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時間

開始

北美假期結束,回來後除了跟時差搏鬥,就是處理一連串的事情。其中最最最重要的,當然是申請小一和準備面試。

真的不想面對,但又有甚麼可逃避呢?只能硬著頭皮,迎面上。很多人說,你有過經驗,應該駕輕就熟。是的,有經驗,但那是三年前的事,我連三日前的事有時候都不記得。還有,那個是哥哥,天使男孩。這個是妹妹,強頑的敏感女孩。他們兩個由出生到成長,其實真的沒有甚麼是相似的。唯一所同就是父母一樣,和腳趾長得實在相似。所以呢,這所謂的經驗,真的幫不了甚麼。

你問我,緊張嗎?有一點。情緒上,更多的是焦慮。腦海中總是想著有甚麼忘了有甚麼未做有甚麼我會到時才「哎呀」的事情。負面的我,覺得,就是難和煩。龍年小孩,個個都戰鬥格,競爭太厲害。我家的小姐,還是算罷啦!正面的我,覺得,很多時,也真的只是天時地利人和,她有她的命和運,擔心也是多餘。不如樂觀,相信總有適合她的學校在等著她。一切放鬆隨緣吧!

我告訴自己,我只需要好好控制我身體裡的魔鬼,把她鎖起不要讓她走出來。凡事都冷靜地應對,給她微笑鼓勵和讚賞。做一個天使媽媽。我們一定可以熬過這一段!給所有正受同樣煎熬的媽媽們,共勉之。記得,這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願一切發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加油Miss A!

廣告

踏入社會

3歲的J,有了regular的學校生活,也多了社交活動。懂得說話,也懂得一些“人情世故”,出現了以下的插曲。

********************************

公園遊樂場,很多孩子父母。J穿插其中,看見吸引他想玩的玩意。

有個男孩,年紀相若,身形較矮小,正在撥弄玩著。J站在一邊,企圖加入。

被男孩拒絕,撥開J的手,最後還忍無可忍,一把捉住J把他推開兩步。J有些受驚,不知所措。

向我求救,我說,別人在玩,請你排隊,等他玩完,你再玩。現在你可以玩別的。

J聽取勸告,離開去玩其他玩意。

一會兒,那男孩離開去玩其他設施,J便走去玩。怎知那男孩折返,男孩見到J在玩,二話不說,又是一把抱起J把J推開兩步,自己玩起來。

這次J自覺受了委屈,大叫,哭了起來。我問他,怎麼了?他說,他推我!(指著那個男孩)他沒有排隊!
我說,那你哭也於事無補。你跟他說,推人不對,請不要推我。也請你排隊!

J說,我不要跟他說話。他不會說話。(後來我們發覺那男孩是講普通話的。)

男孩的祖母發現,不好意思,叫嚷著男孩讓J玩,更說,你再不聽話,我打死你等的威脅說話。男孩明顯愛理不理。

J哭著走到我的面前,明顯需要一些安慰。於是我平靜地說,你知道嗎?這些事情,都要你自己處理,媽咪爸爸不是一直在你身邊。你要自己想想怎麼做。 他不對也好,對也好,你哭也不是解決的方法。雖然媽咪知道你委屈,你覺得哭了舒服些,就哭吧。但不要想,媽咪爸爸可以為你出頭去趕走那男孩,因為我們也不能這麼做。現在,你可以選擇去別的地方玩,或者回去面對那個男孩,跟他說清楚。你想怎樣?

哭完的J,聽完,說,我玩別的。跑開去其它地方玩。餘下的時間,他雖然玩得開心,但我們都看得出,他一直避開那個男孩。那孩子走開了,他又跑去那個他傾慕的玩意去把玩,只要一見到那男孩回來,他就提前走開。如是,幾次。

我們就是這樣隔岸觀火,爸爸在我旁邊輕輕自言自語,不要走呀!不要怕他呀!

我笑,你兒時應該也是這樣吧? (爸爸說,好像是。)那他是像你呀!  其實這樣看,這是他選擇解決他的問題的方法:他不願跟人正面衝突,或者他覺得對方比他橫蠻,他又不想再被這傢伙欺負,他選擇避之則吉,也沒有不對呀。起碼他不是硬碰硬,不想再試試被推開的滋味。下次別人可能不是推,而是打呢?你又不能叫他打回去。躲開也不壞吧?

爸爸聽著又覺得有道理。但說心裡總有些那個。

我知道,我也是這樣忐忑。但我們也是第一次做父母,這種事情也是最近才開始多了接觸。實在自己也只是摸索。看著心有些疙瘩,但愛莫能助呀!我們不能跟你一世,做你保鏢。這些“社交”就要靠你自己掌握。我們,只能從旁給些意見而已。

********************************

商場的遊樂場。又是充滿孩子父母。

J開心完滑梯,跑來跑去再排隊滑。如是者,幾個round,不小心撞到另一個男孩。其實應該是兩個人一起撞到,因為那個孩子也是跑著。反正都是無心。

男孩又是比J矮小,年紀相若。J不覺怎樣,但對方似乎覺得J是故意撞到他。於是伸手推J,把他推開幾步。這也罷,繼續走前推J,J繼續退後。這樣重複3次。

對方父母不知在哪裡,沒有出手制止。J只是望著對方,呆呆被推。爸爸不忍,出口相助:你們一起玩,不是故意撞到對方的呀!無事呀!無事。

對方見大人出馬,便跑開。J也繼續跑去玩。似乎沒有被嚇倒或怎樣。

爸爸說,實在不忍看著他這樣被人推,再差幾步就被人推去角落,不知道會怎樣。

我甚麼也沒說。我不知道,如果只有我,我會怎樣,是否該出手(口),是否該繼續觀察。

有時候覺得這些事情對我們父母也是測試和試探,實在太難。

********************************

學校發生的事,反正我們看不見,也就算了。學校以外的地方,看見了,也不知道如何為正確做法。

J還小的時候,也是有些類似事情,但對方孩子也小,氣力有限。

現在都大了,力氣大了,出手重了,家長自然如坐針氈。

可能是男孩子,總覺得這是他必須要經歷的磨練。

如果是妹妹,我們便可以大把理由,呵護保護?!做父母,真不是一般的難。

J,媽咪爸爸也是一直在學習檢討中。希望你也原諒包容我們,如果你覺得我們沒有給你保護。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父母也有說不出的難處。

小小天堂

2011年1月,J開始上一星期兩次的montessori class。加上本來一週兩次的TT playgroup,一週四天的早上都在學校渡過。

相隔上次觀察班一個月,第一次上正式的montessori class,我擔心他已經忘記之前的經驗,定要從新適應。沒想到他自己衝入房間便自顧自地玩起來。

偶爾走來“家長角”給我看他在玩的玩具或叫我出去陪他一陣。

很多家長喜歡陪孩子上playgroup,因為那是親子時間。但montessori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訓練他們獨立“工作” (玩耍),慢慢不需要家長在旁,也可以自得其樂。

看過也聽過,一上幼兒班或幼稚園孩子不能適應沒有家長在一旁的環境,哭得如世界末日,家長只能忍著心痛黯然離開。這樣的情景在每年9月幾乎每間幼兒幼稚園上演。有的哭個一星期,也有哭夠半年的。

我希望通過這個循序漸進的方式,當J今年9月開始幼兒班的生活時,不用哭得肝腸寸斷,痛煞媽咪。

所以頗愛這個montessori class - 一開始家長如常陪伴孩子玩耍,但幾堂之後,家長慢慢會坐在“家長角”觀察孩子。如果孩子可以自己玩,就讓他自己玩。老師也會偶爾輔助。如果他走來找你,不要推他回去,跟他一齊去,等一陣再回來。又或者當你正在和其他家長聊天,你可以說,“媽媽正在跟阿姨談話,你可否自己玩?媽媽講完後再來找你。” J通常都肯自己離開。遇到不願意的時候,我會試叫他坐在我的一旁,繼續跟他人談話。(這樣他很快會覺得無聊,看見其他孩子在玩,他又會自己返回房中,尋找吸引他的玩意。

這樣久而久之,家長還可以短暫離開房間,如去去洗手間,喝杯水,走到樓下的花園透透氣。如果孩子可以慢慢習慣你偶爾不在房間,短暫的離開,那麼到之後上學的時候,分離便相較容易。大家都不用太辛苦。

重點是不要急著推他學習獨立,因為孩子在3歲前,對於照顧者還是有很深的依賴依戀。如果太堅持或激進,只會讓他跟抗拒和更不容易離開你。終之,慢慢來便可。學校的創辦人在最初的家長班裡也時常強調,不要逼孩子做不願意的事情,這又是montessori的另一個重點,注重自主和自由。

說回這家學校,我真的蠻喜歡。沒有濃重的商業味。看看寬敞的班房,只有五六個小朋友但有三個老師,就知道這學校不是為了牟利。雖然老師都是說廣東話,只在circle time的時候會有些英文。對於J這個英文人來說,真是一個很好的平衡。學校不大,班別也不多,人數也不多,有草地,有沙堆,就是這樣小小庭園的感覺。最最最重要是,J自己很喜歡這學校,總是玩到不願離開。

如無意外,9月的幼兒班還是會在這裡。

J最愛在花園推車車。

這樣大的班房,只有五六個孩子和3個老師。真是舒適。

學校不需要大,不需要太多無謂的東西。不要十幾二十大人小朋友困在一個豆腐磚般的房間,被一兩個老師“馴獸”。

不要填一堆表格還要排隊爭崩頭和靠關係。學校本應該是個小小天堂。

這樣大人小朋友都可以輕鬆快樂。

為將來鋪路?Come on!  將來的事誰又真的可以完全掌握?

 

更正:

1. 其實是2個老師。人數少也只是因為是10點45分的班,想幫J換早上9點的班,那裡就已經有11個小朋友了。

老師跟我說師生比率是1:6。所以我們只是幸運,本來想轉早一班,現在也已打消念頭。

2. 有一個老師負責只講英文,一個老師負責講粵語。今日那個專講英文的老師和J玩車車的時候,我才發現。

chocolate cookies

因為J,我也無眠。除了計算著時間,可以做的就是寫blog。

開著iTune,戴上耳機,sorry baby。

除了Lego,最近J喜愛玩playdough。眾多顏色款式,總首選咖啡色和星星形狀。

自從跟chocolates有了接觸之後,J愛上這味道,奈何在家裡不能時常吃到,唯有玩chocolate color的playdough止渴。

J說,“我地整朱古力曲奇呀!” “星星形狀呀!” 然後扮作吃餅乾的樣子。還說,“pretend喔!”

這日如是,媽媽幫忙整“chocolate cookies”,J說,“我要給魚魚睇下餅餅!”

於是……

J說,“慢慢睇啦!好好味架!”

孩子,永遠充滿想像和有創意。

悶的,只有大人。

Lego船

最近和J在家的遊戲,除了他的車車之外,砌Lego是其中一樣幾乎每天會玩的。

每天我們都會一起砌Lego。J已經由最初只懂破壞到現在可以獨立完成作品。

每天的主題都是船,J喜歡車,但Lego,他指定要船。媽媽和J各自砌自己的船,完成後幫船隻改個名字。

然後?明天再來。

這是J的happy boat。後面那隻是媽媽的“waku waku boat” (waku waku 是日文,意即興奮。)

是日,J的不平衡“曳曳boat”。

這是媽媽的“flower boat”,被J插手參與。

J的船,我不會幫忙,除非他要求(基本上很少)。我的船,他很喜歡插手。跟他說,這是我的“工作”。他會明白,然後放手。

但過一會,只要看到我的“大船”,又會想過來幫忙。後來我明白,我的船,不能搭得太大,要跟他的差不多,這樣他就懶理我了。

和小朋友玩,對有些人來說很容易,對有些人來說卻覺得是件“傷腦筋”的事。

其實說穿,就是你願意花多少心思和付出多少時間。

我一直承認,我是個沒耐性的人。對著J,是機會學習,是磨鍊。

每天都會有不同的問題和挑戰。和J砌Lego,由一開始到現在,過程一直在變化。

我也要隨著他的成長,作出調整。可能很快,他就會對lego船這主題,甚至這遊戲厭倦。

到時再想其他的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