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小魔怪

對不起,我愛你!

當每天生活跟著一貫節奏,隨著時間表流逝,你會變得麻木。一週又過了,一個月也就快過。日而復始,每週如是。每天盼著入黑,哪怕只是遊魂發呆,也可以遠離白天的自己。然後有一天,你驚覺這時間的滾輪,轉著的速度好像越來越快,你還是在原地,但眼前的人不同了。

細佬的捲髮呢?昨天還是那個像古歐畫像上的小天使,霎眼已經長大。夏天來了,帶著他去剪髮,因為老師說他的頭髮太長,我愣怔地望著他在髮型屋鏡子裡反射的小身影,點頭和髮型師說:剪短一點吧!夏天到了。

實則是,他長大了。算是跟那個小嬰兒時代告別,從此踏入男孩的領域。

某天在家午餐,細佬突然問我:「媽咪,你是我媽咪,那你小時候,誰是你的媽咪呀?」

「婆婆是我的媽咪咯!我長大了,做了媽咪。所以我的媽咪做了婆婆。」

「那婆婆是否很老了?很老的人都會死嗎?」怎麼突然提到這話題呢?

「婆婆不是很老呀!每個人都會死,年紀大了,身體用透了,就要離開了。」

「媽咪,那麼你也會老,也會死嗎?」

「會呀,當然會啦!」

小人兒忽然嘴一扁,苦惱的表情:「我不想你死呀!你死了,誰照顧我呢?」

本來是感動位,被他最後的問句弄笑了:「傻豬,到媽咪老了,你也已經長大,不需要我照顧啦!可能到時是你照顧我呢!」

聽我這麽說,細佬露出安心的表情,彷彿沒有人照顧他是件很可怕的事。而這個問題解決了,其他就變得理所當然,無所謂了。每個人都會登場,每個人都總會有離場的時候。聽來再自然不過。

再一天的早餐,細佬正兒八經地跟我:「媽咪呀,Ms Chan說我不吃水果,不乖。說我要吃水果啦!」

「哦,她這樣說呀?那你準備好吃水果了沒有?」

「準備好了!但Aunty今早沒有給我水果呀!」他望著自己的餐盤,再望望二姐和哥哥的。

我把我的一碟水果推到他面前:「你想開始試哪樣?士多啤梨?提子?藍莓?」心裡帶著興奮,暗暗祈求他真的會踏出這一步。因為時不時爸爸就會在早餐的時候,遊說他吃一點蘋果,然後他會最終在壓力下,吃下一塊大概米粒大的蘋果。

「橙。」細佬指著我碟裡已經去皮切好的橙肉,面上有著悲壯的表情。

結果,那個早上他吃了兩塊橙,大小加起來大概就是一瓣吧!多麼艱辛的路程,終於走到這裡,一直拒絕水果的細佬,終於肯嘗試不同的水果,雖然真的是那麼一丁點,在意義上可算是一大里程碑吧!

每次放學接校車,細佬只要看到是我站在那裡,隔著車窗的臉馬上笑開懷,然後是飛撲下車跳進我的懷裡媽咪媽咪。因為我經常問他是誰把你生得這麼可愛云云來曲線稱讚自己,有天他突然問我:「媽咪,點解你生得我那麼可愛呀?是否因為你特別鍾意我呀?」啊!我要怎麼答呢,這是上天的恩賜咯。

哥哥出生後,我總是樂此不疲地記錄著他的成長點滴,甚至連喝奶睡覺也有excel表,每週都有照片集。二姐來到後,寫二姐的故事,多數圍繞著她和哥哥有多不同,她帶給作為媽媽的我如何怎樣的新衝擊!到細佬,累積了前兩個的經驗,對我來說,一切都很容易。經歷過天堂地獄,然後再來甚麼,都是遊走於此之間。也可能因為這樣,他總是被忽略的那個。小小的人兒,總有點憂鬱,缺乏安全感。對自己也沒有太多的自信,然後我發覺我好像沒有怎樣特別寫過關於細佬的點滴。不用再去紀錄他的成長,每週也不會花心思做相片集。甚至,我最感恩的是,他都可以自己玩,不會黏著纏著要陪他玩。

再轉移到某個下午,當哥哥還沒有放學回家,而二姐去了外面上課,家裡只剩下細佬。我坐在飯廳享受著我的下午茶,片刻的寧靜。然後聽到在客廳一角自己玩耍的細佬,一邊玩飛機lego一邊自言自語。記得哥哥也有這個時期,就是邊玩邊自己和自己說話。哥哥說的是英語,細佬那天說的是粵語。我望著他一會,拿出手機錄了一段。

茫茫然,時間就過了。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候,突然醒覺孩子又長大了很多。好像錯失了很多,雖然我一直都在,但好像沒有用過甚麼心思在他身上。那個在我腦海裡一直是捲著頭髮,甜甜嗲嗲地小寶貝,已經一轉身自己玩著說著,不折不扣地長大了。

然後時間撥到午夜,老公可能看著電視對著電腦,但多數是在沙發睡著,我要記得去抱細佬上廁所。他總是昏昏地半睡半醒,說不了話,但懂得自己站立點頭表示已經完事。把他抱去廁所和抱回房間的短短數秒,是我最喜歡的時刻。就像他還是嬰兒的時候,半夜餵的那餐奶總是最夢幻,乖乖睡著喝完,睡著拍背睡著換片,然後放回去繼續睡。現在的我在把他抱回床前,總也會拍拍他的背再放上床。有時候睡得昏沉的細佬,伏在我的肩膊竟然會輕輕回拍我的背,像是回禮。在這黑暗中無聲無息,我覺得我好幸福。雖然身心很疲累,雖然覺得生活很乏味,雖然有很多說不出的這些那些,至少在那刻,我覺得我還是個有價值的媽媽。

然後定要寫下這篇 – 對不起,(細佬,忽略了你太多)我愛你!

不需要公平,只要沿途有你

晚上,當孩子們都睡了。我的時間,開始。通常我都會去飯廳看看老公是在吃飯還是工作,說一兩句,便回房梳洗,敷面膜。今晚,老公飯後外出見外國來港的朋友。我在自己的小天地,洗呀,塗呀,抹呀,不亦樂乎。

突然聽到窸窣,疑惑地走出洗手間,赫見哥哥站在那裡!請想像從開著燈的洗手間走入漆黑,忽然見到一個小人站在那裡,那種霎時的驚嚇,真不是說笑。

「你在這裡做甚麼?9點了,不是早就睡了嗎?」我不禁驚呼,一半是因為嚇到而提高聲量,一半是有點不悅8點半睡覺的哥哥竟然還未睡!

哥哥一見我如此,馬上嚇得逃回自己的房間,跳上床被蓋頭躺下。平靜了數秒,覺得自己有點反應過度,走進他的房間看一看。幫他蓋好被:「睡不著嗎?」「嗯……媽咪,我只想跟你說句晚安!」哥哥輕輕地答。是的,通常我自己一個單打獨鬥的時候,我都是搞定了A小姐和細佬,然後來陪哥哥。今晚老公早回來吃飯,所以爸爸陪了哥哥。以致我完成任務,單純地認為哥哥已經睡了,而沒有去「打招呼」。想不到這個人,竟然等著等著,還是走出來想跟我說晚安。

有點心痛,有點甜。親親他的面,他卻要跟我親親嘴,就快十歲的大男孩。我心裡萬般不捨他長大。口裡只嘮叨著快點睡!哥哥,從來就是比較貼心順從的乖孩子。雖然也有讓我氣結的時候,但不知道為甚麼,我們的磁場非常合。他總能讓我覺得窩心溫暖,聽得懂我說的人生。堪稱我的暖男。

哥哥是我的暖男,A小姐卻是我的剋星,她所講和做的事,都需要很多智慧去跟她博弈,似乎這樣才會顯得自己有足夠能力和她糾纏。只要某天精神不足,智慧便不願意和我同在,而跟她交手,就顯得痛苦萬分。老媽常取笑我,因為婆婆和A小姐都屬龍,所以性格類似。婆婆說屬龍的孩子很聰明,你需要用你的智慧才能治得住她,而不是大吼大叫。真的,我家的老智慧還說得真到位。所以,對著女兒,我經常處於精神困頓,因為消耗腦力比較多。她,與其說是小甜心(或許是爸爸的甜心),說是我的挑戰題更貼切。比較抱歉的是,當我的智慧不夠,我便只會大吼大叫,失控像Hulk。事過境遷,都會後悔非常。

細佬,應該是永遠覺得自己是被搶了甚麼的缺乏安全感。凡事都是:「那麼我呢?」非常淒慘。也因此,我們總比較讓著他多點,寵著他多點。是我們大家的小寶貝。而他,就顯得更嬌嫩一點自信少了點。心裡,我不想他長大,心裡,我又想他男子氣一點。心裡,想他不要時刻跟兄姊比較,但無法,他們是他仰望的形象,甚於爸爸。心裡,希望三個孩子都能相親相愛,和平相處。但其實他們在打鬧哭喊的時候,也是非常可愛,雖然對於成人的大腦來說,真的很吵!有時候看見三個微妙的化學關係,心裡還是會笑出來。這種珍貴,無法形容。

常聽到,有三個孩子,就要努力地做到對三個都公平。但我掛在嘴邊的話卻是:「怎樣公平?每個人都不同,大家需要的也不盡相同。你們來到這個家的時間點也不同,得到和我們相處的時間,也不一致。如果一致對待,才不公平吧?」這世上,如何做到絕對公平?這世界本來也無法絕對公平,凡事都是相對,我們也只能儘量。教孩子不要計較,才是上策。不然,每每要想清楚每件事是否都對等都平分,也是件頭痛無謂的事。

每個孩子,都有其獨特的一面。對著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愧疚和愛慕。所以,也很難用一致的態度和標準去對待他們。我不會時常想,這樣公不公平,我也不希望他們常常惦念著公不公平。在我來說,我希望他們能夠跨過是否公平的這個層面,去對待家裡的事情。因為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不應該計較,一家人就是應該一直互相扶持,取長補短,隨時都在的這種概念。

午飯時,A小姐問我:「沿途有你是甚麼意思?」應該是她最近唱歌學到的歌詞。我說:「就是人生路上,一直有你陪伴的意思。我自從生了你們,就沿途有你(們),擺脫不了啦!」A小姐聽完,吃吃傻笑。

Kiroro的喜樂樂

今年的滑雪地,選在北海道的Kiroro。Kiroro在北海道的余市郡赤井川村,距離小樽只是30分鐘左右的車程。台灣朋友問,Kiroro有中文名嗎?有,非常喜樂的名字,不知道是誰改的,「喜樂樂」是也。是, 今年還是北海道,找到相對廉宜直航機票,而選擇Kiroro是因為聽了不少正面的評論,所以親來一試。

訂房的時候,網上系統最多只讓我輸入四個人,對於五人家庭的我,非常困擾。於是電郵直接查詢,是否有相連房間或可以容納五人的房間可訂,得到Kiroro Sheraton是沒有相連房間,但五人家庭可以訂榻榻米房間的回覆。通過直接和酒店職員溝通後,訂了榻榻米房。結果入住時,被告知榻榻米房間已經沒有,幫我們升級了最大的套房。這,當然好。但相比星野的五人家庭房,還是比較小。星野家庭房是有兩個洗澡間,這對大家庭來說非常重要。Kiroro Sheraton的套房,有兩個廁所但只有一個浴室。老實說,已經算非常寬敞。房間非常乾淨舒適,只是廁所偶有奇怪異味飄出。(水管喉管問題?)

Kiroro滑雪場有兩間酒店,另一間Tribute要坐shuttle才能到達滑雪場,對於有小朋友每天上課的家庭來說,還是Sheraton最方便。Sheraton餐廳不多,自助餐加一間比較像樣的日本餐廳,然後還有一間食堂在旁邊的滑雪中心。我們的住宿是包了早餐,所以每早也是自助餐,然後中午在食堂,不過是拉麵咖哩飯之類的簡餐。晚上再吃比較好的餐廳,多數要預訂,坐shuttle去Tribute那邊。

要坐shuttle到的Tribute Portfolio酒店

如果單說酒店住宿,滑雪環境設備等,Kiroro其實非常不俗。很適合初學和家庭去玩。對於比較資深的滑雪者,應該比較悶,因為大部分的滑雪道都很短。房間食物選擇以及方便度,我也覺得算不錯,比起繁華熱鬧的星野,Kiroro有點遠離人間的感覺。當然很多人會關心,多國內人嗎?怕會有些不太愉快的經歷。如在星野渡假村,很多人都有被嚇怕的遭遇。但星野被國內集團收購,多國內旅行團是必然。在Kiroro國內人也有,越南人也很多。但所相遇的國內人都很正常,沒有甚麼奇怪不快的經歷。相信通常旅行團所帶來的國內客,會有比較多的文化差異。但自由行的國內朋友,還是多數正常。這也是給Kiroro加分的原因。

唯一要指出的,就是當大雪紛紛的日子,很多綠色(初級)雪道,實在太平坦,因為雪厚,變得完全不能滑,反而要走路,在雪地穿著滑雪板走路,那種感覺比直接從山上滾下來要痛苦得多。很多玩單板的,索性真的是脫了板走路變算。經過這樣「被整蠱」的經歷後,我知道基本上只有余市那條綠道可以滑。不怕悶,其實也夠了,而且非常適合帶著自己孩子上去,一點也不危險。雪道寬敞沒有人,是最好的學習環境。

說到吃,覺得大部份餐廳還是頗有水準,比起沒有吃的留壽都,吃甚麼都多人很貴的二世古,每次都要等很久的星野,Kiroro真的是要給高分的地方。基本上有訂位都不用等,價錢也算非常合理,味道也頗不俗。就連飯堂在繁忙時間,要等也不用等太久,除非很大群人要一起坐,三兩人要找位絕對不難。

滑雪學校,Annie Kids Ski Academy,感覺也可以,雖說明沒有英文老師,但其實導師不多不少會說些簡單英文,我從來不太擔心溝通問題。上group class唯一不好是,小朋友多的時候,真的很難兼顧孩子的個人需要,這樣在短短幾天想要很好的進步成長,有時難免困難。最好還是在孩子有一定程度的時候,聘用私人教練,這樣進步會比較快。但私人教練的好壞,就真的很看運氣。Kiroro大部份的英語私人教練都是來自澳洲,眼見都似乎很友善親切。弟弟今年沒有怎麼哭,已經讓我老懷安慰。雖然你問他,還要滑雪嗎?他說,嗯,玩雪就夠了。哈哈哈!

二姐算是進步最大。從那個愛哭鬼到可以跟爸爸上山,真的要給她讚。哥哥,因為懶媽媽沒有幫他找私人教練,繼續在group class裡浮沉,反而進步不大。當然哥哥大了,有點心浮氣躁。在行程結束的最後一天,我也忍不住教訓了他一頓。那種生在福中不知福還很多意見不滿的態度,讓我狠狠地把他刷了一鍋!而我自己,是歷年來滑雪摔得最多次的一趟。最後一次還拉傷了膝蓋的筋。感覺是自己體力不支,想要掌控身體的時候力不從心。得到的教訓是,平時不運動真的是非常要不得!今年可否把這個壞習慣改掉?

除了滑雪,我們一般會把最後一天留作去嘗試滑雪以外的其他活動。Kiroro在Tribute那邊有兒童的玩雪場地,需要收費,也有其他乘坐雪艇之類的活動可參與。好不好玩,見仁見智,但滑了多天雪後,給孩子們換換環境對他們當然是賞心樂事。至於價錢是否合理,值不值得玩,就真的只是其次。相比其他地方,相信留壽都的衝浪池,拉狗狗的雪橇車,星野的大型暖水泳池等會更令小朋友興奮,但只是室外的玩雪,就算不是甚麼snow park,小朋友本身自己也會玩得很開心。眼見他們只要有雪地就滾來滾去完全不畏寒地玩得不亦樂乎流連忘返,你就知道其他設施其實相對也不是真的太重要。

每次去滑雪,都是直接訂了taxi機場來回。今次是第一次在回程的時候,坐了酒店的巴士去機場。節省費用之餘,其實時間也沒有拖長很多。因為飛往北海道到達時間不好預計,所以訂坐巴士的風險較高,比較建議預訂坐計程車。但回程時出發時間比較好掌控,如果能夠對應到自己的航班時間,我覺得回程坐巴士是不錯的選擇。途中有在休息站停留,可以去廁所和買咖啡。

總結,Kiroro我會推薦給初學的親子家庭。

明年會去哪裡?有朋友推薦苗場和斑尾高原,全部不是在北海道。說真的,北海道的滑雪場,除了Club Med,也真的去得差不多了。還是想做多些研究,看看是否還有更好的選擇。歡迎大家多賜教給意見。但對我來說,去滑雪,第一飛行時間不要太遠,北海道已經是極限。第二下飛機後再去滑雪場的方法要簡單和不能太長途跋涉。假期本身時間不多,真的不能負荷太多時間在旅途上。加上太多小朋友,轉車轉火車這類對於成人或許非常容易的事,多了小朋友就可以變得非常複雜和麻煩。除非小朋友都已經大個,那就另當別論。帶三個和帶兩個,在這類的旅途上還是看得出有很大分別。單單去一次簡單的廁所,時間就要多花好幾分鐘。不是誇張!第三住宿不能太簡陋,我不是那種甚麼地方都可以睡得著去得了廁所的人,所以對於住我還是有一定的要求。為了孩子上課方便,住宿最好也是近滑雪學校或者ski in ski out。滑雪學校或上課的一些條件,如上課是否包了滑雪用具和坐纜車的pass?價錢時間老師和網上評語。但日本的滑雪課程,大部份都應該不是太差,這點我不太擔心,多數只是價錢上的差異。然後,會考量人流,如果坐一次纜車要排很久吃飯都要很緊張找位的地方,對我這種沒耐性的媽媽只會徒添壓力和焦慮。最後才會考慮是否食物選擇多,畢竟來滑雪,吃不是最重要,但總也不能太太太差。綜合以上幾點,就是我每年會考慮去滑雪的地方。

明年會否成行,還要看看家裡的小朋友,本來一位小學雞,九月過後就變成兩個,還要不同學校。所以新學年學校的日程也是要一併考慮,在這裡實在太多未知。希望還是能把這個「傳統」延續,讓孩子們的童年有個「每年冬天我們總會一家去滑雪」的愉快回憶。

如果不是你

忙碌緊張告一段落,原本可以做跟得夫人,隨老公出差去輕鬆一下。但不湊巧,公公婆婆也要出行,無法幫我看著三隻嘩鬼。不放心交給姐姐,還有那麼多的這裡那裡接送,還是留下做賢母。老媽跟我不好意思,其實,真的不用。你們也該好好享受人生,有自己的生活。

只剩下幾天的鋼琴考級試就殺來,終於有時間關心老大。一邊監督哥哥練琴,一邊對著電腦搜索,把聖誕假期和農曆新年假期的機票酒店等等都預定確認完畢。比起往年,是遲了很多。手機傳來老公給我的短訊,炫耀著華麗的酒店房間,氣我嗎?我嘆氣。哥哥八卦走過來看,譁然:「哇!他住得那麼好!他是去嘆世界嗎?」

「對啊,原本媽媽也可以跟著去。但要照顧你們,唯有放棄啦!」

哥哥望著我,然後凝重地說:「其實你可以去的。我們有菲傭姐姐照顧也可以,哎呀,但沒有人幫我簽手冊和回條啊!」

哥哥,你真懂事。你彷彿對媽媽不能去旅行要留家而感到內疚。我馬上意識到,這非常不妥。那種從古代便承傳下來的「要不是因為你們,我就不用怎樣怎樣」的情緒綁架,有時候是我們無意識地洩漏。馬上改口:「嘿!其實呢,媽媽最近很累,我也不想出門。我也很喜歡在家,跟你們在一起。照顧你們也不錯,只要你們不常常吵架打鬧,弄得我頭昏腦脹就好。我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處理呢!」

哥哥聽完,滿意地走回他的房間。轉頭拿來一疊要簽名的通告。他還需要我多久呢?又何妨?

晚上,和二姐細佬講故事,拖拖拉拉終於把他們弄上床。二姐最近話特別多,臨睡前,明明呵欠連連,還是不斷問問題。我催促她快睡,忍不住說:「你快長大吧!這樣就不再要我每晚陪睡。我都就睡著,你還話不停。」

「因為我長大後,不用你照顧,你可以只照顧細佬。這樣你就不會累了?」

「因為你長大後,可能只愛黏著朋友,根本就不需要媽媽了。」

「啊!會嗎?」二姐疑惑地問。

「可能吧!快睡。」

輪到陪細佬。最近的細佬,若是午睡太多,晚上7點多是完全無法入睡的。看著他的側影,小人兒變得好長,努力地想要睡著的模樣,還是那麽可愛。我輕聲問:「是否午睡叫不醒你,現在又睡不著了?」

「嗯。」他閉著眼,點點頭。還是肉肉的小臉,在黑暗裡也看得到白滑:「媽媽,我長大呢,我不要黏著朋友,我要黏著Daddy媽咪。」原來剛才和二姐的對話,他放在心上了。多甜呀!

「哦,好啊,媽媽喜歡你黏著我呢!」

「媽媽,那為何家姐長大會想黏著朋友呢?」

「其實,媽媽只是亂說,可能家姐和你一樣,也愛黏著媽媽吧!」我連忙安慰細佬。

拍著他的小屁股,著他快些睡。我思量這種每天重複單調的忙碌辛勞,其實可能轉眼就不復在。孩子們其實從來不會要你犧牲甚麼,在他們心裡,一切簡單自然。大人的妄自菲薄和對現實的矛盾,其實不都是自尋的煩惱?記得不要再對孩子說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就不用怎樣的說話,記得其實你也大可以放下孩子,做你自己。記得就算過著情非得已非自我的生活,其實也只是短暫。

所以呢,人生所謂的活在當下,你是真的明白了?如領悟,請少抱怨。珍惜眼前的自由和不自由。

愛上吃檸檬的遊戲

當一次一次的失敗,逐步逐步打擊著你的信念。讓你不禁懷疑,當初的價值觀是錯的嗎?相信孩子不需要甚麼都很突出,不一定要學術精湛,只要真誠可愛,願意溝通友善有禮,總有欣賞她的學校。相信不需要每天訓練她這個那個,不要給她壓力,只要讓她歡樂地去學校遊歷一回,就已經足夠。

在首次的失意,我會安慰自己,不緊要,今年競爭大。不緊要,神校多人報。不緊要,她只是運氣不好。但在屢次看到雷同結果時,我的信心開始動搖。是我準備不足嗎?是我太過樂觀嗎?是我自認為無需要過份緊迫小朋友的想法,太天真嗎?是我的孩子真的很差嗎?

不知道從何說起,相信很多人走到這個境界,都會跟我一樣,也會有這種難以啟齒,無以名狀的沉痛。是甚麼否定了自己的孩子,也否定了自己的信心?如果看不開,想不通,也不找人訴說和傾談,可能想著想著,就會繼續沉入這詭異的深淵。

於是,低沉了一晚,我從這種不安中抽身出來。我在群組裡說,其實也是跟我自己說:這只是人生階段裡的一件小事。這麼簡單,就被擊垮了?沒有如願沒有順遂,但總會有學校讀書吧!不理想,就繼續努力,或可插班或也適合安逸。國際學校,選擇也眾多,雖然隊伍都很長,但只要經濟不是考量,總也想得出辦法吧!再不然,就帶著孩子出走吧!世界何其大,哪裡不能讀書?這麼小的事,需要這樣鬱鬱嗎?

人生,一定一條直路順利無阻?可能上天憐憫我們勞碌,只把最好的留到最後,免得我們在反正也不是正選的學校裡疲於奔命。據說馬雲不也是被哈佛拒絕了幾十次?何況香港考小學,機會率來說,其實還難過哈佛!這樣想來,心,豁然開朗。

上天給你檸檬,就把檸檬榨汁做凍檸水吧!遇到甚麼,見招拆招。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該懷疑自己的孩子,報小一的確是磨練人意志精神的一個過程,其中的種種,可能荒誕怪異如聊齋誌異。人生路漫漫,這不過是個開始。失望過後,宣洩過後,還要自強不息。告訴自己,沒甚麼大不了。甚麼都不是問題!首先,還是繼續專注準備下週殺來的面試!

A小姐,在去過多間學校後,她也有自己的見解和意見。非常幸運地,她首選的學校,也是唯一有給她再次面試的學校。在得知好消息之後,A問:「夢想會成真嗎?」我答:「只要你相信,就會咯!」於是,在學校假期的某天,帶著她去變身。我不是要寵壞她,也不是想趁她還沉迷公主的時候,留下倩影。我希望用行動來告訴她,夢想當然可以成真,只要妳不放棄相信。順便為她打打氣。另一方面,其實也是自己想搞一場「大龍鳳」來放鬆自己,我曾經也渴望成為公主!

在此,媽媽衷心祝福妳,每一個夢想都能成真!

但如果真的繼續收檸檬,我們也一齊開心地接受。起碼知道,今年應該很難感冒。

我在看你看我的倒影

下午到黃昏,通常是我最忙碌的時段。三個孩子都放學在家,不是忙於應付細佬,就是忙著帶二姐去她的課外活動,最後還要兼顧哥哥是否有功課上的問題。在這樣忙亂的時候,我也會一心幾用,再加指揮菲傭姐姐和回覆手機訊息。

最近每次我拿起手機看訊息或在打字回覆,有個八卦的小孩便會站在旁邊一起讀。英文無難度,中文就顯得困難。有時候我側身,問他:「為何要看媽媽的訊息呢?」他呵呵地傻笑:「就是想知道咯!難道你有秘密不想讓我知道嗎?」

鬼靈精的年紀!我正色跟他解釋,其實不應該在沒有對方的同意下,看別人的訊息,這樣不尊重人,云云。突然,我靈機一觸,笑道:「你以後長大有自己手機的時候,我也可以任意看你的訊息嗎?」「不能!」他搖搖頭,笑著跑開了。

失望。心裡滿滿的失望,湧上了臉。我拉長臉,追回他:「真的不能嗎?為何呀?」他看看我,狡黠地一笑:「看情況啦!」像是安慰我。「有些可以,有些……嗯……可能……嗯……不……可以吧!」「唓!」我翻白眼,沒趣地走開。

晚上,跟孩子們交代吃完晚飯後的安排,因為爸爸媽媽要外出看戲。「啊!」三個一起哭喪著臉,很是不滿。哥哥靠著我輕聲說:「怎麼你們每晚都出去玩呢?」「每晚嗎?不就是昨晚和今晚?前晚沒有,大前晚也沒有,明晚也沒有呀!」我反駁。「但,你不覺得你們最近外出玩得多了點嗎?不公平哦,為何大人可以晚上去玩,我們不可以呢?你為何不帶我呢?」他開始嘮嘮叨叨,有點像個老太婆。

「哪有不公平?爸爸媽媽也想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如果將來你長大,你也會想和朋友外出玩吧!到時候,我可否說同樣的話,然後要你帶我一起去呢?」我又將角色掉轉,悻悻然問他。

一時語塞的哥哥,想了想吐出一句:「不……太好吧!」

我一把抱著他,裝作不忿:「為何啊!我將來也會好想跟你同你的朋友外出哦!帶我去啦!」

笑著逃亡的哥哥,一邊走一邊高呼:「不用啦!不用啦!到時你老啦,留在家裡乖乖啦!」

以上,兩件事,你會覺得有點心酸和無奈嗎?你其實想聽他說,好呀,給你看啦!當然可以啦!隨便看都沒問題!好啦!帶你去啦!當然要帶你去啦!

但其實,你應該酸嗎?你想想(你到時候再回想想)你也曾經擁有了自己的私隱和時間,跟他們說,請給我空間。你也曾經留下孩子自己出去放鬆玩樂,那麽當他們長大後,留下你出去和朋友外出遊樂,又有何不妥?你其實應該覺得:只是時移勢易,角色調換了而已。

這就是歲月。很多人忘記了自己的曾經和自我。因為透不過氣,感覺疲累,想喘息或種種,而避開總想一直黏著自己的孩子們。到他們長大後才發覺,到自己想要黏著他們時,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天地。總是想著自己為他們做了甚麼,而他們又為自己做過甚麼。卻忘記自己曾經也放過假偷過懶,在「賣身」給孩子們的時候也有想辦法找時間做自己和放鬆。最重要的是,在「賣身」的時候,所得到的甜蜜,擁抱,親吻等等,都不算愛嗎?

這世間哪有絕對的公平,但總也不能時常抱著度量衡去走每一步吧?很多,你已經得到,只是後來你忘記了。很多,你曾經擁有,但你當時覺得不需要。

是嗎?

 

開始

北美假期結束,回來後除了跟時差搏鬥,就是處理一連串的事情。其中最最最重要的,當然是申請小一和準備面試。

真的不想面對,但又有甚麼可逃避呢?只能硬著頭皮,迎面上。很多人說,你有過經驗,應該駕輕就熟。是的,有經驗,但那是三年前的事,我連三日前的事有時候都不記得。還有,那個是哥哥,天使男孩。這個是妹妹,強頑的敏感女孩。他們兩個由出生到成長,其實真的沒有甚麼是相似的。唯一所同就是父母一樣,和腳趾長得實在相似。所以呢,這所謂的經驗,真的幫不了甚麼。

你問我,緊張嗎?有一點。情緒上,更多的是焦慮。腦海中總是想著有甚麼忘了有甚麼未做有甚麼我會到時才「哎呀」的事情。負面的我,覺得,就是難和煩。龍年小孩,個個都戰鬥格,競爭太厲害。我家的小姐,還是算罷啦!正面的我,覺得,很多時,也真的只是天時地利人和,她有她的命和運,擔心也是多餘。不如樂觀,相信總有適合她的學校在等著她。一切放鬆隨緣吧!

我告訴自己,我只需要好好控制我身體裡的魔鬼,把她鎖起不要讓她走出來。凡事都冷靜地應對,給她微笑鼓勵和讚賞。做一個天使媽媽。我們一定可以熬過這一段!給所有正受同樣煎熬的媽媽們,共勉之。記得,這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願一切發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加油Miss 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