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2

旅行的意義

出外旅行,總希望天公作美。
但這次天公不合作。

老公說,雨天,有雨天的味道,不壞興致。
冒著雨,照樣沙灘泳池作樂。
J亦然。孩子,對天氣沒有聯想,想玩,怎樣天氣都照玩。
想來這也是人後天加諸給自己的枷鎖。

這樣一天,也是疲倦一身上床。
J指定爸媽各睡一邊他中間。
滿足地緊抱熊bear bear入睡。
上次和我同床是何時?我竟記不起來。
腦裡只想起日間他對各樣百般要求評論,文法句式不外乎,
但是我不喜歡這樣,我要那樣!
但是為何要這樣?但是我想要那樣!
……

我跟老公說,終於明白我是不喜歡孩子的,猶其是越來越會說話的那種。我只喜歡BB吧!
老公大笑。
很奇怪,我很認真的時候他總當我講笑,反之亦然。

這張巨床,大有空間,J睡沒多久,卻又緊緊靠過來貼著我。
哪怕我只用我的背"招呼"他。
"媽咪,媽咪……"夢囈著。

旅行,當然都想天公作美。
但不作美,也要旅行。
我們都需要在那日復一日週而復始的循環裡跳出來喘息。
我不愛越來越多自我主張的孩子,但孩子必經這階段且只有更甚,唯有見招拆招。
旅行是讓我明白,生活不是只有不斷循環,孩子已經日益長大,羽翼漸豐。
貼著我熟睡呼吸平穩的J,我當然還是愛。
下雨的布吉,我也愛。
天氣怎樣,旅行都是必須,都能樂在其中。

下一站,大阪!

20120927-223920.jpg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