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7

2+3,2017去旅行

長途跋涉,千里迢迢,來到北海道,一年一度。這次是第一次帶了就快三歲的細佬。朋友說,這是你們第一次兩個人帶著三個去旅行吧?

本來不覺得,仔細想來又真的是!三年!細佬跟著出門去旅行的只有台灣和加拿大!而且都在有菲傭或外公外婆的幫忙下。真正的一家五人行,就只有今次!零下十幾度的北海道。

在機場check-in到抵達閘口的短短半個鐘頭,我已經有點後悔。混亂地過海關,麻鷹捉雞仔般的看這個叫那個。上機後誰和誰坐,誰坐窗口位就已經可以拉鋸很久。三個孩子的化學作用和兩個孩子,一人一個的剛剛好完全不一樣。顧著提醒二姐小心水杯看漏了弟弟不停在踢前面的椅背。爸爸陪哥哥看戲,怎麼叫都是聽不到的聾耳陳。別人看在眼裡投以同情目光。

然後,二姐開始暈機浪嘔吐大作!紙袋穿了,我用手接著。

東京成田機場轉機處,小食店只有一間。二姐和細佬玩得高興!還和其他小朋友打成一片,讓我發現二姐的普通話不差。玩著的時候,二姐完全正常。然後一坐上接駁巴士又嘔吐,我嚷著爸爸給我紙巾!爸爸要抱著細佬。等所有人上了飛機,我還要很有公德心地用紙巾鋪蓋地面和告訴司機叔叔!低頭哈腰「大變」sumimasen!

飛札幌爸爸和二姐坐,降落時再吐一次!然後二姐便精神抖擻地和哥哥一路看著Storks坐車到酒店。

到達酒店已經晚上十時多,安頓孩子睡覺後,我和爸爸在黑暗裡竊竊地講解了第二天的時間表。大家都很快昏迷,一夜無話。然後?然後混亂就來了!

一早哥哥很興奮地起床,我照著和爸爸「溝通」好的安排,首先帶了哥哥去早餐準備上課。自己都沒有裝扮像個瘋子。餐廳到處是人要排隊等位30分鐘以上!幸運是遇到朋友,偷偷讓了兩個位給我們坐,省卻了不少時間。然後朋友幫我去登記上課,我帶哥哥去租滑雪器具!(又,都是人!)

爸爸傳來短訊說另外兩個起床了,帶他們來吃早餐嗎?我想答好,但轉念他如何幫孩子們穿衣服?穿甚麼衣服?衣服在哪裡?這些都不好指示,於是不回答以省時間。怎知爸爸又問孩子們的衣服在哪裡?穿甚麼呢?他們有雪鏡嗎?他們的手套呢?

我只好一句等我送了哥哥回來打理。你先給他們喝點水吃點餅乾看著他們。

忙亂中送了哥哥去上課,感謝朋友幫忙登記和買滑雪吊車pass。然後我瘋子般奔回房間。

回到房間,找出衣服讓爸爸幫忙換。一看二姐,一身果汁,怎麼了?爸爸你沒看見嗎?

爸爸連忙說,怎麼了?你連果汁也不會喝嗎?我以為細佬自己可以,你應該也可以。云云。罷,換衣服!檢查要帶的物件,再去餐廳等位,可幸人潮已過。不用太久,可以用餐。

催促二姐吃麵包,拿食物回來發現細佬倒瀉水杯濕了褲子。還好褲子防水,太好了!大家以後不妨考慮讓孩子穿防水衫褲去用餐。

餵飽兩隻嘩鬼。11點哥哥下課要接,但弟弟上課要送。我和爸爸說你帶妹妹去接哥哥,我帶細佬去上課。接完哥哥後記得幫妹妹租滑雪用具,妹12點上課。

在細佬眼淚鼻涕間發覺手套遺漏在房間。我便跑回房間拿!三部電梯,滿是等待的人群,房間在25樓來回中間要停幾次幾秒呢?

終於回到細佬身邊,發現沒帶帽子細佬又拒絕頭盔,算了先用二姐的,粉紅色。好言安慰終於順利帶弟弟出雪地上課。短訊傳來,二姐要大便!二姐的雪鏡呢?房間的鑰匙在你那裡嗎?

快12點了,爸爸,雪具租了嗎?還沒有!

帶著細佬下課回來,手機訊息是,先借用哥哥的雪鏡吧!但請問女兒身高體重和鞋的尺碼。

我拉著細佬往租賃處跑。看見滿頭大汗的爸爸拿著筆拿著手機,一臉徬徨。我大叫:爸爸看著細佬!拿過紙張自己填寫,二姐在旁問媽媽媽媽我的滑雪靴呢?Alex已經在上課了!

還沒繳錢,未能拿呀!

等我填完排隊付款,帶著二姐試鞋,才想起今早哥哥試鞋的時候,忘記把他自己的雪靴帶走!留在這裡了。但現在先忙了二姐再說。好不容易送了二姐上課,回去租賃處找哥哥的鞋。領完鞋子回到房間,哥哥細佬和爸爸各自自得其樂。哥哥問我,妹妹用了我的雪鏡但我一陣還要用呀!

妹妹兩點上完,你兩點半上課。來得及交換!這時我找到妹妹的雪鏡,交給爸爸。一陣你去接妹妹!現在帶孩子們午餐。

午餐,又是等位的時間。感恩是,很快就有位。讓位給我們的是廣東話人。上海話在身邊不斷,爸爸忽然很開心,低聲講了兩句上海閒話。我道:你最好有時間把你三個孩子的身高體重衣服鞋子尺碼溫習一下。

哥哥在旁問:爸爸你猜我有多高!

146啦!

138呀!爸爸!

我,一點胃口也沒有。只想快點帶弟弟去睡午覺。因為我也好想睡!哥哥問:你可以在房間看見我上課嗎?

可以。我一陣幫你拍video!

因為這句承諾,細佬睡了,我居然不睡,跑去癡癡地等他出現。

這樣一個下午,然後就是張羅洗澡換衣服。又是晚飯時間。回來安頓他們睡覺。我收拾起早上二姐的衣服,拿去浴室開始清洗污跡。洗著洗著,便把他們的內衣褲都順手洗了。當我躺下來陪二姐細佬睡覺,居然聽見哥哥的鼻鼾聲。聽著聽著自己也朦朧了。

首次帶三個孩子出門,混亂中細佬戴了二姐粉紅帽,手套因為戴不好掉了幾次,二姐用了哥哥的滑雪鏡,被細佬戴了自己帽的二姐自己無法用,回來臉都被風吹紅了。遺漏的鞋子找回了,買樽裝水買了有味道的甜水。

昨晚一到北海道機場,上了車。細佬問:怎麼這麼久都不回家呢?我們回家了嗎?三歲的孩子對於距離和時間還是模糊,記得哥哥三歲時飛到蘇黎世看了看說怎麼沒有雪明天回家了嗎的話。我在想,究竟三歲前帶他們去旅行是為了甚麼?

我不回答了。你們心中都各自有自己的答案。

我只想說,2+3在2017還是混亂的。可能到2018會改善。我覺得我們都盡了力,爸爸他也不想的。事實上太多細節他又怎會知道?滑雪的襪子和加厚的內衣褲,誰是誰的難分清也正常。究竟零下十幾度要給孩子穿怎樣不知道也能諒解。但他只要儘量看顧他們不要讓他們一身一褲都是果汁的時候,還傻傻地說是嗎就已經可以畢業了。

後記:偏偏大姨媽又選擇旅行時隨行。讓我在忙碌中更添懊惱。因為二姐和細佬還是跟屁蟲,他們有一刻驚訝媽媽流血了!媽媽媽媽為何那麼多血?是,媽媽有子宮肌瘤血量驚人。何止是流血一週不死的生物,簡直是流著血但能裝作若無其事到處奔走的猛獸!

晚上7:40順利抵達札幌機場 2017.01.30.

廣告

有效日期

有人說過,甚麼都有個限期。是重慶森林裡的金城武嗎?

帶著哥哥去政府的健康院做健康檢查,每年一次,一直到中學。是政府資助的福利。這個福利,我們第一次享用,所以登記的時候護士問我:他小時候都沒有去過母嬰健康院,沒有那本小冊子嗎?那本冊子要跟到上中學的哦!

沒有去過母嬰健康院。三個孩子之中,唯一一個去過母嬰健康院的是細佬。而且,只有一次。

等待哥哥的時候,我閱讀派發給我的單張,青春期。講述孩子將會在甚麼年紀進入青春期,有甚麼特徵,變化,有甚麼要留意。女孩子八歲到十一歲左右開始,男孩子十歲左右。那不是我小學五年級上健康教育課時讀的嗎?那回憶好像也沒有很古老啊!究竟我是有多老了?

十歲。還有兩年。看著身邊那個身高已經在我頭頸的傻傻小孩,看著加菲貓漫畫,噗嗤噗嗤地笑。他,青春期?

我的心不知道為何,不停下墜。2017年,才開始沒多久,好像已經很倒霉。其實,對不起,我不該發放負能量。但我真的有點鬱悶。

晚上,吃完晚飯,催促哥哥快些洗澡。喜歡脫了衣服穿著內衣褲到處亂跑的他,笑著衝入浴室。回頭問:媽咪,你要幫我沖涼嗎?

我?你已經自己沖涼很久啦!你幾歲呀?不是跟我說沒有人可以看你的私人部位嗎?媽咪也不想看你的私人部位。

我知道呀!但你想不想幫我沖涼呢?哥哥一臉天真,得意地笑著。

我很忙呀!要照顧妹妹和細佬。我蹙眉,一邊心煩意亂地想打發他自己快些去沖涼。快些快些,每天都在跟時間競賽。都不知道追趕甚麼,只想他們早些睡覺。

瞥眼看到他的背影,想起三個孩子之中,我自己親手沖涼最多的那個就是哥哥。現在已經那麼大。很久很久沒有幫他沖涼和理會過他,究竟他有沒有好好打理自己呢?牙齒這麼黃,總是刷不乾淨。

於是我說:好啦!媽咪幫你啦。或者再也沒有下次了。

哥哥轉頭高興地跳起來:其實我好想你幫我沖涼呀!

我幫他沖涼,要比他自己沖來得迅速,因為我是快手快腳的人。他,應該很享受自己在浴室淋著熱水哼著歌浪費光陰至阿媽在門外大叫快給我滾出來的每晚。今晚,為何突然撒嬌要我幫呢?

媽咪,再過兩年你就真的不能幫我沖涼了。再過兩年,我十歲啦。

再過兩年?我現在都不好意思了,好不好?你都沒有難為情嗎?我沒好氣。話雖如此,我還是嘮嘮叨叨:你呀,記得沖完涼,拿著毛巾先抹一陣頭髮再包好自己走出浴缸,不然每次包著毛巾走出來,頭髮還是滴滴答答的,流到一身一地。媽咪最不喜歡這樣……(省略百字囉嗦)

頭髮雖然短,但還是要吹乾透,不然濕氣走入頭,頭痛呀!(年少時我老媽常叨我的事,言猶在耳,當時也嫌煩,現在叨叨絮絮的人,換了我。)

我知道啦,媽咪!你講過啦,我記得啦!

和妹妹細佬睡前故事完,再進入陪睡輪流計劃之今日先陪家姐然後到細佬,再明天調轉的程序。如此類推。不管如何,我的時間管理是,只要差不多八點多,我都會退出妹妹和細佬的房間,去哥哥的房間叫熄燈。書包收拾了嗎?刷牙了嗎?去廁所了嗎?還是繼續提點著。最後當然是等他上床,幫他蓋好被子,親親面頰,熄燈,離開。有時間,就簡單聊兩句。

明天我放假,媽咪!說兩句吧!

媽咪今天忙了一天,我還未洗臉落妝。我想去洗臉。你快睡吧!有甚麼,我們明天再說。

親親,熄燈,離開,關門。

去廚房,檢查菲傭姐姐們一天最後的清潔工作。順便喝口水。餐台燈亮著,餐台上餐具空放著,孤獨地等著主人回來吃晚飯的佈局。玄關留一盞燈,其他的都熄滅。我,回房間梳洗。用著新買的導入機按摩臉部,檢查乾紋是否有改善,希望勤力護膚可以保留一部份的歲月在臉上。然後聽到我的床上淅淅索索,有鬼嗎?慢慢探頭看一看,見到我的被子下面拱起了小人形。

你搞甚麼?今晚又想來跟我睡?

以前的我,一定拒絕。對於一歲兩歲三歲的他,我都拒絕。甚至沒有多想沒有心軟。現在對著三個孩子,當發覺最初的那個嬰孩寶寶已經就快要步入青春期。我突然,甚麼也不想拒絕了。不作他想。

哥哥沒有伸出頭來,只是身體微微動了動,竊竊地笑,繼續躲在被下。

我默默退回洗手間,繼續塗這抹那,檢視著我究竟衰老了多少?要不要敷一塊面膜?

心裡是不捨他(們)長大,他大概也不捨得,有小孩不捨得自己長大的嗎?當我終於完成坐上床的時候,那個身軀鑽了出來,捲縮著靠過來。黑暗中,我看到一抹微笑。我摸摸他的頭,輕聲說:快睡覺!不許動。

我的手指順著他的頭髮掃呀掃,像一把梳子。輕輕地重複,直至我聽到他輕微的鼾聲。我坐起來,借著手機螢幕的光,看見他熟睡的輪廓。然後,打開手機郵箱檢查一天沒看,除了廣告會不會有遺留的訊息,回覆老媽微信的短訊。

每個人每件事每樣物件,都有限期。每段關係,也是。想想年少瘋狂浪漫的情懷,愛情的有效日期。其實,再看看,身邊那(幾)個每天在長大的身軀,和逐漸衰老的自己,有限期的關係,何止愛情?但歸根結底,與其鬱鬱地想著那個日期,還不如盡情地擁抱這瞬便算。享受這一刻的寧靜和滿足。珍重和兒子親密又甜的關係。不要想那個限期,那個無常無法猜測不可控的轉捩。

某天回家換衣服時突然這樣,我跟他說,這有點類似fetal position,就是他在我肚子裡時維持的姿勢。

出走一趟,從16到17

2016年12月31日,一年中最後一日。也是我們這趟旅程的最後一日,終於踏上回家的歸途。

老公的鬚根由第一日開始就沒有再理會,目測長了四五毫米,滿臉都是,似乎比日漸稀疏的頭髮豐盛。

第一日到埗,走進餐廳還沒坐下老公已經在我耳邊興奮宣佈:當然選七道菜!千里迢迢飛來這裡,怎能錯過!

還仔細研究酒單,要何時喝甚麼甚麼。

昨晚在餐廳懶懶地:三道菜夠啦!每次還有送這送那,加起來也六七道。

再加一句:我今晚也不喝酒了,喝果汁算。

其實他是想念叉燒飯多汁和魚蛋河了。

結婚生了小朋友以來,撇下孩子去旅行的次數,一隻手數得完。

2010年新加坡,四日三晚。

2013年巴黎,六日五晚。

2015年倫敦,四日三晚。台北兩日兩晚(出席婚禮算嗎?)

2016年阿姆斯特丹和哥本哈根,八日七晚。

這次是最長的一次假期!長到由第一日對每餐飯都興致勃勃研究餐牌和酒單,走過每個銅像都要看一看寫著甚麼讀著我一點兒也聽不懂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懂的外文(好像在我面前很厲害),在咖啡店或用餐時,跟我介紹這個城市的歷史和點滴,那有點談戀愛初期出去旅行的裝作,回來了。

然後到每次看見別人家的小朋友開始擠眉弄眼說可愛和感嘆好彩沒有三隻嘩鬼在身旁讓人精神緊張,又何時我們也帶他們單車旅行,我逛百貨公司他在一旁看BBC手機版,偶爾問我到底有沒有買好禮物孝敬孩子時,我知道,打回老夫老妻的原型只需三日,或最多五日。

旅行,是為了跳離原來的生活,可以不規則轉動或不動;回家,是為了嵌回原本的齒輪,背負原本的責任繼續滾動。

2016年12月31日的日落


不管你有多少個孩子,離開一下是必須的。或者三日太短,七日太長。我測試過的感悟,應該是五日左右剛剛好。最緊要不管你去哪裡,只要買一張sim卡放在你的手機裡無限上網。老公,讓他在咖啡店或百貨公司時用免費wifi就好。不然,時時刻刻追著BBC,三日,你都覺得太長!

第八日,有一刻,你會想,為何我不早點回家和三個孩子倚偎溫馨呢?

第九日機場接機。在車上回家的短短30分鐘車程,三個孩子七嘴八舌的聲浪,你又後悔,我為何不在酒店睡多一日呢?

人生就是充滿矛盾。可幸是,不管怎樣,你的心有所歸,總有溫暖擁抱和笑容等著你。

感覺像埋怨,但其實還是感激。陪我走過這裡那裡,雖然我的脾氣難頂,但大家其實不相伯仲。互相包容,牽手走過,吵架雖有時,也最多一程短途飛機的時間。還是那句,你能和一個人一起旅行,相安無事,那麼你一定能夠和他走下餘生。

2016再見!2017,其實我好怕你。但我只能接受你放馬過來,多多指教!

整個旅程我影了超過一千張相片,老公手機影了數十張,這是唯一一張有我的。能不紀念嗎?😝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