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7

十號風球過後

抱著挫敗感入睡的晚上。每個母親都極力想要做個正常人,但遇到某些屁孩似乎就是故意要把你逼瘋。

故事是這樣開始,二姐投訴菲傭姐姐要她吃飯,但她想要先洗澡。菲傭姐姐回答,那是因為我叫你洗澡的時候,你說不要。現在晚飯準備好了,當然先吃飯,不然飯菜就涼了。

我點點頭表示贊同:我們一起去吃飯吧!二姐扭勁大發:不要,我要先洗澡。

我跟二姐說,如果你一定要堅持先洗澡,那麼我們先吃飯了。你沖完再來吃飯吧!

二姐:我不要,我要有人陪我洗澡!我要媽咪陪!

我:我吃完飯來陪你,好嗎?又或者,你洗得快一點,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吧!

不要! 不要!不要!我要現在洗澡!我要你來幫我洗澡!我不要洗得快。我要玩水!

事情發展至此,我預見到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我努力控制著我的情緒,跟她說:你要講道理。現在是吃飯時間,但我也沒有逼你一定要吃飯。你可以去洗澡,但你不能逼我,一定要陪你而不吃飯。你不能那麼霸道,甚麼都要照你意思。

這個世界不是圍著你轉的。不是你想要都會發生的,小姐!(我心中吶喊。)

二姐開始扁嘴繼而哭了起來。在我們家的警報系統來說,這是一號戒備訊號。如果你可以及時制止,那麼升級做八號風球的機會就大大降低。

為甚麼哭呢?

二姐:你罵我,你不可以罵我!

我無緣無故罵你嗎?(何況我剛才只是提高聲量和比較嚴肅而已,比起我真的發飆,還差好遠好嗎?)你講道理的話,我會說你嗎?

二姐:我不喜歡你罵我!你不可以罵我!

開始三號風球的跡象。弟弟已經被嚇到眼淚汪汪,菲傭姐姐抱走弟弟去吃飯。這時候來了訪客,奶奶來了。太好了,我心想有人來救駕,引開她注意力吧!

不管怎樣總要招呼寒暄一番,二姐快叫人,沒有用。奶奶過來要我幫她翻譯菜單,等她知道在請客時點甚麼中菜。當然奶奶見到扁嘴的二姐,表示安慰,問她怎麼了。二姐這時颳起三號風球,根本不理會奶奶。見到我走開拿筆翻譯寫字,竟然大嚷:你給我回來!媽咪,回來呀!你答我呀!

我要幫奶奶做些事情。你等一下好嗎?

不可以。你要對著我,你不可以走開!你給我回來!

其實我真的很想大聲喝她,或者呼她一巴掌。但我都克制著,跟自己說,深呼吸!專家說,自己情緒快要失控時,請把孩子交給別人,自己走開深呼吸。是的,我走開深呼吸。但我一走開,三號風球馬上變十號!

跟著衝過來的二姐,全身顫抖揮舞雙臂踏腳跳前跳後,發了瘋!原因就是我不能離開。我倆還沒完,我沒讓你離場,你怎能走開?

奶奶開始說話,二姐根本不理。奶奶開始生氣,也開始正色說她這樣不對。不可以這樣發脾氣!沒用啦,已經變十號,就是甚麼話也進不到耳的狀態。我把她抱起去洗澡,希望她冷靜。一直無視她的大吵大鬧,只說好啦洗澡啦。那個小瘋子開始不斷罵我不對!你為何要這樣?你為何要幫奶奶做事而走開!我要你跟我講呀!你答我呀!

我答你啦,答甚麼呢?

你答我呀!

是,我答你。但你的問題是甚麼呢?

我要你答我啊!

如是這般,我們的對話就在中英對照中重複又重複。把她捉出來吹頭,又是一番鬼叫。其實我應該知道她是太累了。她昨晚睡得晚,早上起得早。結果發難!不夠睡,真的可以令人發癲!這個我太容易理解了。

妹妹,你知道嗎?媽媽已經很累,我還要和哥哥溫書,哥哥這週要考試。弟弟要睡覺,你連飯都未吃。你也是累了,你冷靜點,好不好?

不好!我不累!我要吃飯,你抱抱我!

好,你冷靜。我抱抱。

不要,你抱抱我,我才冷靜!

好,我抱你。你冷靜啦。(我開始不耐煩。)

你為何這麼大聲!(又哭過,救命!)

不如,我叫你做媽咪啦,好嗎?我跟你說,你都不要聽。你甚麼都要我聽你,跟你意思。不如你做我媽咪啦,好嗎?

不要!我要你做我媽咪!

我覺得你不是要媽咪,你只想要一隻聽話的狗。媽咪,過來!媽咪,你坐在我旁邊。媽咪,你不可以走開。媽咪,你答我!媽咪,你幫我洗澡!媽咪,我要這樣!媽咪,我一定要這樣。媽咪,你不可以罵我!媽咪,你不可以說我錯!

我說著說著忽然自己哭起來。原來我能抑制自己不鬼吼鬼叫,但控制不到那忽然的挫敗感而帶來的難過。我不會做媽咪,我不知道要怎麼教你。我不知道要怎麼對待你。我做不來,我不會。放過我,好嗎?

哥哥拿來紙巾。二姐開始冷靜,吃著飯。餘下的時間,都是安靜。她叫我幾次,我都沉默。她又大聲地問了一次:媽咪,你為何不出聲呢?

我不出聲,是因為我在控制我的情緒。我不想爆發,把你打一頓趕出門或者獅吼到二十樓都聽到。我努力地閉上自己的嘴巴。我不要情緒失控!

媽媽真的很累,你快些吃飯。我不想說話。(我不想說話!!!)

我趕著弟弟去睡覺,這晚他比較乖,沒有叫我講故事,也沒有叫我陪。安靜地自己爬入床去睡覺。飯廳剩下二姐。我躲進哥哥的房間,哥哥自己在溫書,沒有叫我幫他看,然後默默地收拾書包,自己關燈睡覺。而我就一直靜靜地坐在他房間的沙發上,如鬼魅。突然驚覺眼前一黑,走去跟哥哥說晚安。哥哥說,媽咪,你也去睡吧!

好,我去睡。

二姐吃完飯,可能因為冷靜後,明白剛才玩大了,乖乖地自己刷牙梳洗準備就寢。也沒有媽咪前媽咪後,自個兒乖乖地上床躺下。關上門,聽見弟弟大聲地說:家姐你好曳呀!二姐,沒有聲音,應該已經昏過去。

常常被勸不要對孩子發脾氣,我也覺得那是EQ低要不得的事情。但我今晚沒有因為自己沒發脾氣而覺得自滿,有時候大聲喝罵後反而身心舒暢。現在,滿肚的委屈。媽的,做阿媽就跟做條狗沒分別!我心裡忿忿的,真討厭!你這個人,到十幾歲時,怎辦?那些報紙上離家出走的失蹤少女,大概就是你吧!你根本不愛聽別人話,我也無法和你做朋友,我們的關係多糾結!就像一對貼錯門神錯配鴛鴦,努力地想要維持好關係,卻因大家性格不合根本受不了大家!互相傷害地愛著彼此,熟悉吧?這不是只在愛情故事裡發生!原來生個兒子或女兒,也會有這樣的哀歌。我愛你,但受不了你,所以我放手給你自由。你愛我,請你也放過我吧!男女間的怨懟錯配,可以怒斬情絲分手了事。母女間,這樣的情仇,都不是說走開就可以閉幕的事。

你說,沮喪怎會只有一點點?唯有走去廚房,開一包特大的Lay’s薯片,怒吃,自暴自棄一番。不用安慰我,我明白,想要優雅不發癲,就要吞得了委屈,吃得下薯片。完。

廣告

每個晚上

每天晚上7點,基本上我們家已經吃完晚飯。這時是趕兩個小孩子進房間的好時機,因為他們很有跟你耗時間的能力,而你,永遠覺得時間不夠。每人選一本圖書,等媽媽來說故事。房間的燈光最好昏暗,不要留玩具在睡房,以免分心。

來吧,讀故事給寶貝聽!等等,首先你要看看時鐘,你打算跟他們花多少時間在睡前故事。如果你是工作了一天,回到家這是你唯一可以親子的環節(我老公),你可能很想做好本份。擁著他們,奧斯卡上身七情上面抑揚頓挫地賣力讀個故事,補償。但請你記得,這樣你需要多半個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讓他們冷靜安頓去睡覺。結果很可能是需要你的另一半來善後,她或會給你如鬼魅的臉色心裡臭罵你一頓。如果你是累了對著他們多時已經抓狂只想他們趕快睡覺(通常是我),請想像古代書塾裡眼睛架在鼻梁搖頭晃腦讀書的老先生,然後鏡頭一轉,一堆托著頭快睡著的學子。對,要催眠,請用慵懶的聲調慢慢讀吧!如果你不想做八股先生,那也可以是深夜電台的主持人顏聯武或陳海琪上身,深情溫柔地慢慢唸,不管甚麼內容!你會發覺他們基本上是想快些上床多過聽你講故事的表情,那你就成功了一半。

晚上7點半,熄燈時間。故事時段完成,不要答應再多一個故事,總之甚麼都是明天吧!催促他們去喝口水上廁所,回來準備上床。一個一個蓋好被子。亮起夜燈開著音樂,我家的習慣是,媽媽先陪弟弟睡聽兩首歌,然後陪姐姐睡,再聽兩首歌。有時候是調轉。而通常在睡下一分鐘後,就會有一把聲音:媽媽,我要喝水。

剛才喝過了!

我又渴了。

不行,明早再喝。

安靜數秒:媽媽,我要wee wee。

不是剛剛去過了嗎?

還有。

不行,明早再去。

真的很急啊!

不行!

再過數秒:媽媽,我要poo poo(大便)!

心裡面在喊天,嘴裡說:快去!

一分鐘後,跑回來的小人,一般都是說:沒有poo poo!(百分之百!)

然後躺下,半分鐘後:媽媽,我要喝水!

不行。

我真的很口渴呀!(外加裝作咳嗽或者嗆到的聲音)

心裡再次大喊救命,嘴裡艱難擠出:好。

如果你未雨綢繆,在之前已經記得在房間裡放兩杯水,這樣可以幫你節省一些來回時間。

然後:媽媽呀,今天學校裡呢……(下刪百字)

好好好,那太棒了。趕快睡,不要動,不許說話了。

三十秒後:媽媽呀,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明天再說,現在睡覺。

不行,如果我現在不說,我明天會忘記的。

那就忘記吧!我心裡吶喊。嘴上:好好好,說吧!

(下刪百字。)

如果幸運的話,二姐基本上可以在兩首歌的時間睡著,在我不斷提醒不要說話了,明天再說吧,不許動的穿插下。小小訣竅是,在她睡的時候,用手指像梳子一樣溫柔地掃她的頭和頭髮。偶爾也掃一下眼睛,確保她不會因為想要跟睡意過不去而努力睜著眼。如果兩首歌後還沒睡著,基本上,她可能需要多半個小時到四十五分鐘才能睡著。而原因絕對不是因為她不累。一個早上7點起床,而沒有午睡又正常活動的5歲小孩,在十二個小時之後,是肯定累的。那為甚麼呢?在這個時候我一定都是在懊惱著後悔著檢討著:睡前太興奮?講故事講得太精采!睡前談話一定講到讓她興奮的事了。提醒她明天有興奮的事情了。吃糖了!

對,吃糖了!如果睡前三十分鐘內,有吃糖,或帶糖分的食物,如甜點,蛋糕,餅乾,雪糕之類,那你就算了吧!Sugar high,起碼要再等一個小時才好睡。如果你不信,你可以試試。

我家弟弟,睡覺有個習慣,他一定要我離開房間後才會睡著。偶爾不是這樣的時候,很可能是因為某些原因沒有午睡,累極昏迷。不然,當我陪弟弟的時候,大概不到一首歌的時候,他就會說:好了。媽媽你出去吧/你去陪家姐啦,我自己睡。

晚上8點,離開二姐弟弟的房間。如果哥哥需要我幫他溫書,就是8點到8點半的這個時段。如果沒有書要溫,他可能自己在房間看書或畫畫,我有的時候會去陪他說說話,有的時候我忙自己的事情,譬如找菲傭姐姐交待第二天的事情。不管怎樣,差不多到8點半,就會去哥哥房間,提醒他時間到了。通常他已經整理好書包,等待我去幫他蓋被子。也偶爾會有他還在專注自己的創作或書本,跟我說還要兩分鐘就好的時候。每晚幫哥哥蓋被子睡覺(tuck him into bed),是我現在的指定動作。有的時候,我會陪他睡一會,聊聊天,講講事情。跟8歲的兒子聊天,也要注意不要讓他太興奮而睡不著,所以有些話題我還是選擇跟他下次再講。有時候我忙,要出門,我也會幫他蓋好被子後親親他就離開。

我每晚“收工”的時間,大概就是晚上8點半。當然,如果我的6呎寶貝正好在這個時候回來吃晚飯的話,我會出去陪他說說話,講講一天的瑣碎事。如果他還沒回來,那麼我就可以退回房間了。

每個晚上,大致如此。最愛全屋的燈都熄了,只剩房間的檯燈,昏昏黃黃。像舞台落了幕,最後只剩一盞射燈,慢慢淡出。

你是仙女,還是angry bird?

不知道在哪裡看過些網文,(多數是我老媽轉發給我的)題目是甚麼孩子的將來取決於母親的性情啦,情緒平穩的母親能教出優秀孩子啦之類。我沒有細讀,因為我覺得我幾乎能夠猜到裡面內容是甚麼。我也想像,很多讀完這類文章的母親,會用此來提醒自己不要再對孩子大呼小叫,儘量做個溫柔慈母,或者深深內疚惶恐著孩子是否已經被自己的壞脾氣毀滅了將來。

我很懷疑,寫這類文章的人一定沒當過母親。為何總要寫這些明知阿媽是女人的文章來“恐嚇”精神壓力已經夠大的媽媽們呢?如果你是媽媽,如果你有多過一個孩子,如果你的孩子已經在小學,你應該很清楚知道,每天的大呼小叫幾乎是,很難避免的。除非,你EQ爆燈,能人所不能,是個不吃人間煙火的仙女!

今天,和哥哥的同班同學父母午餐。聽著都是一些對現時教育或者學校的抱怨和不滿。現今的父母,真的可憐。面對的是我們父母那代沒有面對過的難題,父母那代可能只為溫飽惆悵,現代的我們,生活富足,不擔心戰爭斷糧斷水,卻對於未來更多迷茫和困惑。

有說不要做怪獸家長,還孩子快樂童年!聽來很順耳,但真的嗎?童年都真的只有快樂無憂嗎?人生是否有了快樂童年,就有了將來和一切呢?人生的七情六慾,都總要經歷吧!可以只取其中,捨掉其餘嗎?我們如何避開痛苦,只擁抱快樂呢?又,是否只有快樂,就足夠呢?正如,人是否可以得到絕對自由,和倒底有沒有絕對的自由?這些問題,和更多更多的問題,可能是你讀完哲學系也回答不了的。很多人就算到老都未必悟透的事情,更何況是我們這些明明人生已經走了一半,卻還覺得剛剛開始的人呢?

是晚,哥哥因為我要他把中文小測的一些詞語默寫出來,抗議不滿。老師沒有說要考,為何我要記住?妹妹弟弟可以看電視,為何我要溫習這些?我已經溫習了老師說的範圍。夠了!

我呆呆地看著他,一時不知道是我虎媽,怪獸,還是怎麼了?我忽然火起,很想噴他一面,我不知道為甚麼我要做個“盡責”母親要關心他讀書。他讀書關我甚麼事?他愛怎樣就怎樣,我多點時間做其他事不好嗎?我為何要把自己困在這樣的局面?放手吧!讓他去,讓他獨立。我的腦海一時閃過好幾種場景。

我可以溫婉地說,好,你溫習完了,去看電視吧!輕鬆一下,早點睡。

我也可以橫眉豎眼厲聲道:不行,你不把這些字默寫出來,你今晚就不要睡了!

又或者,我可以晦氣地說:算了,我們不要再拉鋸。你今年9月去加拿大讀書吧,沒有那麼多功課測驗考試,不用學中文了。開心學習,快樂童年。

最終,我只選擇了疾速地說:或者你不需要今晚記住這些字怎麼寫。但你會發覺,你總有一天需要知道這些字。學習不是求分數,但同時學習不只是為了應付考試應付老師。這些字,你總要記的,除非你打定主意做一個不會中文的外國人。媽媽只知道,凡事認真,凡事全力以赴。有時間就多準備,沒時間就盡力而為。你有時間看電視,為何不能多讀一點書?

我,其實不知道自己是對是錯。我覺得教養孩子,最大的挑戰就是,當你正氣凜然地跟孩子講道理的時候,內心深處其實有把和你說相反意見的聲音:難道你甚麼都知道?難道你就一定對?凡事一定要認真嗎?你的人生有多成功完滿呢?

但我執著的是一個態度!是他對待學習的態度。因為,這也代表了他對人生的態度。可以嬉笑怒罵輕鬆過人生,凡事不要太認真,好嗎?可以。其實都是可以的。哪種態度才是對呢?沒有對錯吧!哪種才是最好呢?沒有最好吧!那到底是要如何?

這種讓人精神分裂的聲音,讓我害怕。深怕害了他。然後,我發覺,我喉嚨痛。

我花了30分鐘給他解釋attitude是甚麼意思。最後他也沒有把所有中文字記得,因為都真的很難。但我花了不少時間和他溝通。說了媽媽自己也有很多問題未想通,媽媽也不知道甚麼是對他最好,所以也希望知道他到底想要怎樣的人生。說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他三歲,那我每天只要和他玩火車泥膠吹泡泡就可以。說最終他會明白,所有事,態度決定了一切。

到了八點半,還是要他去睡覺。媽媽還是陪睡一會,抱著他跟他說,很愛他!

我猜想,起碼這刻,這就是他要的人生吧!

我離開他的房間,還是想著,倒底是怎樣的媽媽,可以時刻保持心境平和,情緒穩定,每天面對這些那些,還可以溫柔地做個慈母而不是angry bird呢?為何甚麼都要考牌,做父母這麼難的事,都不用考牌呢?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