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3

J的語言天份

最近有兩段這樣的對話發生。

(一)

午飯中,J為了快些吃完可以去玩,對我說:媽咪,我會很快喝完這碗湯。你只要幫我叉腰就可以了。

我大惑不解:幫你叉腰?這樣會喝得快些?

J:不是叉腰呀,是“搽腰”呀!

然後他就開始很興奮揮動雙臂嚷著:搽腰!搽腰!搽腰!……

“加油”啊!!!!

我:誰教你的?

J不以為然: Aunty Maria!

我:仔,是“加油", jia-you。 來,跟媽咪說一次。

J:NO!是“搽腰”!我說得對,你說錯呀!

難道先入為主可以有這麼大影響?

IMG_4496

(二)

晚飯時,妹妹在桌邊走來走去,猶如一隻討吃的小狗。J偶爾喚著她名字夾塊肉或菜給她。妹妹睡覺時間到要離場。我請Aunty Maria抱她回房間。知道自己命運的妹妹,咿哇鬼叫以示抗議。被抱起的一瞬更加大哭。

J突然很不爽地皺眉和哼了一聲。

我:你怎麼了?

J: 我不開心呀! 我不喜歡Aunty Maria“超”妹妹。哎呀!媽咪,她這樣是“超”妹妹嗎?

我:“超”妹妹?是中文嗎?

J: 是呀!公公常常說的呀!

然後他開始模仿公公平時裝作生氣的樣子和語氣,壓低聲說起國語:是你“chiu”妹妹嗎?(妹妹的發音還是台灣style)

我:哦…… 是欺負(qi-fu)妹妹啦!

J:係咯!chee-fu咯!我剛才不是這樣說的嗎?

IMG_4437

聽他那廣東腔的發音,還可以粵語國語交叉運用自如;想起他最近唱學校的兒歌把“大飛機”唱成“打灰機”,我真心覺得,從今以後我應該改跟他說普通話。

不然,我怕我會常常叉腰“超”他!

廣告

你是過去的我嗎?

總說不要比較,但是兩個孩子,總難免比較,說是參考會舒服些嗎? 我又覺得不必太刻意自責,會比較孩子也很自然,只要不說出來,放在心裡自己知道就好了。

 

是這樣的,夏天就這樣突然飛來。帶孩子去泳池沙灘玩水玩沙,發覺妹妹完全害怕的狀態是之前在哥哥身上沒有見過的。

哥哥本已算是謹慎型,想不到妹妹更是恐懼型 - 那種驚恐的眼神,發出呀呀的求救聲,小手緊緊捉著抱著,像是末日般的樣子,實在可愛可憐。

你想我會擔心嗎?我想說,不知道是否經歷了第一個,第二個的任何出人意表的舉動都已沒有最初的震撼和無助。其實我更是驚訝,驚訝到想大笑。

在泳池,她那戰競惶恐,緊緊勾著我的頸發出哭叫那幕,帶我回到三十年前,想到我自己 - 爸爸帶我去游泳的片段,一模一樣呀!

畏水,會遺傳的嗎?

但好像真的遺傳到了!怎麼辦?

也慶幸自己本身經歷過,更加不會強迫她。知道需要循序漸進,慢慢適應。好吧,這個漫漫炎夏,只要天晴,不是泳池就是沙灘,妹妹你會慢慢習慣的。

心底話是:妹妹,我好喜歡你勾著我的頸那瞬,讓我想起兒時的我,像樹熊般地黏著爸爸。那是一去不復返的甜蜜,雖然當時我只覺得驚恐害怕!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