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的平凡對話

晚上,如常陪J臨睡前pillow talk。

我會躺在他的旁邊,如果我忘記,J會捉著我的手放到他背後,示意要我用手摟著他。

總是那個“今天我們做了甚麼?”的話題。

然後J說:今天媽咪你在車裡很生氣,很嘈。我不喜歡你。後來你開心,我又喜歡你啦!

我:哦,是嗎?媽咪為何生氣呢?

J:你生爸爸氣,你很惱。唉,你很嘈呀。我不喜歡你嘈。

我:是呀,生氣的時候,媽咪很嘈,很大聲。媽咪不對,sorry呀。現在我不嘈啦,你喜歡我嗎?

J點點頭。

我:媽咪跟你道歉。媽咪不會再這樣啦。

J點點頭:好啦。

我:那麼媽咪也要跟爸爸道歉嗎?

J點點頭:要的。

我:好,我一會兒出去跟爸爸say sorry。

J又點點頭,然後轉轉身,找個舒服的姿勢,把頭貼在我的面旁。

孩子都喜歡溫柔的媽媽。媽咪發癲的時候,總也要記得這點。好,我盡量時時刻刻溫柔吧,在你面前。

××××××××××××××××××××××××××××××××××××

晚飯的時候,常常要三催四請,督促J好好吃飯。好言相勸一番,他還是當我耳邊風,難免想發火。因為記得要溫柔,於是我便說了句:你是否要敬酒不飲飲罰酒?

J茫然地看我,顯然這句話,引起他注意。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J:甚麼呀?

我:唉,你問爸爸啦。(看他怎麼解釋。)

J:Daddy, what is 敬酒飲罰酒飲?

低頭吃飯的爸爸看了看我,然後望著J,顯然不知所措:Oh, it’s…hm…ah…

又看看我。不是吧?你連這句中文都不知道?我心想。

爸爸:媽咪,你可否再說多一次?敬酒甚麼甚麼?

我開始笑出來:敬酒不飲飲罰酒!

爸爸:哦,佛酒!敬酒,就是飲酒咯。佛酒,佛不飲酒的嘛,佛酒就是不飲酒咯。所以意思是我不用飲酒咯!

我沒好氣,轉頭對J:如果媽咪好好地跟你說,請你做這件事。這是敬酒。你不聽,要媽咪生氣,大大聲罵你。就是罰酒。明白嗎?

J點點頭,茫然眼神,顯然不懂。但起碼爸爸聽懂了:哦,原來是這樣呀!不是佛,是懲罰的罰呀!

唉,我嘆氣。看到J面前的湯還未飲。於是我說:快些喝湯。你是否想“敬湯不飲飲罰湯”?

J:罰湯?媽咪我想喝罰湯呀!(J最鐘意喝湯。)

我:媽咪現在好好地請你快些喝湯,就是“敬湯”。如果你不聽,我就要大大聲,喝你,叫你飲,那就變了“罰湯”。你究竟要哪樣?

J終於明白:我不要罰湯,我要敬湯!

我:唔,乖啦。

轉頭對爸爸:你不會認為“佛湯”是佛跳墻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