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7

陽光下的心願

終於到了令人舒爽的季節,雲淡風輕,連太陽也不再是刺痛地熱。二姐的學校郊遊,在大埔的小白鷺。三年前,我和哥哥也來過同樣的地方,做過幾乎一模一樣的事。這樣的天氣,和可愛的孩子們出遊,本是賞心樂事,但頭頂總有報考小一的陰影,揮之不去。

午餐,和比較交心的媽媽一起。我們兩個的話題,離不開學校。是的,真要命!香港的媽媽,真的不容易,要扛著這些壓力,還要展開笑容賣力地和孩子們玩,拍照,做手工。心裡有說不出的千斤重。手機裡跳著不同的訊息,宣布哪裡哪裡有了結果,哪裡哪裡有了二次面試名單,哪裡哪裡明天截止報名,哪裡哪裡下週開始二次面試。天!媽媽,真的可以被訓練成人格分裂的。

抬頭看,在草地追逐奔跑的孩子們,跟老師大聲頌唱著學校兒歌的天真。多麼可愛!應是最無憂無慮的時光。但他們,最近,也承受著這很不容易的一切。

我的心被這畫面觸動,感慨。我跟媽媽朋友說,(也想跟大家說):每個人都希望可以一次過解決一個長遠的問題。但每個人未必都那麼幸運,可以如願。如果生活給你各種難題挑戰或問題,你也只好迎面上。總有解決的辦法。我們,其實已經屬於幸運,至少我們還可以有一些其他選擇,不用被經濟環境所困。很多人,可能連這些選擇都沒有,還照樣每天承受著跟我們一樣的未知,等待和折磨。

我們必須樂觀,我們必須抱著總能找到出路的態度。我多麼享受,看著我的寶貝無憂地在陽光下奔跑玩耍!我們必須堅強,我相信只有我們保持正面,才能帶領他們向前,直至他們可以自己飛翔。找一間適合孩子的學校,找一間不會不斷打擊她的自信,能夠帶領她邁向並憧憬未來的學校。找一間可以塑造健康個性良好品格,而不是只是著重成績獎項的學校。

但香港,到底有沒有呢?就算有,到時又真的放得開嗎?要做個另類(異類),需要無比的勇氣。


 

廣告

夢裡夢外的神經病

一個月裡總有幾日,頭痛頭暈或周身不舒服。心情也是惡劣。坊間有很多妙方,喝這個吃那個,聽來都很不錯。但對於我最好的良方,莫過於甚麼也不用理,一直睡一直睡,除了起來吃飯上廁所,就一直戀著我的床。多美好!不過,當你有三個孩子的時候,這個實行起上來是有點困難的。因為想睡,但一直被需要,還要忍受說實在我這輩子也不會習慣的聲浪,在這個時候,我的耐性已經潛水,一丁點的事情都可能令我惱羞成怒。(對呀,朋友說,誰叫你那麽愛生?哈,但這個點來告訴我有多愚蠢,對於現實是一點也沒有幫助好不好?)

是的。於是我會很想大喊:我恨你們!我恨你們每一個人!不要煩我,不要找我!我就是一句話也不想跟你們說,我只想黏著我的床聽著我想聽的歌,像一個幽怨不被理解的青春期少女,憤世孤僻。(但事實上你就根本是個師奶呀!還要理會老公有一搭沒一搭的問題和事情,怎樣躲避,也避不開現實。)

是的,每個月總有這幾天,我希望家裡的所有人都避開我,因為我也想避開所有人。朋友說,不會呀,跟你whatsapp不是好好的嗎?對。短訊的世界是可以接受,因為不需要見面,可愛理不理。我連跟老公也只是短訊溝通。在家裡我會請他迴避,自動走開一角,不然就是我迴避躲在房裡。我可以在房裡發短訊給在客廳的他,但請你不要來房間找我。這是種病嗎?

因為這樣,今早我決定,就算我聽到孩子們起了床,我也不要跳起來套上衣服衝去送他們上校車。我只要把被蓋過頭,繼續,繼續睡。然後朦朧間,突然想起昨晚做了個夢。夢裏有個人,跟他聊得很開心,還一起搭著肩膊跳舞。一邊談笑一邊跳,像認識了很久。你好奇那不是老公嗎?一定不是。為何這麼肯定?因為夢裡我見到老公不知從哪裡走來,我就一把推開跟我共舞的男人了!

心想:做人不能那麼過份。

在過去,我經常因為現實的不滿,在夢裡把他恨恨地罵一頓。又或者,夢見他做了甚麼不好的事,然後在現實裡告訴他當作有發生過。(是的,就是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的精神病。)所以當今早想起自己發過的夢,對老公有點抱歉,好啦,決定今晚還是睬回他吧!

 

我在看你看我的倒影

下午到黃昏,通常是我最忙碌的時段。三個孩子都放學在家,不是忙於應付細佬,就是忙著帶二姐去她的課外活動,最後還要兼顧哥哥是否有功課上的問題。在這樣忙亂的時候,我也會一心幾用,再加指揮菲傭姐姐和回覆手機訊息。

最近每次我拿起手機看訊息或在打字回覆,有個八卦的小孩便會站在旁邊一起讀。英文無難度,中文就顯得困難。有時候我側身,問他:「為何要看媽媽的訊息呢?」他呵呵地傻笑:「就是想知道咯!難道你有秘密不想讓我知道嗎?」

鬼靈精的年紀!我正色跟他解釋,其實不應該在沒有對方的同意下,看別人的訊息,這樣不尊重人,云云。突然,我靈機一觸,笑道:「你以後長大有自己手機的時候,我也可以任意看你的訊息嗎?」「不能!」他搖搖頭,笑著跑開了。

失望。心裡滿滿的失望,湧上了臉。我拉長臉,追回他:「真的不能嗎?為何呀?」他看看我,狡黠地一笑:「看情況啦!」像是安慰我。「有些可以,有些……嗯……可能……嗯……不……可以吧!」「唓!」我翻白眼,沒趣地走開。

晚上,跟孩子們交代吃完晚飯後的安排,因為爸爸媽媽要外出看戲。「啊!」三個一起哭喪著臉,很是不滿。哥哥靠著我輕聲說:「怎麼你們每晚都出去玩呢?」「每晚嗎?不就是昨晚和今晚?前晚沒有,大前晚也沒有,明晚也沒有呀!」我反駁。「但,你不覺得你們最近外出玩得多了點嗎?不公平哦,為何大人可以晚上去玩,我們不可以呢?你為何不帶我呢?」他開始嘮嘮叨叨,有點像個老太婆。

「哪有不公平?爸爸媽媽也想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如果將來你長大,你也會想和朋友外出玩吧!到時候,我可否說同樣的話,然後要你帶我一起去呢?」我又將角色掉轉,悻悻然問他。

一時語塞的哥哥,想了想吐出一句:「不……太好吧!」

我一把抱著他,裝作不忿:「為何啊!我將來也會好想跟你同你的朋友外出哦!帶我去啦!」

笑著逃亡的哥哥,一邊走一邊高呼:「不用啦!不用啦!到時你老啦,留在家裡乖乖啦!」

以上,兩件事,你會覺得有點心酸和無奈嗎?你其實想聽他說,好呀,給你看啦!當然可以啦!隨便看都沒問題!好啦!帶你去啦!當然要帶你去啦!

但其實,你應該酸嗎?你想想(你到時候再回想想)你也曾經擁有了自己的私隱和時間,跟他們說,請給我空間。你也曾經留下孩子自己出去放鬆玩樂,那麽當他們長大後,留下你出去和朋友外出遊樂,又有何不妥?你其實應該覺得:只是時移勢易,角色調換了而已。

這就是歲月。很多人忘記了自己的曾經和自我。因為透不過氣,感覺疲累,想喘息或種種,而避開總想一直黏著自己的孩子們。到他們長大後才發覺,到自己想要黏著他們時,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天地。總是想著自己為他們做了甚麼,而他們又為自己做過甚麼。卻忘記自己曾經也放過假偷過懶,在「賣身」給孩子們的時候也有想辦法找時間做自己和放鬆。最重要的是,在「賣身」的時候,所得到的甜蜜,擁抱,親吻等等,都不算愛嗎?

這世間哪有絕對的公平,但總也不能時常抱著度量衡去走每一步吧?很多,你已經得到,只是後來你忘記了。很多,你曾經擁有,但你當時覺得不需要。

是嗎?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