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八月 29, 2012

住院記

8月21日,J第一次因為嘔吐至脫水,留院一晚。也是人生第一次吊鹽水。

此經驗應屬難忘,起碼現在提起看醫生,不會再像以往般雀躍以為有車玩。

事實是一家除了菲傭和妹妹,都感染了電視上政府宣傳的norovirus。大人也上吐下瀉,昏昏噩噩。我,鎮定派,打算讓J看看電視,稍作休息,便算。緊張派,當然一早自己去了醫院。回來後,J突然從沙發爬起,對著緊張大師說:我也要看醫生。

因為他自己要求,(尊重他個人意願)我們帶著他去醫院。短短5分鐘車程,他吐了兩次,讓我意識到也許看醫生更是明智。在急診室,昏昏欲睡的J,讓我們一度懷疑他是要昏厥過去,後來才知道缺水的小朋友會非常疲倦。被安排在觀察房等醫生來的時候,我自己不得不讚女人的堅強。同樣是病,男人可以變得更焦慮。(不用說已經吃了藥),而我,不知道是意志還是甚麼,抑制著自己想吐的思想,撐著。有人已經不耐煩地抱怨,而我卻冷靜地問著問題,思考着下一步。

幾經波折曲折,省略細節,最後決定住院。抱著J,我坐在輪椅上被推上兒童病房,又是另一番感受。等待被“扎針”的時候,我給J看妹妹前幾天打針嚎哭的video,然後再播放在同樣地點同樣護士但是他自己的打針片段,歲半的J,勇敢地沒有哭。跟著我說:你看,你多厲害。妹妹哭,你都不哭。一會兒,都要打針,但那針會比較痛(其實我擔心著經驗不好的護士找不到血管,不停鑽不停找的那情景。自己親身經歷都怕怕。)不過,你那麼厲害勇敢,一定沒問題。媽咪會陪著你,不會痛太久。

就這樣,一邊身被毛巾包裹著加上我捉著,一邊兩個年輕護士開始“扎針”。先抽血再吊水,因為缺水,J的血已經較稠密,沒有流出來,需要護士用力地搓手臂把血逼出來。看見J的痛苦表情,我的心抽了一下。小小的臉,扭曲著,但沒有哼一聲。

搜索記憶,我自己是成了人,才有吊鹽水經驗,對於這麼個小人,怎麼說心裡都是千萬不捨肉痛。

半個兒童病房層都是腸胃炎,區分了腸胃炎區,還要隔離每個小朋友。所以就算選了普通病房,還是住在獨自一個沒有窗的“劏房”。整個下午,我和爸爸都在病房陪著J。開了大人的陪睡床又硬又窄,幾乎沒有空間走路,我跟爸爸說,這是條件較好的劏房,如果我們一家就是這樣蝸居,感受如何?爸爸托著他的think pad,望我,一副世界末日的 樣子。

問J:喜歡這裡嗎?

J,看著吊在天花的電視:我想回家。我已經好了。(鹽水的作用真好)

之後,每次醫生來,他都不忘獻媚。

J:醫生,我已經沒有嘔啦。我好啦,可以回家嗎?

醫生:要再觀察一陣。你還沒有正常進食和poopoo…….

J:但是,我真的,非常掛念我家裡的玩具啊!

醫生和護士,望向我們,笑了出來。

我心想:我也是啊!

為了讓他不悶,我們已經很開放地讓他看電視。all-you-can-watch, 任看不鬧。醫院的cable兒童台應該比較精彩吧?他居然說:不要看了。看多了,眼睛壞。媽咪說的。

好吧,讓他出去走走,在他後面幫他推著鹽水柱。然後護士說:小朋友不可以再繼續走啦,那邊是沒有腸胃炎的小朋友住的,你不可以走過去啊!

J指著一邊的電梯門:我是要去那裡搭電梯呀!我想去外面走走,散步呀!

護士瞪大眼,望著我,慢慢才反應過來:不可以哦。你不可以到外面呀!

J咕噥:為甚麼呢?(望著我)為甚麼呀,媽咪?

我:你住院,當然不能到處亂走啦。等你好了,就可以回家啦。(你以為醫院很好玩嗎?)

J很合作地往回走,自言自語:等我好了,等明天,我就可以回家啦!

*************************************************************

這個3歲8個月的小朋友,對於時間觀念,還是不很清楚。

停留在“任何過去都是昨天,任何將來都是明天”的階段。

所以有時候你跟他說明天,其實可以是幾天後的事,因為他也能接受。當然他跟你說昨天,那卻不一定是昨天發生的事,有些是幾個月,甚至是年前的事了。

 

當然,那天我跟他說的“明天”是真的明天。沒有拖延,大吉利事。

寶貝女6個月

妹妹,妹妹,每次想起妹妹,才明白為何那麼多人喜歡女兒。女兒真的很sweet,就是簡單地衝著你笑一笑,不一定是爸爸,媽咪也一樣被融化。

妹妹的最新情況:終於開始吃固體食物。比哥哥遲了兩星期。兩個性格不同的小朋友,又在同樣的領域表現出不同的個性。妹妹的胃口一向不比哥哥。但一開始固體食物,便發現妹妹極愛吃,敢吃。甚麼都樂意接受。短短個多星期,跟著GF的weaning book,每兩天試一款新的食物,已經試了大部分的主流水果和米糊。這個星期主打蔬菜糊。

妹妹愛吃的程度,著實也“驚嚇”了大家。話說在爺爺家,大家都各自在不同的房間角落。只有我和nana在飯廳喝茶。抱著妹妹的我,吃著蘋果乾。見妹妹殷切的眼神,於是讓她試試味。怎知她咬著後,就不願放開。我見不對,怕她吞了,於是拿開了手。怎知……突然晴天霹靂地嚎哭,兩行眼淚,讓四散各處的人都走了過來。

爸爸暗暗地問:是J打她嗎? 爺爺在書房喊:是她的腳痛吧?(爺爺很在意那打石膏的腳) 菲傭們:怎麼了?  J:妹妹做什麼哭呀?
我和nana,沒好氣。我指著檯上的蘋果乾,那個罪魁咯!

雖說妹妹大部分的時候極甜美,但是一旦爆發,脾氣可是驚人。
讓老人家親眼領教過後,不用我再細細解釋這句話的真諦:其實呢,她很有個性哦!
*************************************************
妹妹的右腳,拉緊的時候會向右。留意了好些時間。
一開始覺得應該沒問題。直到最近,總覺得有些不放心,趁著6個月check-up讓醫生看看。
在醫生處,發現原來如果你自己不提出,醫生是不會主動留意孩子的腳。(不是每個醫生都如此吧?)
所以,孩子的事,還是要靠自己多留心。 醫生說,讓兒科骨科的專家看看。聽完才覺得有些“緊張”,馬上book了時間。然後,專家就即場要求打石膏。據說要一個月。

這件事,應該這麼說。我,基本上還是一貫的輕鬆。往好處想,發現得早,應該都可以矯正到。
往壞處想,那個萬一如果如何等等,我不願想。我是個樂觀的人,不會太早往壞打算。這麼個小人,都比我們堅強,綁了個硬殼,也照樣玩呀,吃呀,滾呀,踢呀,(今天似乎想跪起來了,向“爬”出發)。沒事摸摸挖挖她的石膏,拉近嘴裡舔舔咬咬,咿咿呀呀。我們大人怎能輸她?

還是感恩發現得早,沒有糊裡糊塗到太遲。
*************************************************
妹妹,越來越多聲音。最近,清楚地發出“hm…媽!媽媽嗎….”。
媽媽嗎,媽媽嗎?是呀,就是媽媽呀!我的乖女。
*************************************************

6個月體重:8.8kg
身高:70cm
打兩針,大哭,跟過去一樣,沒有發燒。

我的外星朋友

因為忙碌的工作和飛行,讓我覺得孩子們長大了很多。

J,怎麼高了這麼多?怎麼已經是個小童?我的那個baby呢?朋友說,女兒很肥很多肉,J好像沒有。怎會沒有?他baby的時候也是肉肉的,我的手斷幾次也不堪負荷。妹妹半歲8.8kg,70cm高,J半歲時已經9.2kg和72cm。怎會不肥呢?但是這些,我其實也跟朋友一樣,記憶有些模糊,回看醫院的寶貝記錄,才慢慢清醒。

孩子,你為何要長大?

EQ被訓練得不錯的我,時常還是會自問這種十分低能的問題。

最近印象深刻的是,J已經是個“成熟”孩子。他的思想,已經超過我的估計。有時候觀察他的言行,甚麼時候取巧討好,甚麼時候迂迴躲避,這種“外交”手段是甚麼時候學的?跟誰學的啊?我真的被“嚇倒”了。

在iTune上無意播了miss D.D.的Everybody Loves A Lover一次,幾天後,J一邊自己玩著車,一邊唱著,歌詞竟然記得8成。(比我記得還多!)

台灣回來後,忽然變了Dora粉絲,每晚要讀Dora的故事,還為Spanish著迷。爸爸教他唸,我,抱歉,一句也不懂。他,不要是另一個Don Juan吧?

曾經每晚要我陪睡一會的習慣,也忽然戒了。話說某晚(出trip回來的第二天),J說:我自己睡得啦,不用陪啦。

結果,是我失落了好一陣。

今日,他突然問我:媽咪為何你會講moshi moshi,不會講Spanish呢?我鍾意講Spanish,不鍾意moshi moshi呀!

我慢條斯理:媽咪moshi moshi因為要賺錢工作,媽咪可以同你一起學Spanish的。(怕你呀!)

********************************************************

我覺得,我每天都幾乎和他平等對話。我們更像朋友了。當然,能夠成為長久的好朋友,才是做父母其中一樣艱深功課吧?

只是這個朋友,更像外星朋友。(Martian Child,記得嗎?)

努力提醒自己,要尊重他。

忘記尊重的後果?就是被踢被打被尖叫大半個鐘。(那個“受害人”當然不是我。)我只是那個遠在千里之外office開著會,還要聽家裡電話幾十個救急,但其實甚麼也幫不上的人。

過去幾個月,我學懂“隔岸觀火”的真正意義。

接著我要“煩惱”的,還是那“要與不要”,成就自我還是成就家庭的兩難。

K1新里程

轉眼J要上新的學校。之前自己忙得天昏地暗,連睡覺也沒有時間。不知道是否我好命,上帝或老闆讓我不用再每週光顧港龍。這才靜下心來,陪伴我的一對寶貝。每天帶J去這裡去那裡,彌補過去的幾個月。忽然想起,要開學了。

忙著看信,才發現搬家後,沒有跟學校更新地址,所以分班信寄了去舊地址。輾轉之後,又忙著買校服買皮鞋。又是一個又一個的曲折故事,不必細述。

是晚,我重複檢閱著學校信件,比自己開學還緊張。大少早已經就寢。

從大半年前,我已經時不時給J作心理準備,洗腦工作:暑假過後,去新的學校。

J總是:不要。我不要新的學校。

我:新的學校,有校服喔!

J:不要。我不要著校服。(其實誰喜歡呢?我看著那校服,心想:怎會舒服?)

我:新的學校,有新的老師,新的朋友。

J:不要。我不要新的….我,喜歡自己玩。(獨自玩?!這個是我的童年縮影,怎麼他就“遺傳”了呢?不會吧?)

好不容易的半年洗腦工程,今日晚飯時間,問他:明天是甚麼特別日子?

J:去新的學校。

我:要穿那天我們幾經辛苦買到校服和thomas皮鞋呀!(從來不穿皮鞋的J,試了所有你想得到的品牌,都一副要命的樣子,嫌硬嫌不舒服,最終只為thomas傾倒,只因那鞋墊上有個thomas logo,我當時幾乎想跪地感恩,誰這麼商業天才!真是GREAT business idea!)

J:是啊!(也只為聽到thomas皮鞋有些興奮。)

我:明天後天,媽媽陪。下星期開始,自己上學啦。

J:(安靜吃飯,明顯不想搭理)

****************************************************

明明上學的是他,為何我要緊張?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上學,為何又會這樣呢?

難道被校服煞到了?校服,唉,這校服。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