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記

8月21日,J第一次因為嘔吐至脫水,留院一晚。也是人生第一次吊鹽水。

此經驗應屬難忘,起碼現在提起看醫生,不會再像以往般雀躍以為有車玩。

事實是一家除了菲傭和妹妹,都感染了電視上政府宣傳的norovirus。大人也上吐下瀉,昏昏噩噩。我,鎮定派,打算讓J看看電視,稍作休息,便算。緊張派,當然一早自己去了醫院。回來後,J突然從沙發爬起,對著緊張大師說:我也要看醫生。

因為他自己要求,(尊重他個人意願)我們帶著他去醫院。短短5分鐘車程,他吐了兩次,讓我意識到也許看醫生更是明智。在急診室,昏昏欲睡的J,讓我們一度懷疑他是要昏厥過去,後來才知道缺水的小朋友會非常疲倦。被安排在觀察房等醫生來的時候,我自己不得不讚女人的堅強。同樣是病,男人可以變得更焦慮。(不用說已經吃了藥),而我,不知道是意志還是甚麼,抑制著自己想吐的思想,撐著。有人已經不耐煩地抱怨,而我卻冷靜地問著問題,思考着下一步。

幾經波折曲折,省略細節,最後決定住院。抱著J,我坐在輪椅上被推上兒童病房,又是另一番感受。等待被“扎針”的時候,我給J看妹妹前幾天打針嚎哭的video,然後再播放在同樣地點同樣護士但是他自己的打針片段,歲半的J,勇敢地沒有哭。跟著我說:你看,你多厲害。妹妹哭,你都不哭。一會兒,都要打針,但那針會比較痛(其實我擔心著經驗不好的護士找不到血管,不停鑽不停找的那情景。自己親身經歷都怕怕。)不過,你那麼厲害勇敢,一定沒問題。媽咪會陪著你,不會痛太久。

就這樣,一邊身被毛巾包裹著加上我捉著,一邊兩個年輕護士開始“扎針”。先抽血再吊水,因為缺水,J的血已經較稠密,沒有流出來,需要護士用力地搓手臂把血逼出來。看見J的痛苦表情,我的心抽了一下。小小的臉,扭曲著,但沒有哼一聲。

搜索記憶,我自己是成了人,才有吊鹽水經驗,對於這麼個小人,怎麼說心裡都是千萬不捨肉痛。

半個兒童病房層都是腸胃炎,區分了腸胃炎區,還要隔離每個小朋友。所以就算選了普通病房,還是住在獨自一個沒有窗的“劏房”。整個下午,我和爸爸都在病房陪著J。開了大人的陪睡床又硬又窄,幾乎沒有空間走路,我跟爸爸說,這是條件較好的劏房,如果我們一家就是這樣蝸居,感受如何?爸爸托著他的think pad,望我,一副世界末日的 樣子。

問J:喜歡這裡嗎?

J,看著吊在天花的電視:我想回家。我已經好了。(鹽水的作用真好)

之後,每次醫生來,他都不忘獻媚。

J:醫生,我已經沒有嘔啦。我好啦,可以回家嗎?

醫生:要再觀察一陣。你還沒有正常進食和poopoo…….

J:但是,我真的,非常掛念我家裡的玩具啊!

醫生和護士,望向我們,笑了出來。

我心想:我也是啊!

為了讓他不悶,我們已經很開放地讓他看電視。all-you-can-watch, 任看不鬧。醫院的cable兒童台應該比較精彩吧?他居然說:不要看了。看多了,眼睛壞。媽咪說的。

好吧,讓他出去走走,在他後面幫他推著鹽水柱。然後護士說:小朋友不可以再繼續走啦,那邊是沒有腸胃炎的小朋友住的,你不可以走過去啊!

J指著一邊的電梯門:我是要去那裡搭電梯呀!我想去外面走走,散步呀!

護士瞪大眼,望著我,慢慢才反應過來:不可以哦。你不可以到外面呀!

J咕噥:為甚麼呢?(望著我)為甚麼呀,媽咪?

我:你住院,當然不能到處亂走啦。等你好了,就可以回家啦。(你以為醫院很好玩嗎?)

J很合作地往回走,自言自語:等我好了,等明天,我就可以回家啦!

*************************************************************

這個3歲8個月的小朋友,對於時間觀念,還是不很清楚。

停留在“任何過去都是昨天,任何將來都是明天”的階段。

所以有時候你跟他說明天,其實可以是幾天後的事,因為他也能接受。當然他跟你說昨天,那卻不一定是昨天發生的事,有些是幾個月,甚至是年前的事了。

 

當然,那天我跟他說的“明天”是真的明天。沒有拖延,大吉利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