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7

倦怠期

每個人,在某個時候都會經歷一段低潮,或者倦怠期。在那段時間,你可能甚麼也不想做,甚麼也提不起勁,甚麼也想不到,甚麼人也不想見。心理學家說,有些人會是這樣,這是間歇性抑鬱。因為過了這段時間,那個人可能又充滿力量,幹勁十足,對於未來很多計劃籌謀,好像沒法停下來。有點bipolar的感覺。說得深奧了,就是一種精神病,說得簡單點,或者人自身的一種情緒或荷爾蒙起伏。

不要擔心,我沒那麼嚴重。但的確,我有很多的“提不起勁”。當然你也可以說,不就是步入中年的心理適應期嘛!(唉,不要再提中年!)明明想著要記錄二姐和細佬5歲和3歲的片段,明明記得我們之間的可愛對話或甜蜜相處,但一到晚上,我總是選擇,窩在床上,甚麼也不做。

是的,白天總有固定的節奏。晚上靜下心時,慢慢沉澱,用手指輕敲出一些文字一個故事。但精神慵懶會影響腦袋便秘,往往就是明明滿滿思緒但卻捉不住想不起記不得。或者可以說說,醫生叫我做手術去除肌瘤,但家人覺得我應該看中醫,最後我推遲了手術期,甚麼也不做。無為,有時候是消極,有時候可能也只是給自己喘息。累了,就再停一停吧,追趕的都是孩子們的這個那個,自己好像無事忙。

本來,也可以說說,把做了四年三個月的菲傭姐姐請走了的插曲。其實非常精彩!但星期六早上如打仗的氣氛過後,送走她的當下,是有些心酸失落無以名狀的失望。人性,看不透。靈魂,贖救不了。一切比想像中順利得多,然後留下的是一堆如何善後。只有一個菲傭姐姐的生活,帶著三個孩子,會怎樣?

我沒有太多擔心和懼怕,船到橋頭自然直。何況我何等幸運?有父母在身邊幫忙!再過一週,他們也要回溫哥華。到時才知道,自己應付得來嗎?哈!到時候就知道。應付,當然可以。只看你自己要求有多高,其實退一步想,在外國生活的朋友們,可是連一個菲傭也沒有。她們十八般武藝每天也是營營役役,磕磕碰碰或渾渾噩噩地過了。也不見天塌下來,怕甚麼?

所以,我可能有很多新鮮事,但我沒有心機細緻敘述。自己耐心地等待這倦怠期過去。若問最近最令我發笑的開心事,必然是老公終於瘦了5磅,由岑建勳頭剪了個希特拉頭,當然他自己是不自覺的。請不要去笑他!請繼續鼓勵他瘦身,每天沙律三文治不要吃零食,加油,希特拉!

生活繼續,時間不會為誰停止,我或者只是沒有靈感,又根本就是天份能力不夠。怎樣都好,明天過後的明天總會好起來。其實,精神病,大家不多不少都有點,只是都忙著沒有去看醫生罷了。但醫生其實也不是無所不知,所以天下才有那麼多的荒謬混帳事。

如果,你覺得你也有類似的倦怠期,不要沮喪。總會過的。只要記得護膚就好。除非你真的打算從此不見人。

 

@Hoshino Resort Tomamu 2017.01.31.

廣告

中年症候群現象

滑雪回來後一週,就是二小姐和細佬的生日會。在家裡舉行過一次有超過20個小朋友的生日會,第二次就會駕輕就熟,雖然吹蠟燭切蛋糕影大合照依然是最混亂的時刻。


然後看著我們這一家的合照,最感觸居然是,我們家從此沒有baby了!一個一個都長大成(小)大人。二姐說:媽媽,媽媽,你再生一個妹妹,我們就有baby啦。我幫你照顧她,你就有時間,不會辛苦啦。

哥哥抗議道:不要再生baby啦,媽媽已經好辛苦。你看他們都常常叫錯我們誰是誰,他們真的不應該再生了。

細佬,懵懵懂懂,喂!細佬,你要個弟弟妹妹baby陪你玩嗎?他定定地看著空氣,然後一口拒絕:No!

事實也就是這樣,我們這家的“嬰兒期”算是正式結束。

沮喪的事情,不止一點點。甜蜜的事情,又何其多?

情人節前夕,哥哥突然在車上問我:媽咪,情人節,你會約誰?

我能約誰?不就只有你爸爸?

嗯…….你可以約大伯呀!

吓?當然不可以啦!那Aunty Mel不就落單了?情人節,你不可以約會已經有伴侶的人,猶其是當你自己也已經有伴侶。你只能約會你的伴侶,沒有其他選擇。

我慢慢解釋給他聽。

哦,那你可以約會我嗎?我是你的仔!

我哈哈大笑:可以啊!但你要記得送花給我哦!

哥哥一臉茫然,點著頭細聲自言自語:但哪裡去買花呀?

我暗自偷笑。

情人節當天,哥哥放學回來,我在他的房間等待和他溫中文默書。他神神祕祕地拿出一支玫瑰:媽咪,情人節快樂!

好不甜蜜!我開心地道謝,想著這花非常眼熟。轉念:這花是客廳花瓶裡拿出來的嗎?


哥哥哈哈大笑:哎唷,我不知道哪裡去買花嘛!一樣啦!

我忍不住抱抱這個已經大到擁抱讓我覺得有點吃力的兒子。你步入小學後,成熟得更快。在這個迷你社會裡,你每天面對除了課業,還有怎樣的人生?你說過bullie的問題,高年級哥哥嘲笑你的事。你說你不介意,對你沒影響。真的嗎?

我想把所有欺負你開你玩笑的人剝皮,但我知道我沒有辦法一直把你藏在我的羽翼下。我只能看著你自己去掙扎。有的時候,我還真心慶幸,你遺傳到我的冷漠,對人不熱情,變相也就不太會被這種無聊人無聊事牽動情緒。

這世上為何偏有某些人的存在呢?這些太複雜的問題,就算做了媽咪,我也覺得自己不過幼稚園小朋友般不能明白,人生參悟不透的事還真多。

二小姐看見哥哥送我花,匆匆忙忙跑回自己房間,用了一張白色紙巾包著她用過的elsa指甲油:媽咪,情人節快樂!這個送給你。

我啼笑皆非:你今天過得好嗎?

好,我收到情人節巧克力哦!

男孩子送的嗎?

不是呀,女孩子送的!她只送給她喜歡的好朋友。

哦。我小失望,也大放心。畢竟社會還沒有“進步”得太瘋癲。

二小姐抱著我,深深地吻著我的臉龐。被在旁的細佬看在眼裡,跟屁蟲也跟著過來,學家姐的動作,在我的臉龐吻了一下:情人節快樂呀,媽咪!有糖糖嗎?

我撫心自問,我最記得的對上一個情人節,已經是結婚前,和老公正式交往前的那個情人節,那時候老公不過是個曖昧中的朋友。因為那個情人節是我有史以來唯一單身的情人節,多難忘!哈哈哈。真的,其他都沒甚記憶。以致做了媽媽後,很多跟這種浪漫事情有關的記憶,竟然都清空了。

一早,老公建議晚上去Robouchon吧!很久沒有去過。問題是,我連我倆過往怎慶祝都已經忘了。有一刻,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提早老人癡呆。然後,零碎記憶回來,不知道哪一年好像去過那裡慶祝的一瞬在腦海閃過。我知道,是大腦CPU懶得去尋找這些記憶體位置而已,因為要兼顧的其他事情太多了。

哥哥,溫書溫書溫書;二姐做功課彈琴;細佬沖涼洗頭刷牙了嗎?趕快去睡覺。

和老公說,我們去吃碗魚蛋河吧!我不想被逼吃套餐。如果有時間就去看場電影。或者不要看電影了,免得他在中場又睡著,浪費。

老公離開公司回到家已經9點。匆匆吃過金苑魚蛋河,衝去elements才能趕及看10點20分的那場La La Land。入場的時候,滿商場剛看完上一場電影的情侶夫婦,有的拿著花,有的盛裝似剛去完晚宴。很多人,特別是女士們的臉上都是甜蜜蜜的笑容。我彷彿回到人間,看到結婚投胎前曾看過的情景。老夫老妻老掉牙的形容,就是你覺得眼前這一切跟你已經很遙遠。但你說你是不開心嗎?當然沒有。你說你開心嗎?當然也是開心。開心終於有個理由可以兩個人去看場電影。也是一種小確幸。

最後,因為很多朋友以及媒體報導都盛讚La La Land,沒有作他想地入了場,想看一齣正正經經的愛情故事。

哥哥問:你今晚會和爸爸怎樣慶祝呢?

我答他或者會和爸爸去看場戲,La La Land。

是恐怖片嗎?

不是,愛情歌舞片。Musical。

哦,情人節要看love story?(他覺得自己又長知識了。)

我只期望看一套傳統老套的愛情故事,來填滿我的骨質疏鬆。但La La Land除了製作出色,音樂悅耳,一切都很好之外,只是隱約覺得兩位主角還未夠班的感覺。(我何德何能這樣放肆評論?)但最失望的,還是結局,那種淡淡哀愁,說不出。為了追尋夢想,錯過你我,一點也不老套卻真實地讓人清醒。夢想大於一切,夢想成真的代價,其實沒有甚麼,不過一段美好的愛情,罷了。

走出戲院,老公興奮地說著如何精彩,差點想馬上去學彈爵士樂云云!讀著IMDB眉飛色舞。

我,呵呵笑著。生活,還是溫溫婉婉的好。以前自以為是的一切,好像是發了場夢,記憶模糊。踏實是,有人在身邊,頻頻撲撲趕著完成工作,還要陪你吃碗麵看場戲,講講笑話。我笑著覺得,生活大概就是如此,就算完滿。究竟為了甚麼,也已經不太重要。

總結:說了這麼多,不過是在節日的刺激下,中年症候群發作。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