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7

開始

北美假期結束,回來後除了跟時差搏鬥,就是處理一連串的事情。其中最最最重要的,當然是申請小一和準備面試。

真的不想面對,但又有甚麼可逃避呢?只能硬著頭皮,迎面上。很多人說,你有過經驗,應該駕輕就熟。是的,有經驗,但那是三年前的事,我連三日前的事有時候都不記得。還有,那個是哥哥,天使男孩。這個是妹妹,強頑的敏感女孩。他們兩個由出生到成長,其實真的沒有甚麼是相似的。唯一所同就是父母一樣,和腳趾長得實在相似。所以呢,這所謂的經驗,真的幫不了甚麼。

你問我,緊張嗎?有一點。情緒上,更多的是焦慮。腦海中總是想著有甚麼忘了有甚麼未做有甚麼我會到時才「哎呀」的事情。負面的我,覺得,就是難和煩。龍年小孩,個個都戰鬥格,競爭太厲害。我家的小姐,還是算罷啦!正面的我,覺得,很多時,也真的只是天時地利人和,她有她的命和運,擔心也是多餘。不如樂觀,相信總有適合她的學校在等著她。一切放鬆隨緣吧!

我告訴自己,我只需要好好控制我身體裡的魔鬼,把她鎖起不要讓她走出來。凡事都冷靜地應對,給她微笑鼓勵和讚賞。做一個天使媽媽。我們一定可以熬過這一段!給所有正受同樣煎熬的媽媽們,共勉之。記得,這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願一切發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加油Miss A!

廣告

但願只是好朋友

「我覺得很抱歉,媽咪對你發脾氣。我們重新開始好嗎?」我跟二姐說。坐在街上的露天茶座,陽光穿過樹葉,洋洋灑灑地披在我們身上。

「我也很抱歉,我又讓你生氣。甚麼叫做重新開始?」二姐低聲地問,吃著我剛買給她的巧克力棒棒糖。

哥哥在旁冷眼旁觀,忍不住插嘴:「就是忘記之前發生的,一切歸零,再來過。好似一局遊戲game over,再玩過。」他究竟是怎樣心情?在他臉上總是一副不在乎的表情。

我附和:「就是這樣。重新來過,我們做好朋友吧!」對於子女,我從來不相信甚麼和子女做朋友的鬼話,但對於這個女兒,我打從心底更想和她做朋友。因為她把朋友看得很重。或者,換一種方法相處,大家都會開心些?怎麼?說得好像感情煩惱裡的對白似的?其實,和子女的關係,又何嘗不是一種戀愛關係?只是看是哪種罷了!讓你如魚得水還是死去活來,讓你平淡溫吞還是高潮迭起,而已。

「不要!我不要和你做朋友。還是媽咪和女兒!」二姐想也不想地回答。然後和我抱抱,當作和好如初。

吵架的時候,有些話可能衝口而出,事後覺得言重得有點後悔。有天朋友很生氣地說她和兒子的衝突,她告訴我最後她拋下一句請願沒有你這個兒子的話!外人當下自然覺得,犯得著嗎?這類說話還是不要說的好。但當事人當時的情緒,可能真的控制不了,就這樣說了。說了,是一種發洩。完了,生活還不是繼續?有影響嗎?我覺得,只要不是經常這樣,影響或者不大。但最好,事後還是認真溝通,道個歉,擁抱言和,把一件事了斷比較好吧!

我相信能夠經常保持心情平和的人,應該是長期睡眠充足,而且有經常修煉瑜伽冥想之人。天生平靜的人,我見過很少。而且大部分可能只是如外子般,對外平靜,對內,隨時火山爆發,破壞力比經常發脾氣的人可能更甚。要懂得好好控制情緒,是需要練習的!而且還要懂得正確地排解內心的負能量,才是重點。我們發脾氣也是一種排解,只不過這是一種方式不太好的排解。但比起不懂排解的人要健康,因為那些人最終只會久不久火山爆發或積鬱成疾。

如何排解負能量,就是一門我們需要練習的課。在這之前,發脾氣,不緊要。但記得要好好善後!

希望大家都不用經常需要用到「我很抱歉我們重現開始吧!」的善後語來處理和子女的關係。見到別人能和女兒關係融洽親密,我其實是艷羨的。心裡總帶著遺憾,甚至覺得如果她不是水瓶座,或者更能和我合得來?又或者她不是我的女兒,就只是朋友,那麼可能可以如我很多的水瓶座朋友一樣,也相處不錯吧!有時候,但願只是好朋友,並不是一種荒謬的想法。

有時候,就只能想著,我深呼吸我閉上眼,我要一秒鐘冷靜,把你當朋友。或者從此我們就可以相安無事到終老。

在黑夜移動的城堡裡

坐在世上最大的郵輪(明年初就有更大的)Harmony of the Seas,有甚麼感覺?甚麼也感覺不到。只有在夜深人靜,坐在露台,閉上眼隱約感受到船身的輕微起伏移動。船上的節目主持人說這艘船載了六千多人,其中有一千多個小孩。想起Howard’s Moving Castle,應該也擠不下六千多人吧?這艘船,就像一座移動的城堡酒店。在內裡逛街吃飯喝咖啡喝酒跳舞去健身游泳,你不望窗外,根本分不出自己在海上還是陸地。

只有在黑夜。

我喜歡待孩子們入睡後,獨自坐在露台。外面一片黑,只有星光點點,伴著浪聲翻覆。寧靜的夜。偶爾吹來一陣風。

凝視海面,我想像如果掉入海裡會怎樣?會如何?一切就此完結吧!水性很差的我,只怕連掙扎都生硬。人,在這一片無盡的海,就如沙粒般渺小。這世上最大的郵輪,在這一片汪洋之中,也不過螞蟻一隻!

白天忙碌興奮,玩著忙著,遊玩著。入夜後靜下來,思考這人生,到底甚麼回事?渾渾噩噩走了幾十年的人生,還不如滿天繁星的其中一顆,起碼或閃或弱,都總有點光。人,在這黑暗的海裡,也就黑漆漆的甚麼也不是。沒入海裡也就如一粒塵埃。那我們每天營營役役戰戰兢兢高昂起伏地,為了甚麼?

為了有天能坐在這黑夜裡移動的城堡,看著自己在天海之間,移動著卻無動著。明白這一切渺小不重要卻又很重要。如果有部航拍機,在我面前起飛再高飛,慢慢拉出這空間距離的畫面。最後請你用一句說話來為這畫面註釋。你會想到甚麼?

「夜深了,請勿胡思亂想,應盡快就寢。」

明天一早到達墨西哥,你再渺小,還不是不捨得這天地,還是想努力邁出步伐,多看多走於天地之間,滿足眼睛和心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