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王子

2001年12月初次相遇,在上海。

那晚回家,我跟媽說:我好像遇見了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媽大喜:是嗎?那你們有交換電話電郵嗎?

我搖頭,沒有呀!他說他在美國讀master,那麼遠。

*****************
2005年12月第二次見面,在上海。

去赴約之前,我和媽說:記得我提過的那個王子嗎?我們終於又要見面了。

媽激動,開車載我去赴約,到了目的地自己先行跳下車衝去和他握手。我,差點尷尬到要暈倒。

再次見到他,跟我記得的印象完全不同,王子變了小小肥王子。

85258962_4dd56d97cc_o

其實四年間,我們大家都肥了一大圈。

IMG_3600

那晚回家,老媽很興奮地等我門,只想跟我說句:他真的很靚仔呀!雖然後來她說,很可能因為當時天黑燈暗自己興奮加年老眼花,大白天見面的時候,就覺得沒那麼誇張。

那年,我住日本,他住香港。我們的工作都要到處飛,唯有週末在東京,上海,台北約會。遇上長假期去大阪,廣島,靜岡,北海道,香港遊玩。這樣一年多來的週末旅遊拍拖方式,對於工作都很忙的我們,其實還不俗。

有人說,如果想要知道可否跟一個人相處,只要去一次旅行就足夠。我們的拍拖,就是不斷地去旅行。

IMG_4400_1

*****************

2007年5月,眼睛因戴隱形眼鏡發炎痊癒後,在日本同事的推薦下跑去銀座做lasik。他飛來東京陪我。手術前一晚,他說我們去吃餐好一點。

在新宿Park Hyatt,電影Lost In Translation的場景,夜景氛圍一切很美。因為很愛那齣戲,當時十分沈醉。清醒過來,發現整間餐廳的客人都走光,剩下我倆。疑惑著為何還不買單走,發現他磨蹭彆扭緊張地準備開口說話,才意識到有事發生。

531828734_7a652d8cf5_o

那情景,真的像發夢。

第二天,我戴著他的求婚戒指去做lasik。出來時像個盲人。戴著眼罩,我打電話跟老媽說,lasik手術完成,一切順利,不用擔心。哦,他昨晚求婚,我們要結婚了。

520910667_5122911584_b

pr067

Photo by Benna Lo

*****************

2008年1月,記得那天一大早,他也是像個王子般出現在我家門來接新娘,拿著花球,傻氣憨厚。還很激昂地唱了兩次「愛多八十年」。我是很想嘔的!

10399082_40190980555_597_n

Photo by Luk Wai Ho Photography

2008年12月J出生。初為人父的他,開始像中東王子。

3693417483_0edfa4a7da_b

然後A和L相繼來報到,他的身形也乘勢開始一發不可收拾。但,明明懷孕腫脹三次的是我呀!

50329542-046

我永遠記得初次相見的眼前一亮怦然心動,然後接下來的都是徘徊在不是那個印象中的他但好像還是那個他之間。他上一秒信誓旦旦地跟我說,有解決。我會變回那個他給你。然後下一秒,躺在沙發喝著coke zero加一包零食喀滋喀滋地咀嚼。於是我發現,我的王子依舊是王子,只是變成了菠蘿油王子。

很多人對一見鍾情不可置信。但我相信,當你遇到那個人時,你的腦海就會有「叮」一聲出現,告訴你就是他。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簡單。雖然他終會被歲月搓圓按扁拉長走樣,但我記得最初。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那些點點 | dear pruden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