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記住,你一定要做個好人,有正義感公義的心!

故事是這樣的,週日晚上在孩子們奶奶家聚餐。J和A跟兩個表姐坐在一起用餐。J坐在兩個表姐中間,一貫如是。A坐在小表姐的一邊和我的旁邊,雖然她喜歡跟大表姐坐,但可能大表姐最近嫌她有些煩,沒有要跟她坐。

每次孩子們跟表姐們在一起玩,我都是很開心的。看著他們一起,覺得童年應該就是跟同伴這麼熱鬧。但最近發現一個現象,就是J和表姐們都有些杯葛A,不想跟她玩。也許覺得她小,不好溝通不好玩,也許A確是個麻煩小姐。總之A不受歡迎。每次A都有些鬱鬱寡歡,扁嘴說:他們不跟我玩!

我因為童年經歷,最不愛見到就是孩子被孤立。而且亦因為這樣,我就會特別生氣和激動。某次我故意讓因為被孤立而傷心的A來玩我的iPad(平時是根本不可能的),就只是為了刺激她的哥哥和表姐們。當他們訕訕地來問我可否一起跟A玩(我的iPad)時,我一口拒絕。那種復仇的快感,是完全我自己在享受。

說回晚餐。孩子們突然很無聊地想起互問喜歡討厭甚麼食物,然後當大家相同時會互相high five!A也想跟小表姐high five,小表姐就是不理。A急得快哭了。我看在眼裡,好言相勸,和她high five吧!她也跟你們一樣呀!小表姐不理,J和大表姐因不坐在A旁邊,更加置身事外。我,因為不是兩位表姐的媽媽,不能說教。於是對J說,我知道你喜歡跟表姐們玩,但也要照顧你的妹妹。她不想被你們忘記或放在一邊,你要記得讓她參與。J說,她跟我們喜歡的不一樣呀!我說:那一樣時你們也沒有理她呀!如果你是她,沒有人理你,你會覺得怎樣? 小表姐搶著說,I feel fine. Seriously. No big deal! J也附和,我也覺得沒甚麼哦!沒人理我也很好。我可以一個人。

被兩個毛孩這麼一說完全刺激到我的神經,我不禁大怒,沒有理會爺爺就在旁邊用餐,我厲聲地問J:那麼下次我們全家來這裡吃飯,就你一個留在家不能來。你覺得沒問題嗎?很好嗎?那下次就這樣做!

J聽到面色一變,即刻搖頭:不要。我覺得被人孤立是很miserable,不好的感覺。

我:是嗎?這是真話?那你有顧及妹妹感受嗎?你是怎樣的哥哥?Horrible!

J:我知道錯。Sorry媽咪。我會照顧妹妹。(無可否認J是個受教的孩子,如果不是,事情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因為我真的很生氣!事後覺得自己在長輩面前發飆太失禮。)

他走過去跟妹妹high five,妹妹卻叨叨地說要小表姐和她high five。

小表姐突然扁嘴說:我的姐姐每天都欺負我每天罵我,她也沒照顧我,她是怎樣的姐姐呀!

大表姐馬上否認辯駁,後刪幾百字。反正就是大人們都催促孩子們快吃飯,沒有人想將事化大,(雖然我自己覺得是個很好的時機教育孩子)我見J道歉和領悟,也就叫自己冷靜。邊安慰A快些吃飯。心裡卻想著很多很多。

為甚麼我的兒子會這樣?為甚麼兩個表姐會這樣?是我哪裡沒教好?這又令我想起瑞士的鄰居孩子們。

在瑞士,每天去樓下公園的遊樂場幾次。因為,沒有,蚊!(這點真的對我這個常被蚊子咬但又最討厭塗這噴那的媽媽很重要!)猶其是當爸爸回港後,天氣越來越好,藍天無雲陽光酥暖的每天,去公園便成了必做但又自然的事。

樓下說是個遊樂場,其實就是滑梯加鞦韆。但附近有好幾個遊樂場,都是步行數分鐘就到的距離。還有兩個沙池。所以一次還可以跑幾個場地。樓下的滑梯和鞦韆雖最簡陋但卻最有意義。因為那是爸爸小時候玩過的,現在輪到下一代玩,看在爺爺奶奶眼中,回憶自然溫柔浮現。

IMG_7309

跟奶奶坐在公園,聽她說往事。我想像呀,想像呀,覺得一切就是那麼近。像是平行的空間,隔了時代。那種畫面就一直在我腦海。也在那裡遇見不少鄰居的孩子們一起玩耍。一開始J和A自己玩,鄰居的孩子們也是自顧自玩著。見到有個三,四歲的女孩盪鞦韆,後面站著個十二歲左右的男孩推她。一邊推一邊溫柔地說著話。非常溫馨,自然聯想就是哥哥和妹妹。奶奶因為聽得懂他們的對話,說:那個男孩真乖,他不是她哥哥,但他一邊推她一邊叫她要牢牢抓住,不要放手之類的話。另外一邊兩個男孩,大概跟J差不多年紀在玩盪鞦韆然後比誰把鞋子踢飛得遠。其中一個是那個女孩的哥哥。當A在附近走過,男孩就對著A講德文,看她沒反應就用英文說:小心,請避開一下!(我的鞋要飛過來了!)

當時就覺得這裡的孩子都很在意身邊的人,愛護幼小。我問J你要跟他們玩嗎?J說,我不會他們的話。後來倒是那三個男孩跟J搭訕,用英文問他哪裡來。十二歲的男孩英文很好,他說他暑假曾在芝加哥住過。另外兩個男孩英文差點,都是八歲左右。只會單字和夾雜著德文的溝通。但他們很友善地邀請J一起玩。J很開心地加入了。後來幾乎每天碰見,J就會跟著他們玩,我們知道那些孩子住在哪個單位後也就放心,有時候甚至留下他我們先行回家。偶爾窗口看看,J也懂得自己回來。在瑞士,因為整個環境,覺得比在香港安全,也放心放手讓他更獨立。

IMG_7621

有次J跟他們玩著的時候,手扎到刺,叫痛。我回家拿了眉夾幫他拔刺。過程中J當然咿哇鬼叫,十二歲的男孩就跟J講笑話,又問他IQ題,八歲的兩個也跟著問他跟他講笑,我看在眼裡理解他們在幫忙引開J的注意力,讓我順利拔刺。心裡想著,怎麼這麼貼心的小孩。八歲的兩個男孩跟J玩的時候,十二歲的大男孩會跟A玩,教她推球,推來推去,A很開心。我心想,對他來說,一定無聊死了。

IMG_7583

怎麼這裡的孩子這麼乖?是我們太幸運嗎?我跟奶奶聊起。奶奶說,那個大男孩很乖。有次奶奶帶J回家遇到他們一羣孩子去踢足球。在瑞士每個男孩都踢球,J卻對球類運動完全零興趣。所以當J聽到他們去踢球,J就笑笑說,你們去吧!我去遊樂場玩。J就自己跑開了。還在旁邊走著的奶奶聽到大男孩不一會兒說,你們先去踢,我去看看他!他新來,好像不是很熟這裡,我一會兒就過來。奶奶聽到後,真心覺得這個孩子怎麼這麼好。

想起當J三歲的時候在瑞士,有次遇見一羣男孩在樓下玩樹葉,他看在眼裡,也偷偷跑去幫忙了一下非常開心。我當時有拍video,找到當時的片段,給他們看問他們有在video裡面嗎?那幾個男孩邊看邊指,這個是我那個是他!原來多年以前已經遇見過。非常有趣!

也許,是我們幸運遇到非常有教養和愛心的鄰居好孩子。但當我們去奶奶朋友家拜訪,到附近的公園玩的時候。也遇到了非常乖的小孩。一起排隊玩滑梯時,看到A比較小,就先讓她。跟她講德文發現沒反應,就用英文。年紀比較大的小孩都會比較看顧年紀比他們小的孩子。

DSC00312

因為帶著兩個孩子,在瑞士遊玩的時候,去的最多的也是大大小小的遊樂場。看到孩子們玩耍,觀察,感受就是瑞士的德育很好。也許你覺得我們只是幸運或偏見,但我自己就是這麼感受。我真心覺得教育孩子,德育最重要。五育裡面,德智體羣美,德是在智前面呀!

IMG_7872

所以那晚在奶奶家吃完飯回家,我就一直在思索。臨睡前,我很凝重地跟J說。當別人被孤立的時候,你不應該落井下石,不應該事不關己,猶其是那個是你的親妹妹,你只有一個妹妹,唯一的妹妹,你絕對絕對不可以。就算不認識的人,也不應該。當你跟我說,如果你是那個被孤立的人,你覺得完全沒問題也無所謂,我是很傷心的。你知道為甚麼這個世界上會有人被孤立嗎?

J望著我,問:為甚麼?

因為人沒有愛心同理心,所以就會有人被孤立。如果每個人都有愛心同理心,不是人做我就做,不是為了入羣,為了跟多數的人一起排斥跟自己不一樣不喜歡的人,跟著做他們做的事和說的話,這個世界就不會有人被孤立。你記住,你要做對的事,不是跟人尾。要做個好人!我指著我的心,對J說,你要有愛心,這裡不好,其他再好也沒用。請你記得,媽咪想你做一個好人,有正義感懂得公義的人。我不要你很聰明,很會讀書,但心地不好。對自己家人也不好,那你不會好到哪裡去。大欺負小,人多欺負人少,其實很普遍,但普遍不代表對,更不能沒感覺。大表姐會欺負小表姐,你會欺負妹妹,都能理解。但不能不糾正,也不能因此麻木。如果你覺得就是這樣,很自然,所以就接受,你上小學,被人孤立或者去孤立人,或者被高班欺負,你也覺得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全盤接受,那就令我太失望和生氣。媽咪今晚生氣,就是因為我對你的態度很失望。

我說了一大段,某程度是自己的感觸,也非常希望他會因為我的說教而明白。妹妹躺在一邊聽著,加句:哥哥對我不好呀?媽咪是嗎?我想他對我好呀!

J安靜地點頭,疲累的表情。已過平時睡覺時間,再說只會讓他睡著。放他們睡覺。老公默默地聽著,點頭表示同意。和我走出房間。我說,我知道是我沒身教好他。所以我才那麼生氣。麻木不仁的J,有時候有點像我。好像世界塌了都跟他沒關係。希望他會學懂在外面要保護自己保護妹妹,雖然在家裡偶爾欺負妹妹,但在外面的世界,他是她唯一的哥哥,一定要教他保護妹妹!

因為那晚,我覺得自己很失敗。不知道哪裡出錯。因此也很懷念瑞士的生活環境。大家都很和平,孩子們都是在戶外跑跳爬樹跌倒長大,雖然如此,但懂得互相關愛忍讓,為他人著想。是每個家庭都身教得好,還是跟學校教育有關係?是否其實只是我自己沒有做好本份而已?

做個母親,真的好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