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

不需要公平,只要沿途有你

晚上,當孩子們都睡了。我的時間,開始。通常我都會去飯廳看看老公是在吃飯還是工作,說一兩句,便回房梳洗,敷面膜。今晚,老公飯後外出見外國來港的朋友。我在自己的小天地,洗呀,塗呀,抹呀,不亦樂乎。

突然聽到窸窣,疑惑地走出洗手間,赫見哥哥站在那裡!請想像從開著燈的洗手間走入漆黑,忽然見到一個小人站在那裡,那種霎時的驚嚇,真不是說笑。

「你在這裡做甚麼?9點了,不是早就睡了嗎?」我不禁驚呼,一半是因為嚇到而提高聲量,一半是有點不悅8點半睡覺的哥哥竟然還未睡!

哥哥一見我如此,馬上嚇得逃回自己的房間,跳上床被蓋頭躺下。平靜了數秒,覺得自己有點反應過度,走進他的房間看一看。幫他蓋好被:「睡不著嗎?」「嗯……媽咪,我只想跟你說句晚安!」哥哥輕輕地答。是的,通常我自己一個單打獨鬥的時候,我都是搞定了A小姐和細佬,然後來陪哥哥。今晚老公早回來吃飯,所以爸爸陪了哥哥。以致我完成任務,單純地認為哥哥已經睡了,而沒有去「打招呼」。想不到這個人,竟然等著等著,還是走出來想跟我說晚安。

有點心痛,有點甜。親親他的面,他卻要跟我親親嘴,就快十歲的大男孩。我心裡萬般不捨他長大。口裡只嘮叨著快點睡!哥哥,從來就是比較貼心順從的乖孩子。雖然也有讓我氣結的時候,但不知道為甚麼,我們的磁場非常合。他總能讓我覺得窩心溫暖,聽得懂我說的人生。堪稱我的暖男。

哥哥是我的暖男,A小姐卻是我的剋星,她所講和做的事,都需要很多智慧去跟她博弈,似乎這樣才會顯得自己有足夠能力和她糾纏。只要某天精神不足,智慧便不願意和我同在,而跟她交手,就顯得痛苦萬分。老媽常取笑我,因為婆婆和A小姐都屬龍,所以性格類似。婆婆說屬龍的孩子很聰明,你需要用你的智慧才能治得住她,而不是大吼大叫。真的,我家的老智慧還說得真到位。所以,對著女兒,我經常處於精神困頓,因為消耗腦力比較多。她,與其說是小甜心(或許是爸爸的甜心),說是我的挑戰題更貼切。比較抱歉的是,當我的智慧不夠,我便只會大吼大叫,失控像Hulk。事過境遷,都會後悔非常。

細佬,應該是永遠覺得自己是被搶了甚麼的缺乏安全感。凡事都是:「那麼我呢?」非常淒慘。也因此,我們總比較讓著他多點,寵著他多點。是我們大家的小寶貝。而他,就顯得更嬌嫩一點自信少了點。心裡,我不想他長大,心裡,我又想他男子氣一點。心裡,想他不要時刻跟兄姊比較,但無法,他們是他仰望的形象,甚於爸爸。心裡,希望三個孩子都能相親相愛,和平相處。但其實他們在打鬧哭喊的時候,也是非常可愛,雖然對於成人的大腦來說,真的很吵!有時候看見三個微妙的化學關係,心裡還是會笑出來。這種珍貴,無法形容。

常聽到,有三個孩子,就要努力地做到對三個都公平。但我掛在嘴邊的話卻是:「怎樣公平?每個人都不同,大家需要的也不盡相同。你們來到這個家的時間點也不同,得到和我們相處的時間,也不一致。如果一致對待,才不公平吧?」這世上,如何做到絕對公平?這世界本來也無法絕對公平,凡事都是相對,我們也只能儘量。教孩子不要計較,才是上策。不然,每每要想清楚每件事是否都對等都平分,也是件頭痛無謂的事。

每個孩子,都有其獨特的一面。對著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愧疚和愛慕。所以,也很難用一致的態度和標準去對待他們。我不會時常想,這樣公不公平,我也不希望他們常常惦念著公不公平。在我來說,我希望他們能夠跨過是否公平的這個層面,去對待家裡的事情。因為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不應該計較,一家人就是應該一直互相扶持,取長補短,隨時都在的這種概念。

午飯時,A小姐問我:「沿途有你是甚麼意思?」應該是她最近唱歌學到的歌詞。我說:「就是人生路上,一直有你陪伴的意思。我自從生了你們,就沿途有你(們),擺脫不了啦!」A小姐聽完,吃吃傻笑。

廣告

如果不是你

忙碌緊張告一段落,原本可以做跟得夫人,隨老公出差去輕鬆一下。但不湊巧,公公婆婆也要出行,無法幫我看著三隻嘩鬼。不放心交給姐姐,還有那麼多的這裡那裡接送,還是留下做賢母。老媽跟我不好意思,其實,真的不用。你們也該好好享受人生,有自己的生活。

只剩下幾天的鋼琴考級試就殺來,終於有時間關心老大。一邊監督哥哥練琴,一邊對著電腦搜索,把聖誕假期和農曆新年假期的機票酒店等等都預定確認完畢。比起往年,是遲了很多。手機傳來老公給我的短訊,炫耀著華麗的酒店房間,氣我嗎?我嘆氣。哥哥八卦走過來看,譁然:「哇!他住得那麼好!他是去嘆世界嗎?」

「對啊,原本媽媽也可以跟著去。但要照顧你們,唯有放棄啦!」

哥哥望著我,然後凝重地說:「其實你可以去的。我們有菲傭姐姐照顧也可以,哎呀,但沒有人幫我簽手冊和回條啊!」

哥哥,你真懂事。你彷彿對媽媽不能去旅行要留家而感到內疚。我馬上意識到,這非常不妥。那種從古代便承傳下來的「要不是因為你們,我就不用怎樣怎樣」的情緒綁架,有時候是我們無意識地洩漏。馬上改口:「嘿!其實呢,媽媽最近很累,我也不想出門。我也很喜歡在家,跟你們在一起。照顧你們也不錯,只要你們不常常吵架打鬧,弄得我頭昏腦脹就好。我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處理呢!」

哥哥聽完,滿意地走回他的房間。轉頭拿來一疊要簽名的通告。他還需要我多久呢?又何妨?

晚上,和二姐細佬講故事,拖拖拉拉終於把他們弄上床。二姐最近話特別多,臨睡前,明明呵欠連連,還是不斷問問題。我催促她快睡,忍不住說:「你快長大吧!這樣就不再要我每晚陪睡。我都就睡著,你還話不停。」

「因為我長大後,不用你照顧,你可以只照顧細佬。這樣你就不會累了?」

「因為你長大後,可能只愛黏著朋友,根本就不需要媽媽了。」

「啊!會嗎?」二姐疑惑地問。

「可能吧!快睡。」

輪到陪細佬。最近的細佬,若是午睡太多,晚上7點多是完全無法入睡的。看著他的側影,小人兒變得好長,努力地想要睡著的模樣,還是那麽可愛。我輕聲問:「是否午睡叫不醒你,現在又睡不著了?」

「嗯。」他閉著眼,點點頭。還是肉肉的小臉,在黑暗裡也看得到白滑:「媽媽,我長大呢,我不要黏著朋友,我要黏著Daddy媽咪。」原來剛才和二姐的對話,他放在心上了。多甜呀!

「哦,好啊,媽媽喜歡你黏著我呢!」

「媽媽,那為何家姐長大會想黏著朋友呢?」

「其實,媽媽只是亂說,可能家姐和你一樣,也愛黏著媽媽吧!」我連忙安慰細佬。

拍著他的小屁股,著他快些睡。我思量這種每天重複單調的忙碌辛勞,其實可能轉眼就不復在。孩子們其實從來不會要你犧牲甚麼,在他們心裡,一切簡單自然。大人的妄自菲薄和對現實的矛盾,其實不都是自尋的煩惱?記得不要再對孩子說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就不用怎樣的說話,記得其實你也大可以放下孩子,做你自己。記得就算過著情非得已非自我的生活,其實也只是短暫。

所以呢,人生所謂的活在當下,你是真的明白了?如領悟,請少抱怨。珍惜眼前的自由和不自由。

我在看你看我的倒影

下午到黃昏,通常是我最忙碌的時段。三個孩子都放學在家,不是忙於應付細佬,就是忙著帶二姐去她的課外活動,最後還要兼顧哥哥是否有功課上的問題。在這樣忙亂的時候,我也會一心幾用,再加指揮菲傭姐姐和回覆手機訊息。

最近每次我拿起手機看訊息或在打字回覆,有個八卦的小孩便會站在旁邊一起讀。英文無難度,中文就顯得困難。有時候我側身,問他:「為何要看媽媽的訊息呢?」他呵呵地傻笑:「就是想知道咯!難道你有秘密不想讓我知道嗎?」

鬼靈精的年紀!我正色跟他解釋,其實不應該在沒有對方的同意下,看別人的訊息,這樣不尊重人,云云。突然,我靈機一觸,笑道:「你以後長大有自己手機的時候,我也可以任意看你的訊息嗎?」「不能!」他搖搖頭,笑著跑開了。

失望。心裡滿滿的失望,湧上了臉。我拉長臉,追回他:「真的不能嗎?為何呀?」他看看我,狡黠地一笑:「看情況啦!」像是安慰我。「有些可以,有些……嗯……可能……嗯……不……可以吧!」「唓!」我翻白眼,沒趣地走開。

晚上,跟孩子們交代吃完晚飯後的安排,因為爸爸媽媽要外出看戲。「啊!」三個一起哭喪著臉,很是不滿。哥哥靠著我輕聲說:「怎麼你們每晚都出去玩呢?」「每晚嗎?不就是昨晚和今晚?前晚沒有,大前晚也沒有,明晚也沒有呀!」我反駁。「但,你不覺得你們最近外出玩得多了點嗎?不公平哦,為何大人可以晚上去玩,我們不可以呢?你為何不帶我呢?」他開始嘮嘮叨叨,有點像個老太婆。

「哪有不公平?爸爸媽媽也想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如果將來你長大,你也會想和朋友外出玩吧!到時候,我可否說同樣的話,然後要你帶我一起去呢?」我又將角色掉轉,悻悻然問他。

一時語塞的哥哥,想了想吐出一句:「不……太好吧!」

我一把抱著他,裝作不忿:「為何啊!我將來也會好想跟你同你的朋友外出哦!帶我去啦!」

笑著逃亡的哥哥,一邊走一邊高呼:「不用啦!不用啦!到時你老啦,留在家裡乖乖啦!」

以上,兩件事,你會覺得有點心酸和無奈嗎?你其實想聽他說,好呀,給你看啦!當然可以啦!隨便看都沒問題!好啦!帶你去啦!當然要帶你去啦!

但其實,你應該酸嗎?你想想(你到時候再回想想)你也曾經擁有了自己的私隱和時間,跟他們說,請給我空間。你也曾經留下孩子自己出去放鬆玩樂,那麽當他們長大後,留下你出去和朋友外出遊樂,又有何不妥?你其實應該覺得:只是時移勢易,角色調換了而已。

這就是歲月。很多人忘記了自己的曾經和自我。因為透不過氣,感覺疲累,想喘息或種種,而避開總想一直黏著自己的孩子們。到他們長大後才發覺,到自己想要黏著他們時,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天地。總是想著自己為他們做了甚麼,而他們又為自己做過甚麼。卻忘記自己曾經也放過假偷過懶,在「賣身」給孩子們的時候也有想辦法找時間做自己和放鬆。最重要的是,在「賣身」的時候,所得到的甜蜜,擁抱,親吻等等,都不算愛嗎?

這世間哪有絕對的公平,但總也不能時常抱著度量衡去走每一步吧?很多,你已經得到,只是後來你忘記了。很多,你曾經擁有,但你當時覺得不需要。

是嗎?

 

JAL的最近

常常說哥哥的記性很好。考完試後的半天學,每天沒有功課。我跟他說,是時候好好練琴,因為之前讀書忙都沒有對他要求太多。現在每天有時間,必須認真練習。對於哥哥,我都是放養政策,凡事給一些指引,然後就是靠他自己。相信他自己可以。所以我沒有日日陪他練習或檢查他的練習成果。今日興致所至,坐在他的旁邊聽聽他練琴。然後發覺,他都沒有打開琴譜。原來,他把琴譜背了。然後再發覺,有一首曲彈得特別短,我要求他打開琴譜讓我看看。謎底揭曉,他只彈其中四行!我問他為甚麼?他說,這叫集中練習,把自己彈得不熟的,集中來練習。其餘熟的部份就可以不用理會。我要求他從頭到尾彈一次,結果不堪入耳。

我說,再熟,一旦疏於練習就會忘記。所有事都是一樣。你試下一年不講話,再張口看看你是否還會講話?

哥哥記性好,但這種自以為是的小聰明還真的讓我暈。

本來說好練完琴,讀完中文書,就可以玩PS4。他走來跟我說,他不要玩了。因為他覺得自己實在不應該(偷工減料),所以不應得到玩PS4的機會和時間。我看著他,不禁失笑:「你記得媽咪今天跟你講的,以後不要再重複這種愚蠢的錯誤就好了。現在,快給我(滾出去)玩吧!趁我還沒改變主意。」哥哥聽完,看我沒有生他氣,眉開眼笑地嚷著跑開去。他這個性,有時候,真的很像某人。

img_0533

Photo Credit – Sam哥哥

*******************************************

都說二姐沒有哥哥好記性,同樣的事在同樣的年紀要花上雙倍甚至三倍的時間,才能學懂。週六如常唱完合唱團,老師傳來短訊。告知在即將到來的表演年會上,會讓二姐做個小司儀介紹其中一首歌。請我跟二姐多加練習。然後台詞傳來,一大段!我有點冒汗,她在幼稚園Fun Day講的也不過兩句話,這可是一大段。她,一定記不到,我心裡默默想著。

問二姐,老師找你說台詞介紹歌曲嗎?二姐一臉得意,是啊!那麼長,你記得住嗎?當然可以啦,二姐想也沒想。我把老師寫的讀給她聽。第一次,她只記得介紹自己那兩句。我說,我們慢慢來,第一天記兩句。第二天再加兩句。第三天再加,如此類推。二姐看著我:「媽咪,好主意!你真聰明。」我大笑。

第二天一早,她一見我就背誦起來,不知道是否爸爸幫了她練習,她已經記得一大半。雖然還沒有完全通順,我還是有點感動。小小年紀,居然會自己努力。雖說她記性不好,其實是我的偏見還是因為哥哥的存在,先入為主的錯覺呢?

妹妹,居然有點讓我刮目相看。


*******************************************

細佬,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花見花開的花美男。話雖如此,他在家裡其實最沒有地位。因為媽媽平時都忙哥哥和二姐就已經焦頭爛額,根本沒有太多時間理會他。所以,從小求關注的個性,讓細佬有點討厭。一有不如意就會七情上面,扁嘴眼淚,甚至大叫大哭。對於這類行為,我心知是不能一時改變,但絕對不能無視。於是,只要給我捉到機會,我都會很嚴厲地看著他,跟他說,有甚麼好好說,不要一不高興就反枱世界末日般。有次我光火大喝,你再這樣,我就請你出去,不要回來了!

三歲多的細佬,語言能力和哥哥很相似。最近幾個月的表達能力突飛猛進,所以現在我一有機會就對他「念經」,碎碎念,講道理。講一大輪,天花龍鳳。然後看他乖乖點頭,好像都清楚明白:「知道,媽咪。明呀,媽咪。」這晚我陪睡,輪到細佬優先。他很開心地跟我說,媽咪先陪我因為我乖,是不是?如果不乖,就會被趕出門口了,是不是?我附和著他的分析,真聰明。趕快睡,細佬。今日你很乖。細佬攬著我閉上眼:「媽咪,我會乖。我現在睡啦。我真的好鍾意你!因為你是我的best friend!」

Best friend?不是Bethany嗎?我愕然。「是啊!但現在你是我的best friend。」再攬緊幾錢重。閉著眼的小臉非常認真和肉緊。多可愛的細佬。雖說最蠱惑就是他,但明顯多跟他講道理,曉以大義,假以時日,還是有機會變回正人君子吧!

怪獸家長之煉成(一)

時間飛逝,這2017轉眼也差不多過了一半。今年是特別年,對於即將要步入不惑之年的我,有點感傷。其實我還是常常疑惑,可否真的很快不惑呢?同學已經早早劃清界線,說,「如果你要在臉書用上39+1,請你不要告訴別人你是我同學!」有這麼誇張嗎?對於升高一班,就真的那麼恐懼和不能接受?我想說,數字遊戲而已。不想不願不敢,不提不問不說,但還是阻止不了事實發生。時間,就是不會為任何人和事停留。這個我跟二姐說了百萬次但也說不通的事情。

另外,今年輪到我們家的二姐要報考小一了。所以,暑假過後,所有旅行計劃都終止,為了迎戰。雖然,前幾天我才跟老公說,九月初朋友搞了個非常特別的美食旅行團。很想參加,因為想為自己的生日,做些特別的事。但是,可行否?就算不太可行,我畢竟還是拿出來跟老公商量,可想我這個愛玩的媽咪,到最後一分鐘還是有點不能放過任何去玩的機會。哪怕只有很微小的可能性。

哥哥的出生,新手父母。任何事情都戰戰兢兢,惶惶恐恐。朋友說一歲前要報名去playgroup,我也跟著報名。朋友說傳統不好,蒙特梭利華多福好,我也跟著帶哥哥去。朋友說男孩子要踢球發放身體多餘的精力,在家才會乖乖的。我也跟著送他去踢球。結果,playgroup是還好,但蒙特梭利讀了一年多,連校長也跟我說,可能哥哥更適合傳統的教育方式。踢球的興趣班,他去了一堂,第二堂開始罷課,就是去到坐在那裡拒絕跟從老師任何的指示。那刻,我明白,一樣米百樣人。所謂的適合,在這些事上完全完美體驗出來。他不適合別人所說所謂的好。他適合他性格切合的。於是,轉讀傳統學校。學他自己選的西班牙文,空手道。他自己挑選的,不管他學得好不好,起碼沒有上課積極度不夠的問題。

很多人說,傳統學校很恐怖。但我一點也沒有感受。哥哥讀的幼稚園,功課多數自己完成,每次也是30分鐘內。從K1到K3,六個不同的中英文老師,從來對他有讚無彈。我不是炫耀誇張,個個老師都這麼說。有次我問,那他究竟有沒有需要改善的地方?老師居然答我,這是個好問題。我覺得如果一定要說,那就是他有時候太想參與,總想把課堂上所有問題都搶去答完吧!所以每一年,老師都非常肯定地跟我們說,哥哥報小一,完全不需要擔心。因為這樣,我們再也沒有跟隨別人所說的去做。他沒有去面試班,因為他完全不怕陌生,可以侃侃而談,只怕他說太多。中文比較差,但因為我們幫他報的學校中,大部份都可以選擇英文面試,所以沒有擔心。他沒有去拍面試照,因為學校拍的已很可愛。他沒有去任何補習,除了早慧學中文。他沒有考任何英文普通話數學證書,因為我覺得,如果學校覺得這些重要,在面試的時候已經可以親自通過問答驗證,無需要用證書來證明。考小一前的暑假,我們也照樣旅行去玩。我只報了四間小學。一間用來熱身,三間都是非常心儀,隨便入任何一間都會開心到飛天。結果三間中兩間都收了。最後,讓他自己選擇去哪一間,他選了爸爸的母校。他說,如果不是因為爸爸,他會選另一間。他的人生路,會否截然不同?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哥哥就是天生不需要我們花太多力氣在他學習上的天使小孩。他適合傳統學校的原因非常簡單:他擁有非常好的記憶力和天性願意服從配合。兩歲時已經看出,未夠二歲的他,牙牙學語,已經整首氹氹轉,菊花圓背誦流利。他非常服從長輩老師的話語,只要不想他做的事情,好好跟他說,解釋一次,他就會點頭答應配合,不爭執。所以幼稚園時代,深得老師們歡心。這兩大特質,基本上,就非常適合傳統教學的學校。

今年九月,哥哥升小三。到目前為止,一年兩次的家長會面,聽到的還是那句,他沒有甚麼好說的,都很好。二年班開始,我已經沒有再檢查他的功課,只在他需要測驗考試時,幫他溫書。所以,平時他上課學些甚麼,做些甚麼,我是完全空白。因為我根本沒有去過問。我只在晚餐時問他功課做完了嗎?臨睡前,問他書包都收拾好了嗎?最多提醒他,是否手冊沒有給我簽,我就是閉著眼睛簽名的那種不負責任媽媽。有時候見到老師印仔,寫著他忘記甚麼甚麼,我也就只是說,你昨天忘了這個嗎?今天記得帶回去哦!這樣便算。然後幫他蓋被熄燈。

如果真的要說他缺點,他就是懶。別人都在辛勤溫書,他總覺得還有很多時間,還在畫他的畫,看他的漫畫。其實,如果他願意付出更多時間和精神,成績當然可以更好。不過,因為我覺得其實他的成績也已經算不錯,所以沒有再督促勸他勤勞。情願讓他去,多享受吧!凡事讓他去,這樣才可以遠離「怪獸家長」的后冠。

有這樣的天使哥哥,真心(曾經)覺得教養孩子都很容易,這樣生一打也沒有問題呀!然後,當二姐由小相撲一舊飯開始成為小人兒的當下,我開始見識到凡事都不是必然,一啖砂糖一啖屎,一個容易一個難等俗語在我生活裡活生生地演繹。而究竟我還可以道貌岸然地說句我不是怪獸家長嗎?

好,難!【再續】

 

比甚麼都重要的安慰

和媽媽朋友聚會,說到一些凝重的話題。然後不知怎的說起一件幾年前的交通意外,媽媽失去了孩子的事。是的,好沉重。作為父母,只要聽到類似事件,都會覺得難以承受。很難想像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會如何這般。於是,學懂提醒自己感恩。

當A小姐在跟我「研究」一些為甚麼,並希望我可以接受她的想法是完全正確的時候,現在,我除了深呼吸,我還可以閉上眼,想像一些在痛苦中沉淪的父母們,然後跟自己說:「算了吧!至少她還活蹦亂跳,有力氣跟你據理力爭。」哪怕那刻其實真的只想一巴拍扁她,然後大喊:「就聽我說的去做!」

阿媽是沒有時間和力氣再慢慢解釋。有的時候,真的只是時間不夠。趕著上學,趕著坐車,趕著吃飯,因為趕著,沒有時間耐性再去和她糾纏。而她這個年紀,偏偏是對時間完全沒有認識,可以慢慢地穿一件校服,途中穿插自己趴在窗邊看風景,自言自語,多有詩意!多麼美好的年紀,到底為何要趕這趕那過日辰?是我摧壞了她嗎?

有次我忍不住跟她喊:「你知道嗎?時間是不會等任何人,任何事的。過了就是過了!到時間了,就是到時間了!」她迷惘地看著我,還是那句:「為甚麼?」

哈!我也想知道。為甚麼?為甚麼時間不可以停留,等等我呢?為甚麼我們有時間的觀念,而又要在時間規範裡做著某些事情呢?這麼哲學,我沒想通之前,其實是否沒有資格做媽媽呢?

於是,我還是回到起點,提醒自己的幸運,在忙碌在煩躁在就快失去平靜那瞬,跟我自己說:「多幸運!她(他們)還可以激到你生蝦般跳!」這樣想著,居然就不太生氣了。這樣想著,居然就笑起來了。然後我記得我跟她說:「你說的都對,我說的也對。但這刻請你先配合我,聽我說的去做。這樣媽媽會很感激你。你是我的乖女兒!」奇蹟,偶爾會發生。像魔法,魔術師也需要多練習才會順暢自然!

img_9373

跟她說不能穿這個出街。為甚麼?因為這只是玩具,不是給你穿出去。高跟鞋,小孩子發育未完成不能經常穿。為甚麼?後來,我索性google了裹小腳的圖片給她看,說:「因為如果小朋友常常穿,長大後腳就會變這樣!」嚇得她把所有的玩具公主高跟鞋都交給我放到袋裡收起來。有時候,一個善意的謊言勝過萬句解釋。

**********************************************

這晚,終於等到新的菲傭來。車站接到她,帶她回家安頓好已是差不多八點半九點。我跟她說,你一天舟車勞頓,也累了,趕快去休息吧!有甚麼我們明天再說。然後自己坐在沙發裡,想要放空放鬆一下。半分鐘後,客廳的門開了,哥哥探頭出來。最近常常因為忙二姐和細佬,忽略了他。

「你還沒睡嗎?要我來幫你蓋被子?」我一邊跟著他一邊低聲問。那鬼影般飛快跑回房間的哥哥,手拿著他的熊(因為已經小到不能抱)跳回自己漆黑的房裡。看他躺在床上,把身體移到一邊,就是「請你也來躺一會」的示意。我小心翼翼地爬進他的小床。

雖然過了睡覺時間,當我知道他想我陪,都會跟他說些話。作為媽媽,我都是很沒創意地問問學校生活。哥哥反爾會無厘頭地問我:「媽咪,是真的嗎?如果你在地上看到一根針,把它拾起就會帶來好運?」

「傳說吧!快點睡。」

「我六年級的時候,你還會來學校講故事嗎?」

「三年級已經沒有啦!六年級一定不會有吧!六年級的你,應該不會想跟媽媽外出,不會讓我拖著你的手了。」媽媽突然傷感。

「為甚麼不會?我喜歡啊!我才不理會別人怎看我,別人笑我還是baby,我也不介意!」好窩心啊,小暖男。

「不是你會介意別人的眼光,可能是你自己也不想了。長大了,想法會不一樣。快睡吧!」

「是嗎?你怎麼知道?我可能還是願意跟你外出吃飯,因為我鍾意吃。但可能有時候不願意跟你們去,就像現在,我已經有不想去的時候。但最終其實我還是喜歡跟你們在一起啊!」

怎麼我總覺得,跟哥哥聊天,有點像見精神科醫生,尋獲心靈安慰呢?

「好好好!快睡吧!」

摸著他的頭親親。他環抱著我,拍著我的背,問:「記得小時候你這樣拍我嗎?」

「記得,你會跟我說,媽咪,不用拍拍,抱著我就可以了。媽咪都記得。唉,喂!快些睡。不許再講話了!」

慢慢地,靜靜地,不消一會兒,哥哥睡著了。我在黑暗中看著他的臉,今年就快九歲的小暖男,我是何等幸運成為他的媽媽?每次都會不自覺跟他說多了,但每次我都覺得好像獲得了一些平靜和安慰。非常療癒。

雖然我也常常掛在口裡放在心裡,感恩。但其實,我覺得需要時刻記住。只要他們平安健康,就是最大恩典安慰。其他都真的不重要了。

你同意嗎?

img_9300

二年級的最後一次家長講故事。三年級就沒有這個環節。對於家長來說,是一個小小成長紀念里程碑。又長大了一點。

 

每個晚上

每天晚上7點,基本上我們家已經吃完晚飯。這時是趕兩個小孩子進房間的好時機,因為他們很有跟你耗時間的能力,而你,永遠覺得時間不夠。每人選一本圖書,等媽媽來說故事。房間的燈光最好昏暗,不要留玩具在睡房,以免分心。

來吧,讀故事給寶貝聽!等等,首先你要看看時鐘,你打算跟他們花多少時間在睡前故事。如果你是工作了一天,回到家這是你唯一可以親子的環節(我老公),你可能很想做好本份。擁著他們,奧斯卡上身七情上面抑揚頓挫地賣力讀個故事,補償。但請你記得,這樣你需要多半個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讓他們冷靜安頓去睡覺。結果很可能是需要你的另一半來善後,她或會給你如鬼魅的臉色心裡臭罵你一頓。如果你是累了對著他們多時已經抓狂只想他們趕快睡覺(通常是我),請想像古代書塾裡眼睛架在鼻梁搖頭晃腦讀書的老先生,然後鏡頭一轉,一堆托著頭快睡著的學子。對,要催眠,請用慵懶的聲調慢慢讀吧!如果你不想做八股先生,那也可以是深夜電台的主持人顏聯武或陳海琪上身,深情溫柔地慢慢唸,不管甚麼內容!你會發覺他們基本上是想快些上床多過聽你講故事的表情,那你就成功了一半。

晚上7點半,熄燈時間。故事時段完成,不要答應再多一個故事,總之甚麼都是明天吧!催促他們去喝口水上廁所,回來準備上床。一個一個蓋好被子。亮起夜燈開著音樂,我家的習慣是,媽媽先陪弟弟睡聽兩首歌,然後陪姐姐睡,再聽兩首歌。有時候是調轉。而通常在睡下一分鐘後,就會有一把聲音:媽媽,我要喝水。

剛才喝過了!

我又渴了。

不行,明早再喝。

安靜數秒:媽媽,我要wee wee。

不是剛剛去過了嗎?

還有。

不行,明早再去。

真的很急啊!

不行!

再過數秒:媽媽,我要poo poo(大便)!

心裡面在喊天,嘴裡說:快去!

一分鐘後,跑回來的小人,一般都是說:沒有poo poo!(百分之百!)

然後躺下,半分鐘後:媽媽,我要喝水!

不行。

我真的很口渴呀!(外加裝作咳嗽或者嗆到的聲音)

心裡再次大喊救命,嘴裡艱難擠出:好。

如果你未雨綢繆,在之前已經記得在房間裡放兩杯水,這樣可以幫你節省一些來回時間。

然後:媽媽呀,今天學校裡呢……(下刪百字)

好好好,那太棒了。趕快睡,不要動,不許說話了。

三十秒後:媽媽呀,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明天再說,現在睡覺。

不行,如果我現在不說,我明天會忘記的。

那就忘記吧!我心裡吶喊。嘴上:好好好,說吧!

(下刪百字。)

如果幸運的話,二姐基本上可以在兩首歌的時間睡著,在我不斷提醒不要說話了,明天再說吧,不許動的穿插下。小小訣竅是,在她睡的時候,用手指像梳子一樣溫柔地掃她的頭和頭髮。偶爾也掃一下眼睛,確保她不會因為想要跟睡意過不去而努力睜著眼。如果兩首歌後還沒睡著,基本上,她可能需要多半個小時到四十五分鐘才能睡著。而原因絕對不是因為她不累。一個早上7點起床,而沒有午睡又正常活動的5歲小孩,在十二個小時之後,是肯定累的。那為甚麼呢?在這個時候我一定都是在懊惱著後悔著檢討著:睡前太興奮?講故事講得太精采!睡前談話一定講到讓她興奮的事了。提醒她明天有興奮的事情了。吃糖了!

對,吃糖了!如果睡前三十分鐘內,有吃糖,或帶糖分的食物,如甜點,蛋糕,餅乾,雪糕之類,那你就算了吧!Sugar high,起碼要再等一個小時才好睡。如果你不信,你可以試試。

我家弟弟,睡覺有個習慣,他一定要我離開房間後才會睡著。偶爾不是這樣的時候,很可能是因為某些原因沒有午睡,累極昏迷。不然,當我陪弟弟的時候,大概不到一首歌的時候,他就會說:好了。媽媽你出去吧/你去陪家姐啦,我自己睡。

晚上8點,離開二姐弟弟的房間。如果哥哥需要我幫他溫書,就是8點到8點半的這個時段。如果沒有書要溫,他可能自己在房間看書或畫畫,我有的時候會去陪他說說話,有的時候我忙自己的事情,譬如找菲傭姐姐交待第二天的事情。不管怎樣,差不多到8點半,就會去哥哥房間,提醒他時間到了。通常他已經整理好書包,等待我去幫他蓋被子。也偶爾會有他還在專注自己的創作或書本,跟我說還要兩分鐘就好的時候。每晚幫哥哥蓋被子睡覺(tuck him into bed),是我現在的指定動作。有的時候,我會陪他睡一會,聊聊天,講講事情。跟8歲的兒子聊天,也要注意不要讓他太興奮而睡不著,所以有些話題我還是選擇跟他下次再講。有時候我忙,要出門,我也會幫他蓋好被子後親親他就離開。

我每晚“收工”的時間,大概就是晚上8點半。當然,如果我的6呎寶貝正好在這個時候回來吃晚飯的話,我會出去陪他說說話,講講一天的瑣碎事。如果他還沒回來,那麼我就可以退回房間了。

每個晚上,大致如此。最愛全屋的燈都熄了,只剩房間的檯燈,昏昏黃黃。像舞台落了幕,最後只剩一盞射燈,慢慢淡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