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6

給自己的矛盾

和朋友吃完午餐的週六,隨意就決定在家裡附近的公園讓孩子們玩。天氣好,遊樂場旁邊的草地,有人搭了帳篷野餐。於是我也回家拿了帳篷、零食和風箏下來,讓孩子們高興一番。一場即興的野餐,簡單的快樂。

看著孩子們在耀眼的陽光裡蹦跑,新相識的朋友秒速就在遊樂場玩開。孩子們的嬉鬧聲,伴隨頭頂的藍天白雲,多賞心悅目!和朋友多年不見,聊起在溫哥華的生活。朋友帶著女兒和父母在這裡居住,香港搬回來不久。老公擔當太空人。因為在航空公司工作,每逢假期就能飛來相聚。而朋友自己本身還繼續工作。她笑稱自己是全職在家母親,菲傭加員工。雖然這裡生活品質好太多,但聽下來,也頗辛苦。
我看看自己,想過無數次,帶著三個孩子回歸這裡!簡單平靜地生活。但太空人這個角色,誰要擔當?去年在三藩市的時候,和老公說笑般提起,搬來這邊,想想是否有甚麼可行的方案來權衡生活。你需要金錢來支持生活,但也希望活在有品質的生活中。免得到頭來發覺一生的忙碌不過是在跑步機跑步,重複但在原地,出了汗但看不到風景。

方案,當然有。要實行需要勇氣和行動。但家裡的保守現實派很難大膽接受和執行我所提出的假設。不願意改變,安於現狀,是很多人都有著的共通點。一條路走了很久,現在回頭太可惜,繼續走直至遇到分岔起伏再算,是再合理不過的想法。有時所謂的隨遇而安,其實只是因為缺乏打算,或不想打算。只看今天明天下星期就好。太長遠太難預料,不如不要想太多。

人生,就是有著這麼多的矛盾。要珍惜當下所擁有,不要好高騖遠想太多,但又要未雨綢繆規劃人生不宜瞻前顧後多猶豫。不能只是吃喝玩樂遊山玩水,但也不要只是不停工作勞役耗盡健康本錢。所謂權衡平衡,每個人的標準各異,如何定論?

人生,有多少兩難?但能夠選擇,已經是幸運。多少人是騎虎難下,沒有選擇,無奈。而更多人,擁有選擇而選擇視而不見,才是悲哀吧?

刺眼陽光,伴著舒爽涼風。孩子們要三催四請才願離開,依依不捨相約下次幾時再見!才認識的兩個人兒,分開時肉緊擁抱。若能如孩子般的單純,盡情享受快樂時刻,然後用力揮別難過,繼續上路。人生中很多糾結可能也就簡單得多。他們的矛盾,在J的年齡開始出現: 我想看煙火,但也不想看。你幫我選吧,媽咪!我都可以。

多簡單!

而每一次回到北美,就有的矛盾,我,選擇留給自己。糾結著,總也有答案的一天。

廣告

那些點點

Steve Jobs said,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95年12月來到溫哥華,全因為1997,老媽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不相信共產黨。同時因為之前移民新加坡後,我和老媽在那裡逗留短短10天,就決定這個地方不能長住。在朋友的協作下,轉移陣地,移民沒有親戚只有兩個朋友的溫哥華。

老媽一向勇,就此可以看出來。

到埗第一晚,在空蕩蕩的apartment,睡房只有一張床褥的四十五街,我跟媽媽在黑暗中躺著試著入睡,竟然各自哭著。年少浪漫的我,還沉溺在機場好友送別離愁別緒,哭,是太自然的事。老媽這麼硬朗竟然偷哭,實在少見。那晚情景,一生難忘。

不知道這樣的抉擇,是對是錯,反正路已至此。對於老媽,她背負更多的責任。我,那時不過是個丫頭。

在大學時,鄰居是個台灣美女,空姐/模特兒/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她有天敲門,問我要不要去電視台試鏡做主持。我欣然答應。

新時代電視66粵語台67國語台,台灣姐姐找我去國語台試鏡,監製要我自己準備一個才藝表演。那天我戴了個張惠妹式爆炸假髮,在錄影廠唱姐妹,粵語台大眼導演經過看到,攀談數句就拉我去試鏡粵語台節目,八爪魚!結果,粵語台導演搶了人。開始了我精彩人生的兼職生涯 – 演藝工作,唱歌主持訪問走T台電台電影話劇,直播的錄影的,想得出的,都在溫哥華這迷你單純的演藝環境試過玩過。

需要特別提的是第一次出外景,整隊crew去Victoria住一晚。因而認識當時的新秀阿黃。他,到現在,老實說都已經不聯絡,但是他,是那關鍵的一點。他介紹我認識了他的好朋友,Andy。

阿黃說,我朋友是UBC CSA(中國同學會)的主席,想介紹你認識。因為我們在籌備一部話劇 – 小心愛情,不知道你會否有興趣參與?

中學開始就愛話劇的我,當然一口答應。在UBC的其中一個教學樓,和當時的電視拍檔,UBC陳曉東(又名新時代譚炳文)一齊去見Andy。譚炳文說,你知道嗎?Andy在華人學生圈裡很出名哦!我當然不知道,我是個不太social,獨孤求敗的孤獨精。大學時只有一個high school認識的好朋友,一起返學放學。但那一個握手,造就了一次難忘的話劇歷程,同時讓我認識了一班完全南轅北轍,修不同科目但感情要好的朋友,上山下海喝酒唱K。打開了我的生活圈子。其中一些,友誼至今。小心愛情裡的每一個你,總是被我記著。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外表女孩但內裡很男人的類型,常被當作兄弟,boys night喝酒,被叫來聽感情煩惱,還要被譚炳文加一句,都沒有當你是女仔!聽著大家當時的感情煩惱,你一句我一句,然後來一round shooters,一切煩惱就消失。這樣所建立的深厚友誼,居然把我連到老公的那點。

畢業後的那年聖誕,在上海探望父母。Andy說他全家都來了上海,找個晚上相聚。在波特曼的酒吧,聽著爵士樂,暢談一切的時候,湧來了一班他的的堂兄弟姐妹。在那一刻,我遇到我的王子。

之後的故事,已經寫過,不重複。

訂婚後的第一個旅程,2007年9月,和老公飛三藩市途徑溫哥華。短暫停留,記憶只有burnaby central park,robson的cincin,四街的shijo(已經不在),和richmond的珍珠奶茶。事隔九年,我們帶著三個孩子們回來。老公,當然也只記得零碎。他,不知道,原來這一切,可以追溯至四十五街偷哭的晚上,想著這到底是對還錯的糾結。

今天的我,當然知道是對。然而,誰又能先知?對,當然對;錯的,原來也是對。因為錯過,就是錯了就過了,過了就忘了。記得的,都是美好吧!

這晚,月亮巨大渾圓,出現在上空。就像很久的過去,無數個晚上,我開著車看到的情景。在笑過哭過醉過瘋過後,月亮還是依舊,這個城市,還是差不多。而我,已經第二次投胎。老媽常說,結婚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老套但到肉。過去的我,怎麼看得到今天?只能回望,找到那些點點。承認一切的發生,都有其道理。對的,錯的,好的,壞的,成就這刻的我,和我的一切。

小暖男vs英勇媽

週六的pizza hut,爸爸不在。被安排坐在一張大枱。我,菲傭姐姐和三個孩子。旁邊也是一張大枱,三個男孩子,三個菲傭姐姐和一位中年女士。我張羅著點餐,希望盡快吃完就閃回家,不以為意。反而我家姐姐笑著跟我說,隔壁大枱是三個男孩加四位工人哦。我側頭看看,明明三個菲傭姐姐,哪來四個?那個說普通話,叫男孩子們快吃的,不是媽媽嗎?

「不是不是,同鄉告訴我,那個也是個nanny!」我家姐姐笑呵呵。當下覺得我很弱勢。她可能想藉此讓我知道,人家三個小孩配備四個工人,我們家三個小孩配她倆M&Ms,理所當然她倆更厲害或很辛苦。我唯有扁扁嘴,想跟中年女士求證。

適逢中年女士望我,我伺機打了個招呼,用普通話問:你的孩子麼?

不是!我是他們家負責煮飯和幫助溝通的。這三個孩子都不會英文,無法跟菲傭溝通。他們爸媽去英國了。

哦!(管家!)說不定有個司機在外面守候呢!我轉身望望J,他正留心地聽著我們的對話:他們的爸媽去英國了?去玩了?他們有四個姐姐照顧?

嗯。你想不想這樣?爸媽給你們一人一個工人姐姐,爸媽自己去旅行?

J即刻很大反應說:我記得你說過等我們大些就出去工作。既然如此,你不覺得你應該去工作而不是去玩嗎?

(你這小子教訓我?!)

哦,給你們一人一個姐姐。我就有自由選擇出去工作或玩,或者邊玩邊工作,又可以玩完再工作啦!

J無語。想了一陣,說: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媽咪你出差的事情。你每次回來都會帶禮物給我。但,我心底裡,情願你留在家裡。我不要三四個工人姐姐。我鍾意媽咪。你一天不在家,我們都想死你了。我鍾意你陪我們。我鍾意你和爸爸陪我們玩。Spend time with us, because I want to spend time with you!

嘿!其實這正是我想聽的。我想知道,我所放棄的是正確是值得。我就是知道,孩子們的物質再豐富,其實他們只渴求你的陪伴。多珍貴的想法!再過十年,還聽得到嗎?


*****************************

週日的下午,爸爸繼續不在。我和姐姐打包打箱,正如火如荼。孩子們看卡通。過了一會兒,突然聽到哥哥慘叫!媽咪!

哥哥從來就是一個很少哭喊的孩子。就算跌痛擦損都是咬咬牙,說不痛的那種。如果他尖叫,一定不妙。我衝過去看,他手臂一個血洞。地上一把手工刀。我當堂心跳加速。馬上拿精油出來止血!這是我一向的指定動作,用於輕微的擦損撞傷,完全駕輕就熟。但,這次!血,不消一會止了。露出粉紅色的肉,我,想,尖叫!

長這麼大,我沒有見過,人類皮膚下面的肉,活生生在我面前。我強作鎮定,問姐姐:那是肉嗎?姐姐點點頭,說好怕。我拿來紗布簡單包紮後,就帶著他去仁安。直覺今次應該無法靠他自己痊癒。我心裡震著,無名火起,罵J沒事幹嘛拿𠝹刀!哥哥一直道歉,說都是自己的錯。I’m so stupid!一臉內疚兼害怕。眼淚在眼眶轉呀轉。

我邊開車,邊告訴自己冷靜。發脾氣於事無補。看他可憐哭泣樣,我心軟起來,溫柔安慰他。不要擔心,很小事! 你不會有事的!

之後的發展在此省略,總之哥哥一切安好。不用擔心。我很想記錄的,卻是他自己責怪自己的瞬間。自言自語,說著自己愚蠢,媽咪對不起的可愛可憐樣。還有他鎮定下來後,開心地說,其實他很好彩,很幸運。再而,在醫院大堂等待的時候,煞有介事地跟我說,媽咪,如果你見到我閉上眼睛,那是因為我累了,我可沒有死呀!

我怎會這樣想?他又怎會想到這?真的哭笑不得!

晚上,臨睡前,J跟我說:媽咪,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你救了我。

如果換是你,你是感動,想笑,還是想哭呢?

媽媽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媽媽不是英雄。你也很勇敢,但請下次真的真的千萬千萬小心。好嗎?(還有不準用𠝹刀!)

救火消防員叔叔是英雄。你也是。生活裡周遭好多人也是。

英雄,無處不在。像Spiderman裡的故事,蜘蛛俠意識到不是只有自己才是英雄。日常生活中,很多人也會化身英雄。

媽咪,可能在某一刻,英勇了一番。共勉之。

p.s. 爸爸在翌日清晨工作完回家才得悉事件。沒有被驚嚇到太多。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