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A

如果不是你

忙碌緊張告一段落,原本可以做跟得夫人,隨老公出差去輕鬆一下。但不湊巧,公公婆婆也要出行,無法幫我看著三隻嘩鬼。不放心交給姐姐,還有那麼多的這裡那裡接送,還是留下做賢母。老媽跟我不好意思,其實,真的不用。你們也該好好享受人生,有自己的生活。

只剩下幾天的鋼琴考級試就殺來,終於有時間關心老大。一邊監督哥哥練琴,一邊對著電腦搜索,把聖誕假期和農曆新年假期的機票酒店等等都預定確認完畢。比起往年,是遲了很多。手機傳來老公給我的短訊,炫耀著華麗的酒店房間,氣我嗎?我嘆氣。哥哥八卦走過來看,譁然:「哇!他住得那麼好!他是去嘆世界嗎?」

「對啊,原本媽媽也可以跟著去。但要照顧你們,唯有放棄啦!」

哥哥望著我,然後凝重地說:「其實你可以去的。我們有菲傭姐姐照顧也可以,哎呀,但沒有人幫我簽手冊和回條啊!」

哥哥,你真懂事。你彷彿對媽媽不能去旅行要留家而感到內疚。我馬上意識到,這非常不妥。那種從古代便承傳下來的「要不是因為你們,我就不用怎樣怎樣」的情緒綁架,有時候是我們無意識地洩漏。馬上改口:「嘿!其實呢,媽媽最近很累,我也不想出門。我也很喜歡在家,跟你們在一起。照顧你們也不錯,只要你們不常常吵架打鬧,弄得我頭昏腦脹就好。我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處理呢!」

哥哥聽完,滿意地走回他的房間。轉頭拿來一疊要簽名的通告。他還需要我多久呢?又何妨?

晚上,和二姐細佬講故事,拖拖拉拉終於把他們弄上床。二姐最近話特別多,臨睡前,明明呵欠連連,還是不斷問問題。我催促她快睡,忍不住說:「你快長大吧!這樣就不再要我每晚陪睡。我都就睡著,你還話不停。」

「因為我長大後,不用你照顧,你可以只照顧細佬。這樣你就不會累了?」

「因為你長大後,可能只愛黏著朋友,根本就不需要媽媽了。」

「啊!會嗎?」二姐疑惑地問。

「可能吧!快睡。」

輪到陪細佬。最近的細佬,若是午睡太多,晚上7點多是完全無法入睡的。看著他的側影,小人兒變得好長,努力地想要睡著的模樣,還是那麽可愛。我輕聲問:「是否午睡叫不醒你,現在又睡不著了?」

「嗯。」他閉著眼,點點頭。還是肉肉的小臉,在黑暗裡也看得到白滑:「媽媽,我長大呢,我不要黏著朋友,我要黏著Daddy媽咪。」原來剛才和二姐的對話,他放在心上了。多甜呀!

「哦,好啊,媽媽喜歡你黏著我呢!」

「媽媽,那為何家姐長大會想黏著朋友呢?」

「其實,媽媽只是亂說,可能家姐和你一樣,也愛黏著媽媽吧!」我連忙安慰細佬。

拍著他的小屁股,著他快些睡。我思量這種每天重複單調的忙碌辛勞,其實可能轉眼就不復在。孩子們其實從來不會要你犧牲甚麼,在他們心裡,一切簡單自然。大人的妄自菲薄和對現實的矛盾,其實不都是自尋的煩惱?記得不要再對孩子說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就不用怎樣的說話,記得其實你也大可以放下孩子,做你自己。記得就算過著情非得已非自我的生活,其實也只是短暫。

所以呢,人生所謂的活在當下,你是真的明白了?如領悟,請少抱怨。珍惜眼前的自由和不自由。

廣告

愛上吃檸檬的遊戲

當一次一次的失敗,逐步逐步打擊著你的信念。讓你不禁懷疑,當初的價值觀是錯的嗎?相信孩子不需要甚麼都很突出,不一定要學術精湛,只要真誠可愛,願意溝通友善有禮,總有欣賞她的學校。相信不需要每天訓練她這個那個,不要給她壓力,只要讓她歡樂地去學校遊歷一回,就已經足夠。

在首次的失意,我會安慰自己,不緊要,今年競爭大。不緊要,神校多人報。不緊要,她只是運氣不好。但在屢次看到雷同結果時,我的信心開始動搖。是我準備不足嗎?是我太過樂觀嗎?是我自認為無需要過份緊迫小朋友的想法,太天真嗎?是我的孩子真的很差嗎?

不知道從何說起,相信很多人走到這個境界,都會跟我一樣,也會有這種難以啟齒,無以名狀的沉痛。是甚麼否定了自己的孩子,也否定了自己的信心?如果看不開,想不通,也不找人訴說和傾談,可能想著想著,就會繼續沉入這詭異的深淵。

於是,低沉了一晚,我從這種不安中抽身出來。我在群組裡說,其實也是跟我自己說:這只是人生階段裡的一件小事。這麼簡單,就被擊垮了?沒有如願沒有順遂,但總會有學校讀書吧!不理想,就繼續努力,或可插班或也適合安逸。國際學校,選擇也眾多,雖然隊伍都很長,但只要經濟不是考量,總也想得出辦法吧!再不然,就帶著孩子出走吧!世界何其大,哪裡不能讀書?這麼小的事,需要這樣鬱鬱嗎?

人生,一定一條直路順利無阻?可能上天憐憫我們勞碌,只把最好的留到最後,免得我們在反正也不是正選的學校裡疲於奔命。據說馬雲不也是被哈佛拒絕了幾十次?何況香港考小學,機會率來說,其實還難過哈佛!這樣想來,心,豁然開朗。

上天給你檸檬,就把檸檬榨汁做凍檸水吧!遇到甚麼,見招拆招。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該懷疑自己的孩子,報小一的確是磨練人意志精神的一個過程,其中的種種,可能荒誕怪異如聊齋誌異。人生路漫漫,這不過是個開始。失望過後,宣洩過後,還要自強不息。告訴自己,沒甚麼大不了。甚麼都不是問題!首先,還是繼續專注準備下週殺來的面試!

A小姐,在去過多間學校後,她也有自己的見解和意見。非常幸運地,她首選的學校,也是唯一有給她再次面試的學校。在得知好消息之後,A問:「夢想會成真嗎?」我答:「只要你相信,就會咯!」於是,在學校假期的某天,帶著她去變身。我不是要寵壞她,也不是想趁她還沉迷公主的時候,留下倩影。我希望用行動來告訴她,夢想當然可以成真,只要妳不放棄相信。順便為她打打氣。另一方面,其實也是自己想搞一場「大龍鳳」來放鬆自己,我曾經也渴望成為公主!

在此,媽媽衷心祝福妳,每一個夢想都能成真!

但如果真的繼續收檸檬,我們也一齊開心地接受。起碼知道,今年應該很難感冒。

開始

北美假期結束,回來後除了跟時差搏鬥,就是處理一連串的事情。其中最最最重要的,當然是申請小一和準備面試。

真的不想面對,但又有甚麼可逃避呢?只能硬著頭皮,迎面上。很多人說,你有過經驗,應該駕輕就熟。是的,有經驗,但那是三年前的事,我連三日前的事有時候都不記得。還有,那個是哥哥,天使男孩。這個是妹妹,強頑的敏感女孩。他們兩個由出生到成長,其實真的沒有甚麼是相似的。唯一所同就是父母一樣,和腳趾長得實在相似。所以呢,這所謂的經驗,真的幫不了甚麼。

你問我,緊張嗎?有一點。情緒上,更多的是焦慮。腦海中總是想著有甚麼忘了有甚麼未做有甚麼我會到時才「哎呀」的事情。負面的我,覺得,就是難和煩。龍年小孩,個個都戰鬥格,競爭太厲害。我家的小姐,還是算罷啦!正面的我,覺得,很多時,也真的只是天時地利人和,她有她的命和運,擔心也是多餘。不如樂觀,相信總有適合她的學校在等著她。一切放鬆隨緣吧!

我告訴自己,我只需要好好控制我身體裡的魔鬼,把她鎖起不要讓她走出來。凡事都冷靜地應對,給她微笑鼓勵和讚賞。做一個天使媽媽。我們一定可以熬過這一段!給所有正受同樣煎熬的媽媽們,共勉之。記得,這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願一切發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加油Miss A!

但願只是好朋友

「我覺得很抱歉,媽咪對你發脾氣。我們重新開始好嗎?」我跟二姐說。坐在街上的露天茶座,陽光穿過樹葉,洋洋灑灑地披在我們身上。

「我也很抱歉,我又讓你生氣。甚麼叫做重新開始?」二姐低聲地問,吃著我剛買給她的巧克力棒棒糖。

哥哥在旁冷眼旁觀,忍不住插嘴:「就是忘記之前發生的,一切歸零,再來過。好似一局遊戲game over,再玩過。」他究竟是怎樣心情?在他臉上總是一副不在乎的表情。

我附和:「就是這樣。重新來過,我們做好朋友吧!」對於子女,我從來不相信甚麼和子女做朋友的鬼話,但對於這個女兒,我打從心底更想和她做朋友。因為她把朋友看得很重。或者,換一種方法相處,大家都會開心些?怎麼?說得好像感情煩惱裡的對白似的?其實,和子女的關係,又何嘗不是一種戀愛關係?只是看是哪種罷了!讓你如魚得水還是死去活來,讓你平淡溫吞還是高潮迭起,而已。

「不要!我不要和你做朋友。還是媽咪和女兒!」二姐想也不想地回答。然後和我抱抱,當作和好如初。

吵架的時候,有些話可能衝口而出,事後覺得言重得有點後悔。有天朋友很生氣地說她和兒子的衝突,她告訴我最後她拋下一句請願沒有你這個兒子的話!外人當下自然覺得,犯得著嗎?這類說話還是不要說的好。但當事人當時的情緒,可能真的控制不了,就這樣說了。說了,是一種發洩。完了,生活還不是繼續?有影響嗎?我覺得,只要不是經常這樣,影響或者不大。但最好,事後還是認真溝通,道個歉,擁抱言和,把一件事了斷比較好吧!

我相信能夠經常保持心情平和的人,應該是長期睡眠充足,而且有經常修煉瑜伽冥想之人。天生平靜的人,我見過很少。而且大部分可能只是如外子般,對外平靜,對內,隨時火山爆發,破壞力比經常發脾氣的人可能更甚。要懂得好好控制情緒,是需要練習的!而且還要懂得正確地排解內心的負能量,才是重點。我們發脾氣也是一種排解,只不過這是一種方式不太好的排解。但比起不懂排解的人要健康,因為那些人最終只會久不久火山爆發或積鬱成疾。

如何排解負能量,就是一門我們需要練習的課。在這之前,發脾氣,不緊要。但記得要好好善後!

希望大家都不用經常需要用到「我很抱歉我們重現開始吧!」的善後語來處理和子女的關係。見到別人能和女兒關係融洽親密,我其實是艷羨的。心裡總帶著遺憾,甚至覺得如果她不是水瓶座,或者更能和我合得來?又或者她不是我的女兒,就只是朋友,那麼可能可以如我很多的水瓶座朋友一樣,也相處不錯吧!有時候,但願只是好朋友,並不是一種荒謬的想法。

有時候,就只能想著,我深呼吸我閉上眼,我要一秒鐘冷靜,把你當朋友。或者從此我們就可以相安無事到終老。

JAL的最近

常常說哥哥的記性很好。考完試後的半天學,每天沒有功課。我跟他說,是時候好好練琴,因為之前讀書忙都沒有對他要求太多。現在每天有時間,必須認真練習。對於哥哥,我都是放養政策,凡事給一些指引,然後就是靠他自己。相信他自己可以。所以我沒有日日陪他練習或檢查他的練習成果。今日興致所至,坐在他的旁邊聽聽他練琴。然後發覺,他都沒有打開琴譜。原來,他把琴譜背了。然後再發覺,有一首曲彈得特別短,我要求他打開琴譜讓我看看。謎底揭曉,他只彈其中四行!我問他為甚麼?他說,這叫集中練習,把自己彈得不熟的,集中來練習。其餘熟的部份就可以不用理會。我要求他從頭到尾彈一次,結果不堪入耳。

我說,再熟,一旦疏於練習就會忘記。所有事都是一樣。你試下一年不講話,再張口看看你是否還會講話?

哥哥記性好,但這種自以為是的小聰明還真的讓我暈。

本來說好練完琴,讀完中文書,就可以玩PS4。他走來跟我說,他不要玩了。因為他覺得自己實在不應該(偷工減料),所以不應得到玩PS4的機會和時間。我看著他,不禁失笑:「你記得媽咪今天跟你講的,以後不要再重複這種愚蠢的錯誤就好了。現在,快給我(滾出去)玩吧!趁我還沒改變主意。」哥哥聽完,看我沒有生他氣,眉開眼笑地嚷著跑開去。他這個性,有時候,真的很像某人。

img_0533

Photo Credit – Sam哥哥

*******************************************

都說二姐沒有哥哥好記性,同樣的事在同樣的年紀要花上雙倍甚至三倍的時間,才能學懂。週六如常唱完合唱團,老師傳來短訊。告知在即將到來的表演年會上,會讓二姐做個小司儀介紹其中一首歌。請我跟二姐多加練習。然後台詞傳來,一大段!我有點冒汗,她在幼稚園Fun Day講的也不過兩句話,這可是一大段。她,一定記不到,我心裡默默想著。

問二姐,老師找你說台詞介紹歌曲嗎?二姐一臉得意,是啊!那麼長,你記得住嗎?當然可以啦,二姐想也沒想。我把老師寫的讀給她聽。第一次,她只記得介紹自己那兩句。我說,我們慢慢來,第一天記兩句。第二天再加兩句。第三天再加,如此類推。二姐看著我:「媽咪,好主意!你真聰明。」我大笑。

第二天一早,她一見我就背誦起來,不知道是否爸爸幫了她練習,她已經記得一大半。雖然還沒有完全通順,我還是有點感動。小小年紀,居然會自己努力。雖說她記性不好,其實是我的偏見還是因為哥哥的存在,先入為主的錯覺呢?

妹妹,居然有點讓我刮目相看。


*******************************************

細佬,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花見花開的花美男。話雖如此,他在家裡其實最沒有地位。因為媽媽平時都忙哥哥和二姐就已經焦頭爛額,根本沒有太多時間理會他。所以,從小求關注的個性,讓細佬有點討厭。一有不如意就會七情上面,扁嘴眼淚,甚至大叫大哭。對於這類行為,我心知是不能一時改變,但絕對不能無視。於是,只要給我捉到機會,我都會很嚴厲地看著他,跟他說,有甚麼好好說,不要一不高興就反枱世界末日般。有次我光火大喝,你再這樣,我就請你出去,不要回來了!

三歲多的細佬,語言能力和哥哥很相似。最近幾個月的表達能力突飛猛進,所以現在我一有機會就對他「念經」,碎碎念,講道理。講一大輪,天花龍鳳。然後看他乖乖點頭,好像都清楚明白:「知道,媽咪。明呀,媽咪。」這晚我陪睡,輪到細佬優先。他很開心地跟我說,媽咪先陪我因為我乖,是不是?如果不乖,就會被趕出門口了,是不是?我附和著他的分析,真聰明。趕快睡,細佬。今日你很乖。細佬攬著我閉上眼:「媽咪,我會乖。我現在睡啦。我真的好鍾意你!因為你是我的best friend!」

Best friend?不是Bethany嗎?我愕然。「是啊!但現在你是我的best friend。」再攬緊幾錢重。閉著眼的小臉非常認真和肉緊。多可愛的細佬。雖說最蠱惑就是他,但明顯多跟他講道理,曉以大義,假以時日,還是有機會變回正人君子吧!

怪獸家長之煉成(一)

時間飛逝,這2017轉眼也差不多過了一半。今年是特別年,對於即將要步入不惑之年的我,有點感傷。其實我還是常常疑惑,可否真的很快不惑呢?同學已經早早劃清界線,說,「如果你要在臉書用上39+1,請你不要告訴別人你是我同學!」有這麼誇張嗎?對於升高一班,就真的那麼恐懼和不能接受?我想說,數字遊戲而已。不想不願不敢,不提不問不說,但還是阻止不了事實發生。時間,就是不會為任何人和事停留。這個我跟二姐說了百萬次但也說不通的事情。

另外,今年輪到我們家的二姐要報考小一了。所以,暑假過後,所有旅行計劃都終止,為了迎戰。雖然,前幾天我才跟老公說,九月初朋友搞了個非常特別的美食旅行團。很想參加,因為想為自己的生日,做些特別的事。但是,可行否?就算不太可行,我畢竟還是拿出來跟老公商量,可想我這個愛玩的媽咪,到最後一分鐘還是有點不能放過任何去玩的機會。哪怕只有很微小的可能性。

哥哥的出生,新手父母。任何事情都戰戰兢兢,惶惶恐恐。朋友說一歲前要報名去playgroup,我也跟著報名。朋友說傳統不好,蒙特梭利華多福好,我也跟著帶哥哥去。朋友說男孩子要踢球發放身體多餘的精力,在家才會乖乖的。我也跟著送他去踢球。結果,playgroup是還好,但蒙特梭利讀了一年多,連校長也跟我說,可能哥哥更適合傳統的教育方式。踢球的興趣班,他去了一堂,第二堂開始罷課,就是去到坐在那裡拒絕跟從老師任何的指示。那刻,我明白,一樣米百樣人。所謂的適合,在這些事上完全完美體驗出來。他不適合別人所說所謂的好。他適合他性格切合的。於是,轉讀傳統學校。學他自己選的西班牙文,空手道。他自己挑選的,不管他學得好不好,起碼沒有上課積極度不夠的問題。

很多人說,傳統學校很恐怖。但我一點也沒有感受。哥哥讀的幼稚園,功課多數自己完成,每次也是30分鐘內。從K1到K3,六個不同的中英文老師,從來對他有讚無彈。我不是炫耀誇張,個個老師都這麼說。有次我問,那他究竟有沒有需要改善的地方?老師居然答我,這是個好問題。我覺得如果一定要說,那就是他有時候太想參與,總想把課堂上所有問題都搶去答完吧!所以每一年,老師都非常肯定地跟我們說,哥哥報小一,完全不需要擔心。因為這樣,我們再也沒有跟隨別人所說的去做。他沒有去面試班,因為他完全不怕陌生,可以侃侃而談,只怕他說太多。中文比較差,但因為我們幫他報的學校中,大部份都可以選擇英文面試,所以沒有擔心。他沒有去拍面試照,因為學校拍的已很可愛。他沒有去任何補習,除了早慧學中文。他沒有考任何英文普通話數學證書,因為我覺得,如果學校覺得這些重要,在面試的時候已經可以親自通過問答驗證,無需要用證書來證明。考小一前的暑假,我們也照樣旅行去玩。我只報了四間小學。一間用來熱身,三間都是非常心儀,隨便入任何一間都會開心到飛天。結果三間中兩間都收了。最後,讓他自己選擇去哪一間,他選了爸爸的母校。他說,如果不是因為爸爸,他會選另一間。他的人生路,會否截然不同?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哥哥就是天生不需要我們花太多力氣在他學習上的天使小孩。他適合傳統學校的原因非常簡單:他擁有非常好的記憶力和天性願意服從配合。兩歲時已經看出,未夠二歲的他,牙牙學語,已經整首氹氹轉,菊花圓背誦流利。他非常服從長輩老師的話語,只要不想他做的事情,好好跟他說,解釋一次,他就會點頭答應配合,不爭執。所以幼稚園時代,深得老師們歡心。這兩大特質,基本上,就非常適合傳統教學的學校。

今年九月,哥哥升小三。到目前為止,一年兩次的家長會面,聽到的還是那句,他沒有甚麼好說的,都很好。二年班開始,我已經沒有再檢查他的功課,只在他需要測驗考試時,幫他溫書。所以,平時他上課學些甚麼,做些甚麼,我是完全空白。因為我根本沒有去過問。我只在晚餐時問他功課做完了嗎?臨睡前,問他書包都收拾好了嗎?最多提醒他,是否手冊沒有給我簽,我就是閉著眼睛簽名的那種不負責任媽媽。有時候見到老師印仔,寫著他忘記甚麼甚麼,我也就只是說,你昨天忘了這個嗎?今天記得帶回去哦!這樣便算。然後幫他蓋被熄燈。

如果真的要說他缺點,他就是懶。別人都在辛勤溫書,他總覺得還有很多時間,還在畫他的畫,看他的漫畫。其實,如果他願意付出更多時間和精神,成績當然可以更好。不過,因為我覺得其實他的成績也已經算不錯,所以沒有再督促勸他勤勞。情願讓他去,多享受吧!凡事讓他去,這樣才可以遠離「怪獸家長」的后冠。

有這樣的天使哥哥,真心(曾經)覺得教養孩子都很容易,這樣生一打也沒有問題呀!然後,當二姐由小相撲一舊飯開始成為小人兒的當下,我開始見識到凡事都不是必然,一啖砂糖一啖屎,一個容易一個難等俗語在我生活裡活生生地演繹。而究竟我還可以道貌岸然地說句我不是怪獸家長嗎?

好,難!【再續】

 

比甚麼都重要的安慰

和媽媽朋友聚會,說到一些凝重的話題。然後不知怎的說起一件幾年前的交通意外,媽媽失去了孩子的事。是的,好沉重。作為父母,只要聽到類似事件,都會覺得難以承受。很難想像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會如何這般。於是,學懂提醒自己感恩。

當A小姐在跟我「研究」一些為甚麼,並希望我可以接受她的想法是完全正確的時候,現在,我除了深呼吸,我還可以閉上眼,想像一些在痛苦中沉淪的父母們,然後跟自己說:「算了吧!至少她還活蹦亂跳,有力氣跟你據理力爭。」哪怕那刻其實真的只想一巴拍扁她,然後大喊:「就聽我說的去做!」

阿媽是沒有時間和力氣再慢慢解釋。有的時候,真的只是時間不夠。趕著上學,趕著坐車,趕著吃飯,因為趕著,沒有時間耐性再去和她糾纏。而她這個年紀,偏偏是對時間完全沒有認識,可以慢慢地穿一件校服,途中穿插自己趴在窗邊看風景,自言自語,多有詩意!多麼美好的年紀,到底為何要趕這趕那過日辰?是我摧壞了她嗎?

有次我忍不住跟她喊:「你知道嗎?時間是不會等任何人,任何事的。過了就是過了!到時間了,就是到時間了!」她迷惘地看著我,還是那句:「為甚麼?」

哈!我也想知道。為甚麼?為甚麼時間不可以停留,等等我呢?為甚麼我們有時間的觀念,而又要在時間規範裡做著某些事情呢?這麼哲學,我沒想通之前,其實是否沒有資格做媽媽呢?

於是,我還是回到起點,提醒自己的幸運,在忙碌在煩躁在就快失去平靜那瞬,跟我自己說:「多幸運!她(他們)還可以激到你生蝦般跳!」這樣想著,居然就不太生氣了。這樣想著,居然就笑起來了。然後我記得我跟她說:「你說的都對,我說的也對。但這刻請你先配合我,聽我說的去做。這樣媽媽會很感激你。你是我的乖女兒!」奇蹟,偶爾會發生。像魔法,魔術師也需要多練習才會順暢自然!

img_9373

跟她說不能穿這個出街。為甚麼?因為這只是玩具,不是給你穿出去。高跟鞋,小孩子發育未完成不能經常穿。為甚麼?後來,我索性google了裹小腳的圖片給她看,說:「因為如果小朋友常常穿,長大後腳就會變這樣!」嚇得她把所有的玩具公主高跟鞋都交給我放到袋裡收起來。有時候,一個善意的謊言勝過萬句解釋。

**********************************************

這晚,終於等到新的菲傭來。車站接到她,帶她回家安頓好已是差不多八點半九點。我跟她說,你一天舟車勞頓,也累了,趕快去休息吧!有甚麼我們明天再說。然後自己坐在沙發裡,想要放空放鬆一下。半分鐘後,客廳的門開了,哥哥探頭出來。最近常常因為忙二姐和細佬,忽略了他。

「你還沒睡嗎?要我來幫你蓋被子?」我一邊跟著他一邊低聲問。那鬼影般飛快跑回房間的哥哥,手拿著他的熊(因為已經小到不能抱)跳回自己漆黑的房裡。看他躺在床上,把身體移到一邊,就是「請你也來躺一會」的示意。我小心翼翼地爬進他的小床。

雖然過了睡覺時間,當我知道他想我陪,都會跟他說些話。作為媽媽,我都是很沒創意地問問學校生活。哥哥反爾會無厘頭地問我:「媽咪,是真的嗎?如果你在地上看到一根針,把它拾起就會帶來好運?」

「傳說吧!快點睡。」

「我六年級的時候,你還會來學校講故事嗎?」

「三年級已經沒有啦!六年級一定不會有吧!六年級的你,應該不會想跟媽媽外出,不會讓我拖著你的手了。」媽媽突然傷感。

「為甚麼不會?我喜歡啊!我才不理會別人怎看我,別人笑我還是baby,我也不介意!」好窩心啊,小暖男。

「不是你會介意別人的眼光,可能是你自己也不想了。長大了,想法會不一樣。快睡吧!」

「是嗎?你怎麼知道?我可能還是願意跟你外出吃飯,因為我鍾意吃。但可能有時候不願意跟你們去,就像現在,我已經有不想去的時候。但最終其實我還是喜歡跟你們在一起啊!」

怎麼我總覺得,跟哥哥聊天,有點像見精神科醫生,尋獲心靈安慰呢?

「好好好!快睡吧!」

摸著他的頭親親。他環抱著我,拍著我的背,問:「記得小時候你這樣拍我嗎?」

「記得,你會跟我說,媽咪,不用拍拍,抱著我就可以了。媽咪都記得。唉,喂!快些睡。不許再講話了!」

慢慢地,靜靜地,不消一會兒,哥哥睡著了。我在黑暗中看著他的臉,今年就快九歲的小暖男,我是何等幸運成為他的媽媽?每次都會不自覺跟他說多了,但每次我都覺得好像獲得了一些平靜和安慰。非常療癒。

雖然我也常常掛在口裡放在心裡,感恩。但其實,我覺得需要時刻記住。只要他們平安健康,就是最大恩典安慰。其他都真的不重要了。

你同意嗎?

img_9300

二年級的最後一次家長講故事。三年級就沒有這個環節。對於家長來說,是一個小小成長紀念里程碑。又長大了一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