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6

再結一次婚吧!

我是過一陣子就要拿Stevie Wonder出來聽的人。猶其當三四月的香港,天氣如此讓人沮喪。他的音樂和聲音都真的很療癒。(趕快一起聽吧!)

聽了一段時間的Pink Martini,弟弟一上車就點Yolanda,然後搖頭擺尾地唱著que paso que paso Yolanda! 一天下午,我悄悄地換了Stevie Wonder後,弟弟和二姐的反應是:Where is Yolanda?

對不起,我已經Yolanda到暈,我要我的Stevie Wonder,我想要在開車的時候,可以七情上面地喊著For once in my life!

週四的傍晚,天已黑,哥哥如常空手道結束,坐在車廂最後一排,吃著同學分給他的糖果。我正激昂地唱著For once I can touch what my heart used to dream of……開車回家。緊接著My Cherie Amour出場,我的腦海馬上想起Bradley Cooper和Jennifer Lawrence的Silver Linings Playbook那幕。可想我是經常生活在現實和夢幻邊緣的變態師奶。

J突然:Mum!說了一句。連忙把音量調低,問他說甚麼。

媽,這首歌不是你結婚時的歌嗎?

結婚時的歌?我呆了一呆,沒有反應過來。

對呀!爸爸準備著禮服去接你呀!

哦,我們結婚的DVD!開首接新娘的各自準備花絮,攝製公司配了這首歌。他看過無數次這張DVD,所以深深記得。

從倒後鏡看到他,搖頭閉眼地哼著,一臉享受。忽然,又大聲地說:媽,我好想你們再結一次婚。這樣我,妹妹和弟弟都可以參加你們的婚禮。我們可以穿結婚的禮服哦!It’ll be awesome!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邊說一邊還笑著跟音樂唱。

哦,這個要問爸爸。

為甚麼?

(因為他負責買單呀!)因為呢,他負責求婚,所以如果哪天,他想到再跟媽咪求一次婚,那麼,或許就可以考慮再結一次婚咯!結婚,要兩個人都有共識才可以呀!

那還不容易,我們就問問他吧!他又不會說No!(連J都非常瞭解爸爸的個性!)

但舉辦婚禮要很多錢哦!我說。

你用籌備我們生日會的錢去辦婚禮吧!拿我的零用錢去也可以。幾百元夠嗎?Seriously,I don’t care about my pocket money, you can use them all. 還有呢,其實你也可以跟爸爸求婚呀?他上次求你婚,公平點,這次你求他吧?

說到這裡,我真的不能控制地大笑起來!我親愛的J,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第一,你已經將你的零用錢全部用在買夏天玩水玩具上,沒有錢資助我們了。你這個傻瓜!第二,婚禮,幾百元是不夠的。還真要好好教你如何理財。

但我沒有這麼說出以上這番話,我笑道:我也想你和妹妹弟弟,可以參加我們的婚禮。那會是多麼幸福甜蜜的畫面啊!早知就等你們長大,才舉行婚禮啦!

哦,是啊!你們怎麼不等我們呢?
J呵呵呵地笑著,然後:

媽咪,可以再聽一次嗎?我好喜歡這首歌!

廣告

每個人的煩惱

前一陣子朋友推薦我看“夏洛特的煩惱”,一部在國內很紅的賀歲片。拖拖拉拉,我到現在還沒看。但說到煩惱,誰沒有呢?這可不是大人或某類人的專利。事實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煩惱。 

細佬說

媽媽每次出門,會帶我嗎?有的時候帶,有的時候不帶。不帶的時候,我就噘嘴擠眼淚,伸開雙手要媽媽抱,再努力吶喊出:I wanna go! I wanna go! 或者我自己穿好鞋,走出門可以趁亂不知不覺混進電梯。但每次都失敗被抓回後,就再來個哭鬧送她珍珠眼淚串串可憐樣。

或許,她會心軟。但是當媽媽既認真又溫柔地堅持重複又重複:這次不帶哦!哭也沒有用哦。

我就知道,見好就收。收起哭音,擺出可愛的笑容:Bye Mum!I see you go! 送媽媽出門口等電梯,然後乖乖地,跟菲傭姐姐回家。  

  
二姐說

為甚麼哥哥不喜歡我? 我都這麼愛他,一心一意學他,他就是不領情。偶爾,哥哥讓我跟他玩星球大戰對打,我就開心得不得了。哪怕是打輸(基本上是一定輸),也心甘啊!哥哥為甚麼總嫌我煩?我,其實沒有那麼煩呀。不就是普通那種女孩子的麻煩嘛,能有多煩呀?

爸爸為甚麼不聽我的話呢?他明明就很聽媽媽的話。為甚麼當我說要這樣的時候,他都說不是,不可以,要我聽他話?我為甚麼要聽他的話?他應該聽我的話才對!弄得我常常要出動眼淚他才就範。何必呢?

媽媽為甚麼也不聽我的話呢?雖然她知道很多,她都對。但我也有我的想法,我的想法也很對呀。她,為甚麼都不要聽?最近,媽媽跟我說。如果我聽她的話,她也會聽我的話。這樣才公平。我覺得這也很有道理,所以我跟她說:你聽我講,我也會聽你講。有時候,在爭論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這個道理,於是我馬上糾正自己,聽了她講,還會提醒她我有聽話,所以接下來她要聽我講。實驗證明,這還蠻有用的。

總之,我喜歡作主。為何媽媽說,我要長大才能作主? 我希望可以快些長大,我甚麼時候才能長大,自己作主呢?

  

哥哥說

為甚麼媽媽這麼愛我,結果還生多兩個孩子? 我希望只有我一個,那多好?我想安靜看書,妹妹偏要在旁學我。我想專心練琴,細佬就要爬上來插一手。我想房間只有我,每晚安靜入睡,妹妹就要夜燈啦音樂啦,還要入睡前喋喋不休地話家常。我睡覺才不要跟她聊天。我不跟她聊,她還會自言自語,難道我會聽不到?女孩子,為甚麼要這麼煩?

為甚麼我這麼失敗?明明全部都會的默書,就要粗心少一劃被扣一分!已經是第五次九十九分,我何時才能一百分呀!真失敗!我跟媽說,我一定不會拿到一百分。下次不會,下下次也不會!我非常清楚知道,這麼簡單的題目,我竟然如此不小心,我真的是蠢!媽媽說不是,說下次仔細些就可以。我不認同。結果,過了一會兒,媽媽竟然說:你說的對。If you think you can, you can. If you think you can’t, you are right!

甚麼?她不是要安慰我的嗎?怎麼突然換方向?

我趴在沙發把頭不停地撞向軟墊。細佬見狀,也跳上來學。結果媽媽和菲傭姐姐都大笑,她們應該安慰我,不應大笑呀!然後媽媽又說:不要再撞啦,會越撞越蠢的!這樣以後真的都無法拿一百分了。

媽媽,你這樣說只有令我更難過。

她竟然回我:「你想聽舒服的話,還是聽真相。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理。」

媽媽,為何每次都要這麼理性兼殘忍?但我不得不承認,她說的都有道理。於是,我唯有死死氣地承認自己小題大做。事實上,我以前也不是很在意有沒有一百分,有些不會,不記得,錯幾題扣幾分,拿個九十幾,也很好。只是當我認為自己都會的,可以滿分的時候,發覺事實卻不然,這種打擊就太讓人受不了。媽媽說我心急和粗心,我知道。但這個很難改,比起背誦生字串字要難太多。

究竟怎樣才可以變得不太心急和粗心呢?

  

爸爸說

「老婆,明天划龍舟比賽。我這次都沒有怎麼參加練習,所以覺得我不應該參加。這樣對大家都不好。隊長叫我去,他說無所謂。但我覺得不好,還是不去好。」我望著她,心亂如麻。

老婆點點頭,嗯。轉身忙自己的事。她為甚麼不說些甚麼呢?那我要怎麼辦才好?工作一堆未交,明天兩個小朋友游泳班,只有一個工人。她說句話,我才有方向呀。

半天後,另一個隊長的短訊傳來,我讀著短訊再次走到正抱著細佬的老婆面前:「Cow說明早七點來接我去比賽。我還是覺得我不去比較好。我要回覆他,不要來接我。」

她看著我笑:「那你就回覆他呀。為何要跟我說? 難道你想我說,對,你不要去!然後你就可以回覆,sorry bro,my wife doesn’t allow me to! 如果你覺得用老婆做藉口比較容易開口,你就用啦!」是這樣的嗎?可能我就是需要有人這樣說。要我自己去說No,這,好,很,難!

「那我就覆他說不要?我還是不去為好吧?」我焦慮地看著老婆,為何她總是那麼平靜。

「其實你不單是因為沒有參加練習,你還有很多拖了很久還未交的工作要做,你根本沒有時間,你連睡覺都不夠。你只是不想直接了當地說No。你心裡在喊,我沒辦法參加,我覺得我很衰仔,很沒義氣,你們不要逼我講No,好不好?這樣很違背我是個好人的原則。對不對?」她這麼說我就心安,果然瞭解我。

「老婆,你大學是唸甚麼的?你簡直就是我心底裡的蟲呀!」我當然是明知故問,逗她開心。但, 我到底要怎麼回覆我的兄弟們呢?唉,還是再想一想,怎麼用詞,一會兒再說吧。

晚上,被爸媽叫去吃甜品。眾人聊著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還未回覆明早比賽的事,大喊:「我要回短訊!」

老婆白我一眼:「那你快點回覆啦!」我覺得她心裡其實是在大喊:「你去吃屎啦!」她分明就是那個表情。

最怕扭扭捏捏害怕拒絕人但又說不出口最終因此而拖拖拉拉別人不知你想怎樣無端浪費眾多時間的人。是不是很想叫這種人吃屎?

但不懂說不的人,本身也很煩惱的。我就是經常在這種自我拉扯的痛苦中,要向老婆「求救」。我說給她聽的每一句其實都是說給自己聽。但就是做不出,需要有人支持,才有勇氣踏出艱難的一步去拒絕別人。於是,老婆有時候會誇張些,比起正面勵志地說你可以的,你去說啦!簡單一句 「 你吃屎啦!」鏗鏘有力得多。當然還有在這裡就省略的粗口。通常我一聽到就像觸電般有所行動。有時候,有些人,包括我,就是要被人「小」過,才會一鼓作氣,拿出勇氣和動力。     

媽媽說

我,當然也有我的煩惱。但在這之上,家人的煩惱,也就是我的煩惱。是我的煩惱,也是我的快樂。誰叫我是你們心裡的蟲?我願意繼續努力地做條蟲,讓你們的煩惱,總有人明白和分擔。  

女兒啊,女兒。

女兒在兩歲的時候,有段時間很令人頭痛。人說,那是所謂的terrible two。我當時很迷茫,因為哥哥似乎沒有那麼terrible,當然那可能因為只是我不記得。

女兒三歲的時候,情況好轉很多。表達能力進步,溝通也變得容易。老媽說,A小姐比以前乖啊!一年才見一次的加拿大舅父也說,兩歲時常常哭好討厭,現在可愛太多!


轉眼A小姐四歲。你會想,應該漸入佳境才對。然而現實卻是相反。哭鬧和糾纏的頻率增加。為何呢?為何?人說,因為人的成長,會伴隨自身的荷爾蒙增多,情緒反覆是很正常。想必又是一波的發育期?

明明乖乖事先說好會如何如何,到最後又反悔,眼淚鼻涕,要你屈服。明明只是很小的簡單事,因為別人幫她或不讓她幫,她的天就塌了。奔潰,狂哭,傷心如世界末日。


再怎麼有耐性,有時候也會不禁抓狂。對著那一次又一次的「點解呀?」「但我要這樣呀!」「但我不要這樣呀!」呀!呀!呀!人說,女孩子,感情脆弱敏感,比較容易如斯。一切都會過去的。

是。是。我知道。我一邊撞牆一邊問自己,你的EQ呢?你的溫柔呢?靜待這一切過去吧!啊!

獨自在街上,經過一對母女在銀行外。女兒年紀和A相若。母親坐著,女兒站著。母親罵著,女兒哭著。母親罵時難免激動用手推她,她也傷心用手去捉著自己的媽媽。那情景看著心酸,對話更是熟悉:你為何不聽呢?已經說過很多遍,解釋過很多次。為何你就是不聽呢?你聽不懂嗎?

嗚嗚嗚,我,我,我。嗚嗚嗚,我,我,我就是不想這樣呀!

我,作為旁觀者,當下醒了。女兒,可能真的這樣。女兒,可能就是明明很愛你,很想聽你話,但在事情的當下,被自己的情緒左右自己的行為。自己也不明白為何。如果她聽過王菲的歌,一定很想唱給你聽「我也不想這麼樣,反反覆覆……」是否很熟悉?其實跟很多成年(女)人的行為類似呀!

和加國好朋友聊天,說起大家的孩子。大家的女兒巧合是同年同月出生,居然在脾性上有幾分相似。Emotion run behavior!似乎女孩子多是這樣。這個在加拿大做社工的好友,她居然提醒我們在UBC一起修過的心理課。

對哦!你真的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大叫。

屬龍的女孩就是這樣,屬蛇的媽媽一定恨死屬龍的小孩。朋友又突然這樣調侃。(因為她自己屬馬)

是這樣嗎?所以我總覺得她由我老媽來帶會比較好,我媽是老龍,罩得住她!

若真這樣,她很慘呀!她需要的是媽媽。你不能因為你們不合,就see you later!

我,知。(雖然我很想。拍拖談戀愛不都是這樣嗎?大家性格不合,就好來好去,何必浪費時間!但自己的骨肉如何瀟灑?如果可以瀟灑,就變相不負責任。這就是男女愛情和骨肉親情的最大分別吧?家人,沒得選擇,只能專注如何解決問題。愛人,可以選擇,所以解決問題的最簡易方式就是放棄。)

我,知道。我也只是內心弱弱地問問,哪會真的狠心?

好友哈哈哈,結束對話前,加了句:I know. Take it easy. Don’t kill her!

瞭解我至此,也只有她。雖然是說笑,但她是真的知道我個性才會開如此的玩笑!

街角的母女,一直在我腦海揮之不去,我很想說,媽媽呀,媽媽。其實她很愛你。但她那刻就是控制不住。其實這樣下去,也只是於事無補。大家傷心。

但怒氣攻心時,你可以分開兩個你嗎?很難。這也是所有媽媽要修的課吧!

修煉,收斂。

A小姐天使的時候,黏著貼著我,說愛我。哭著鬧著時,其實也是說著愛我。只是我有時聽不懂或火遮眼收不到。A小姐有著非常女性化的個性,需要很多很多的愛。需要很多很多的擁抱。表達她的愛時,也是用那甜甜黏黏軟軟糯糯的方式。性格像個男人的我,比較不太容易接受,但慢慢適應中。

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這,我還沒看出來。但我領悟,女兒,是來讓媽媽變得更媽媽的使者。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