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2

倒數的心情

38週。

最後幾日倒數,除了叫妹妹要合作,不要提早報到之外。也開始跟J做心理準備。昨晚臨睡前,問問J,今日星期幾呀?明天呢?到星期幾,媽咪就要去醫院啦?媽咪陪多幾日,之後就輪到爸爸,公公陪你多些啦。OK?

J,點着頭,說著OK。但我似乎看到,他的樣子有些茫然。最終會是怎樣,他想像得到嗎?我自己也不太想像得到,何況一個3歲孩子?其實茫然著的,是我吧?

我們就這樣擠在一張童床上,我的肚子頂著J的膝蓋。J轉來轉去時,我用手擋著我的肚皮。每次我都說,媽咪很大隻,又重,不陪你睡了,坐在床邊可以嗎?

J總說,你來啦,我讓個位給你呀!我把公仔都拿開,給多些位你啦!

這樣我就無法拒絕。

我望著黑暗,這可是最後幾天我們如常的生活。之後,對J,對我們,將不再一樣。

永遠也不會一樣了。很奇怪的感受。

過了一會,J突然說,媽咪?如果妹妹出生後,你的肚肚變小,那麼我們就有多些位啦!

我說,是呀!但是妹妹出生後,媽咪要養好身體,才可以陪你爬進這張床。不然媽咪會痛痛的。

J:是呀,你會痛痛的。會很痛痛的。書書裡面也是這麼說的。

跟一個3歲孩子對話,有時直接簡單,也很中要害。他,究竟懂得多少?覺得對J抱歉的同時,其實對妹妹也有愧疚。

妹妹的房間,到現時還沒有準備好。改造媽咪的書房和J的playroom,要遲些才能實行。到時J會搬到新房,而現時J的房間就會讓給妹妹。

臨產前,nursery甚麼也未ready的情況,在J的時候,是不可能發生。那時我們一早做好了所有準備,看著那張baby cot和一室的粉綠和白,心裡就很踏實。

現在,只能忽視。繼續忙碌其他還沒有忙完的事情。

好不容易,在自己的房裡,整理出兩個空的抽屜,放妹妹的衣服。審視著各種漂亮深淺不一的粉紅,我突然想著,妹妹真的是妹妹嗎?

廣告

37週vs38個月

越接近預產期,越不像個人樣。這就是做媽媽的代價。

反正我也很少出門,所以就很鴕鳥地覺得一切還不錯。

直到有晚,老公很認真地看著我的頭髮,問,“你上次剪髮時染了髮嗎?這個顏色不錯哦!”

我白了他一眼,輕聲說:“誰會在大肚時染髮?” 那是因為baby和我的頭髮爭營養,頭髮輸了,變成咖啡色。再這樣下去,就快變金毛。

唉,我的黑髮!

這麼細微的事情,只有自己會留意到。上次懷著J的時候,肚皮的形狀跟這次是不一樣的。上次是尖的,有個最高或最凸點,漂亮的弧形。

這次是扁平的,沒有最高或最凸點,肚皮弧形到某個點突然像懸崖般直落,然後才彎回去。這個發現讓我覺得很新奇。

每次對著鏡子望很久。拍照當然不好看,沒有那個完美的弧線,但這是真實的形狀。原來每個嬰兒可以讓肚皮形狀各有千秋。

最後,慶幸的是,皮膚沒有太大問題。注重清潔和保濕是我的主要功課,其他多餘的事情就不再做了。本來也懶得護理皮膚。

那天醫生還笑說:厲害呀!到現在都沒有妊娠紋。(是的,上次也沒有。生完就有了,然後又慢慢消失。希望這次也是。)

************************************************************************

J3歲2兩個月。最大成就:終於坐potty大大了!

這可是多月來,最最辛苦的持久戰,然後終於跨出這一步。不是喜悅,更多是放下心頭大石的如釋重負。

不用再擔心有天有人說,哎呀,已經過了訓練的最佳時間啦。已經很難回頭啦。你應該早些開始toilet training啦!啦啦啦。

其實想來,我也沒有刻意再做甚麼。就是不厭其煩地問他,要不要試試坐potty。提議把potty放在他的房間,然後他辦大事的時候,我們回避。

有次,他忽然就願意了。然後每次都會很認真地跟我們說:“請你把門關上,我完事後會叫你。”

過了3歲的J,大部份時候都還算乖。最失控的時候就是見到媽咪失控的時候。所以,還是我的問題。他最不喜歡見到的,還是媽咪忽然噴火發脾氣。(所以我有本書叫“阿文的媽媽噴火了”,常常唸給他聽。讓他知道媽媽也不完美,偶爾會變成噴火恐龍,過後又會變回正常。)

有次我發火,叫他回房間,還順手推了他一把。他邊走,邊回頭,楚楚可憐地問:“你幹嘛推我呀?” (我那時火遮眼,根本不想理會他。事後想來又慚愧又好笑。)

 

雖然肚子大到不行,晚上還是會被要求陪他睡一會。還是3首曲的時間。

狹小的IKEA童床,被我這個巨人霸佔了大半,J轉身困難,也會小心著不撞到我的肚皮。

有次,他突然抱著我,說:“媽咪,我好鍾意你。”

午睡不用我陪坐,還叫我把門關上。晚上陪睡完,還要陪坐兩首曲,而且不能把門全部關好,一定要留一條隙。

我問他,甚麼原因?他說:“因為是白天同黑夜的分別。” (好像很哲學)

 

有一次,凌晨4點半,J哭著站在床邊。走去看他,怎麼了?發噩夢嗎?

原來“喵喵燈” (IKEA夜燈)熄了。(如果日間沒有插足電,晚上就會發生這樣的事。)

“喵喵燈熄了,它沒電呀。你也不用哭,繼續睡就好啦!” 我邊安慰,邊把沒電的燈再次插上電線。

結果,我眼光光地沒有再睡著過。(本來半夜也會醒幾次去廁所和對付抽筋的腳。)看著monitor裡面的J,發覺他也翻來覆去,到天亮。

第二晚,J臨睡就說:“把電線繼續插在喵喵燈身上吧!不然半夜又沒電啦!”

是呀,免得我倆又眼光光,只有爸爸打呼正好眠。

************************************************************************

懷孕第一胎,總有很多時間,很多心思。總對著肚子,萬般想像。

懷孕第二胎,感受完全不同,想著的,還是眼前那個小人兒。生活還是被活奔亂跳的那個佔據。

肚裡面的翻動,有時候習慣了,就像飽肚打嗝般平常。不再稀奇。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