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6

三陪媽咪

是這樣的,跟隨Gina Ford的孩子們,通常都是固定作息和自己入眠。這個習慣可以從出生就培養,讓父母在育兒上輕鬆不少。但,這些習慣,也會因為生活上的轉變被打破或更改。常言道,學壞容易,學好難。好習慣變壞,只需數天。但糾正壞習慣可能需要數週數月甚或數年。

當年,只生了哥哥的我,天真地以為一旦培養好作息就安枕無憂。當哥哥兩歲多時,旅行回來,突然不肯自己入睡,對我可說打擊很大。不能接受之餘,對哥哥的行為非常不耐煩。當妹妹來臨,哥哥的睡眠習慣好轉但非常黏我,喜歡我睡前陪伴,讓我領悟到,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會將一些習慣粉碎,但強硬地回應他們的轉變,只會苦了雙方。

二姐兩歲前,也是Gina Ford Baby,睡覺時只要唱首歌然後跟她晚安就可以大步離開她的房間。兩歲後,突然大轉變,是因為細佬來了。每晚她都要找我,不肯自己入睡。有了哥哥的經驗,知道硬來必引致兩敗俱傷。所以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二姐是需要我陪著入睡,半夜也會哭著來找我。但當她接近三歲時,習慣只要我臨睡陪兩首歌的時間,之後可以自己睡到天亮。亦都因為哥哥和二姐同房,我常常會被夾在中間變三文治。雖然有時候很困身,但心裡還是甜。

細佬自然也是自己入睡的GF boy!但自從溫哥華回來後,一切也改變了。往常我只要陪他讀一兩本故事書,然後說句晚安就離開他房間。然後前往陪伴哥哥和二姐,細佬則自己入睡到天明。但溫哥華的日子,我們全部一間房睡,細佬習慣了有人在房裡才可以入睡。回到香港,因還沒有搬回自己家,細佬繼續和我同房。

於是,以前每晚放下細佬之後,陪哥哥二姐的習慣變了現在的陪細佬入睡,哥哥二姐自己入睡。雖然一開始,二姐會抗議。但她瞭解到這是當年哥哥承受過,現在輪到她的宿命後,似乎也很容易接受。她只會幽幽地問我,媽咪,等細佬睡了,你過來陪我一會兒,好嗎?

好,細佬睡了,我便來!

但往往不是我自己睡著了,就是她已經在我過去之前睡著了。第二天,她還會問:媽咪,你昨晚有來陪我嗎?是否我已經睡著了?

我多少會撒個謊,有沒有都說有陪過。

哥哥從來不投訴,但只要我出現陪二姐睡,他也會偷偷蹭過來,黏在我的另一邊。

細佬半夜醒來若發現不見了我,不會哭,但會自己爬出床,翻個跟斗到我的大床再從大床爬下來。靜靜走出客廳來找我。試過我和老公外出未歸,他居然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等我們回來。門一開,聽到他叫媽咪,嚇我一大跳!如是者,試過兩次。

今晚,7點多細佬睡覺時間到,菲傭姐姐捉他入房,他自然大叫抗議並加:我要媽咪陪我!

二姐在旁說:媽咪,我想你陪我呀!你很久沒有陪我啦!

細佬聽到再次大叫:媽咪!

好好好,陪完細佬陪你,OK?

媽咪!細佬繼續用可憐兮兮的聲音和表情來發起攻擊。

我匆匆吃完晚餐,帶著細佬入房睡覺。細佬還是睡在自己的床上,我躺在我的床上。他有時候會想跟我聊天,我都會跟他說:快睡覺。今晚這傢伙想起昨晚半夜他說冷,我讓他過來我的床睡,給他蓋被子。於是又道:媽咪,我覺得冷呢!

哦,那我關掉冷氣。怎知我只是這麼冷淡,傻傻的細佬只好乖乖睡。不消一會兒,睡著了。八點鐘,二姐用極輕的動作開了我房門,張望細佬是否睡著,然後示意要我過去她那裡。


我躡手躡腳離開房間,來到哥哥和二姐房。他倆正在收拾書本,不記得從甚麼時候開始,他們都自己看書了。臨睡前故事,爸爸永遠趕不回來,媽媽最近都陪弟弟。反而養成二姐自己看書的習慣。我幫忙關燈後就躺下和二姐一起睡。我通常會用睡前古典音樂,告訴她媽咪陪兩首歌。然後她會討價還價三首。如果我不趕著外出我都會答應。

聽著音樂,二姐摟著我的脖子:媽咪,我好鍾意你!我最鍾意就是你了。

爸爸呢?

嗯,最鍾意就是爸爸,和你咯!(我翻白眼,幸好漆黑裡看不見。)

媽咪,我好鍾意你,因為你好美啊!(再次翻白眼,我情願她說媽咪妳好本事好能幹之類的話。)

今天郊遊,同學的媽媽對我說:你知道嗎?你女兒一看到我就跟我說,你知道嗎?我媽媽很美的!

累我好尷尬。要怎麼回答呢?


我催促二姐趕快睡覺。然後突然感到身後面有東西在動。轉身發現哥哥躺在我旁邊,靠著我像隻小狗。我自然躺平身,一手抱著哥哥,一手拍著二姐。兩首歌,二姐睡著。我轉身整個對著哥哥,拍拍他的背,這個快八歲的人兒,怎麼長這麼大?

你今天運動會開心嗎?

開心。學校的三文治好吃!早知道請你幫我點四個好了!

那麼誇張?哈哈!你收拾好書包了嗎?

嗯。

你收拾了星期幾的書包?(今天運動會,偶爾他們會錯亂放錯書,總要提醒他一下。)

黑暗中,哥哥比了兩個手指,示意星期二。

好,現在妹妹睡著了。你回自己床吧!

哥哥點點頭,爬回自己床。我整理好二姐的被子,輕輕爬起身,看見睡在自己床的哥哥側著身,留了一個身位給我。我二話不說,鑽進他的被子裡。輕聲說:好,媽咪再陪陪你。

沒有交談,聽著他呼吸,和啜手指的聲音(這個習慣甚麼時候才改得了呢?)我輕輕地用手指掃著他的頭髮。大概再一首歌的時間,哥哥也睡著了。

幫他蓋好被,我離開了房間。時間晚上八點半。我算是一個小時內做了「三陪」的女郎。

我想說,睡眠習慣可以培養,可以變糟也可以好轉。當然需要時間,過程,耐性與智慧。但有時候,是我不忍他們的成長,心想:就和我睡吧!看你們能睡到幾歲!不改也罷。

這種想法,在只有一個孩子的時候,沒有。在細佬,也開始上學的當下,突然萌生。說到底,還是捨不得他們長大。

哥哥一個擁抱,二姐的一句媽咪我最鍾意你,細佬的媽咪我要你呀,讓我這陪玩,陪吃和陪睡的「三陪」再累也覺值得,就再陪陪吧!

廣告

媽媽愛與痛的邊緣

有天J看見我在計劃明年滑雪的行程,他認為也是時候計劃他的生日會。於是拿出紙筆,幾分鐘寫好他想的內容交給我:媽咪,你跟著這個去準備啦!


我啼笑皆非:一定要有生日會嗎?你之前不是說今年不用生日會了嗎?

我改變主意啦!為甚麼不能有生日會?哥哥一臉天真,帶著狐疑和憂慮的表情。

不是不能,但為甚麼一定要有生日會呢?媽媽小時候第一次生日會是十歲,不是年年都有哦!

J瞪大眼看著我:你小時候很窮嗎?

我語塞。思量著要如何回答。我小時候在上海,因為爸爸是公職,家裡絕對不算窮,媽媽那邊的親人都在香港,還不時有物資供應。比起學校的同學,我家的生活算是不俗。但這也不代表我年年有生日會。我媽很疼我,她會買15元的巧克力給我吃,雖然當時她的月薪只是36元。但,我沒有生日會。我也從來沒有覺得這是不幸。到十歲生日,媽媽為我舉行了生日會,由下午的同學們到晚上的親戚朋友們,在當時的社會來說也是非常罕有。媽媽說,十歲是大生日,我們每十年大肆慶祝一次吧!(於是也就只為我準備了兩次生日會,十歲和二十歲的。三十歲,已訂婚,她認為我已是潑出去的水,未婚夫的責任。)

於是我想,孩子們對於幸福的定義,都是來自哪裡的價值觀呢?沒有生日會的我,也覺得(而事實上也是)自己童年很快樂!有生日會的J,是否感到加倍幸福?

不一定。

初為人母,總想著給他最好,讓他快樂,只要他高興,就自己也覺滿足。但對於他是否又真的就是好呢?他,很自然地認為生日會是理所當然,不會覺得(加倍)幸福的同時,反而覺得沒有會失望痛苦或不能接受。

重點來了,所以,其實給予得太多,不是愛。猶其是物質上。孩子們,需要你的陪伴,跟他交談,帶他玩耍。但原來他們對於物質的要求可以很少。下雨天,淋雨吃雨水也可樂上半天!只要你一開始沒有放進太多這些元素,願意讓他們遠離用物質堆砌出來的幸福感。


一心給予最好,到頭來可能換來一個不懂感恩長大的成人,錯誤卻是源於我們自己。

於是,那天我跟他說:沒有生日會的我,家裡不是窮,公公婆婆教導我小孩子生日不重要,十歲這類的大生日慶祝便可。最重要是懂得感恩,感謝父母給予生命。你已經大了,希望你明白,有些事不是必然。你只要記得,媽媽永遠愛你。有沒有生日會都是一樣。

J呆呆地望著我,想了想:其實呢,沒有魔術師彈床也沒所謂。我只想要個Pacman蛋糕和玩具。

要做到他的要求有何難?其實請魔術師租彈床玩手工也都太容易。但對於他們是否真的有意義?他們因此有何得著?我不想這個我視為非常珍貴的孩子將來出落成一個被寵壞不懂珍惜感恩的人。

雖然,作為父母,猶其是首次,真的很想也很願意給孩子一切。但,不能。愛與痛的邊緣,就是我願意給你全世界,給你我所能,將你的一切願望成真,但我不應該如此任意,因為這樣才是對你真的負責。

慢活的意義

總記得要寫,總發覺沒有時間。不是太忙就是太累,到最後寧願看out-dated的美劇,就是懶得靜心思考。

九月是我最懶的一個月。想要再追加甚麼,最終十月了,不追也罷。我不想跟甚麼這最後三字頭告別甚麼,我其實只想時間倒流。很不現實。

有時候跟孩子道晚安,我說可以不要長大嗎?細佬,你回我的肚子去吧!

細佬問我,為甚麼我要回去你的肚子呢?我才不要喔!

哥哥說,我也不想長大。我不想老和死。

讓我啼笑皆非。

二姐說,我要長大啊!媽咪你說我長大才可以用你的化妝品,穿你的鞋和挽你的袋呀!我怎樣才能快些長大?

我隨口亂說,吃多點睡多點哭少點,就可以啦!

時間,說像甚麼,擠一下就有。牙膏呀!你想甚麼?

我不想硬擠,我只想慢活。

在渡假酒店,寬敞的露台,對著安靜的黑沙灣,我想,這就是我要的安靜。我要的慢活。但其實想要慢活的人,心裡終究不捨的是甚麼呢?再怎麼慢也追不回,留不住,停不了。

逝去的時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