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Not the Only One

比我大半年的朋友,在她今年生日後告訴我,她其實是非常激動的,對於踏入不惑之年。她生日那天想要告訴全世界,她,40了。當時我有點驚訝不解,我不知道我自己將作何感受,但我想說,半年後,我終於有點明白。

而我,一直是抱著一種矛盾的心情。也因為生活的忙碌,更多是逃避,想說就轉眼過了,也沒作太多他想。我想,大概就跟過去的十年一樣,和家人切個蛋糕,收些孩子們塗鴉式的卡片,和老公當晚出去吃頓飯,拍點美食照。然後,又是一天。

基本上就是因為這樣沒期望,倒被老公的策劃驚喜到了。如果那晚他約我出去晚餐,我大概會猜到。又或者沒有多想,又因為太忙沒打扮就出門,到時候會恨死他不事先告訴我,讓我完全零裝扮。好,這次他真的想周到。他,真的做到了。請女朋友相約,我完全沒猜想。所以,布幔拉開的瞬間是驚訝了一剎,原來那晚事前這一切的兜兜轉轉,都是他在背後!

在這裡,謝謝他。

昨天,是我農曆生日。我因為極度疲倦,很早地昏睡到十一點多。起床,我走去雪櫃把朋友送來的蛋糕,剩下的最後一小塊,拿出來。本想要和他分享。老公歸來,倒在沙發上扯鼾,哼哼地回答不要吃。於是,我就默默地在桌上自己吃完,喝著補血的黑豆紅豆水。合十,感恩。從此,進入人生的新里程。

回想。

十歲,在上海。夢想要一個生日會,像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結果如願,父母幫我舉辦了一個生日會,早場有同學們來家裡玩,晚場有親人父母朋友來參加。那時候的我,沉迷日本排球青春劇 – 青春火焰(又:排球女將),喜歡學裡面的夏川由加的造型,戴一條彩色的頭帶在額頭上。

二十歲,在溫哥華。媽媽幫我在Robson的Red Robin舉辦了生日會。第一次接受餐廳裡的店員們為我唱生日歌的慶祝方式。除了男朋友,大部份出席的都是媽媽的大朋友。我自己的朋友呢?嗯,我只能說,到溫哥華兩年,個性慢熱的我,好像沒有甚麼朋友。對,那也是我最anti-social的時期。收到人生第一條鑽石頸鏈。媽媽送。

三十歲,在香港。由於工作到處飛,在生日那天安排回到香港。老公來太古城的家裡接我出去吃飯。外出之前,老媽拿著我的Canon幫我倆拍了不少甜蜜合照。相片呢?我們在淺水灣的Spices晚餐慶祝,我最後一個單身的生日。

回想每一個十年,對於升級,我都是帶著雀躍和期待。猶其是在三十歲時,對於即將展開全新的生活充滿憧憬。但這次,沒有雀躍,多了忐忑惶恐。有些同齡朋友的說話,更讓我覺得,四十歲是否一個需要覺得羞恥而最好不要提起的數字呢?是因為你真的由裡到外都老了?是因為你已經在社會來說是將被淘汰的年齡分界線?還是因為你是女性,貶值到可以write-off,除了子女沒人會再對你看一眼?我不解,我害怕。所以我也不想提起。

直到今早,朋友傳來一篇微博的文章 – 曉雪的一枚47歲中年女人的叨絮讓我豁然開朗。感恩還有一班比較理性的朋友,讓我明白沒有甚麼需要恐懼 – 「作為女人,無論多大年齡(或多小年齡),只要能和年齡和平共處,相安於歲月,最好的時光,不是過去,不是未來,而是當下。希望每個女孩兒和女人,都愛上當下的自己。」 – 就是這樣,我40了。我不會覺得羞恥,也非常樂意承認我四字頭。相信自己,可以繼續漂亮地走下去。

(但我有可能會拒絕跟三字頭的你繼續做朋友咯!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一直沒理你,那你就到四十歲的時候再找我吧!哈哈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