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5

我的王子

2001年12月初次相遇,在上海。

那晚回家,我跟媽說:我好像遇見了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媽大喜:是嗎?那你們有交換電話電郵嗎?

我搖頭,沒有呀!他說他在美國讀master,那麼遠。

*****************
2005年12月第二次見面,在上海。

去赴約之前,我和媽說:記得我提過的那個王子嗎?我們終於又要見面了。

媽激動,開車載我去赴約,到了目的地自己先行跳下車衝去和他握手。我,差點尷尬到要暈倒。

再次見到他,跟我記得的印象完全不同,王子變了小小肥王子。

85258962_4dd56d97cc_o

其實四年間,我們大家都肥了一大圈。

IMG_3600

那晚回家,老媽很興奮地等我門,只想跟我說句:他真的很靚仔呀!雖然後來她說,很可能因為當時天黑燈暗自己興奮加年老眼花,大白天見面的時候,就覺得沒那麼誇張。

那年,我住日本,他住香港。我們的工作都要到處飛,唯有週末在東京,上海,台北約會。遇上長假期去大阪,廣島,靜岡,北海道,香港遊玩。這樣一年多來的週末旅遊拍拖方式,對於工作都很忙的我們,其實還不俗。

有人說,如果想要知道可否跟一個人相處,只要去一次旅行就足夠。我們的拍拖,就是不斷地去旅行。

IMG_4400_1

*****************

2007年5月,眼睛因戴隱形眼鏡發炎痊癒後,在日本同事的推薦下跑去銀座做lasik。他飛來東京陪我。手術前一晚,他說我們去吃餐好一點。

在新宿Park Hyatt,電影Lost In Translation的場景,夜景氛圍一切很美。因為很愛那齣戲,當時十分沈醉。清醒過來,發現整間餐廳的客人都走光,剩下我倆。疑惑著為何還不買單走,發現他磨蹭彆扭緊張地準備開口說話,才意識到有事發生。

531828734_7a652d8cf5_o

那情景,真的像發夢。

第二天,我戴著他的求婚戒指去做lasik。出來時像個盲人。戴著眼罩,我打電話跟老媽說,lasik手術完成,一切順利,不用擔心。哦,他昨晚求婚,我們要結婚了。

520910667_5122911584_b

pr067

Photo by Benna Lo

*****************

2008年1月,記得那天一大早,他也是像個王子般出現在我家門來接新娘,拿著花球,傻氣憨厚。還很激昂地唱了兩次「愛多八十年」。我是很想嘔的!

10399082_40190980555_597_n

Photo by Luk Wai Ho Photography

2008年12月J出生。初為人父的他,開始像中東王子。

3693417483_0edfa4a7da_b

然後A和L相繼來報到,他的身形也乘勢開始一發不可收拾。但,明明懷孕腫脹三次的是我呀!

50329542-046

我永遠記得初次相見的眼前一亮怦然心動,然後接下來的都是徘徊在不是那個印象中的他但好像還是那個他之間。他上一秒信誓旦旦地跟我說,有解決。我會變回那個他給你。然後下一秒,躺在沙發喝著coke zero加一包零食喀滋喀滋地咀嚼。於是我發現,我的王子依舊是王子,只是變成了菠蘿油王子。

很多人對一見鍾情不可置信。但我相信,當你遇到那個人時,你的腦海就會有「叮」一聲出現,告訴你就是他。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簡單。雖然他終會被歲月搓圓按扁拉長走樣,但我記得最初。

廣告

沒有中間的心

朋友說我偏心,都只講J的事情。

我承認,我是有那麼點兒偏心,OK,或者更多。但,這不代表我不愛A(和L)。

雖然二姐麻煩事很多,性格太女人,跟我這個男人頭媽媽不太合,但我當然是愛她的。那種愛恨糾結,非筆墨能形容。

初生的A,就比哥哥難服侍幾倍。但老實說,如果拋開第一個的經歷,其實她也只是個普通嬰兒。所以說先入為主的主觀,對她是不公平。是,世事很少公平。有誰人可以完全不帶著主觀去對待每件事每個人呢?我也只是現在領悟,當時根本沒這麼檢討過自己。

因為弟弟的出生,A經歷了人生的第一個創傷後遺症。當時的恐怖,不想提。但當時也沒有很理解她的需要和轉變。也是因為帶著主觀和產後荷爾蒙失調所致。現在才自我批評,我這個媽媽其實不是做得很好。

但我總安慰自己,做錯做得不好,不緊要。最重要,我會改會進步。人,只要懂得不斷自我審視,檢討然後改進,這樣的人生態度已經不俗。

現在的A,很好溝通。脾性也比之前好,當然要知道這是雙向的 - 媽媽對她的態度改變,她的習氣也會改變。

升上K1的A,表現比我預期還要好。每天回來都歡喜地訴說學校生活,總是笑著跳著,很開心。

最近有件事,想記錄。

有晚臨睡前,如常陪伴三首歌。在黑暗中,A突然坐起來,跟我說:媽媽,我想和你結婚。(我對你那麼惡,你還要和我結婚,可想孩子的記憶力不是差,只是他們都愛記得你的好。)

那天我帶她去中環看眼科醫生檢查,路經櫥窗看到婚紗展示,她雀躍地看著指著說將來結婚要穿那件。


原來白天的事情在臨睡前又浮現她腦海。我說:傻妹,你不能跟媽媽結婚。媽媽已經和爸爸結了婚。你要和別的男孩結婚。

A:哦?那我要和爸爸結婚?我不要。我要和媽媽結婚。

我:結了婚就不能再結。你要和還未結婚的人結婚。而且家人都不可以,那人必須是你朋友。

A:哦,那我要和M結婚咯?(M是A在幼兒班認識到的最好朋友,女孩子。兩人總是玩在一起,可惜K1大家不同校舍。)

我:嗯,你有沒有男孩子朋友?

A:有呀。(她開始數她認識的男孩子同學)但媽咪,我真的不能和你結婚嗎?我很鍾意你呀!

她的語調很憂傷,這種女人腔,好像隨即眼淚兩行的感覺,我是很受不了的雞皮疙瘩。

我好言安慰,催促她快睡覺。

結婚,還是很遙遠的事。你要長大後才能做。還有很多時間慢慢選擇。幫她蓋好被子,拍拍她。雖然有些肉麻,但也覺得心甜。兒子曾經說要和nana結婚,他可從來沒說要和我結婚,反而女兒給我「驚喜」。


人說女兒比兒子貼心,將來就知道。我想說,孩子,除了不要經常拿來比較外(雖然很難做到,但起碼比較完不要計較),對於將來他們將怎樣對待你,也不要有太多他想。其實在他們出生成長過程中,他們何嘗不是已經回報給我們很多?著眼現在,孩子們已經給我太多。我不期望將來他們對我怎樣,我覺得擁有現在已經是幸福。

再說回偏心,hello,其實誰的心是生在正中間的呢?不偏不倚,是傳奇好嗎。我,只是努力平衡著。主觀是先天,客觀要努力,好不好?

PrudenceAnn.com 之我是誰

要你用25個字來形容自己,你會說甚麼?朋友問。

這,很難吧?我不假思索。

愛寫作攝影旅遊美食音樂電影時尚,有家庭孩子但追求平衡的完美生活。

已超過30字!但還不能完全表達那個「自己」。

追求完美,是處女座的標誌。對於任何細節或點點不盡如意都會非常在意。台灣人說龜毛!不懂台語應該也能理解文字精髓 - 龜有毛嗎?說你龜毛,就是不可置信不可理喻不可能存在的怪物嘛!

讀書時的Prudence,喜歡唱歌話劇寫作,任何類型的表演,以致大學時期走去電視台電台主持節目拍電影演話劇都沒有認真讀書。但人際關係糟糕,不懂和人相處。事實是很怕和人相處。被認為是高竇傲慢自以為是的冷漠(討厭)女孩。朋友不多,但幸運總有幾個知心。就是跟相熟朋友一起舒服慣,就懶得再結交新人。不願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其他可免則免。自我中心的懶人一個。

蛻變的Prudence,是在日本。日本的生活,人和際遇,是我這輩子最好的回憶。曾經每早睜開眼累著,但非常期待上班,非常願意起床出門的心情,只有在日本有過。因為日本,我愛上和人交談,認識新朋友。我明白到原來我可以影響生命,也可以成就更多。在日本的故事如細說,相信可以寫本小說。

結婚後不久,在Facebook把姓改成Ann,當時只是非常浪漫的一時想法。直至在生了J不久,走出養和的病房,見到門口掛著自己的名牌 - 安嚴峻,當下覺得非常難聽兼好笑,但那刻真正意識到我是「安」了。

當媽的Prudence,是個走過高山低谷的神經病患。因為兼顧工作和照顧家庭,非常疲憊。寫作對於我,只是治療自己。我回到跟以前一樣,不願參與社交活動,懶於見人。老公朋友的聚會,我都很勉強。那種很怕要和人寒暄的心態。很累,不是嗎?每天有夠累,為何還要再出去強打精神?

好,不提過去。是甚麼讓我又變積極?是母親不時的開導(和教誨),是重遇的舊友,是一些事一些人。再加上自己不斷地思量。如果你喜歡思考,願意從不同角度去看待事物,或許你會明白那種想法會改變一個人的行動,而行動會改變一個人的際遇的說法。

要變成積極正面的人,不是說要做就可以做到。其實心理學上,那也是種自我催眠。如果你無法說服自己,你就無法真心改變。但如果你找到理由,那理由越強大,你就越能夠做到。

現在,你再問我,Prudence Ann是怎樣的人?答案會是新舊混雜。

還是喜歡寫作攝影旅遊美食音樂電影時尚;還是很喜歡表演創作。

不再害怕和人相處,很期待遇見新的朋友,相信自己的磁場會吸引跟自己相同想法的人。

相信每個人的生活都應該亦可以豐富,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完美生活。

希望通過文字,相片甚至影片去表達自己的一些想法。

遇見更多啟發我的人,也希望自己會給別人有所啟發。

我,深信女人是,就算結了婚生了孩子還是可以平衡兼顧多面的強大生物。依然可以繼續追求自己的夢想,不用浪費生命。

只走一次的旅途,當然要去盡。三個孩子更是理由,也不是理由。

IMG_9697

Photo by Luk Wai Ho Photography

PrudenceAnn.com之前傳

2015年,對於我,注定是特別的一年。

今年,我去了七次旅行。雖然以前一年飛四十多次,為工作。

我完成了一個人去一個陌生城市旅行的心願。(我,其實真的很喜歡一個人。)

雖然天生anti-social,但也終於敞開懷抱,願意主動走出去認識新朋友和聯絡舊朋友。

今年,幸運地多了一班相識不久但非常一見如故的新朋友。

我學會了滑雪,克服了一直以來的某種心理障礙和恐懼。

我又再次踏台板面對聚光燈下黑漆漆人羣,重拾那種瞬間復活的感覺。

我知道,我在改變。

來到九月,我總想著,跟著的路怎麼走?等待著我的是甚麼?

九月,是一年之中,我最喜愛的月份。除了因為是自己的生日,得到很多關注關懷和愛之外,也是因為季節。

今年九月,J小學一年級,A幼稚園一年級。擔心他倆適應不良,很快發覺他們適應很好,是我自己心理調適不來。對著J,我覺得我失去了一個孩子,多了一個青少年在家。有時候很有趣,有時候很陌生。

對於A,突然長大,乖巧很多,但嬌柔做作甚至情緒失控,偶有發生。她,其實是真女人。我覺得既甜蜜又害怕,女人怕女人。不是嗎?

最簡單,是那個捲髮花美男。牙牙學語,童真表情。最近突然戀母,分離焦慮很嚴重。其實我真的花很少時間給L。以為他有兩個菲傭姐姐,應該和媽媽生疏很多。但人類基因的強大,原來血緣還是有著奇怪的牽連。抱著他,我可以重溫和那個大男孩的時光。

九月一日,在好朋友的勉勵催促下,我做了一個決定,買了人生的第一個域名 - PrudenceAnn.com

其實,想了很久。很掙扎。很多人根本不會在乎的事情,對我,可能變得複雜困難。

我一直有身份辨別困難,不知道自己是誰。很苦惱甚麼域名來代表自己。

我是誰?我是甚麼人? 以前我總問著自己,一直不斷尋找自己。

然後某天,豁然開朗。人,不用尋找自己。人,只需要創造自己。你想自己怎樣,想自己是甚麼人,你就可以成為怎樣的人。

所以,想跟大家說說Prudence Ann是甚麼人。

13歲之前,沒有Prudence。只有嚴峻。出生在上海。

小姑娘11歲來到香港,北角的巷子裡水果店飄散東南亞水果香是香港給我永遠難忘的第一印象。香港很香,上海沒有的味道。但香港沒有梧桐。

小學畢業時,我有個英文名,S開頭。古遠的朋友,或者記得。

中學,傳統女校的第一天,修女班主任說:英文中學,每個人必須要有英文名字。一個一個問的時候,我發現班裡已經有兩個和我同名的同學。小學六年班時很喜歡劉美君。所以當問到我時,想也不想,站起來大聲說:Prudence!

1990年9月1日,Prudence「誕生」。

2015年9月1日,PrudenceAnn.com成立。

是,嚴格來說Prudence只有25歲。😊

  

突如其來小字條

因為明天有閱兵儀式,跟孩子們說可以一早看電視。也因為這個題目,無可避免地跟J講起歷史。聽完的J,緊縮眉頭,忽然說人生悲慘,為何要來到這個世界?我,心一緊。每次他講到這個話題,我都有乏力感。覺得自己未有能力把這問題解釋得好。

兜兜轉轉,省略我們之間的對話無數。終究還是個孩子的他說改變主意,覺得做人還是生有可戀,問我明天可否陪他看Up。(完全無厘頭!)

晚飯時,人生對話繼續。他又斷斷續續講了些今日在學校的事情:我們去了個Hall(禮堂),老師講了Jesus(耶穌基督)的故事,原來他出現在二千年前!聖經故事?是parables嗎?我們唱了三首歌,我喜歡那些歌,有押韻。聖詩?是甚麼?Hymn?不知道,老師沒說。我相信Jesus Christ,這樣人死後會變成天使和他一起。我們還有機會再見。我希望是這樣。他一輪嘴地說著。

我看著他說:你知道嗎,有宗教信仰是一種福份。或者你需要學習多些關於聖經和耶穌基督的事。這樣或者你會對生命有另一種看法。

他道,yeah,it’s quite interesting.

晚餐前的憤世嫉俗晚餐時忽然開朗。晚餐後,他拿了張紙寫著,我沒理會忙著照顧妹妹,然後他鬼鬼祟祟地塞在我的褲袋要我等他睡了才看。安頓好他倆睡覺,坐在沙發拿出紙條。  

正熱淚盈眶慨嘆不知道我們那麼長的對話裡哪句說對了,看到他用slash寫下Nate the great又想爆笑,真是哭笑不得。這個孩子,可不可以不要再長大了?好捨不得。   

P.S. 某人看了字條之後不禁說,這麼貼心甜言蜜語,其實也是遺傳。多謝提醒。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