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媽媽去旅行之東京雜談

完成北海道,緊接著東京之旅。

東京,我住過幾年,因為工作。進進出出,反而沒有遊客的感覺,有種回家的心情。和母親,上一次兩個人旅行是我15歲的時候,參加旅行團去澳洲和紐西蘭。之後好像就再也沒有兩人去玩的記憶。這次約母親兩個人去旅行,兩個人都小興奮了一陣,雖然,東京,這個地方對我們都已經不是新鮮。

雖說跟母親兩人行,好像很有孝心。實則也因為有爸爸和公公作後盾在家帶孩子,我們才出門得放心。而我又有些留日時的事務要處理,又想買房子,有母親在當然多個顧問。這次去非帶上她不行。這樣看來又不能厚面皮地說是孝順母親,只要不被冠上利用父母的罪名已經很好。其實世上真的只有父母才真的那麼逆來順受,高興和我出行,跟我逛街,結果她都只是想買東西給我!媽呀,真的不要再買給我了,買給自己吧!我來買給你才對吧!插曲是,在香蕉共和國買衣服,大家同時看中同一件外套。媽媽說買兩件吧!我說,再便宜也沒有這個必要吧!買一件就好,我們輪流穿。(結果後來我突然要去瑞士讓我先穿嚐了新頭!)

跟母親白天逛街吃飯,晚上其實我多數跟日本很久沒見的朋友同事碰面。談談近況講講計畫,也算是為自己的一些正常社交。母親總是很體諒地說,好呀,你去呀,我也累了,要休息。這樣吃吃喝喝逛街聚會地過了一週,其中當然還要加插看樓團。自己看樓,其實是蠻累的,都是靠自己的腳走呀走呀。媽媽喜歡走路,總說,很近走走就到。天啊,錦系町走到天空樹,還跟我說很近!我的腳都快斷了。況且三月末的東京還是有點冷,走在路上也不是最舒服的溫度。

母親又鼓勵我走進地產店裡自己詢問。我其實不是很主動的那種向前衝型,媽媽卻是那種甚麼都勇字胸口隨便問了再說的那種。所以我一般都是站在門口看呀看,換作香港地產經紀,早就跑出來跟你打招呼做生意了。日本的人文真的很不同,你看很久都不會有人理會你。直到你自己走進去,才會禮貌地問有甚麼可以幫忙。反正跟香港的進取型很不同,好像不做生意也無所謂的感覺。雖然還是規規矩矩的禮貌。日本人跟我們聊著聊著,就會很好奇,為何最近這麼多亞洲人來日本買房子?日本的房子對我們來說很便宜嗎?然後又會很訝異我們認為這樣能賺錢的想法。日本人的心裡,總覺得房子買賣能賺錢是件不切實際的事,儘管他們自己也從事這個行業。

最近日本房子的買賣活躍度跟日本各地區的愛馬仕店舖熱鬧度相若。亞洲人去日本不是買樓就是買H袋或者兩樣都買。看中的房子一問多數說已經賣了或剛被賣,更不要提能否講價,根本連個機會也沒有;就如走進H店,包包架上空空如也,問甚麼也沒有,只有男士用的公事包要幾多有幾多。說到購物順帶一提,只有在專門店購物才能退足8%消費稅,如果在百貨公司有個global blue logo的退稅服務,就只有6.9%的退稅。所以去H,Chanel,LV還是去他們的專門店不要去進駐在百貨公司的專櫃咯!

日本真是個百去不厭的地方。不是因為地震和輻射的關係,其實看見新的房子真的很想買間大點的自住。說起輻射,跟生活在日本的朋友談起,問他們是否擔心。他們多數是很鴕鳥地認為擔心也做不了甚麼,所以不太理會。但生活上又會很自覺地買關東地區以西和南的食物,避開地震區域出產的。連價錢也是相應的高低。所以說,不說不提不想,但身體行動卻很誠實。人,只會腦袋欺騙心,身體行為是另外獨立操作嗎?輻射就是個好例子吧。

那麼我還會去日本旅行?嗯,還是會去。就是無法再想像自己生活在那裡,很可惜。

和媽媽去旅行最大的體會就是跟行樂須及時一樣:想做就要去做,不要拖!下次再去個大家都沒去過的地方或一起坐郵輪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