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6

小小人兒要上學

八月中就趕回香港,主要原因就是細佬要上學。不然,還可以賴在父母身邊,享受北美氣候和慵懶生活。

轉眼,這兩歲半的小人兒也要上學了。頭三天有媽媽陪著,一切都還可以。之後就靠自己,獨自坐校車獨自上學。這一切,對一個兩歲半的孩子來說,還真的不容易。

兩歲,其實還是很需要媽媽的陪伴。兩歲,對這個世界好奇,但更自我中心,因為還未搞清楚狀況的迷糊。有的還穿著尿片,有的還不懂自己穿脫衣服,吃飯還是亂七八糟頭髮衣服一天一地。這樣的人兒,穿著襯衫踏著皮鞋,步履蹣跚地上學。你不禁莞爾,也眼角濕潤。

第一天陪坐校車,細佬緊張到不願自己坐下,好像那張凳佈滿針氈。情況猶如那晚凌晨坐上長途機的那刻,堅持要坐在媽媽腿上,喊著,驚!我只有一套分散注意的方法慢慢騙他自己坐。但膽小的細佬,不時要我用手環著他,保護。媽咪,攬住呀!

安全帶都是保護你的,好似媽咪的手一樣。只要有安全帶,不用怕。如果車轉彎,急煞,加快,緊張的他又拉著我大叫:媽咪攬住呀!

於是到他自己坐的那天,當他知道媽媽最終不會上車的瞬間,就大哭起來。當然據事後的描述,他也很快恢復平靜。只是抽泣,時而嚷著我要媽咪。

學校的老師,非常貼心,當天忙到晚上十時還是打來報告情況。細佬,表達能力強,所以老師能夠知道他想要甚麼。他雖會小哭,時而問問媽咪,嘟嚷著我要媽咪,但也能投入學校的活動。還會叫老師幫他把他的小熊裝進書包。

回家接放學,在校車的他見到我站在街上揮手,已經興奮露出笑容並告訴姨姨,媽咪呀!放學後,我必定獎他一粒糖,讚他勇敢和厲害,自己上學。他也例牌回答,我想媽咪跟我返學。

有家長媽媽教路,跟他說:大人沒有小朋友厲害,沒有資格上學。媽咪想去也不能去那麼好玩的學校。只有好似你那麼聰明乖巧的小朋友才可以上學呀!你多厲害呀!

不如你告訴我,你今天在學校有甚麼好玩的事情?有去playground嗎?有。有吃茶點嗎?有。有沒有留一塊給媽咪呀?沒有,吃光光!茶點好吃嗎?好味呀!Miss Wong給我多一塊餅呀!

放學的他,都是開心興奮。早上的他,有點憂鬱。總問,媽咪你可以跟我一起返學嗎?

回想當年哥哥,唸蒙特梭利,事前已經有三個月轉接班讓他習慣獨自上課。到正式的時候,每次都要老師從後攬著,我才能脫身離開。看他像被綁架般可憐,我每次轉身也是眼淚。後來發覺菲姐送,情況就截然不同。於是全面抽身讓菲姐送他進校。

二姐跟細佬讀同一間學校,回想二姐,這個愛哭的女孩,居然比現在的細佬鎮定。不太哭之餘,還會安慰旁邊的小朋友,叫別人不用哭。坐校車,也沒有怎麼哭過,只會怯怯地問:媽咪呢?

想來我家女孩居然最淡定。果然是要出嫁的那位!

其實同齡的小朋友,不哭的也很多。這些小朋友固然更成熟淡定,但內心裡不多不少也有不安。經歷過三個孩子,我總安慰家長朋友,其實哭也很正常。只要鼓勵讚賞,他們很快會適應。有些小朋友快些,有些需要多點時間。不管怎樣,不要讓他們看到你不耐煩氣餒的樣子,他們已經不容易,很努力啦!

反而自己,作為媽媽,更需要長大。懊惱著怎麼這麼快,我的baby已經獨自上學?我懷裡的寶寶呢?是我禁不住要哭才對吧!是我更需要安慰,聽句:孩子總要長大,離開家裡。你要放手啦,媽咪!

需要多些時間適應和安慰的,又何止那兩歲的人兒!

廣告

兄和妹

哥哥喜歡欺負妹妹,那種欺負不是欺凌,更多帶著捉弄的頑皮和喜悅。那種倚著你比我小不夠智慧對抗可以任我魚肉的洋洋得意。但如果一旦哥哥不小心弄痛了妹妹,哥哥也是不忍,更清楚知道他將大難臨頭的灰頭土臉。I’m doomed! 是他常常在事發後低聲自言自語說的話。

妹妹從小懂得用哭喊尖叫來反抗鬥爭:「啊!媽咪啊!哥哥呀!」知道這是最迅速得到大人幫助回應的自保方法。但保護自己之餘,不知為何妹妹是打從心底愛護和仰慕哥哥的,雖然哥哥真的一日無時無刻都跟她作對。這是我一直研究不透的問題。

對於哥哥的行為,我喝止勸阻怒罵婉言都試過。對於妹妹的反應,我安慰講解漠視習以為常都用過。基本上,每天就是在這幾種模式間遊走,取決於我當時的心情和EQ。對於孩子們手足間的紛爭,本著要公平公正的原則,到見慣聽慣後的麻木,最後變成安慰自己這是社會縮影他們遲早需要自己解決來給自己開脫。我只想簡單說,無論你最初有多認真想做好「這份工」,到某刻,你只想著最快可以回復平靜和置身事外的方法。

有一次我實在無法忍受,跟哥哥平靜地討論希望知道為何他要這麼對待妹妹。我總仍不住說,你知道妹妹有多愛護你?為何你要這樣?

哥哥嘆氣,老實地說出心底話:「其實我有時候也喜歡妹妹的,有時候。當她沒有那麼煩的時候,我也有跟她玩教她,媽咪你記得嗎?」

嗯,的確,偶爾還是有的。有點像一年之中的公眾假期吧!

「但她有時候真的很煩人,又固執又愛爭執說些我不想聽的話。那個時候我就很煩躁,很想教訓她,因為真的覺得很討厭!」哥哥說的時候很誠懇。我非常理解和相信那是他的真實感受。因為媽媽也是感同身受。心底其實有種我是你知音的感動,但偏要假高尚地回應,就算這樣,你也不可以做些偏激行為和動手動腳!

妹妹,真的是個性格固執又情緒化的公主。如果遇到隨和願意配合的孩子,那麼就是一拍即合。如果遇到同樣主見強而又年長的小朋友,如哥哥,那就是火星撞地球。「哥哥頑皮,媽咪罰他。好嗎?」有時候我邊安撫她邊問她。

罰哥哥?怎樣罰?他會不會好傷心啊?

妹妹雖然公主脾氣,其實心地十分善良。有次我們騙她哥哥頑皮被遺棄在公園了。她馬上擔心地說:「哥哥呢?你不可以留下他。我不想哥哥被留下。我很鍾意哥哥的!」

「你那麼鍾意哥哥,但哥哥鍾意你嗎?」我故意問。

「我鍾意哥哥,但哥哥唔鍾意我。」她幽幽地答。「但是我還是鍾意哥哥呀,你不要留下他。我要哥哥呀!」那種口吻還真的像電視劇,但我真的好愛他,雖然他不愛我的慘情女主角。

對著孩子們的吵鬧很累,我最愛的方法就是,你們自己解決!誰把誰弄哭?先別說誰是誰非,先請把人弄哭的那位安撫好正在豪哭的那位。我只能在安靜的環境下給你們個公道。之後誰該忍讓誰該道歉,是之後的事。首先,請給我安靜的環境,我才可以聽來龍去脈。

你先幫她擦了眼淚再說啦!叫她不要哭先啦!自己想辦法叫她停啦!你先去扶她啦!你先把她拖過來啦!啦啦啦!我這個媽媽真的懶到呢!

不管誰對誰錯,調解後,大家都要來個愛的抱抱。不管你多不願意(通常都是哥哥很不情願,妹妹很期待的那種戲劇效應,讓我很想大笑)就是要擁抱,讓我數十秒後才能鬆手。

其實這網上學到的方法,還真的很受用。因為最後大家都是笑成一團,連比較酷的哥哥也起碼會寬容,扁嘴反眼很想死的搞笑樣子。

最後,只想說。兄弟姊妹的感情,有時候也是種緣份。人與人之間的合拍與否,多少帶著宿命。但一起度過的時光,哪怕是吵鬧哭喊的,傷心憤怒的,只要大人的反應不要過於誇張和過份,只要大人不過度參與其中,不在小小心靈裡留下傷痕,他們的爭吵都不過是微不足道得啖笑的事情。他們的感情卻正是在這些吵鬧中後又和好,擁抱後又翻臉中成長累積。

最終,都是帶著愛,珍貴的回憶。

攝於哥哥不知道為何弄哭妹妹,媽媽懶理已經在另一邊叫哥哥拖著二姐過來再算,途中兩人已經沒有事的一刻。2016年8月 溫哥華

愛回家

在溫哥華最後一個週末,假期倒數中。

我,不想回家。除了老公,最想家裡的菲傭!

雖說,有父母幫忙,雖說親子時間珍貴。我覺得,物,就是以罕為貴。每天耳鬢廝磨,還真有點厭煩。我真的不是那種全奉獻媽媽!

二姐說,好呀,回家就有新房間新床啦!

哥哥馬上糾正,我記得媽咪說還沒裝修好呢!對嗎,媽咪?

我點點頭,回家後要暫住別處。

那我們還是要像在這裡一樣打地鋪嗎?哥哥關心問,看來他開始懷念他的床了。

嗯,可能是。我們到時候再看看。我婉轉安撫他。想要回香港這回事,也只有哥哥確實清楚地表達過。他想家,想爸爸和爺爺奶奶。他是說得最多,我希望如果爸爸在這裡就好了的小大人。香港是我家,是去年暑假在三藩市就說過的。

二姐對於要回家,只說,媽咪和我一起回嗎?我要和媽咪在一起哦!就是媽咪在哪裡她也要在哪裡,她才不管東南西北甚麼地方。

爸爸,我也掛念啦,但我想和媽咪一起多些咯!

細佬,有一日,很突然地說了一句要回香港家,想念照顧他的菲姐。今日再問問他,小腦袋側了側,點點頭說要回去。好像他也略懂。但他這個時候,就是聽到給你糖糖給你雪糕就會改變心意的好騙年齡。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時不時會想爸爸,總問,爸爸在哪裡呀?爸爸返工嗎?爸爸在香港呀!

不管哪裡風花雪月,陽光燦爛,藍天白雲,綠草如茵,鳥語花香,到最後,孩子們還是惦著和他們血脈相連的爸爸,和「自己家」。這個「自己家」的概念從何而來,還真的讓我覺得有趣。

人,天性需要讓他們有歸屬感的地方。家字還不會寫時,已經知道要回家。Go home,是細佬累了悶了厭了時,就會不斷重複的一句話。

孩子們愛他們的家,當然好。我也期待重整過後的「新居」,我們的家。更期待明年再來這裡的家避暑!

我記得有人跟我說過,家,就是心裡所屬的地方。只要你的心找得到回家的路,那麼身在何處都不緊要。

而家對我來說,就是心之所在。心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