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6

輸贏又如何

這幾日,有位說要贏在射精前的媽媽被網友批評攻擊。老套點說句,贏在xx線,是N年前老掉牙又譁眾取寵的虛無說法。不知道哪裡跑出來,但特別被傳媒愛用。最近電視節目翻炒,延伸出甚麼贏在子宮裡贏在射精前等讓人咋舌的話題。其實,看一眼宣傳片段,就大概知道是電視台催谷收視的gimmick!大家真的不要太認真,也絕對毋需要去攻擊那位媽媽。我沒有觀看那個節目,沒中節目監製的下懷。不過也好,讓我這位本來忙得水深火熱,沒有時間思考下一篇的寫作媽媽,突然有了題材。讓我也來抽下水吧!哈哈。

不管是社會問題也好,社會現象也好,不管是傳媒吸睛手法刺激收視率增加話題也好,不管是教育制度問題也好,不要再罵這罵那,不要再抱怨了。因為抱怨,解決不了問題。

其實輸贏,是個很有趣的概念。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人就對輸贏有種執著。看我家三隻猴子一起玩,大的兩個玩遊戲,輸贏的反應,就是很自然流露。開心喝采和失落哭泣甚至生氣。最小的那個,雖然不懂輸贏這兩個字,但只要爭奪玩具時,輸了,便是哭得撕心裂肺,相反,得意洋洋四處逃竄!這,大概真的是與生俱來。

競爭這個概念,在這麼小的孩子心裡,就已經自然產生。可能就是適者生存的基因深埋在血脈裡。每次我看見孩子輸了遊戲後的反應,我都很忍不住想笑。為甚麼要這麼生氣呢?為甚麼如世界末日呢?他們小小的腦袋,只會回答你,就是不喜歡輸。就是想要贏!

於是,有一日,我跟哥哥說。你看看,其實任何比賽或競爭,贏的只有一位。其餘的,用我們的標準,說穿了,都是輸。贏者為少,輸者為眾。但沒有人輸,又怎會有人贏?為甚麼站在贏的位置,可以接受,相反就那麼難受?如果用機會率來計算,就像買六合彩,贏的人總是少,輸的人一定更多更多。那麼,懂得應付輸的感覺的人,不是比只會接受贏的人厲害嗎?

這段話,其實頗深。我沒有預計哥哥的年紀會明白。但他想了想,對我說:「媽咪,你是說,如果我輸了但可以不生氣,無所謂,這樣是更厲害嗎?」

「嗯。可以這樣說。我小的時候,公公婆婆教我,不要把得失看太重,輸贏都沒有甚麼大不了 。其實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有輸就有贏,你不會一直輸,也不會一直贏。又有甚麼所謂呢?」

後來每次玩遊戲,我就是故意不讓他,看看他的反應。我真心覺得,輸贏不是最重要。讓子女贏在哪裡都不重要,最重要是輸得起!能培養自己和孩子這樣的氣度,基本上,你就不用擔心孩子將來怎樣。生存,其實不難,為甚麼會變得難,是因為大家的價值觀,態度和要求變得複雜才會顯得難。孩子的將來,不要擔心,因為我相信,只要他們善良,有分辨是非的心,正確的做人態度和價值觀,人生路,任他們怎走也走得出自己的天地,怎走也不會錯到哪裡。有一顆強大的心和意志,承受得起自己在甚麼位置,都可以悠然自得,不卑不亢。這樣比一心只想怎樣可以在別人前面更有用吧!

如果用世俗的標準,除非你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皇親國戚,否則都是輸的一羣。那麼與其那麼辛苦研究可以贏在哪裡,倒不如想想如何輸得起,輸得自在!

教曉孩子(或自己)如何輸,才是正路。因為,贏,是天生就能接受的感覺。反而輸,是要去學習承受的。需要教和磨練出來。生為父母,不要胡亂被傳媒亮麗新奇的字句模糊了自己的焦點才是。

廣告

一樁小事

在超市結帳,兩個收銀員兩條長龍。都市人使然,大家都是很不情願地排著,急著。每個人都總有更重要的事趕著去做,分秒不得耽誤。一位媽媽站在一條龍的後面,然後推著看似讀小一的兒子去排另外一條。兒子不願意,黏回媽媽身邊。來了位阿姨,要排隊。媽媽著急,即刻大聲說:「他排在那裡!他在那裡的。」意思是我兒子在你前面,然後推兒子站回去,還夾雜著罵聲,慫恿,鼓勵,諸如此類。

我站在阿姨的後面,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身體語言告訴我,她很不耐煩。張望著前面收銀員,又回盯那個還在安慰鼓勵責罵各樣上演著的媽媽。穿著校服的小朋友,只有低著頭,默默地排著。

「到你沒有?前面付錢了嗎?」媽媽在另一邊問,又伸頭看看自己前面那位。

「…… 」小朋友的聲音幾乎聽不到。

媽媽手上只有一排紙包裝飲品和一包零食。伸長頸,兩邊忙碌地觀察著隊伍形勢,準備隨時移動去另一邊。可能是因為兒子不太幫忙,嘴裡還碎碎唸著,不知道甚麼。

再最後一秒,媽媽終於決定原來兩條龍的快慢差不多,笑著把兒子叫回身邊的同時,也把要買的東西放上收銀台。臉上掛著滿意的笑容,分秒必爭,想必今日賺了不少分鐘。

兒子回到母親的身邊,如釋重負。突然開朗,又跳又笑。雙手圍著媽媽仰頭觀望,那崇拜愛慕渴切的眼神。

我看著他的側影,不禁莞爾。每個媽媽都是孩子們眼中的女神,不管你在他人眼中有多市井。

想起我老媽,每次在不同國家機場過關時,遇到類似情況,就會著我做同樣事情。我老大不情願,她都會用凌厲眼神逼我或老爸就範。我們都是聽教聽話免惹麻煩的乖乖人種。雖然有點難堪,總安慰自己,比起那些突然變出十幾人的魔術師要好一點。

最近哥哥對成語充滿興趣,每天纏著我讀成語故事給他聽。其中一個叫「五十步笑百步」。我無意指責或貶低那位媽媽,畢竟我自己也有位這樣的老媽和曾為「共犯」。而其實,只是小事一樁。凡事退一步想,多一點包容,也沒有甚麼大礙。但讓我真正震撼的,是那不情不願,頭幾乎低到地面的委屈表情和最後依舊帶著甜蜜愛意,媽媽我們快回家的一個側面。

誰說母愛一定最偉大?我總覺得,孩子們與生俱來帶著對母親的愛,往往超出你的預期。

 

我的天使,另類閨蜜

每個人的身邊,總有一兩個天使。不要說沒有,你,有沒有細心留意?

每天一早,他看著我睡眼惺忪,蓬頭垢面地送孩子們去門口坐校車。「早晨!安太。」笑意盈盈。

「早晨,叔叔!我返學啦!」我的孩子們會說。

「早晨呀,叔叔!」我也學孩子們叫他,但我很想找個地洞躲起來。

然後,大概十點,他看見我踢拖鞋師奶裝,手抱弟弟,帶著菲姐出門:「去買菜呀,安太?」

「是,是!Bye Bye 叔叔啦!」催促弟弟打招呼。

中午,見我回家變身化了妝踩著高跟鞋提著手袋,走過大堂。「今日可能下雨,記得帶傘呀!」

看到我扛著大袋小袋跌跌撞撞出現在大玻璃門,馬上跑出來幫我拿進電梯,還加句:「怎麼不叫菲姐下來拿呢?這麼重。」

夏天到了,我們的停車位沒有遮蓋,要找有蓋車位暫租,他拿出一本記錄簿:「嗯,我幫你問問20樓王太啦!遲點告訴你。」

要裝修,希望在同一屋苑找到單位暫居,他說:「我幫你都問過了,暑假旺季,很多都在今個月出租了。你今次可能真的要找經紀?其實呢,你,有沒有問下你的親戚?」哇,叔叔,你真的跟我家很熟哦!但在他提點下,記起可以問親戚確實解決了我們的難題。

看見我和先生推著垃圾站的盆栽回來:「安太,你喜歡植物?我有好多,沒時間打理,下次拿來給你!」過兩日,我家露台多了一盆曇花和鐵樹。

偶爾,他笑著塞給我一袋,問:「安太,你吃不吃這個?別人種的分給我,太多,你拿些回去給孩子們吃!」然後,袋裡變幻無窮,有時是荔枝,蘋果,薯仔,甚至一盒餅或一包糖,諸如此類。

為了菲姐的問題頭痛,問問他有沒有好建議。他聽了我的個案,想一想,說:「人誰無過?你想想到底有多嚴重?有時候給人一次機會,也是一種慈悲。」他拿出聖經,翻開給我看:「每次有疑難煩惱,我就會讀聖經。你要不要拿去看看?」

他,是我樓下的管理員叔叔。有時候,叔叔放假幾天,不在。我還真的略有所失。如果不計較性別,我覺得他可以算是我的另類閨蜜。又或者,天使。

天使,真的是無處不在。你認真留意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