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1

微小事情

早上,我和J站在露台看樓下花園的鳥兒。然後J跟我說:“媽咪,我想去街!”

我:“好呀!你想去哪裡?”

J:“我想去Switzerland呀!”

我:“瑞士可不能隨便說去就去的呀!很遠哦!要坐十幾個鐘頭飛機。不如,媽咪帶你去公園呀?”

J:“好呀,我想去Ocean Park!”

我:“哈?Ocean Park,海洋公園呀,嗯,近一點,沙田公園OK?”

J:“好啦,去沙田公園啦!”

*********************

在J房間收拾,突然聽到“水聲”,心想,完了!“意外”又發生了。匆匆走向“水聲”方向,但見J在廁所,自己脫了褲子,站在potty前vv。

可惜不成功,一地都溼了,褲子也是。J發出沮喪聲音,我即刻安慰。還大聲讚他!

真的長大了,已經想嘗試自己去廁所而不想預告而假手於我們幫忙。

雖然,我又要收拾殘局,但心裡真是高興,想宣告於天下!

那麼小小事,就感動開心。做媽媽的,真的是感情氾濫,荷爾蒙失調吧!

*********************

“媽咪,媽咪!” J驚慌地跑來,撲進我懷裡。那個樣子,我一看就知道,“大事來了!”

“是否想poopoo呀?媽咪和你去試試坐potty,好不好?”

J:“我的屁股很痛哦!媽咪,給我穿nappy,好不好?” 他皺著眉,一副很辛苦的樣子。

“好,那麼我們換nappy啦!”

……

雖然,還是不肯坐potty,甚至就算穿著nappy也不肯坐下。J似乎只能站著去“完成大事”,但他會跟我說,不再偷偷躲起來,弄髒褲子。

這,可是大進步!心也感安慰。

跟自己說,慢慢來,總有一日,會成功的。我的心,充滿了希望。

*********************

“媽咪,媽咪!” 才睡了一個小時的J,在睡夢中哭醒叫喊。走進房間去看他,J說:“媽咪,你陪我一會,好嗎?”

我:“好,媽咪陪你。”

不知道是時差,還是習慣了一個月的同房,回到香港之後,J睡回自己房間後,一直睡不安穩。或者,以上原因都有。

J:“媽咪,你陪我睡一會。好嗎?”

我:“好。”  毫不猶疑,我拖著這越來越龐大的身軀,小心翼翼地爬上J的spaceship,真擔心床會垮塌。

輕輕地拍拍他,安慰安慰。

換成以前,我絕對會拒絕他的要求。擔心他從此這樣變成習慣,情況越來越壞。但經事長智,EQ也有所改善,知道現在的J,已不能用cold turkey的方式。

也不能胡亂強硬,更不是說說道理便行的年紀。

對於J,抱著擔心和害怕入睡,就睡不安穩,導致情況失控,是我已經歷過的。所以,只能讓他安心,讓他知道媽咪隨時在身邊,沒有可怕的事情。

“聽完這首曲,媽咪不陪你睡了。這張床很窄,媽咪的肚肚很大,沒有位啦。媽咪坐在旁邊,好不好?”

J:“好。”

坐在床邊一會,我再輕聲說,“媽咪回自己房啦。你自己睡,好不好?如果你需要,只要叫媽咪,媽咪隨時會來的。”

J:“好。Goodnight,媽咪。”

就這樣,J又自己慢慢睡著,到天亮。

我知道,很快他又會回到從前的良好模式。

我相信。

這個時期的孩子,心靈特別敏感。傷害和寵愛的平衡,要自己慢慢試探和拿捏。當然,他們也不是一碰就碎,一寵就壞的。做父母的,要隨時檢討反省,一發現自己做得不對,就撥亂糾正,改正了自己,就能改正孩子。要他知道,不管怎樣,媽咪有時也會做錯,但媽咪仍是這世上他最能夠相信依靠的人。

廣告

寶貝33和34個月

9月已經完結,10月也過了大半。期間我們在瑞士短住4星期,所以這個blog也一直被忽略。

33個月的J,最大變化是開始睡兒童床,我們稱之為“J的spaceship”。只是gimmick,對於J,或許spaceship可以有更多想像空間,晚上做個好夢。(??)

開始自己獨立上學。(但也只上了兩星期多,便去了瑞士“放大假”。)

其他,語言和表達能力當然繼續長進,中文明顯開始流利。喜歡唱歌和說話,甚至到了一種有時可以令你覺得煩,好像有隻鸚鵡化身在旁的感覺。

Toilet Training:peepee已經會講,失誤率已降至很低。poopoo繼續“僵持”,抗拒坐potty,甚至抗拒“釋放”他的“寶貝”。讓我甚為頭痛和不解。(但據說很多孩子有類似問題後,就變得“鴕鳥”很多。)

*********************

34個月的J,事件簿裡最大的事情有二:去了他整個夏天不斷嘟噥的瑞士,算是夢想成真!在十一國慶當天,被瑞士藥房的藥劑師點化後,發現出了水痘。

抵達瑞士不久,J的臉上便開始長了些紅色點點,開始以為是天氣乾燥引起的過敏;然後紅色點點開始腫,像青春痘,我又以為是因為當地食物引起的“熱氣”。總之,只當作是水土不服。並沒為意。怎知有日早上,J的人中位置出現了白色膿頭的紅點,哭著說痛。於是匆匆去藥房買藥膏,藥劑師跟nana說那是水痘。(題外話,我們當時都沒弄懂是甚麼,只知道是很多孩子都有的一種病,因為不懂德文。回家查了字典,才發現那就是水痘。)全因為J沒有發燒,紅點也沒有發展到全身,除了面上,只在手臂有少量貌似被蟲咬的紅點。他也沒有抓或說癢。所以一直沒有讓我覺得那是水痘。只有輕微的感冒症狀,以為是感冒,因為全家也在感冒中。三日後,完全康復。慶幸水痘症狀非常輕微,以後也不用擔心感染,可說得福。(哈哈!)

瑞士的生活對於一直生活在香港的J,明顯是一種衝擊。周圍都是綠色的樹林草地,牛羊隨處可見,每日藍天晴空,清新空氣,很多孩子遊樂場和空地,讓他奔跑。這些在香港都是少之又少的。遇到的瑞士孩子,樣子當然沒有讓J感到奇怪,因為香港也有很多外籍孩子,只是驚訝他們說的話,是他從來沒聽過的語言。午餐不再是飯和菜或義大利麵,還有麵包,cheese,凍肉等“冷食物”,出乎意外,J很喜歡。也首次接觸chocolate milk和nutella,沒有“上癮”!

帶一個三歲不到的孩子出遠門,說辛苦,其實又比想像中要好。可能因為J本身很容易帶,也可能因為在瑞士有個家,比住酒店又方便了很多。13小時的飛行,J也沒有狀況,完全沒吵鬧,只是睡覺,醒著時看看video吃吃喝喝,也就過了。從香港到瑞士,時差的調整很容易,不到兩天已經OK。反之回來比較辛苦。

雖然這四個星期和爺爺nana一起住,J不多不少有被“寵壞”的時候,如看多了電視,吃多了糖果,但這些都是可以理解。而最大問題是,由於瑞士家裡全部是地氈,我這個有“潔癖”的媽媽,讓J又過回“尿片日子”。但是一回到香港,J又完全適應不穿片的生活了。(只在睡覺時穿,比起9月外出也穿,還進步了呢!)

poopoo繼續膠著。但情況有輕微改善,不再抗拒釋放“寶物”,可能是因為我的態度變得無所謂,讓他也比較放鬆。也願意坐坐potty,雖然不成功,但也算進步。

接著下星期,J又要回到學校,希望他可以很快適應。

*********************

其實很喜歡外國的生活,雖然我們語言不通(在歐洲除了英國,會講英文而不會其他歐系語種等於是文盲。歐洲人也高傲冷漠。),但也樂得自在。要J在當地讀書生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想像,但就算是想想而已,也覺得開心。出門一趟,回來後發覺J又“成熟”不少,對於陌生人的搭訕和對應,也變得比以前習慣。是長大了,還是跟“浸過瑞士礦泉水”有關則不得而知。慶幸的是,旅途中天氣一直大致溫暖晴朗,讓我們的回憶更加美好。期待下一次的出行,到時候,多了一個“包袱”,不知道還是否會如此心境?

快三歲的J,媽咪真的越來越喜歡你,雖然嘴裡不敢說,心裡總想著,我怎麼這麼幸運,有個如斯乖的孩子?希望妹妹也像你。希望。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