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膏記

妹妹的右腳,有些向外傾,跟club foot相反。留意到的時候,覺得也許沒甚麼,但當其他人也注意到並詢問的時候,我們決定趁6個月check-up問問醫生。

情況就跟之前提過的一樣,兒科骨科醫生說,這麼小,打個石膏就可以矯正。時間,一個月吧!就這樣即場打了個石膏,我們也沒有作他想。

打石膏過程,妹妹喝著奶,完全沒怎樣。

兩週後的今天,拆石膏。主要是看看腳的情況有沒有好轉,而照醫生意思是最好再打兩個星期固定。

想說打石膏時沒甚麼,拆石膏時應該也沒甚麼吧?(畢竟我倆都沒有打過石膏的經驗)

結果,戲肉來了:妹妹由頭哭到尾。那種嚎哭讓我幾乎懷疑醫生拉斷了她的腳或怎麼了。

我的心呀,唉,做媽咪的,應該都懂。孩子痛哭是可以摧毀你整個世界的。

那5分鐘猶如整個世紀。拆了石膏的妹妹繼續哭鬧,停半分鐘又來。

看她的腳,已沒有之前的右傾。但為甚麼這麼哭呢?

於是我們問醫生,心裡猜呀想呀,會否是醫生弄痛了她?整傷了她?

Baby不懂言語只懂哭,這哭,不同平時,上次我弄甩妹妹的手肘,她也沒哭得那麼兇。(是,這意外還沒有記載)

這次倒底怎麼了?

 

看著痛苦的寶貝,摸摸她的腳,她又痛哭起來。想起前幾天為了google醫生的電話,找到關於醫生年前因為手術所引起的官非新聞,不禁讓我害怕起來。

孩子腳這事,可大可小,弄不好,就是一輩子的遺憾。難不會……(當時我的腦海飛快閃過很多可能性。哈,前幾天才說自己樂觀。)

醫生建議,不如你們到下面走走,看看她會否好些?(醫生幫妹妹包了腳準備做個模,用splint,放棄再打石膏的念頭。)

我有些狐疑,平時她打針被弄痛,都不會哭這麼久(已經大半個鐘),不是因為不舒服怎會這樣無止境?何況我已經帶她到走廊外面踱步也沒用呀~

好吧,姑且一試。順便和爸爸商量對策。

在電梯裡面的妹妹繼續哭著。電梯裡面的人在看到她被包著的腳後,都報以同情的眼光。

 

我們在地下商鋪走來走去,妹妹很快平靜下來,偶爾帶著抽泣,煞是可憐。

跟爸爸商討,倒底哪裡出了問題。細想剛才的過程,確定應該不會傷到她,除非皮膚太敏感,或者那電鑽的聲音嚇到她。

再過了10分鐘,完全安靜。我再摸摸她的腳,沒有哭。我開始大膽地摸摸捏捏她的右腳小腿大腿,她都沒有哭 - 表示腳沒有受傷沒有痛。

那,真的是被嚇到了? 這麼久久不能平靜?

護士打來問候,我們又回到診所。

才坐下,醫生說了幾句,妹妹望望,又哭起來。明顯她被剛才的經歷嚇到,並且深深記得。記憶好到我們出去走了一圈,回來還記得。

醫生也放棄用splint的念頭,一來效果不一定好,二來她實在不喜歡。所以醫生用柔軟的繃帶綁了腳,讓我們回家。

說妹妹的腳已經回復正常,只是怕之後反彈,所以要keep著觀察,或者可以試試物理治療一段時間云云。

至此,我已經疲倦不堪,也沒有想太多。只要她不哭,暫時甚麼也不做都好。匆匆逃離,上了車方覺已經在那裡2個多小時。

妹妹也疲倦,在車上睡了。回到家,帶她見爺爺nana。播放在診所的拆石膏片段給兩老看,才放幾秒,妹妹聽到那電鑽和自己的哭聲後又再哭了起來。太讓我驚訝!

作罷。

 

結論:

1. 希望祈求妹妹的腳不要回復原來的樣子。因為如果反彈,還要再打石膏。

2. 妹妹的記憶力驚人。

3. 年幼的嬰兒也會被某些事traumatized – 這從來就只在心理學書本看過未親身經歷的道理,終於讓我親眼驗證。

 

妹妹,辛苦了。

胡思亂想,妹妹的腳是否和我大著肚子飛了東京兩轉有關?還是她一直趴著睡的關係?問問醫生,又要被笑吧?

怎樣發生也已經不重要,最重要是之後。之後,就是再也不要這樣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