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017去旅行

長途跋涉,千里迢迢,來到北海道,一年一度。這次是第一次帶了就快三歲的細佬。朋友說,這是你們第一次兩個人帶著三個去旅行吧?

本來不覺得,仔細想來又真的是!三年!細佬跟著出門去旅行的只有台灣和加拿大!而且都在有菲傭或外公外婆的幫忙下。真正的一家五人行,就只有今次!零下十幾度的北海道。

在機場check-in到抵達閘口的短短半個鐘頭,我已經有點後悔。混亂地過海關,麻鷹捉雞仔般的看這個叫那個。上機後誰和誰坐,誰坐窗口位就已經可以拉鋸很久。三個孩子的化學作用和兩個孩子,一人一個的剛剛好完全不一樣。顧著提醒二姐小心水杯看漏了弟弟不停在踢前面的椅背。爸爸陪哥哥看戲,怎麼叫都是聽不到的聾耳陳。別人看在眼裡投以同情目光。

然後,二姐開始暈機浪嘔吐大作!紙袋穿了,我用手接著。

東京成田機場轉機處,小食店只有一間。二姐和細佬玩得高興!還和其他小朋友打成一片,讓我發現二姐的普通話不差。玩著的時候,二姐完全正常。然後一坐上接駁巴士又嘔吐,我嚷著爸爸給我紙巾!爸爸要抱著細佬。等所有人上了飛機,我還要很有公德心地用紙巾鋪蓋地面和告訴司機叔叔!低頭哈腰「大變」sumimasen!

飛札幌爸爸和二姐坐,降落時再吐一次!然後二姐便精神抖擻地和哥哥一路看著Storks坐車到酒店。

到達酒店已經晚上十時多,安頓孩子睡覺後,我和爸爸在黑暗裡竊竊地講解了第二天的時間表。大家都很快昏迷,一夜無話。然後?然後混亂就來了!

一早哥哥很興奮地起床,我照著和爸爸「溝通」好的安排,首先帶了哥哥去早餐準備上課。自己都沒有裝扮像個瘋子。餐廳到處是人要排隊等位30分鐘以上!幸運是遇到朋友,偷偷讓了兩個位給我們坐,省卻了不少時間。然後朋友幫我去登記上課,我帶哥哥去租滑雪器具!(又,都是人!)

爸爸傳來短訊說另外兩個起床了,帶他們來吃早餐嗎?我想答好,但轉念他如何幫孩子們穿衣服?穿甚麼衣服?衣服在哪裡?這些都不好指示,於是不回答以省時間。怎知爸爸又問孩子們的衣服在哪裡?穿甚麼呢?他們有雪鏡嗎?他們的手套呢?

我只好一句等我送了哥哥回來打理。你先給他們喝點水吃點餅乾看著他們。

忙亂中送了哥哥去上課,感謝朋友幫忙登記和買滑雪吊車pass。然後我瘋子般奔回房間。

回到房間,找出衣服讓爸爸幫忙換。一看二姐,一身果汁,怎麼了?爸爸你沒看見嗎?

爸爸連忙說,怎麼了?你連果汁也不會喝嗎?我以為細佬自己可以,你應該也可以。云云。罷,換衣服!檢查要帶的物件,再去餐廳等位,可幸人潮已過。不用太久,可以用餐。

催促二姐吃麵包,拿食物回來發現細佬倒瀉水杯濕了褲子。還好褲子防水,太好了!大家以後不妨考慮讓孩子穿防水衫褲去用餐。

餵飽兩隻嘩鬼。11點哥哥下課要接,但弟弟上課要送。我和爸爸說你帶妹妹去接哥哥,我帶細佬去上課。接完哥哥後記得幫妹妹租滑雪用具,妹12點上課。

在細佬眼淚鼻涕間發覺手套遺漏在房間。我便跑回房間拿!三部電梯,滿是等待的人群,房間在25樓來回中間要停幾次幾秒呢?

終於回到細佬身邊,發現沒帶帽子細佬又拒絕頭盔,算了先用二姐的,粉紅色。好言安慰終於順利帶弟弟出雪地上課。短訊傳來,二姐要大便!二姐的雪鏡呢?房間的鑰匙在你那裡嗎?

快12點了,爸爸,雪具租了嗎?還沒有!

帶著細佬下課回來,手機訊息是,先借用哥哥的雪鏡吧!但請問女兒身高體重和鞋的尺碼。

我拉著細佬往租賃處跑。看見滿頭大汗的爸爸拿著筆拿著手機,一臉徬徨。我大叫:爸爸看著細佬!拿過紙張自己填寫,二姐在旁問媽媽媽媽我的滑雪靴呢?Alex已經在上課了!

還沒繳錢,未能拿呀!

等我填完排隊付款,帶著二姐試鞋,才想起今早哥哥試鞋的時候,忘記把他自己的雪靴帶走!留在這裡了。但現在先忙了二姐再說。好不容易送了二姐上課,回去租賃處找哥哥的鞋。領完鞋子回到房間,哥哥細佬和爸爸各自自得其樂。哥哥問我,妹妹用了我的雪鏡但我一陣還要用呀!

妹妹兩點上完,你兩點半上課。來得及交換!這時我找到妹妹的雪鏡,交給爸爸。一陣你去接妹妹!現在帶孩子們午餐。

午餐,又是等位的時間。感恩是,很快就有位。讓位給我們的是廣東話人。上海話在身邊不斷,爸爸忽然很開心,低聲講了兩句上海閒話。我道:你最好有時間把你三個孩子的身高體重衣服鞋子尺碼溫習一下。

哥哥在旁問:爸爸你猜我有多高!

146啦!

138呀!爸爸!

我,一點胃口也沒有。只想快點帶弟弟去睡午覺。因為我也好想睡!哥哥問:你可以在房間看見我上課嗎?

可以。我一陣幫你拍video!

因為這句承諾,細佬睡了,我居然不睡,跑去癡癡地等他出現。

這樣一個下午,然後就是張羅洗澡換衣服。又是晚飯時間。回來安頓他們睡覺。我收拾起早上二姐的衣服,拿去浴室開始清洗污跡。洗著洗著,便把他們的內衣褲都順手洗了。當我躺下來陪二姐細佬睡覺,居然聽見哥哥的鼻鼾聲。聽著聽著自己也朦朧了。

首次帶三個孩子出門,混亂中細佬戴了二姐粉紅帽,手套因為戴不好掉了幾次,二姐用了哥哥的滑雪鏡,被細佬戴了自己帽的二姐自己無法用,回來臉都被風吹紅了。遺漏的鞋子找回了,買樽裝水買了有味道的甜水。

昨晚一到北海道機場,上了車。細佬問:怎麼這麼久都不回家呢?我們回家了嗎?三歲的孩子對於距離和時間還是模糊,記得哥哥三歲時飛到蘇黎世看了看說怎麼沒有雪明天回家了嗎的話。我在想,究竟三歲前帶他們去旅行是為了甚麼?

我不回答了。你們心中都各自有自己的答案。

我只想說,2+3在2017還是混亂的。可能到2018會改善。我覺得我們都盡了力,爸爸他也不想的。事實上太多細節他又怎會知道?滑雪的襪子和加厚的內衣褲,誰是誰的難分清也正常。究竟零下十幾度要給孩子穿怎樣不知道也能諒解。但他只要儘量看顧他們不要讓他們一身一褲都是果汁的時候,還傻傻地說是嗎就已經可以畢業了。

後記:偏偏大姨媽又選擇旅行時隨行。讓我在忙碌中更添懊惱。因為二姐和細佬還是跟屁蟲,他們有一刻驚訝媽媽流血了!媽媽媽媽為何那麼多血?是,媽媽有子宮肌瘤血量驚人。何止是流血一週不死的生物,簡直是流著血但能裝作若無其事到處奔走的猛獸!

晚上7:40順利抵達札幌機場 2017.01.3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