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

你是仙女,還是angry bird?

不知道在哪裡看過些網文,(多數是我老媽轉發給我的)題目是甚麼孩子的將來取決於母親的性情啦,情緒平穩的母親能教出優秀孩子啦之類。我沒有細讀,因為我覺得我幾乎能夠猜到裡面內容是甚麼。我也想像,很多讀完這類文章的母親,會用此來提醒自己不要再對孩子大呼小叫,儘量做個溫柔慈母,或者深深內疚惶恐著孩子是否已經被自己的壞脾氣毀滅了將來。

我很懷疑,寫這類文章的人一定沒當過母親。為何總要寫這些明知阿媽是女人的文章來“恐嚇”精神壓力已經夠大的媽媽們呢?如果你是媽媽,如果你有多過一個孩子,如果你的孩子已經在小學,你應該很清楚知道,每天的大呼小叫幾乎是,很難避免的。除非,你EQ爆燈,能人所不能,是個不吃人間煙火的仙女!

今天,和哥哥的同班同學父母午餐。聽著都是一些對現時教育或者學校的抱怨和不滿。現今的父母,真的可憐。面對的是我們父母那代沒有面對過的難題,父母那代可能只為溫飽惆悵,現代的我們,生活富足,不擔心戰爭斷糧斷水,卻對於未來更多迷茫和困惑。

有說不要做怪獸家長,還孩子快樂童年!聽來很順耳,但真的嗎?童年都真的只有快樂無憂嗎?人生是否有了快樂童年,就有了將來和一切呢?人生的七情六慾,都總要經歷吧!可以只取其中,捨掉其餘嗎?我們如何避開痛苦,只擁抱快樂呢?又,是否只有快樂,就足夠呢?正如,人是否可以得到絕對自由,和倒底有沒有絕對的自由?這些問題,和更多更多的問題,可能是你讀完哲學系也回答不了的。很多人就算到老都未必悟透的事情,更何況是我們這些明明人生已經走了一半,卻還覺得剛剛開始的人呢?

是晚,哥哥因為我要他把中文小測的一些詞語默寫出來,抗議不滿。老師沒有說要考,為何我要記住?妹妹弟弟可以看電視,為何我要溫習這些?我已經溫習了老師說的範圍。夠了!

我呆呆地看著他,一時不知道是我虎媽,怪獸,還是怎麼了?我忽然火起,很想噴他一面,我不知道為甚麼我要做個“盡責”母親要關心他讀書。他讀書關我甚麼事?他愛怎樣就怎樣,我多點時間做其他事不好嗎?我為何要把自己困在這樣的局面?放手吧!讓他去,讓他獨立。我的腦海一時閃過好幾種場景。

我可以溫婉地說,好,你溫習完了,去看電視吧!輕鬆一下,早點睡。

我也可以橫眉豎眼厲聲道:不行,你不把這些字默寫出來,你今晚就不要睡了!

又或者,我可以晦氣地說:算了,我們不要再拉鋸。你今年9月去加拿大讀書吧,沒有那麼多功課測驗考試,不用學中文了。開心學習,快樂童年。

最終,我只選擇了疾速地說:或者你不需要今晚記住這些字怎麼寫。但你會發覺,你總有一天需要知道這些字。學習不是求分數,但同時學習不只是為了應付考試應付老師。這些字,你總要記的,除非你打定主意做一個不會中文的外國人。媽媽只知道,凡事認真,凡事全力以赴。有時間就多準備,沒時間就盡力而為。你有時間看電視,為何不能多讀一點書?

我,其實不知道自己是對是錯。我覺得教養孩子,最大的挑戰就是,當你正氣凜然地跟孩子講道理的時候,內心深處其實有把和你說相反意見的聲音:難道你甚麼都知道?難道你就一定對?凡事一定要認真嗎?你的人生有多成功完滿呢?

但我執著的是一個態度!是他對待學習的態度。因為,這也代表了他對人生的態度。可以嬉笑怒罵輕鬆過人生,凡事不要太認真,好嗎?可以。其實都是可以的。哪種態度才是對呢?沒有對錯吧!哪種才是最好呢?沒有最好吧!那到底是要如何?

這種讓人精神分裂的聲音,讓我害怕。深怕害了他。然後,我發覺,我喉嚨痛。

我花了30分鐘給他解釋attitude是甚麼意思。最後他也沒有把所有中文字記得,因為都真的很難。但我花了不少時間和他溝通。說了媽媽自己也有很多問題未想通,媽媽也不知道甚麼是對他最好,所以也希望知道他到底想要怎樣的人生。說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他三歲,那我每天只要和他玩火車泥膠吹泡泡就可以。說最終他會明白,所有事,態度決定了一切。

到了八點半,還是要他去睡覺。媽媽還是陪睡一會,抱著他跟他說,很愛他!

我猜想,起碼這刻,這就是他要的人生吧!

我離開他的房間,還是想著,倒底是怎樣的媽媽,可以時刻保持心境平和,情緒穩定,每天面對這些那些,還可以溫柔地做個慈母而不是angry bird呢?為何甚麼都要考牌,做父母這麼難的事,都不用考牌呢?

中年症候群現象

滑雪回來後一週,就是二小姐和細佬的生日會。在家裡舉行過一次有超過20個小朋友的生日會,第二次就會駕輕就熟,雖然吹蠟燭切蛋糕影大合照依然是最混亂的時刻。


然後看著我們這一家的合照,最感觸居然是,我們家從此沒有baby了!一個一個都長大成(小)大人。二姐說:媽媽,媽媽,你再生一個妹妹,我們就有baby啦。我幫你照顧她,你就有時間,不會辛苦啦。

哥哥抗議道:不要再生baby啦,媽媽已經好辛苦。你看他們都常常叫錯我們誰是誰,他們真的不應該再生了。

細佬,懵懵懂懂,喂!細佬,你要個弟弟妹妹baby陪你玩嗎?他定定地看著空氣,然後一口拒絕:No!

事實也就是這樣,我們這家的“嬰兒期”算是正式結束。

沮喪的事情,不止一點點。甜蜜的事情,又何其多?

情人節前夕,哥哥突然在車上問我:媽咪,情人節,你會約誰?

我能約誰?不就只有你爸爸?

嗯…….你可以約大伯呀!

吓?當然不可以啦!那Aunty Mel不就落單了?情人節,你不可以約會已經有伴侶的人,猶其是當你自己也已經有伴侶。你只能約會你的伴侶,沒有其他選擇。

我慢慢解釋給他聽。

哦,那你可以約會我嗎?我是你的仔!

我哈哈大笑:可以啊!但你要記得送花給我哦!

哥哥一臉茫然,點著頭細聲自言自語:但哪裡去買花呀?

我暗自偷笑。

情人節當天,哥哥放學回來,我在他的房間等待和他溫中文默書。他神神祕祕地拿出一支玫瑰:媽咪,情人節快樂!

好不甜蜜!我開心地道謝,想著這花非常眼熟。轉念:這花是客廳花瓶裡拿出來的嗎?


哥哥哈哈大笑:哎唷,我不知道哪裡去買花嘛!一樣啦!

我忍不住抱抱這個已經大到擁抱讓我覺得有點吃力的兒子。你步入小學後,成熟得更快。在這個迷你社會裡,你每天面對除了課業,還有怎樣的人生?你說過bullie的問題,高年級哥哥嘲笑你的事。你說你不介意,對你沒影響。真的嗎?

我想把所有欺負你開你玩笑的人剝皮,但我知道我沒有辦法一直把你藏在我的羽翼下。我只能看著你自己去掙扎。有的時候,我還真心慶幸,你遺傳到我的冷漠,對人不熱情,變相也就不太會被這種無聊人無聊事牽動情緒。

這世上為何偏有某些人的存在呢?這些太複雜的問題,就算做了媽咪,我也覺得自己不過幼稚園小朋友般不能明白,人生參悟不透的事還真多。

二小姐看見哥哥送我花,匆匆忙忙跑回自己房間,用了一張白色紙巾包著她用過的elsa指甲油:媽咪,情人節快樂!這個送給你。

我啼笑皆非:你今天過得好嗎?

好,我收到情人節巧克力哦!

男孩子送的嗎?

不是呀,女孩子送的!她只送給她喜歡的好朋友。

哦。我小失望,也大放心。畢竟社會還沒有“進步”得太瘋癲。

二小姐抱著我,深深地吻著我的臉龐。被在旁的細佬看在眼裡,跟屁蟲也跟著過來,學家姐的動作,在我的臉龐吻了一下:情人節快樂呀,媽咪!有糖糖嗎?

我撫心自問,我最記得的對上一個情人節,已經是結婚前,和老公正式交往前的那個情人節,那時候老公不過是個曖昧中的朋友。因為那個情人節是我有史以來唯一單身的情人節,多難忘!哈哈哈。真的,其他都沒甚記憶。以致做了媽媽後,很多跟這種浪漫事情有關的記憶,竟然都清空了。

一早,老公建議晚上去Robouchon吧!很久沒有去過。問題是,我連我倆過往怎慶祝都已經忘了。有一刻,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提早老人癡呆。然後,零碎記憶回來,不知道哪一年好像去過那裡慶祝的一瞬在腦海閃過。我知道,是大腦CPU懶得去尋找這些記憶體位置而已,因為要兼顧的其他事情太多了。

哥哥,溫書溫書溫書;二姐做功課彈琴;細佬沖涼洗頭刷牙了嗎?趕快去睡覺。

和老公說,我們去吃碗魚蛋河吧!我不想被逼吃套餐。如果有時間就去看場電影。或者不要看電影了,免得他在中場又睡著,浪費。

老公離開公司回到家已經9點。匆匆吃過金苑魚蛋河,衝去elements才能趕及看10點20分的那場La La Land。入場的時候,滿商場剛看完上一場電影的情侶夫婦,有的拿著花,有的盛裝似剛去完晚宴。很多人,特別是女士們的臉上都是甜蜜蜜的笑容。我彷彿回到人間,看到結婚投胎前曾看過的情景。老夫老妻老掉牙的形容,就是你覺得眼前這一切跟你已經很遙遠。但你說你是不開心嗎?當然沒有。你說你開心嗎?當然也是開心。開心終於有個理由可以兩個人去看場電影。也是一種小確幸。

最後,因為很多朋友以及媒體報導都盛讚La La Land,沒有作他想地入了場,想看一齣正正經經的愛情故事。

哥哥問:你今晚會和爸爸怎樣慶祝呢?

我答他或者會和爸爸去看場戲,La La Land。

是恐怖片嗎?

不是,愛情歌舞片。Musical。

哦,情人節要看love story?(他覺得自己又長知識了。)

我只期望看一套傳統老套的愛情故事,來填滿我的骨質疏鬆。但La La Land除了製作出色,音樂悅耳,一切都很好之外,只是隱約覺得兩位主角還未夠班的感覺。(我何德何能這樣放肆評論?)但最失望的,還是結局,那種淡淡哀愁,說不出。為了追尋夢想,錯過你我,一點也不老套卻真實地讓人清醒。夢想大於一切,夢想成真的代價,其實沒有甚麼,不過一段美好的愛情,罷了。

走出戲院,老公興奮地說著如何精彩,差點想馬上去學彈爵士樂云云!讀著IMDB眉飛色舞。

我,呵呵笑著。生活,還是溫溫婉婉的好。以前自以為是的一切,好像是發了場夢,記憶模糊。踏實是,有人在身邊,頻頻撲撲趕著完成工作,還要陪你吃碗麵看場戲,講講笑話。我笑著覺得,生活大概就是如此,就算完滿。究竟為了甚麼,也已經不太重要。

總結:說了這麼多,不過是在節日的刺激下,中年症候群發作。

 

 

有效日期

有人說過,甚麼都有個限期。是重慶森林裡的金城武嗎?

帶著哥哥去政府的健康院做健康檢查,每年一次,一直到中學。是政府資助的福利。這個福利,我們第一次享用,所以登記的時候護士問我:他小時候都沒有去過母嬰健康院,沒有那本小冊子嗎?那本冊子要跟到上中學的哦!

沒有去過母嬰健康院。三個孩子之中,唯一一個去過母嬰健康院的是細佬。而且,只有一次。

等待哥哥的時候,我閱讀派發給我的單張,青春期。講述孩子將會在甚麼年紀進入青春期,有甚麼特徵,變化,有甚麼要留意。女孩子八歲到十一歲左右開始,男孩子十歲左右。那不是我小學五年級上健康教育課時讀的嗎?那回憶好像也沒有很古老啊!究竟我是有多老了?

十歲。還有兩年。看著身邊那個身高已經在我頭頸的傻傻小孩,看著加菲貓漫畫,噗嗤噗嗤地笑。他,青春期?

我的心不知道為何,不停下墜。2017年,才開始沒多久,好像已經很倒霉。其實,對不起,我不該發放負能量。但我真的有點鬱悶。

晚上,吃完晚飯,催促哥哥快些洗澡。喜歡脫了衣服穿著內衣褲到處亂跑的他,笑著衝入浴室。回頭問:媽咪,你要幫我沖涼嗎?

我?你已經自己沖涼很久啦!你幾歲呀?不是跟我說沒有人可以看你的私人部位嗎?媽咪也不想看你的私人部位。

我知道呀!但你想不想幫我沖涼呢?哥哥一臉天真,得意地笑著。

我很忙呀!要照顧妹妹和細佬。我蹙眉,一邊心煩意亂地想打發他自己快些去沖涼。快些快些,每天都在跟時間競賽。都不知道追趕甚麼,只想他們早些睡覺。

瞥眼看到他的背影,想起三個孩子之中,我自己親手沖涼最多的那個就是哥哥。現在已經那麼大。很久很久沒有幫他沖涼和理會過他,究竟他有沒有好好打理自己呢?牙齒這麼黃,總是刷不乾淨。

於是我說:好啦!媽咪幫你啦。或者再也沒有下次了。

哥哥轉頭高興地跳起來:其實我好想你幫我沖涼呀!

我幫他沖涼,要比他自己沖來得迅速,因為我是快手快腳的人。他,應該很享受自己在浴室淋著熱水哼著歌浪費光陰至阿媽在門外大叫快給我滾出來的每晚。今晚,為何突然撒嬌要我幫呢?

媽咪,再過兩年你就真的不能幫我沖涼了。再過兩年,我十歲啦。

再過兩年?我現在都不好意思了,好不好?你都沒有難為情嗎?我沒好氣。話雖如此,我還是嘮嘮叨叨:你呀,記得沖完涼,拿著毛巾先抹一陣頭髮再包好自己走出浴缸,不然每次包著毛巾走出來,頭髮還是滴滴答答的,流到一身一地。媽咪最不喜歡這樣……(省略百字囉嗦)

頭髮雖然短,但還是要吹乾透,不然濕氣走入頭,頭痛呀!(年少時我老媽常叨我的事,言猶在耳,當時也嫌煩,現在叨叨絮絮的人,換了我。)

我知道啦,媽咪!你講過啦,我記得啦!

和妹妹細佬睡前故事完,再進入陪睡輪流計劃之今日先陪家姐然後到細佬,再明天調轉的程序。如此類推。不管如何,我的時間管理是,只要差不多八點多,我都會退出妹妹和細佬的房間,去哥哥的房間叫熄燈。書包收拾了嗎?刷牙了嗎?去廁所了嗎?還是繼續提點著。最後當然是等他上床,幫他蓋好被子,親親面頰,熄燈,離開。有時間,就簡單聊兩句。

明天我放假,媽咪!說兩句吧!

媽咪今天忙了一天,我還未洗臉落妝。我想去洗臉。你快睡吧!有甚麼,我們明天再說。

親親,熄燈,離開,關門。

去廚房,檢查菲傭姐姐們一天最後的清潔工作。順便喝口水。餐台燈亮著,餐台上餐具空放著,孤獨地等著主人回來吃晚飯的佈局。玄關留一盞燈,其他的都熄滅。我,回房間梳洗。用著新買的導入機按摩臉部,檢查乾紋是否有改善,希望勤力護膚可以保留一部份的歲月在臉上。然後聽到我的床上淅淅索索,有鬼嗎?慢慢探頭看一看,見到我的被子下面拱起了小人形。

你搞甚麼?今晚又想來跟我睡?

以前的我,一定拒絕。對於一歲兩歲三歲的他,我都拒絕。甚至沒有多想沒有心軟。現在對著三個孩子,當發覺最初的那個嬰孩寶寶已經就快要步入青春期。我突然,甚麼也不想拒絕了。不作他想。

哥哥沒有伸出頭來,只是身體微微動了動,竊竊地笑,繼續躲在被下。

我默默退回洗手間,繼續塗這抹那,檢視著我究竟衰老了多少?要不要敷一塊面膜?

心裡是不捨他(們)長大,他大概也不捨得,有小孩不捨得自己長大的嗎?當我終於完成坐上床的時候,那個身軀鑽了出來,捲縮著靠過來。黑暗中,我看到一抹微笑。我摸摸他的頭,輕聲說:快睡覺!不許動。

我的手指順著他的頭髮掃呀掃,像一把梳子。輕輕地重複,直至我聽到他輕微的鼾聲。我坐起來,借著手機螢幕的光,看見他熟睡的輪廓。然後,打開手機郵箱檢查一天沒看,除了廣告會不會有遺留的訊息,回覆老媽微信的短訊。

每個人每件事每樣物件,都有限期。每段關係,也是。想想年少瘋狂浪漫的情懷,愛情的有效日期。其實,再看看,身邊那(幾)個每天在長大的身軀,和逐漸衰老的自己,有限期的關係,何止愛情?但歸根結底,與其鬱鬱地想著那個日期,還不如盡情地擁抱這瞬便算。享受這一刻的寧靜和滿足。珍重和兒子親密又甜的關係。不要想那個限期,那個無常無法猜測不可控的轉捩。

某天回家換衣服時突然這樣,我跟他說,這有點類似fetal position,就是他在我肚子裡時維持的姿勢。

凱旋

臨出門的那幾天,我的頭上都是冒著煙。如果你看得見。除了整理行李(通常都是最後那半天才開始),寫好孩子們在假期裡的行程和要注意的地方,留給將要全權負責的公公婆婆和菲傭姐姐們。婆婆強烈要求我寫清楚,年紀大了,三個孩子壓力不少。選購包裝好聖誕禮物,放在聖誕樹下。把要在聖誕日給親友的禮物也事先準備好,讓公公婆婆或爺爺奶奶代送出。寫聖誕卡。偷偷把聖誕襪塞滿禮物,請公公婆婆平安夜代為掛好。配搭好孩子們那幾天出門的衣服,連鞋拍下照片讓婆婆或菲傭姐姐跟著照片配搭,免得到時貽笑大方。檢查孩子們假期的功課作業,有甚麼需要跟進或可以留待我回來後再做。然後,最重要,當然,要幫三個孩子作心理準備和輔導。

哥哥,爸爸媽媽聖誕節去旅遊。但這次不帶你們,你們留在香港和公公婆婆爺爺奶奶哦!

為甚麼?—- 哥哥平靜地問。

因為難得公公婆婆在港幫忙看著你們,爸爸媽媽可以放假出走幾天。爸媽也需要假期啊!所以,有時候也需要只是兩個人的旅行。

哦。哥哥淡淡然,看著自己的書。抬頭加了句,那我祝你們玩得開心一點。哦,對了,你們去哪裡啊?哥哥對著書桌上的地球儀興致勃勃地找起地方來。 下次再帶我去吧!

我的暖男哥哥。

然後,他突然蹦出一句:不要再生蜜月寶寶了。我聽公公婆婆說你們去度蜜月。三個孩子已經好夠,我覺得可能兩個剛好吧!你看,你都忙不過來。

是,但我已經生了三個。總不能把你塞回我的肚裡吧?

好呀,我都想回到你的肚裡,甚麼也不用做。不用溫書做功課不用彈琴,還可以一直跟著你。

心融化,但也有點淡淡哀愁。你放心,沒有寶寶啦!媽媽已經太老也太累。

二姐,同樣的開場白,只聽到她高聲尖叫,哭起來:媽咪,我不要你自己去旅行!我不要你留下我。我不要呀!

豆大的眼淚,即刻流給你看!

唉!我,嗯……對著這個女兒,我無言。該說的都說了,好言安慰,高聲喝斥,軟硬兼施。到最後,我只想喝杯酒。這樣每天重複一次,解釋只是一週,還有公公婆婆陪伴,會非常精彩,也比媽媽在家時要好玩有趣。每天每天的叨叨念念,軟著陸。終於換來:好啦,媽咪!你和爸爸去玩啦!我會聽公公婆婆的話。

今晚再說一次,怎知:明天!這麼快?

二姐的臉充滿憂慮,然後數著手指說,不如你們只去一天吧!

我笑了出來,搖搖頭,不行呀,妹妹!

哦,那,不如你們去兩日啦!繼續數著手指。

爸爸媽媽去一個星期。一個星期有幾天?

一日咯!天真的臉看著我。我們甜黏的妹妹,你是有多捨不得我呢?

輪到弟弟。細佬,媽媽爸爸去旅行一個星期。你乖乖和哥哥家姐公公婆婆在家,知道嗎?

扁嘴搖頭:我要跟你去旅行!

不可以哦!這次哥哥姐姐也沒有得去哦!不如媽媽去買好多禮物回來給你啦,好嗎?

好!我要好多好多禮物!車車,火車,熊bear bear!紅色,藍色,綠色,粉紅色,五顏六色,都要哦!

好,媽媽買給你。

如是者,這類似的對話,也時不時重複洗腦。今晚臨睡前,再給他洗一次。

媽媽,我想同你去坐飛機呀!

不行喔,說好了,今次只有爸爸媽媽哦。

媽媽,你會買好多玩具給我?黑暗中,細佬的臉有點興奮期待。

會呀!你要乖,不要常常哭,聽哥哥姐姐的話。不要頑皮,知不知道?

知道,媽媽。

就快三歲的弟弟,對於旅行時間觀念還是差一點,所以沒有姐姐的糾纏。

當我也不知道忙著甚麼但非常忙碌地做著的時候,我家老闆回家吃晚飯看著電視。他看不見我頭上的煙,因為他的視線停留在螢幕。然後,老闆突然興奮地說:我到今晚才知道原來「凱旋」是有意思的!剛才新聞說誰誰誰凱旋而歸!我在想,凱旋?不就是(巴黎)凱旋門和(馬會)凱旋廳嗎?凱旋而歸,我還是第一次聽。馬上google,原來凱旋是勝利的意思。我到今晚才知道,學了新詞。幾十年來,我一直以為凱旋只是凱旋門和凱旋廳。

我連望他的時間也沒有:我們上次去巴黎的凱旋門,你不知道意思嗎?

不知道呀!現在想來,和英文是匹配的。我以為只是名字,而凱旋門的那個弧形(arch),可能就是旋轉了一下造出來的成果!

旋轉?你以為凱旋門有旋轉門?

我很想有翻白眼的力氣。但我依然忙著:先生,跟你報告一下,你的行李已經收拾好了。你最好記得出門口前檢查一下行李,免得到達後才發現內衣褲襪子和厚外套沒有隨行。你到時候就給我凱旋而歸吧!

其實我也是捨不得這三隻嘩鬼,但我又真的很需要離開,一陣。才能繼續,正常呼吸。


 

三陪媽咪

是這樣的,跟隨Gina Ford的孩子們,通常都是固定作息和自己入眠。這個習慣可以從出生就培養,讓父母在育兒上輕鬆不少。但,這些習慣,也會因為生活上的轉變被打破或更改。常言道,學壞容易,學好難。好習慣變壞,只需數天。但糾正壞習慣可能需要數週數月甚或數年。

當年,只生了哥哥的我,天真地以為一旦培養好作息就安枕無憂。當哥哥兩歲多時,旅行回來,突然不肯自己入睡,對我可說打擊很大。不能接受之餘,對哥哥的行為非常不耐煩。當妹妹來臨,哥哥的睡眠習慣好轉但非常黏我,喜歡我睡前陪伴,讓我領悟到,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會將一些習慣粉碎,但強硬地回應他們的轉變,只會苦了雙方。

二姐兩歲前,也是Gina Ford Baby,睡覺時只要唱首歌然後跟她晚安就可以大步離開她的房間。兩歲後,突然大轉變,是因為細佬來了。每晚她都要找我,不肯自己入睡。有了哥哥的經驗,知道硬來必引致兩敗俱傷。所以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二姐是需要我陪著入睡,半夜也會哭著來找我。但當她接近三歲時,習慣只要我臨睡陪兩首歌的時間,之後可以自己睡到天亮。亦都因為哥哥和二姐同房,我常常會被夾在中間變三文治。雖然有時候很困身,但心裡還是甜。

細佬自然也是自己入睡的GF boy!但自從溫哥華回來後,一切也改變了。往常我只要陪他讀一兩本故事書,然後說句晚安就離開他房間。然後前往陪伴哥哥和二姐,細佬則自己入睡到天明。但溫哥華的日子,我們全部一間房睡,細佬習慣了有人在房裡才可以入睡。回到香港,因還沒有搬回自己家,細佬繼續和我同房。

於是,以前每晚放下細佬之後,陪哥哥二姐的習慣變了現在的陪細佬入睡,哥哥二姐自己入睡。雖然一開始,二姐會抗議。但她瞭解到這是當年哥哥承受過,現在輪到她的宿命後,似乎也很容易接受。她只會幽幽地問我,媽咪,等細佬睡了,你過來陪我一會兒,好嗎?

好,細佬睡了,我便來!

但往往不是我自己睡著了,就是她已經在我過去之前睡著了。第二天,她還會問:媽咪,你昨晚有來陪我嗎?是否我已經睡著了?

我多少會撒個謊,有沒有都說有陪過。

哥哥從來不投訴,但只要我出現陪二姐睡,他也會偷偷蹭過來,黏在我的另一邊。

細佬半夜醒來若發現不見了我,不會哭,但會自己爬出床,翻個跟斗到我的大床再從大床爬下來。靜靜走出客廳來找我。試過我和老公外出未歸,他居然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等我們回來。門一開,聽到他叫媽咪,嚇我一大跳!如是者,試過兩次。

今晚,7點多細佬睡覺時間到,菲傭姐姐捉他入房,他自然大叫抗議並加:我要媽咪陪我!

二姐在旁說:媽咪,我想你陪我呀!你很久沒有陪我啦!

細佬聽到再次大叫:媽咪!

好好好,陪完細佬陪你,OK?

媽咪!細佬繼續用可憐兮兮的聲音和表情來發起攻擊。

我匆匆吃完晚餐,帶著細佬入房睡覺。細佬還是睡在自己的床上,我躺在我的床上。他有時候會想跟我聊天,我都會跟他說:快睡覺。今晚這傢伙想起昨晚半夜他說冷,我讓他過來我的床睡,給他蓋被子。於是又道:媽咪,我覺得冷呢!

哦,那我關掉冷氣。怎知我只是這麼冷淡,傻傻的細佬只好乖乖睡。不消一會兒,睡著了。八點鐘,二姐用極輕的動作開了我房門,張望細佬是否睡著,然後示意要我過去她那裡。


我躡手躡腳離開房間,來到哥哥和二姐房。他倆正在收拾書本,不記得從甚麼時候開始,他們都自己看書了。臨睡前故事,爸爸永遠趕不回來,媽媽最近都陪弟弟。反而養成二姐自己看書的習慣。我幫忙關燈後就躺下和二姐一起睡。我通常會用睡前古典音樂,告訴她媽咪陪兩首歌。然後她會討價還價三首。如果我不趕著外出我都會答應。

聽著音樂,二姐摟著我的脖子:媽咪,我好鍾意你!我最鍾意就是你了。

爸爸呢?

嗯,最鍾意就是爸爸,和你咯!(我翻白眼,幸好漆黑裡看不見。)

媽咪,我好鍾意你,因為你好美啊!(再次翻白眼,我情願她說媽咪妳好本事好能幹之類的話。)

今天郊遊,同學的媽媽對我說:你知道嗎?你女兒一看到我就跟我說,你知道嗎?我媽媽很美的!

累我好尷尬。要怎麼回答呢?


我催促二姐趕快睡覺。然後突然感到身後面有東西在動。轉身發現哥哥躺在我旁邊,靠著我像隻小狗。我自然躺平身,一手抱著哥哥,一手拍著二姐。兩首歌,二姐睡著。我轉身整個對著哥哥,拍拍他的背,這個快八歲的人兒,怎麼長這麼大?

你今天運動會開心嗎?

開心。學校的三文治好吃!早知道請你幫我點四個好了!

那麼誇張?哈哈!你收拾好書包了嗎?

嗯。

你收拾了星期幾的書包?(今天運動會,偶爾他們會錯亂放錯書,總要提醒他一下。)

黑暗中,哥哥比了兩個手指,示意星期二。

好,現在妹妹睡著了。你回自己床吧!

哥哥點點頭,爬回自己床。我整理好二姐的被子,輕輕爬起身,看見睡在自己床的哥哥側著身,留了一個身位給我。我二話不說,鑽進他的被子裡。輕聲說:好,媽咪再陪陪你。

沒有交談,聽著他呼吸,和啜手指的聲音(這個習慣甚麼時候才改得了呢?)我輕輕地用手指掃著他的頭髮。大概再一首歌的時間,哥哥也睡著了。

幫他蓋好被,我離開了房間。時間晚上八點半。我算是一個小時內做了「三陪」的女郎。

我想說,睡眠習慣可以培養,可以變糟也可以好轉。當然需要時間,過程,耐性與智慧。但有時候,是我不忍他們的成長,心想:就和我睡吧!看你們能睡到幾歲!不改也罷。

這種想法,在只有一個孩子的時候,沒有。在細佬,也開始上學的當下,突然萌生。說到底,還是捨不得他們長大。

哥哥一個擁抱,二姐的一句媽咪我最鍾意你,細佬的媽咪我要你呀,讓我這陪玩,陪吃和陪睡的「三陪」再累也覺值得,就再陪陪吧!

媽媽愛與痛的邊緣

有天J看見我在計劃明年滑雪的行程,他認為也是時候計劃他的生日會。於是拿出紙筆,幾分鐘寫好他想的內容交給我:媽咪,你跟著這個去準備啦!


我啼笑皆非:一定要有生日會嗎?你之前不是說今年不用生日會了嗎?

我改變主意啦!為甚麼不能有生日會?哥哥一臉天真,帶著狐疑和憂慮的表情。

不是不能,但為甚麼一定要有生日會呢?媽媽小時候第一次生日會是十歲,不是年年都有哦!

J瞪大眼看著我:你小時候很窮嗎?

我語塞。思量著要如何回答。我小時候在上海,因為爸爸是公職,家裡絕對不算窮,媽媽那邊的親人都在香港,還不時有物資供應。比起學校的同學,我家的生活算是不俗。但這也不代表我年年有生日會。我媽很疼我,她會買15元的巧克力給我吃,雖然當時她的月薪只是36元。但,我沒有生日會。我也從來沒有覺得這是不幸。到十歲生日,媽媽為我舉行了生日會,由下午的同學們到晚上的親戚朋友們,在當時的社會來說也是非常罕有。媽媽說,十歲是大生日,我們每十年大肆慶祝一次吧!(於是也就只為我準備了兩次生日會,十歲和二十歲的。三十歲,已訂婚,她認為我已是潑出去的水,未婚夫的責任。)

於是我想,孩子們對於幸福的定義,都是來自哪裡的價值觀呢?沒有生日會的我,也覺得(而事實上也是)自己童年很快樂!有生日會的J,是否感到加倍幸福?

不一定。

初為人母,總想著給他最好,讓他快樂,只要他高興,就自己也覺滿足。但對於他是否又真的就是好呢?他,很自然地認為生日會是理所當然,不會覺得(加倍)幸福的同時,反而覺得沒有會失望痛苦或不能接受。

重點來了,所以,其實給予得太多,不是愛。猶其是物質上。孩子們,需要你的陪伴,跟他交談,帶他玩耍。但原來他們對於物質的要求可以很少。下雨天,淋雨吃雨水也可樂上半天!只要你一開始沒有放進太多這些元素,願意讓他們遠離用物質堆砌出來的幸福感。


一心給予最好,到頭來可能換來一個不懂感恩長大的成人,錯誤卻是源於我們自己。

於是,那天我跟他說:沒有生日會的我,家裡不是窮,公公婆婆教導我小孩子生日不重要,十歲這類的大生日慶祝便可。最重要是懂得感恩,感謝父母給予生命。你已經大了,希望你明白,有些事不是必然。你只要記得,媽媽永遠愛你。有沒有生日會都是一樣。

J呆呆地望著我,想了想:其實呢,沒有魔術師彈床也沒所謂。我只想要個Pacman蛋糕和玩具。

要做到他的要求有何難?其實請魔術師租彈床玩手工也都太容易。但對於他們是否真的有意義?他們因此有何得著?我不想這個我視為非常珍貴的孩子將來出落成一個被寵壞不懂珍惜感恩的人。

雖然,作為父母,猶其是首次,真的很想也很願意給孩子一切。但,不能。愛與痛的邊緣,就是我願意給你全世界,給你我所能,將你的一切願望成真,但我不應該如此任意,因為這樣才是對你真的負責。

小小人兒要上學

八月中就趕回香港,主要原因就是細佬要上學。不然,還可以賴在父母身邊,享受北美氣候和慵懶生活。

轉眼,這兩歲半的小人兒也要上學了。頭三天有媽媽陪著,一切都還可以。之後就靠自己,獨自坐校車獨自上學。這一切,對一個兩歲半的孩子來說,還真的不容易。

兩歲,其實還是很需要媽媽的陪伴。兩歲,對這個世界好奇,但更自我中心,因為還未搞清楚狀況的迷糊。有的還穿著尿片,有的還不懂自己穿脫衣服,吃飯還是亂七八糟頭髮衣服一天一地。這樣的人兒,穿著襯衫踏著皮鞋,步履蹣跚地上學。你不禁莞爾,也眼角濕潤。

第一天陪坐校車,細佬緊張到不願自己坐下,好像那張凳佈滿針氈。情況猶如那晚凌晨坐上長途機的那刻,堅持要坐在媽媽腿上,喊著,驚!我只有一套分散注意的方法慢慢騙他自己坐。但膽小的細佬,不時要我用手環著他,保護。媽咪,攬住呀!

安全帶都是保護你的,好似媽咪的手一樣。只要有安全帶,不用怕。如果車轉彎,急煞,加快,緊張的他又拉著我大叫:媽咪攬住呀!

於是到他自己坐的那天,當他知道媽媽最終不會上車的瞬間,就大哭起來。當然據事後的描述,他也很快恢復平靜。只是抽泣,時而嚷著我要媽咪。

學校的老師,非常貼心,當天忙到晚上十時還是打來報告情況。細佬,表達能力強,所以老師能夠知道他想要甚麼。他雖會小哭,時而問問媽咪,嘟嚷著我要媽咪,但也能投入學校的活動。還會叫老師幫他把他的小熊裝進書包。

回家接放學,在校車的他見到我站在街上揮手,已經興奮露出笑容並告訴姨姨,媽咪呀!放學後,我必定獎他一粒糖,讚他勇敢和厲害,自己上學。他也例牌回答,我想媽咪跟我返學。

有家長媽媽教路,跟他說:大人沒有小朋友厲害,沒有資格上學。媽咪想去也不能去那麼好玩的學校。只有好似你那麼聰明乖巧的小朋友才可以上學呀!你多厲害呀!

不如你告訴我,你今天在學校有甚麼好玩的事情?有去playground嗎?有。有吃茶點嗎?有。有沒有留一塊給媽咪呀?沒有,吃光光!茶點好吃嗎?好味呀!Miss Wong給我多一塊餅呀!

放學的他,都是開心興奮。早上的他,有點憂鬱。總問,媽咪你可以跟我一起返學嗎?

回想當年哥哥,唸蒙特梭利,事前已經有三個月轉接班讓他習慣獨自上課。到正式的時候,每次都要老師從後攬著,我才能脫身離開。看他像被綁架般可憐,我每次轉身也是眼淚。後來發覺菲姐送,情況就截然不同。於是全面抽身讓菲姐送他進校。

二姐跟細佬讀同一間學校,回想二姐,這個愛哭的女孩,居然比現在的細佬鎮定。不太哭之餘,還會安慰旁邊的小朋友,叫別人不用哭。坐校車,也沒有怎麼哭過,只會怯怯地問:媽咪呢?

想來我家女孩居然最淡定。果然是要出嫁的那位!

其實同齡的小朋友,不哭的也很多。這些小朋友固然更成熟淡定,但內心裡不多不少也有不安。經歷過三個孩子,我總安慰家長朋友,其實哭也很正常。只要鼓勵讚賞,他們很快會適應。有些小朋友快些,有些需要多點時間。不管怎樣,不要讓他們看到你不耐煩氣餒的樣子,他們已經不容易,很努力啦!

反而自己,作為媽媽,更需要長大。懊惱著怎麼這麼快,我的baby已經獨自上學?我懷裡的寶寶呢?是我禁不住要哭才對吧!是我更需要安慰,聽句:孩子總要長大,離開家裡。你要放手啦,媽咪!

需要多些時間適應和安慰的,又何止那兩歲的人兒!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