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2

我的鑽研精神

人生就是不斷學習。

記得J出生前,朋友介紹我看Gina Ford。於是J出生後,我們便照著書中所說的方法餵養。
一開始一切還可以,但慢慢發覺其實要跟足書,很難。加上周圍長輩不太認同,自己又沒有經驗,很難有信心堅持。覺得頹廢的時候,只好問朋友和傾訴一番,雖然朋友的建議也不一定適用。
但我很感激我的好朋友在我情緒低落時,跟我說了句很啓發我的說話:看多些書,baby books不是只有一本,每個專家提倡的也不一致,總會找到適合你和你的baby的。
於是,我看了Tracy Hogg。由於Tracy提倡的沒有Gina嚴謹,所以用在J的頭三個月生活裡,又OK呀。
直至4個月的時候,不知怎樣他自己開始跟到Gina的schedule,之後就一直照著Gina Ford的Schedule起居生活。因為這樣,我和朋友都稱J為Gina Ford Baby。

Gina的schedule很適合J,也很適合我們。因為我們喜歡孩子早睡,我們可以有自己的夜晚。雖然我們不喜歡早起,但這是代價。而且開始上學的孩子都要早起,不如一早培養早起早睡的習慣。
雖然有時會被親戚朋友調侃說,吃飯都不見J,很可憐之類的話。但不重要,孩子是自己的,你想給他怎樣的作息時間,是自己的事。
就這樣,J睡覺一直沒有甚麼大問題,甚至可以說很乖很乖。睡眠充足,情緒也相對穩定,胃口也很好。我們都覺得很好。

到妹妹快要來臨,我還蠻有自信,覺得只要“照版煮碗”便可。於是產前,不斷重溫兩位的書。
初生的妹妹,睡很多。雖然脾性看得出跟哥哥很不同,但跟著Gina的schedule,也沒有大問題 - 直到3星期大。
大了的妹妹,開始很難自己入睡,開始很難睡得長久。不但無法跟隨Gina或Tracy所建議的schedule,連晚上都不得安穩。 也因為這樣我的情緒一度很壞很壞。不止因為跟我的預期有太大“落差”覺得很大打擊,
而且因為有哥哥,不能形成固定時間表對我來說,除了影響我和老公的生活,也影響J的。

我不是一個很喜歡甚麼事都找朋友的人,但往往這個時候,朋友的話除了安慰,總有啓發。朋友說:放開些,每個baby都不一樣,只有control freak如我們,才會因為這樣的事生氣和惱怒。放開懷抱,have a big heart,嘗試不同方法吧。現在你最需要的,不是建立固定時間表,而是休息。So do whatever works for you!

於是我又開始Google,看著不同的baby forum和web sites。也把書架上沒有認真看完的書再拿出來翻翻。找到Dr Sears的attachment parenting方法,跟Gina提倡的方法完全相反,讓我對co-sleeping重新反思。妹妹似乎適應新生活比較慢,於是讓我想起Dr. Harvey Karp提倡的第四個孕期(Fourth Trimester)。他的5S, 對於妹妹又不太行得通,因為妹妹根本恨極被swaddle。記住,是恨極,絕對不誇張。再翻看Dr. Marc Weissbluth的"Healthy Sleep Habits, Happy Child",他對嬰兒睡眠和colicky baby的research讓我明白更多,雖然讀起來很學術性,但書中也有簡單的重點。

還有Jo Frost的baby book,跟Gina Ford和Tracy Hogg,大同小異。比較另類的有Dr Denmark Said It, 聲稱可以讓只有數星期大的嬰兒sleep through the night。要說baby books,真的多到數也數不完,根本無法全部看完。但如果你喜歡看書,喜歡鑽研,多看又何妨?在baby還未來臨的時候,最適合看,因為心情平靜而喜悅。但那時候你往往會覺得一切看似合理和不是太難呀。到baby在你身邊,人發瘋的時候,雖沒有甚麼耐性和精神看書,但那時候讀到的內容,往往更讓你感同身受和深刻,比較入肉。你很快可以辨認出那些適合你的情況,那些不適合。

所以呢,哪有未雨綢繆得那麼完美,總還是要“雞手鴨腳”一番。寫了良久,只想把自己看過的育兒書籍資料分享。因為龍年實在很多準媽媽朋友。大家要加油呀!

總結:

Gina Ford比較嚴厲,提倡cold turkey和control crying。

Tracy Hogg相對放鬆,不提倡cold turkey和control crying。她有pick up and put down的sleep training方法(只針對4個月以上的baby)。她的E.A.S.Y. schedule, 很簡單易明。她也對於baby在性格上作了劃分,並不把所有baby都當作一樣。值得參考。

想要尋找建立baby固定的生活時間表和餵養方法(包括如何開始固體食物,potty training等),以上兩本書都可以參考。

Harvey Karp教你如何用5S哄一個不停哭鬧的colicky 或 overtired baby。比較適合頭三個月,因為colic的情況,通常過了3個月,在baby的身體機能各方面發育開始較完善的時候便會好轉。

Dr Sears提倡attachment parenting, 即是co-sleep。認為有些baby就是天生比較多需求,稱為high need baby。跟很多其他作者認為要訓練嬰兒自己入睡的方法,很不同。不太贊成cold turkey。

Dr. Marc Weissbluth一本很詳細針對睡眠的書。雖然在sleep training上傾向cold turkey,但有條件性。提出了有common colicky baby (easy baby)和extremely fussy/colicky baby (difficult baby)的存在和他們的不同。也對於不同sleep training和parenting style的approach作了比較和個人見解。我自己很喜歡這本書。覺得是必讀之物,但需要很大的耐性和精神去看。

Dr. Denmark Said It, 提倡固定時間餵養,cold turkey,和趴睡。說嬰兒在數星期就可以被訓練到連續睡7,8個小時。在3個月的時候,加入餵養固體食物後,更可以連續睡12個小時。(對於這麼小的baby,就cold turkey,我是覺得有些那個。而且如果你已經有大的孩子,加上香港居住環境不適合一直讓baby哭天光。但趴睡,這個非常具爭議性的建議,我嘗試了,妹妹的確睡得比較好。現在妹妹都是趴睡。是的,我比較認同SIDS –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跟趴睡不是直接聯繫的。)

Jo Frost,沒有太大個人特色,和Gina和Tracy大同小異。可作參考,不是必讀。

孩子如何餵養,是父母自己決定。其實沒有甚麼對錯,只有適不適合。是否適合你的baby,是否適合你和家人。你自己的理念和認同與否也很重要。遇到問題,與其彷徨或不斷查詢聽取親友意見,其實不如靠自己。多看書,多研究,多觀察你自己的孩子。孩子是你的,最清楚和瞭解的,應該還是你自己。別人說的,聽聽好了。包括以上這些專家的提倡,其實都是一樣。你可以mix and match這些建議和idea,只要你覺得可以,只要你覺得在baby身上有效,只要你願意嘗試,擁有鑽研精神。養育孩子很辛苦,但這也是樂趣之一。

之前我所說的受挫,是的,受挫。但受過挫的我,已經回來了。努力讀書,努力鑽研,努力努力!是的,control freak如我。

**********************************

後記:打完針的妹妹,昨日整天cat napping,不安穩。進入晚上之後竟然睡得很好。直至今日現在,還是不停睡呀睡。

所以我有時間寫完長篇大論。我也不再像以前,只是跟著schedule和時間做人,有時候可以有條件地flexible。只要我願意。

妹妹6週大,12磅,59cm長。

廣告

凌晨3點半之後

自從妹妹出生之後,J開始時不時半夜走來我們的房間。就算妹妹已經搬離,情況依然。

凌晨3點半,J靜靜站在床邊。爸爸驚醒,帶著他回房,並問怎麼了。

當然又是發夢。

分鐘後,妹妹房傳來哭聲。夠鐘餵。

我睡眼惺忪,走去妹妹房。

30分鐘後,我和爸爸都如zombie返回自己房間。

4點鐘。

分鐘後,朦朧間,有人站在我床邊。J呀!

怎麼了?是想跟媽咪睡嗎?好,上來吧!

這可是我以前永遠不會做的,妹妹來了,只要可以睡,我會把妹妹帶回床。

也會想也不想,請J進床。我已經豁出去了。只要給我睡一會。

J在我懷中,輾轉。

J,快些睡,不然明天無法起身返學。

J,繼續輾轉。

光,隱約從窗帘開始透入。

J,不如回自己床上睡,這樣睡得好些?

J說好。於是我請鼻鼾如雷的爸爸把J抱回房。

看看時間,清晨6點。

分鐘後,妹妹房傳來哼哼聲。

走去想也不想,塞了個奶嘴給她。

拍拍,離開。

分鐘後,又來。

我,還是重複剛才所做,同時打算,如果不行,就請她來我們床上。

倒回床上的我,已經清醒。

妹妹再次哼哼繼而變成大哭時,7點15分。

OK,起床,餵!

J,當然起不了身返學。算吧,只要他能睡一會。

這個年紀睡覺比返學重要。

早上10點鐘,J還在熟睡。

妹妹在奶嘴跌出跌入之間昏沈。

我守候在妹妹的床邊,只想她睡得長一些。

也是時候叫J起來,不然今晚真的就不用睡了。

我不抑鬱,我只是受挫。

今日,妹妹來到世上整整六週,第七個週日。彷如半個世紀。
除了最初兩週的吃了睡,睡了吃,怎叫也不醒的honeyweek之外,每日是由無數個循環組成:眼皮沉了,輕輕放到床上,醒了,眼光光,馬上拍拍,手腳舞動,哼哼,哭,大哭,抱起拍拍,走走,給個奶嘴,眼皮沉了,睡了,開始REM,開始深睡呼吸平穩,放下,輕微抖動,繼續睡(YES!)。兩分鐘(或五或十或十五分鐘)後,聽到哭聲,再來。
連續重複幾次,又到下一餐。
那幸運的幾分鐘,容許我上個廁所,洗個臉,喝杯水。
重複多了,人癲了,只想破口大罵:你他媽的不要再醒來給我哭,好嗎?
放棄所謂正確教養,抱著不放下床,怕了。
起碼,我有個iPhone可以whatsapp,facebook,現在連wordpress都行。夫復何求?哥哥太乖,從來沒抱在手上睡過。總是給個奶嘴自己入睡。
這些記憶要放下,不然想著,比較著,人又發癲,很想給她一巴掌。理智知道不可不對,克制。對於有這樣的衝動,內疚憤怒,然後止不住的眼淚。感覺有多沮喪就多沮喪,前所未有的挫敗感。

是的,就是挫敗感。
在外,不管讀書工作社交戀愛,想怎樣都能怎樣。現在,對著一個自己生的黃毛丫頭,束手無策。就是對於自己那個自信滿滿,堅信甚麼都可以解決甚麼都不難的我,當頭一棒。而每天那重複又重複的幾十“棒”,能不痛嗎?能不流淚嗎?
是我受的挫折太少?
妹妹,你的漂亮眼睛融化每個人的心。但你每日卻磨練著我的意志和信念。睡眼惺忪,也google著,看著不同的書,渴求答案,試驗著,希望著,不服也不想放棄。但六週了。我想(暫時)放棄。我接受。只要還有iPhone和無限上網,只要還能夠抱著你打個瞌睡,謝天謝地。在我懷中,你每一個顫抖,每一個moro reflex都讓我的心吊著,神經緊張,祈求不要再醒來。
哥哥?我讓他昇華,他是angel & dream baby。是我以前身在福中不知福。但哥哥不再是baby,現在也不再angel和dream。

不要安慰我。我知道這是做母親的代價。
心理素質不夠,自然崩潰。
修煉得好,就上岸。我,未夠班。

妹妹,暫時你贏。我順著你意。
等你大些再來過,咱們還是走著瞧。

我,我不抑鬱,我只是受挫。

一首歌

最近突然很想聽這首歌。

結婚時,在婚宴上我們的first dance。

怎麼就想起了?

某個下午,和J在客廳玩,看著窗外的世界和玻璃倒影的自己,看到自己一頭鳥巢般的髮型,走了樣的身材,為了哺乳胸口長開的睡衣,抱著一個嬰兒,對著個趴在地上玩火車的孩子,我想起了這首歌。

不禁自己哼了起來。

J問:甚麼歌?

我答:媽咪結婚時和爸爸共舞的歌曲。

那個時候,我有沒有想過,有日,我會變成今日這個樣?那個時候,我想著甚麼?

於是問自己,結婚為了甚麼?生兒育女又是為了甚麼?

想著聽著,哭了。

(生產完的荷爾蒙真的就是這麼誇張!)

然後,老公以為我產後抑鬱,試著開解我。我跟他說,你買樣禮物送我吧! (這樣最直接實際。)

 

清晨插曲

清晨5點,聽見妹妹哼哼,睡不穩。

然後聽見門的聲響,想是爸媽去廁所。接著聽見自己房間角落淅淅簌簌,本能地坐起來查看。

發現J靜靜地坐在門口。我大驚,一時以為是我自己在黑暗中的幻覺。同時也顧不得會吵醒妹妹,喚到,Jason,你在這裡做甚麼?

J平靜地回答我說,他做噩夢了,來找我們。

但聲音裡面沒有平時做噩夢的恐懼,而且平時的話,應該就直接在床上哭起來了。怎麼會安靜地走到我們房間,坐在一角,不聲不響?

我陪著他回房間,陪他睡一會兒,安撫安撫,然後離開,要去餵妹妹。

但J在黑暗中安靜地坐在我們房間的一角,這個影像揮之不去。這是他第一次走來我們房間找我們,但他似乎根本沒有要叫醒我們的意思。

 

隔日,晚上陪J上床,說起這件事。問他,為何不聲不響?

J:我安靜地坐在那裡。那麼就沒有人聽見和看見我了。

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想來,又好像有些甚麼。

怎麼這麼憂傷的話?這麼小個人兒,難道已經有這樣的憂鬱情懷?

我兒,你讓我好不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