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軟弱和頑強之間,女人2.0

「科學證明:女人找碴的時候智商僅次於愛因斯坦;女人發火的時候戰鬥力僅次於奧特曼(ultraman);女人發瘋的時候危險性僅次於藏獒!先生們,放棄抵抗吧!女人是地球上唯一每月流血一週而不死的生物。你惹不起的!寵她,才是唯一的出路。」

很久之前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段形容女人的文字,不知出自何人,但覺有趣。是的,女人是地球上每月流血一週都不死的生物,真的很厲害。而我想講,如以上是女人1.0基礎版,母親,則是2.0進階版。

母親是既頑強又脆弱,溫柔體貼但又心狠手辣,在某些時刻會出現兩極矛盾的強大生命體。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比較冷靜(或冷漠)不愛大癲大肺也不愛哭鬧。記憶中,從小到大,不管發生甚麼,我都不曾怎麼哭過。但這一切在懷著J開始,改變了。某天,忽然看著新聞關於孩子的慘事,竟然傷心得掉眼淚。和老公去看戲,忍不住要用紙巾拭淚的事,把自己嚇一跳。以前從來不會呀!懷孕令身體荷爾蒙轉變,生了孩子,更易激動更易哭。差點以為自己產後抑鬱,那個剛強的自己去了哪裡?

這一切不復返。現在的我,很容易哭。很小事,就熱淚盈眶。但,當然我也從最初的被嚇到,到現在的習以為常。

但又不能說我因此變得脆弱。當你發現有生命在體內的那刻開始,強烈要保護這個生命的使命就深種於心。遇見有人吸煙,走避並加以眼神,據朋友說,基本上可以看見鐳射光從我眼中射出,隨時能殺人的感覺。沒錯,這就是母親。再剛強的女人也變得容易哭,但為了保護孩子再溫和冷靜的女人也會目露兇光。

當A小姐最終被醫生診斷和建議需要做手術的那刻,我的脆弱和勇敢便同時在拔河。雖然從她歲半開始,我們已經發現她的斜視傾向,看了兩個知名醫生,對於將來需要手術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但當事情終於要發生,想像和現實還是有差距。

開開心心陪她入院,跟她解釋過後,才四歲半的A小姐也表現得勇敢。在醫院睡一晚,一切新鮮,她雀躍但也安穩地睡了整晚。反而,一向鎮定的我,只睡了四個多小時,自動醒來。忐忑。


換上手術袍的A,在清晨的陽光下,一臉快樂天真,和我合照。只有在進入手術室等候區的時候,開始害怕。那種轉變很突然。她,開始擔心我要離開,雖然她一早知道。開始忍不住流淚,然後問,可不可以不要聞氣,不要「睡覺」?


我的心就開始緊了,但面上依然溫柔微笑,輕聲安慰,鼓勵誇讚加獎品引誘。醫生當下決定讓我陪入手術室。於是我戴上帽,穿上袍,套上腳套。跟著一起入了手術室。我,被推入手術室三次,陪人入手術室卻是首次。A還很合作地自己爬過手術床。但她緊緊捉著我的手,恐懼寫在臉上。心,抽得更緊,但我不能軟弱,我笑著說,醒來就見到媽咪。究竟醫生給你聞的是朱古力還是士多啤梨味呀?媽咪好想知道,醒來告訴我哦!

我的嘴開朗說著,心裡害怕得想暈。

被戴上面罩的A小姐手指著喉嚨,示意不舒服,醫生在旁說是正常的。我唯有安慰,喉嚨不舒服,就大力吐氣把它吐出來,其實是鼓勵她呼吸,吸入氣體睡去。我,這個幫兇!大概五口氣左右的時候,見到她眼睛失去焦點,慢慢閉上。醫生說,睡了。我,心如鹿撞。她的手緊緊地捉著我,如舊。左手抱著小熊,很輕易地被我拿走。但捉著我的右手,卻要醫生的幫助下才掙脫。然後,我被領著出了手術室。我心中默默祈禱,冷靜地脫去衣袍,帽,和鞋套。擁著A小姐的小熊慢慢走出手術室等候區。

站在門邊等候的老公,見到我出來,大家對望,然後很有默契地相擁。我,再也忍不住,心裡那混亂複雜的情緒,哭了。老公只是安靜地抱著我,甚麼也沒說。

由於被勸喻回病房等候,我們緩緩地離開,老公試著問我問題,我卻無法回答。因為一開口,就會哭出來。深呼吸,深呼吸。

多奇怪?明明知道是個簡單小手術,亦很清楚小孩做手術必須全身麻醉。一切都如醫生所講解,但眼眶怎麼濕了?

我,所經歷,那短短數分鐘,震撼不能自己。你會覺得誇張,那很可能因為你還未是父母。我,在那短短瞬間,從她出生的樣子到平時生活的種種,包括我罵她時候的沮喪,以及撒嬌的可愛,就像快鏡在腦海飛過。那緊緊捉著我的小手,那恐懼的臉,讓我問自己,我怎麼會把她弄到那張床上?

在那刻,我體驗了軟弱和頑強共存的一瞬。哭完,堅強地相信,一切都會好的。

《待續》

廣告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