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A Place In The Sun再見!

第一次見你的片段,已經很模糊。記得是南京,當時唯一的酒店,金陵飯店。大堂,一個無聊的小孩,看見呆頭呆腦的你。你逗我玩,我搗蛋地邊躲藏邊找大堂裝飾盆栽裡的枯葉垃圾對著你扔。有種惡作劇的快樂!媽媽終於察覺我的無禮,走過去道歉,交談下發現你是在上海工作的日本人。

於是,因為我的惡行,你成為了我們家的第一位日本朋友。老媽好客,經常邀請你來家中聚餐。當時我家裡也總有些老媽不知道哪裡認識回來的外國朋友,雞同鴨講,但大家都非常高興。還有信件和照片往來。那個純真的八十年代。

從小的電視和學校教育,對於日本都是負面的訊息。以致那個時候的我,對你的態度也不友好。你後來也常常說起,我總叫你日本鬼子,指著自己的課本說,學校這麼教的,讓你尷尬非常。

我喜歡音樂,你給我聽很多日本的歌曲。我學會唱的第一首日文歌曲,是因為聽完在你家裡播的岩崎宏美。我非常堅持要你不斷重播她的歌,你非常有耐性地把歌詞的發音講給我老爸聽,再讓他寫成我看得懂的字,這樣背誦起來。到現在,我還可以唱得出來!

記得你用折好的襪子代替網球,教我打網球。肚子餓,你總有一堆我從來也沒見過的日本零食給我大開眼界。當年的我,大概7歲。你,好像是27歲。

想起有一次你從日本回來,機場直接趕來我家。提著一個發泡膠的大盒子,打開一看,裡面充滿乾冰,層層包裝下,只為帶一小盒Dreye’s雪糕給我。那時的上海,只有光明牌冰磚,哪裡見過其他牌子的雪糕?Dreyer’s,Dreyer’s,讓我津津樂道和興奮了好幾天。

記得在某個飯店的disco,你搖擺著左右腳,跳著twist的樣子!那可是我第一次看見人跳twist。是的,我很小老媽就帶我去Disco,因她自己愛玩。她說以前都是帶著奶瓶抱著我去玩的。

我10歲生日,你請我在和平飯店吃西餐,還送了生日禮物給我。我記得那粉紅和粉藍色間條的紙袋,裡面是同花紋的包裝紙,一層又一層,打開盒子,一條黑色的細頸鏈。我非常喜歡!

在我一家移居香港前,你已經離開上海回了日本。你臨走的時候送了我很多CD,這些CD伴隨我去了香港,溫哥華,日本,現在回到了香港的家。我最常聽的還是你送的Stevie Wonder。

在大學暑假的時候,你又穿針引線介紹我和孫道臨先生合作錄製朗誦中國古文。孫先生是我老媽兒時偶像,她開心得像個靦腆小粉絲。我卻是戰戰兢兢,為普通話發聲用氣感到力不從心。

在我大學畢業的那年,人生遭遇了很大的巨變。我遊走在溫哥華,上海和香港之間,不知道何去何從。你知道我在申請往日本工作,便幫忙在福岡找了語言學校給我,讓我儘快適應。跟我說福岡比東京更容易生活。在熊本的荒尾工作了差不多一年,你知道我在申請讀碩士,又幫忙推薦我入九州大學。在日本的日子,你一直對我照顧有加,介紹了不少機會和朋友給我。

直至2008年我結婚,你還特地飛來參加婚禮。我不斷思索最後一次見面,已經是2010年。在福岡,帶著只有不夠兩歲的J。我們在天神午餐小聚了一會。

然後這些年間都是臉書留言簡單通訊為主。今年你還介紹了日本到訪香港的朋友給我,讓我接待照顧她。前陣子我還在向你請教一些事情,見到臉書,你都是忙碌分享一些學術研討會的照片。想你一定公務繁忙。怎麼,怎麼就突然離開我們了?

這次我在收拾行李的時候,無獨有偶,找到了早些時一直在找,那條黑色頸鏈。於是順理成章,你送我的10歲禮物,成為我今次出行唯一帶著的頸鏈。我本來還想拍張照,問問你記不記得?想不到已經沒有機會。

小林先生,我不知道你是我的朋友,還是我老媽的朋友。但你總說是7歲的我,招惹了你來我家,造就了這一場緣份。我曾經對你多麽的無禮,你卻還是給了我那麼多,幫助了我還有一羣與你無甚關係的人。雖然仍然覺得不能置信,但我只能告訴我自己,你,這個我7歲在南京萍水相逢的老朋友,去了遠行。祝你一路好走,我們哪天再相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