆:不是呀,是弟弟還是妹妹呀?

J:是Emily!

媽咪:所以J是想說他喜歡Emily妹妹啦!(求你們不要再纏他這些他根本不太可能懂的問題。)

J:不是呀!是Emily弟弟!

Fine。Emily,弟弟!如果真的來個弟弟,我敢保證J會堅持他叫Emily!

*****************

坐車歸家途中,旁線來了一架跟nana一樣型號但不同色的車!

J:很像nana架車呀!

爸爸:Yes, but what color is nana’s car?

J:Green!

媽咪:那麼這架車是甚麼顏色呀?

J:……

媽咪:是銀灰色呀!你看!

J:不是!不是!是綠色!  所以這架就是nana架車!

兩秒後,有架銀色porsche來到“nana架車”旁,我想“鬥氣”,便跟J說:你看,有架porsche在那裡!

J很興奮:daddy,there’s a porsche!

媽咪:yeah, 綠色porsche呀!

J望著我,一臉認真:不是呀!是銀色來的!

(他當然知道甚麼顏色,他就是要跟我對著幹!哼!)

*****************

又是在車裡歸家途中。

在開車的爸爸,趁紅燈,伸出手,希望坐在後面的J跟爸爸high five。J不想,但又不想say no,於是說:I have 2 cars in my hands!

意思便是我沒有手跟你high five。

另外一次,同樣情況,爸爸反手對著椅背後的J,要求high five。J這次裝作伸手要拍,然後悻悻地說:too far away! I cannot reach! (裝作被安全帶綁得很緊,無法趨前跟爸爸擊掌。)

爸爸在倒後鏡裡苦笑。

*****************

這些看在我們眼中,都是他成長的一部分。

甚麼時候,他學得這麼人精?是學會來還是天生呢?真是教我又愛又恨!

 

p.s.最近對於數學的概念也逐漸形成,懂得正確地數出物件的數量。明明我就沒有怎麼教他,真讓我匪夷所思。

 

我的星期三

8月10日,星期三。狂風暴雨,陰霾。

 

就是那麼機緣巧合的某月, 我的“姨媽”不偏不倚地選擇在星期三到訪。

以致往後的每個星期三,都是一個新里程。

數數calendar,從那次的星期三到今日,整整12個星期。

過去的辛苦和忐忑,不值提。

今日之後,便是進入第二階段的新里程。

今日之後,我可以不用忌諱,大方笑著應著,指著我這已“發了福”的身段,談論這是甚麼時候放縱出的事。

今日之後,每個星期三,依然是個新里程。那是“我的星期三”,一個感恩倒數日。

感謝“姨媽”暫停了親善訪問,記錄我即將如何進化成為一條鯨魚(或大笨象),以及……

 

倒數一個新生命的來臨。 =)

 

寶貝32個月

進入8月,又是上學的日子。 朋友說,香港真奇怪,怎麼8月開學呢?

其實呢,還有甚麼在香港是不奇怪的呢?暑假短些,對於孩子也不是壞事,在學校多些同伴玩;在家裡,常常是大眼對小眼,一起望著窗外發呆。(媽咪是個非常喜歡晴天但極度討厭悶熱天氣在戶外的人。)跟媽咪一起過暑假,只能提早成為新一代“宅孩”。

第一日回歸學校。沒有哭,面上有些憂鬱。(理解呀?我以前每逢8月最後一日,就憂鬱得不得了。)我捉著老師說起J的戒片情況,老師說,很普遍呀。很多孩子對於poopoo有種情意結。哦?老師這麼說,我就安心了。

不能逼?好呀!我也懶得逼他。其實,對於懶人如我,“順其自然”真的是至理名言,也最容易做到。

說話發展:最近讓我發現一件事。J不會用量詞,所以我們對話,常常讓我發笑。

媽咪:(指著照片)這個是誰?

J:這隻係婆婆,這隻係媽咪…….

媽咪:係“呢個”!

J:呢個!

很認真糾正自己錯誤的J,過一會兒又忘了。

J:個隻xx的媽咪在那裡做甚麼呀?

媽咪:“o個個”呀!

J:(嘟著嘴努力說)“o個個”!

甚麼都是一隻隻,聽落很好笑,但也不想他習慣這樣說。起碼,媽咪不能是一隻呀!我又不是蟑螂。

*************************

第二日回學校。老師捉著我報告兼建議我3件事。

1. J喜歡吃泥膠。

我說,是呀,在家也這樣。跟他說過跟多次了。老師說,不要緊。不如用麵粉做些泥膠給他玩。這樣吃了也不怕。

哦,是嗎?好呀,回家試了。麵粉好黏手呀,老師。根本玩不了,J一碰已經嚷著要洗手。你有沒有recipe呀?唉,下次用糯米粉試試吧?

(老師,你也玩我?)

2. 肥皂

現在的家庭多已用洗手液,誰家還用肥皂?老師說,是呀,但學校還用肥皂。J很喜歡肥皂的質感,請你也在家讓他洗手洗澡試試用肥皂吧!

好,買肥皂。咦?那些從酒店拿回來的小肥皂終於可以派用場啦!真好!

3. 倒水

老師說,這是“阿B”做的事。我不解,甚麼阿B做的事呀?

J喜歡倒水淋花,有時故意潑了一地水。老師說,那是手眼協調的練習,是年紀較小的BB做的。

看來J“阿B”時,沒有機會練習,所以最近對於倒水很有興趣。請在家裡多給他不同大小容器倒水,練習練習手眼協調。

哦?所以我該讓他幫爸爸倒咖啡嗎?

其實老師肯給予意見,表示她很負責。起碼她有觀察我的孩子。

好啦,8月的重點,就做這3件事啦!

題外話:明白到孩子是不會跳過他們成長發展的任何一塊。跳過的,長大些還是會做。他們一定需要這些練習才能繼續向前吧?或早或遲。所以,有時候是真的我們過份擔心了?

例子除了以上這個倒水的練習外,還有爬行。J是沒有屈膝爬(只有匍匐)就走路的。以為這樣就是跳過啦,怎知學會走路的J,最近很喜歡在地上屈膝爬行。菲傭總說,小時候不爬,現在會走路,又爬。叫J快些起來。我總是阻止她。因為我看到,他在做回那些他之前跳過的事。

不管怎樣,或早或遲,他們總會回到那件事。現在不面對,將來總會面對。只要是他們需要的技能,他們總會在某個時段拾起來。

是吧?想來,也有些像人生哲理。

2011年8月,J,32個月。很快也要做“隻”哥哥了。他的弟/妹只有3個月,還在媽咪的肚裡游泳!

(哎呀,上句應否刪除,留到下個月再說呢?)

大人常會犯的錯

小時候,大人常常這樣逗我或者其他小朋友。說得壞點,整鬼我!

今日,輪到J小朋友。

送公公婆婆去機場,差不多到達的時候。婆婆說:“Jason呀,不如你跟公公婆婆坐飛機去玩啦。讓媽咪自己回家去!好嗎?”

嘩,可以坐飛機,有得玩!當然好啦!猛點頭,做狀要跳車~!

結果?可想而知。被整的J,被“綁回”carseat,扁著嘴,別轉頭,拒絕跟公公婆婆道別。

那個可憐相呀!

在回程的路上,媽咪安慰J。還要注意道路安全。在那110公里時限的公路上,不能超速也不能龜速。

還扁著嘴的J,幽幽地說:“媽咪呀,我唔開心呀!”

不開心?當然啦。我是你,我憤怒到打人啦!(當然我不能這麼說。)

“媽咪知道。婆婆唔好,整蠱你。不如你同公公婆婆講,叫他們買些禮物手信給你啦!”

這個建議,很實際,也很有用!(媽咪是實際派嘛!)

J兩眼開始發光,數著他想要的東西,“車啦,火車啦,朱古力呀!仲有糖糖!”

“好,好,我們到家,打電話告訴公公婆婆!”

這樣的安撫,終於讓本來扁著嘴的J歡顏,然後睡著了。

***************************

“公公婆婆,要買車車,火車,朱古力和糖糖給Jason呀!”在電話裡,J說。

之後,每次通話,J第一句總說:“我生婆婆的氣。” 然後再加句:“公公婆婆要買…….給Jason。這樣,我就開心啦。不生氣啦。哈哈哈!”

 

公公婆婆當然不會推辭,還會義不容辭地盡心盡力拼命完成所託。

在心裡,不多不少,總想幫J“復仇”。可否叫公公婆婆再買些甚麼給媽咪再原諒他們呢?

 

雖說不過是玩笑。沒甚麼大不了。

但大人可否成熟點,不要再開這種一點也不好笑的玩笑,和捉弄孩子呢?

孩子的心靈就是這麼純且容易破碎。好在,他們的記憶不是經常那麼好。

(不是經常的原因是,我依然記得那些小時候被整的“玩笑”,也算是“童年陰影”,好不好?)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