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5

Nate The Great

你大熱天時,穿成這樣做甚麼?我很不解地望著J。那天他突然要找冬天才穿的Uniqlo羽絨背心出來。

我想做detective(偵探),背心裡面有內袋,可以放secret weapon(秘密武器)。J輕描淡寫,但也儘力回答了我的疑問。

不熱嗎?!我一臉那種你可以想像的不可思議表情。

不熱啊!周圍都有冷氣。他又是那副悠閒篤定的神情。

原來他最近在看一本關於偵探的書,Nate The Great。他還要求我們叫他Nate The Great。

其實你知不知道不是任何人可以隨便叫自己The Great?你何德何能在名字後面加The Great?我不禁要解釋一番,順便教育一番。

哦?為甚麼不能?我喜歡Nate The Great。這樣而已。他有時候也很堅持己見。

其實你知道偵探的裝束不一定要穿背心的?我和你一起google看看?我想著辦法希望他可以不要再穿那件背心。不然人家會覺得是他媽有問題!

他很好奇地跟我在電腦前google,望著不同偵探造型的照片,然後說:媽咪,我想要件Trench Coat和那種偵探帽做聖誕禮物可以嗎?

我指著柯南的漫畫相片:其實你也可以像柯南那樣穿西服打Bow Tie加短褲。這樣也很有型。(重點是衣櫃裡已經有這些服裝!)

他在網上看了一集柯南後說:我還是喜歡Nate The Great多些。

雖然J常常會因為我的遊說而改變主意,這次,我的嘗試失敗。這段日子,只要在家外出他都是羽絨背心一件。除了去遊樂場玩耍,終於同意不穿之外,去其他有室內冷氣的地方都是背心加帽加墨鏡造型。


我,唯有任他。所以,如果你看見他的相片,或者在街碰到我們,滿腦疑慮時,請不要認為那是他媽怪獸到瘋了,竟要他在八月穿羽絨背心。這一切是他自己決定。包括那頂在迪士尼買的帽子,我跟他說Woody在前Buzz在後,那個裝飾用的口袋是在側面的。他看看說:我覺得放在前面好,方便我拿東西。

拿甚麼東西?

還沒有決定。

哦。我除了這樣回應還能如何?每個小孩都會有這個階段吧?突然很想成為某個人物,嘗試裝扮成那個人。自娛一番。看著照片,我每次都想大笑。想一想,你兒時又最愛哪個人物扮了誰給自己改了怎樣的外號別名?

廣告

拖手紀念日

2015年8月28日,J第一天上小學。這個日子值得記念。不僅僅是因為他的人生邁開新里程,也是因為我那一去不復返的時光 - 從抱著他上play group的懵懂,拖著去幼兒班的分離焦慮(離去時哭追出來被老師抱走的戲劇),到拖著手第一天上幼稚園的淡定,直至今天他也欣然且自然地讓我拖著他走進小學校園,在校舍前留影。對我,更像是一種倒數。

在開學前的一個家長講座裡,最錐入我心的話是一個現任學校家長給媽媽們的:珍惜你的男孩子還讓你拖著手上學的日子。到小學畢業前,應該就老大不情願了。

是的,當他踏入下一個里程碑上中學的時候,應該(絕對)不會讓我拖手了。雖然,在接著的日子(數年?),我還可以儘量繼續揩油。但在這樣象徵性的日子,今日,或許一張拖著手返學的照片,會成唯一。想想,小一入學日,小二入學日,再怎麼數也不會超過六個年頭。

對於他,人生才是個開始。對於媽媽,總好像完結人生某個階段般的複雜。不捨。所以,這張絕對是年度相片無疑。 

 

*******************************

另,學校都選擇在八月尾開學,然後放一個週末連週一,再加個週四的抗戰特別假期。這樣的開學,斷斷續續,反高潮。現實生活,鋪排不如電影,卻真實彆扭地起伏。本來非常進入狀況投入開學的心情,一到週末,又沒了。我說的是我。所以以上,也不過是一時感觸,跟本文一樣,(儘量)簡短。

我的小暖男

你喜歡三藩市還是香港?我問J。

嗯,很難答哦。雖然,我喜歡這裡,環境很好,天氣舒服,樓宇不密集,空間大,開車的人總讓行人優先很友善,公園很多,supermarket很大很多貨品選擇,但我還是掛念香港。

哦?掛念香港甚麼?我好奇問。

掛念我的家,我張床,我的玩具,當然還有細佬,nana,爺爺……香港是我家呀嘛!

「香港是我家」這句必定是學校教無疑。難怪家長會怕洗腦教育,其實只要學校教,甚麼都可以很洗腦。於是我問:我的家意思是?

J想一想,說:即是有爸爸媽媽妹妹細佬咯!還有爺爺nana,aunty maria,aunty madelyn啦!

哦,這樣,那麼我們都搬來三藩市住,香港還是你的家嗎?

嗯,那當然這裡就變我家啦!J不假思索地回答。但媽咪呀,我們真的要搬來住嗎?我真的會掛念香港哦!

   

他或許說不出他掛念的是甚麼,但我不多不少懂得這種感覺。我這個兒子,除了有點宅,也可能是個暖男。感情豐富,感性又戀家。希望他將來不會遇見傷他心的女孩,我忽然感慨。但這又如何可能?通常這種容易受傷的男孩,都是註定要歷練的。唉,未發生,我先心痛起來。

我家的明星老公

老公一臉得意。有點驕傲卻又有點不好意思,偷笑。因為我一輪嘴:你想怎樣?我寫這麼多新篇不及一篇關於你的舊文,只是加張你的照片重新分享一下訪問率就破表Facebook的like還破紀錄。甚麼意思?

就是大家都很喜歡你的文筆就對了的意思。老公安慰我。

我知道啊,但是大家喜歡我寫你的事情多過我的!這太讓人失望。不過,起碼我發現,你,還有市場!我轉念又笑道。

不錯嘛!就快200磅的你,還有那麼多粉絲!想起肉檔的老闆娘每次都問起你,還問你是明星嗎?太誇張了吧?

Photo by VentureStudios

老公還是靦腆地笑,是,老婆,我答應你減肥。

是,你答應我快八年了,結婚前就答應了,越減越肥!我還真的沒相信過。所以說,如果你沒信念,事情就真的不發生了。你相信美好,美好就來了。你不相信你老公會減肥成功,他就真的不成功給你看。其實,是我的錯嗎?

不過我覺得「物已成吹」也不是很好笑嘛。老公忽然很認真地說。

嗯,「生飛滋的燒豬」比較好笑。起碼你還學到誰是劉心悠。我揄揶他。

No,我覺得你該講「豈有此理」和「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故事。老公不假思索地提議我。確實這一路的相處,我這個大baby有很多中文或與中文無關的笑話,只在家裡流傳。最近他比較認真看待我的寫作,力證自己是頭號粉絲。每早短訊問候時還會提到我最新力作的內容證明自己已拜讀。今天,他應該沒時間先賭為快了。因為他正在飛機上飛往三藩市途中來跟我們會合。孩子們臨睡前都興奮地倒數,就快見面!

好吧,話說回來,我家這明星自己提議的故事,你們想聽嗎?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