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號風球過後

抱著挫敗感入睡的晚上。每個母親都極力想要做個正常人,但遇到某些屁孩似乎就是故意要把你逼瘋。

故事是這樣開始,二姐投訴菲傭姐姐要她吃飯,但她想要先洗澡。菲傭姐姐回答,那是因為我叫你洗澡的時候,你說不要。現在晚飯準備好了,當然先吃飯,不然飯菜就涼了。

我點點頭表示贊同:我們一起去吃飯吧!二姐扭勁大發:不要,我要先洗澡。

我跟二姐說,如果你一定要堅持先洗澡,那麼我們先吃飯了。你沖完再來吃飯吧!

二姐:我不要,我要有人陪我洗澡!我要媽咪陪!

我:我吃完飯來陪你,好嗎?又或者,你洗得快一點,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吧!

不要! 不要!不要!我要現在洗澡!我要你來幫我洗澡!我不要洗得快。我要玩水!

事情發展至此,我預見到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我努力控制著我的情緒,跟她說:你要講道理。現在是吃飯時間,但我也沒有逼你一定要吃飯。你可以去洗澡,但你不能逼我,一定要陪你而不吃飯。你不能那麼霸道,甚麼都要照你意思。

這個世界不是圍著你轉的。不是你想要都會發生的,小姐!(我心中吶喊。)

二姐開始扁嘴繼而哭了起來。在我們家的警報系統來說,這是一號戒備訊號。如果你可以及時制止,那麼升級做八號風球的機會就大大降低。

為甚麼哭呢?

二姐:你罵我,你不可以罵我!

我無緣無故罵你嗎?(何況我剛才只是提高聲量和比較嚴肅而已,比起我真的發飆,還差好遠好嗎?)你講道理的話,我會說你嗎?

二姐:我不喜歡你罵我!你不可以罵我!

開始三號風球的跡象。弟弟已經被嚇到眼淚汪汪,菲傭姐姐抱走弟弟去吃飯。這時候來了訪客,奶奶來了。太好了,我心想有人來救駕,引開她注意力吧!

不管怎樣總要招呼寒暄一番,二姐快叫人,沒有用。奶奶過來要我幫她翻譯菜單,等她知道在請客時點甚麼中菜。當然奶奶見到扁嘴的二姐,表示安慰,問她怎麼了。二姐這時颳起三號風球,根本不理會奶奶。見到我走開拿筆翻譯寫字,竟然大嚷:你給我回來!媽咪,回來呀!你答我呀!

我要幫奶奶做些事情。你等一下好嗎?

不可以。你要對著我,你不可以走開!你給我回來!

其實我真的很想大聲喝她,或者呼她一巴掌。但我都克制著,跟自己說,深呼吸!專家說,自己情緒快要失控時,請把孩子交給別人,自己走開深呼吸。是的,我走開深呼吸。但我一走開,三號風球馬上變十號!

跟著衝過來的二姐,全身顫抖揮舞雙臂踏腳跳前跳後,發了瘋!原因就是我不能離開。我倆還沒完,我沒讓你離場,你怎能走開?

奶奶開始說話,二姐根本不理。奶奶開始生氣,也開始正色說她這樣不對。不可以這樣發脾氣!沒用啦,已經變十號,就是甚麼話也進不到耳的狀態。我把她抱起去洗澡,希望她冷靜。一直無視她的大吵大鬧,只說好啦洗澡啦。那個小瘋子開始不斷罵我不對!你為何要這樣?你為何要幫奶奶做事而走開!我要你跟我講呀!你答我呀!

我答你啦,答甚麼呢?

你答我呀!

是,我答你。但你的問題是甚麼呢?

我要你答我啊!

如是這般,我們的對話就在中英對照中重複又重複。把她捉出來吹頭,又是一番鬼叫。其實我應該知道她是太累了。她昨晚睡得晚,早上起得早。結果發難!不夠睡,真的可以令人發癲!這個我太容易理解了。

妹妹,你知道嗎?媽媽已經很累,我還要和哥哥溫書,哥哥這週要考試。弟弟要睡覺,你連飯都未吃。你也是累了,你冷靜點,好不好?

不好!我不累!我要吃飯,你抱抱我!

好,你冷靜。我抱抱。

不要,你抱抱我,我才冷靜!

好,我抱你。你冷靜啦。(我開始不耐煩。)

你為何這麼大聲!(又哭過,救命!)

不如,我叫你做媽咪啦,好嗎?我跟你說,你都不要聽。你甚麼都要我聽你,跟你意思。不如你做我媽咪啦,好嗎?

不要!我要你做我媽咪!

我覺得你不是要媽咪,你只想要一隻聽話的狗。媽咪,過來!媽咪,你坐在我旁邊。媽咪,你不可以走開。媽咪,你答我!媽咪,你幫我洗澡!媽咪,我要這樣!媽咪,我一定要這樣。媽咪,你不可以罵我!媽咪,你不可以說我錯!

我說著說著忽然自己哭起來。原來我能抑制自己不鬼吼鬼叫,但控制不到那忽然的挫敗感而帶來的難過。我不會做媽咪,我不知道要怎麼教你。我不知道要怎麼對待你。我做不來,我不會。放過我,好嗎?

哥哥拿來紙巾。二姐開始冷靜,吃著飯。餘下的時間,都是安靜。她叫我幾次,我都沉默。她又大聲地問了一次:媽咪,你為何不出聲呢?

我不出聲,是因為我在控制我的情緒。我不想爆發,把你打一頓趕出門或者獅吼到二十樓都聽到。我努力地閉上自己的嘴巴。我不要情緒失控!

媽媽真的很累,你快些吃飯。我不想說話。(我不想說話!!!)

我趕著弟弟去睡覺,這晚他比較乖,沒有叫我講故事,也沒有叫我陪。安靜地自己爬入床去睡覺。飯廳剩下二姐。我躲進哥哥的房間,哥哥自己在溫書,沒有叫我幫他看,然後默默地收拾書包,自己關燈睡覺。而我就一直靜靜地坐在他房間的沙發上,如鬼魅。突然驚覺眼前一黑,走去跟哥哥說晚安。哥哥說,媽咪,你也去睡吧!

好,我去睡。

二姐吃完飯,可能因為冷靜後,明白剛才玩大了,乖乖地自己刷牙梳洗準備就寢。也沒有媽咪前媽咪後,自個兒乖乖地上床躺下。關上門,聽見弟弟大聲地說:家姐你好曳呀!二姐,沒有聲音,應該已經昏過去。

常常被勸不要對孩子發脾氣,我也覺得那是EQ低要不得的事情。但我今晚沒有因為自己沒發脾氣而覺得自滿,有時候大聲喝罵後反而身心舒暢。現在,滿肚的委屈。媽的,做阿媽就跟做條狗沒分別!我心裡忿忿的,真討厭!你這個人,到十幾歲時,怎辦?那些報紙上離家出走的失蹤少女,大概就是你吧!你根本不愛聽別人話,我也無法和你做朋友,我們的關係多糾結!就像一對貼錯門神錯配鴛鴦,努力地想要維持好關係,卻因大家性格不合根本受不了大家!互相傷害地愛著彼此,熟悉吧?這不是只在愛情故事裡發生!原來生個兒子或女兒,也會有這樣的哀歌。我愛你,但受不了你,所以我放手給你自由。你愛我,請你也放過我吧!男女間的怨懟錯配,可以怒斬情絲分手了事。母女間,這樣的情仇,都不是說走開就可以閉幕的事。

你說,沮喪怎會只有一點點?唯有走去廚房,開一包特大的Lay’s薯片,怒吃,自暴自棄一番。不用安慰我,我明白,想要優雅不發癲,就要吞得了委屈,吃得下薯片。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