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L

三陪媽咪

是這樣的,跟隨Gina Ford的孩子們,通常都是固定作息和自己入眠。這個習慣可以從出生就培養,讓父母在育兒上輕鬆不少。但,這些習慣,也會因為生活上的轉變被打破或更改。常言道,學壞容易,學好難。好習慣變壞,只需數天。但糾正壞習慣可能需要數週數月甚或數年。

當年,只生了哥哥的我,天真地以為一旦培養好作息就安枕無憂。當哥哥兩歲多時,旅行回來,突然不肯自己入睡,對我可說打擊很大。不能接受之餘,對哥哥的行為非常不耐煩。當妹妹來臨,哥哥的睡眠習慣好轉但非常黏我,喜歡我睡前陪伴,讓我領悟到,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會將一些習慣粉碎,但強硬地回應他們的轉變,只會苦了雙方。

二姐兩歲前,也是Gina Ford Baby,睡覺時只要唱首歌然後跟她晚安就可以大步離開她的房間。兩歲後,突然大轉變,是因為細佬來了。每晚她都要找我,不肯自己入睡。有了哥哥的經驗,知道硬來必引致兩敗俱傷。所以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二姐是需要我陪著入睡,半夜也會哭著來找我。但當她接近三歲時,習慣只要我臨睡陪兩首歌的時間,之後可以自己睡到天亮。亦都因為哥哥和二姐同房,我常常會被夾在中間變三文治。雖然有時候很困身,但心裡還是甜。

細佬自然也是自己入睡的GF boy!但自從溫哥華回來後,一切也改變了。往常我只要陪他讀一兩本故事書,然後說句晚安就離開他房間。然後前往陪伴哥哥和二姐,細佬則自己入睡到天明。但溫哥華的日子,我們全部一間房睡,細佬習慣了有人在房裡才可以入睡。回到香港,因還沒有搬回自己家,細佬繼續和我同房。

於是,以前每晚放下細佬之後,陪哥哥二姐的習慣變了現在的陪細佬入睡,哥哥二姐自己入睡。雖然一開始,二姐會抗議。但她瞭解到這是當年哥哥承受過,現在輪到她的宿命後,似乎也很容易接受。她只會幽幽地問我,媽咪,等細佬睡了,你過來陪我一會兒,好嗎?

好,細佬睡了,我便來!

但往往不是我自己睡著了,就是她已經在我過去之前睡著了。第二天,她還會問:媽咪,你昨晚有來陪我嗎?是否我已經睡著了?

我多少會撒個謊,有沒有都說有陪過。

哥哥從來不投訴,但只要我出現陪二姐睡,他也會偷偷蹭過來,黏在我的另一邊。

細佬半夜醒來若發現不見了我,不會哭,但會自己爬出床,翻個跟斗到我的大床再從大床爬下來。靜靜走出客廳來找我。試過我和老公外出未歸,他居然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等我們回來。門一開,聽到他叫媽咪,嚇我一大跳!如是者,試過兩次。

今晚,7點多細佬睡覺時間到,菲傭姐姐捉他入房,他自然大叫抗議並加:我要媽咪陪我!

二姐在旁說:媽咪,我想你陪我呀!你很久沒有陪我啦!

細佬聽到再次大叫:媽咪!

好好好,陪完細佬陪你,OK?

媽咪!細佬繼續用可憐兮兮的聲音和表情來發起攻擊。

我匆匆吃完晚餐,帶著細佬入房睡覺。細佬還是睡在自己的床上,我躺在我的床上。他有時候會想跟我聊天,我都會跟他說:快睡覺。今晚這傢伙想起昨晚半夜他說冷,我讓他過來我的床睡,給他蓋被子。於是又道:媽咪,我覺得冷呢!

哦,那我關掉冷氣。怎知我只是這麼冷淡,傻傻的細佬只好乖乖睡。不消一會兒,睡著了。八點鐘,二姐用極輕的動作開了我房門,張望細佬是否睡著,然後示意要我過去她那裡。


我躡手躡腳離開房間,來到哥哥和二姐房。他倆正在收拾書本,不記得從甚麼時候開始,他們都自己看書了。臨睡前故事,爸爸永遠趕不回來,媽媽最近都陪弟弟。反而養成二姐自己看書的習慣。我幫忙關燈後就躺下和二姐一起睡。我通常會用睡前古典音樂,告訴她媽咪陪兩首歌。然後她會討價還價三首。如果我不趕著外出我都會答應。

聽著音樂,二姐摟著我的脖子:媽咪,我好鍾意你!我最鍾意就是你了。

爸爸呢?

嗯,最鍾意就是爸爸,和你咯!(我翻白眼,幸好漆黑裡看不見。)

媽咪,我好鍾意你,因為你好美啊!(再次翻白眼,我情願她說媽咪妳好本事好能幹之類的話。)

今天郊遊,同學的媽媽對我說:你知道嗎?你女兒一看到我就跟我說,你知道嗎?我媽媽很美的!

累我好尷尬。要怎麼回答呢?


我催促二姐趕快睡覺。然後突然感到身後面有東西在動。轉身發現哥哥躺在我旁邊,靠著我像隻小狗。我自然躺平身,一手抱著哥哥,一手拍著二姐。兩首歌,二姐睡著。我轉身整個對著哥哥,拍拍他的背,這個快八歲的人兒,怎麼長這麼大?

你今天運動會開心嗎?

開心。學校的三文治好吃!早知道請你幫我點四個好了!

那麼誇張?哈哈!你收拾好書包了嗎?

嗯。

你收拾了星期幾的書包?(今天運動會,偶爾他們會錯亂放錯書,總要提醒他一下。)

黑暗中,哥哥比了兩個手指,示意星期二。

好,現在妹妹睡著了。你回自己床吧!

哥哥點點頭,爬回自己床。我整理好二姐的被子,輕輕爬起身,看見睡在自己床的哥哥側著身,留了一個身位給我。我二話不說,鑽進他的被子裡。輕聲說:好,媽咪再陪陪你。

沒有交談,聽著他呼吸,和啜手指的聲音(這個習慣甚麼時候才改得了呢?)我輕輕地用手指掃著他的頭髮。大概再一首歌的時間,哥哥也睡著了。

幫他蓋好被,我離開了房間。時間晚上八點半。我算是一個小時內做了「三陪」的女郎。

我想說,睡眠習慣可以培養,可以變糟也可以好轉。當然需要時間,過程,耐性與智慧。但有時候,是我不忍他們的成長,心想:就和我睡吧!看你們能睡到幾歲!不改也罷。

這種想法,在只有一個孩子的時候,沒有。在細佬,也開始上學的當下,突然萌生。說到底,還是捨不得他們長大。

哥哥一個擁抱,二姐的一句媽咪我最鍾意你,細佬的媽咪我要你呀,讓我這陪玩,陪吃和陪睡的「三陪」再累也覺值得,就再陪陪吧!

小小人兒要上學

八月中就趕回香港,主要原因就是細佬要上學。不然,還可以賴在父母身邊,享受北美氣候和慵懶生活。

轉眼,這兩歲半的小人兒也要上學了。頭三天有媽媽陪著,一切都還可以。之後就靠自己,獨自坐校車獨自上學。這一切,對一個兩歲半的孩子來說,還真的不容易。

兩歲,其實還是很需要媽媽的陪伴。兩歲,對這個世界好奇,但更自我中心,因為還未搞清楚狀況的迷糊。有的還穿著尿片,有的還不懂自己穿脫衣服,吃飯還是亂七八糟頭髮衣服一天一地。這樣的人兒,穿著襯衫踏著皮鞋,步履蹣跚地上學。你不禁莞爾,也眼角濕潤。

第一天陪坐校車,細佬緊張到不願自己坐下,好像那張凳佈滿針氈。情況猶如那晚凌晨坐上長途機的那刻,堅持要坐在媽媽腿上,喊著,驚!我只有一套分散注意的方法慢慢騙他自己坐。但膽小的細佬,不時要我用手環著他,保護。媽咪,攬住呀!

安全帶都是保護你的,好似媽咪的手一樣。只要有安全帶,不用怕。如果車轉彎,急煞,加快,緊張的他又拉著我大叫:媽咪攬住呀!

於是到他自己坐的那天,當他知道媽媽最終不會上車的瞬間,就大哭起來。當然據事後的描述,他也很快恢復平靜。只是抽泣,時而嚷著我要媽咪。

學校的老師,非常貼心,當天忙到晚上十時還是打來報告情況。細佬,表達能力強,所以老師能夠知道他想要甚麼。他雖會小哭,時而問問媽咪,嘟嚷著我要媽咪,但也能投入學校的活動。還會叫老師幫他把他的小熊裝進書包。

回家接放學,在校車的他見到我站在街上揮手,已經興奮露出笑容並告訴姨姨,媽咪呀!放學後,我必定獎他一粒糖,讚他勇敢和厲害,自己上學。他也例牌回答,我想媽咪跟我返學。

有家長媽媽教路,跟他說:大人沒有小朋友厲害,沒有資格上學。媽咪想去也不能去那麼好玩的學校。只有好似你那麼聰明乖巧的小朋友才可以上學呀!你多厲害呀!

不如你告訴我,你今天在學校有甚麼好玩的事情?有去playground嗎?有。有吃茶點嗎?有。有沒有留一塊給媽咪呀?沒有,吃光光!茶點好吃嗎?好味呀!Miss Wong給我多一塊餅呀!

放學的他,都是開心興奮。早上的他,有點憂鬱。總問,媽咪你可以跟我一起返學嗎?

回想當年哥哥,唸蒙特梭利,事前已經有三個月轉接班讓他習慣獨自上課。到正式的時候,每次都要老師從後攬著,我才能脫身離開。看他像被綁架般可憐,我每次轉身也是眼淚。後來發覺菲姐送,情況就截然不同。於是全面抽身讓菲姐送他進校。

二姐跟細佬讀同一間學校,回想二姐,這個愛哭的女孩,居然比現在的細佬鎮定。不太哭之餘,還會安慰旁邊的小朋友,叫別人不用哭。坐校車,也沒有怎麼哭過,只會怯怯地問:媽咪呢?

想來我家女孩居然最淡定。果然是要出嫁的那位!

其實同齡的小朋友,不哭的也很多。這些小朋友固然更成熟淡定,但內心裡不多不少也有不安。經歷過三個孩子,我總安慰家長朋友,其實哭也很正常。只要鼓勵讚賞,他們很快會適應。有些小朋友快些,有些需要多點時間。不管怎樣,不要讓他們看到你不耐煩氣餒的樣子,他們已經不容易,很努力啦!

反而自己,作為媽媽,更需要長大。懊惱著怎麼這麼快,我的baby已經獨自上學?我懷裡的寶寶呢?是我禁不住要哭才對吧!是我更需要安慰,聽句:孩子總要長大,離開家裡。你要放手啦,媽咪!

需要多些時間適應和安慰的,又何止那兩歲的人兒!

愛回家

在溫哥華最後一個週末,假期倒數中。

我,不想回家。除了老公,最想家裡的菲傭!

雖說,有父母幫忙,雖說親子時間珍貴。我覺得,物,就是以罕為貴。每天耳鬢廝磨,還真有點厭煩。我真的不是那種全奉獻媽媽!

二姐說,好呀,回家就有新房間新床啦!

哥哥馬上糾正,我記得媽咪說還沒裝修好呢!對嗎,媽咪?

我點點頭,回家後要暫住別處。

那我們還是要像在這裡一樣打地鋪嗎?哥哥關心問,看來他開始懷念他的床了。

嗯,可能是。我們到時候再看看。我婉轉安撫他。想要回香港這回事,也只有哥哥確實清楚地表達過。他想家,想爸爸和爺爺奶奶。他是說得最多,我希望如果爸爸在這裡就好了的小大人。香港是我家,是去年暑假在三藩市就說過的。

二姐對於要回家,只說,媽咪和我一起回嗎?我要和媽咪在一起哦!就是媽咪在哪裡她也要在哪裡,她才不管東南西北甚麼地方。

爸爸,我也掛念啦,但我想和媽咪一起多些咯!

細佬,有一日,很突然地說了一句要回香港家,想念照顧他的菲姐。今日再問問他,小腦袋側了側,點點頭說要回去。好像他也略懂。但他這個時候,就是聽到給你糖糖給你雪糕就會改變心意的好騙年齡。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時不時會想爸爸,總問,爸爸在哪裡呀?爸爸返工嗎?爸爸在香港呀!

不管哪裡風花雪月,陽光燦爛,藍天白雲,綠草如茵,鳥語花香,到最後,孩子們還是惦著和他們血脈相連的爸爸,和「自己家」。這個「自己家」的概念從何而來,還真的讓我覺得有趣。

人,天性需要讓他們有歸屬感的地方。家字還不會寫時,已經知道要回家。Go home,是細佬累了悶了厭了時,就會不斷重複的一句話。

孩子們愛他們的家,當然好。我也期待重整過後的「新居」,我們的家。更期待明年再來這裡的家避暑!

我記得有人跟我說過,家,就是心裡所屬的地方。只要你的心找得到回家的路,那麼身在何處都不緊要。

而家對我來說,就是心之所在。心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Love You Forever

有本暢銷兒童書Love You Forever,有人愛,有人討厭。不知道你是哪種,但,我哭了好久。

回顧人生的幾個重要時刻,能夠讓我熱淚盈眶的,正正是當我正式成為母親的那瞬,在手術室首次見到J。我總覺得,當有個生命在你的身體發生的時候,你的整個人簡直可以說也跟著重新re-program了一次。不愛哭,不易哭的我,變成了我以前不屑的,眼淺女人。看新聞,聽首歌,讀段詩,都可能引起眼淚氾濫。

怎麼回事?歸咎荷爾蒙安排的重生。

帶J去上空手道,是每週少有的,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的時間。很多有趣的對話都是在短短的十分鐘車程裡發生。譬如,再結一次婚。這天,當我邊開車邊瞥見沙田文化博物館的海報,心想著甚麼時候去看Monet的時候,J從後座大叫:媽咪,are you happy? (大叫是因為我跟他說,如果他坐在最後一排,而車裡播放著音樂的時候,請他大聲說話,因為我會聽不到。)

回過神:開心呀!為何突然這樣問?

J聳肩:Nothing, just wanna ask. 因為你有日也突然這樣問我,你快樂嗎?我覺得偶爾這樣問候一下,感覺挺好的。

哦。我開心呀!多謝你關心我。(你這個暖男,如果可以對妹妹也這麼溫柔就好了。)

和J從空手道班回家,A一見到我,就眼淚來了。媽咪,我不見了你。你怎麼不等我回來才帶哥哥去空手道?

(但不是每個禮拜都這樣嗎?為何今日突然要哭呢?)

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要跟她解釋不要跟她講道理。她,可能因為疲倦,情緒失控。而且,歷史教訓我,多數會因為理性地講道理而墮入無底深淵。最終大家一起火山爆發。於是我,只是迅速地蹲下,張開手,說:來,媽咪,抱抱!

抱著她在沙發坐下。搖呀搖,拍拍背,親親頭髮。十秒後,問:你今日去辦護照的時候,收到甚麼禮物?

A抬頭看我,眼睛發亮:Sticker!

然後開始淘淘不休地說起,那個小包包裡面除了有甚麼貼紙,還有甚麼小本子。(有驚無險,順利過渡。)

放下A,讓她專心玩貼紙。L見到媽咪空了出來, 撲了過來:媽咪!

帶著哭音,面容扭曲,明顯是抄家姐的戲碼,但不懂內容,只知道這樣會有免費擁抱。我當然不拘,搖呀搖,拍拍背,親親頭髮。不用我說甚麼,他已經高興地推開我,離開去找別的樂子!

晚上,依然只有我陪J和A入睡,一個要我側身抱著她,一個側身從後抱著我。這樣睡了兩首歌。晚安,寶貝。若干時間後,從監視器看看孩子們睡覺的情況。一天的母職,到此為止。

印象中,我好像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但看著熟睡的JAL,會不自禁地說:Love you forever!

還帶淚,真的。

 

 

每個人的煩惱

前一陣子朋友推薦我看“夏洛特的煩惱”,一部在國內很紅的賀歲片。拖拖拉拉,我到現在還沒看。但說到煩惱,誰沒有呢?這可不是大人或某類人的專利。事實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煩惱。 

細佬說

媽媽每次出門,會帶我嗎?有的時候帶,有的時候不帶。不帶的時候,我就噘嘴擠眼淚,伸開雙手要媽媽抱,再努力吶喊出:I wanna go! I wanna go! 或者我自己穿好鞋,走出門可以趁亂不知不覺混進電梯。但每次都失敗被抓回後,就再來個哭鬧送她珍珠眼淚串串可憐樣。

或許,她會心軟。但是當媽媽既認真又溫柔地堅持重複又重複:這次不帶哦!哭也沒有用哦。

我就知道,見好就收。收起哭音,擺出可愛的笑容:Bye Mum!I see you go! 送媽媽出門口等電梯,然後乖乖地,跟菲傭姐姐回家。  

  
二姐說

為甚麼哥哥不喜歡我? 我都這麼愛他,一心一意學他,他就是不領情。偶爾,哥哥讓我跟他玩星球大戰對打,我就開心得不得了。哪怕是打輸(基本上是一定輸),也心甘啊!哥哥為甚麼總嫌我煩?我,其實沒有那麼煩呀。不就是普通那種女孩子的麻煩嘛,能有多煩呀?

爸爸為甚麼不聽我的話呢?他明明就很聽媽媽的話。為甚麼當我說要這樣的時候,他都說不是,不可以,要我聽他話?我為甚麼要聽他的話?他應該聽我的話才對!弄得我常常要出動眼淚他才就範。何必呢?

媽媽為甚麼也不聽我的話呢?雖然她知道很多,她都對。但我也有我的想法,我的想法也很對呀。她,為甚麼都不要聽?最近,媽媽跟我說。如果我聽她的話,她也會聽我的話。這樣才公平。我覺得這也很有道理,所以我跟她說:你聽我講,我也會聽你講。有時候,在爭論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這個道理,於是我馬上糾正自己,聽了她講,還會提醒她我有聽話,所以接下來她要聽我講。實驗證明,這還蠻有用的。

總之,我喜歡作主。為何媽媽說,我要長大才能作主? 我希望可以快些長大,我甚麼時候才能長大,自己作主呢?

  

哥哥說

為甚麼媽媽這麼愛我,結果還生多兩個孩子? 我希望只有我一個,那多好?我想安靜看書,妹妹偏要在旁學我。我想專心練琴,細佬就要爬上來插一手。我想房間只有我,每晚安靜入睡,妹妹就要夜燈啦音樂啦,還要入睡前喋喋不休地話家常。我睡覺才不要跟她聊天。我不跟她聊,她還會自言自語,難道我會聽不到?女孩子,為甚麼要這麼煩?

為甚麼我這麼失敗?明明全部都會的默書,就要粗心少一劃被扣一分!已經是第五次九十九分,我何時才能一百分呀!真失敗!我跟媽說,我一定不會拿到一百分。下次不會,下下次也不會!我非常清楚知道,這麼簡單的題目,我竟然如此不小心,我真的是蠢!媽媽說不是,說下次仔細些就可以。我不認同。結果,過了一會兒,媽媽竟然說:你說的對。If you think you can, you can. If you think you can’t, you are right!

甚麼?她不是要安慰我的嗎?怎麼突然換方向?

我趴在沙發把頭不停地撞向軟墊。細佬見狀,也跳上來學。結果媽媽和菲傭姐姐都大笑,她們應該安慰我,不應大笑呀!然後媽媽又說:不要再撞啦,會越撞越蠢的!這樣以後真的都無法拿一百分了。

媽媽,你這樣說只有令我更難過。

她竟然回我:「你想聽舒服的話,還是聽真相。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理。」

媽媽,為何每次都要這麼理性兼殘忍?但我不得不承認,她說的都有道理。於是,我唯有死死氣地承認自己小題大做。事實上,我以前也不是很在意有沒有一百分,有些不會,不記得,錯幾題扣幾分,拿個九十幾,也很好。只是當我認為自己都會的,可以滿分的時候,發覺事實卻不然,這種打擊就太讓人受不了。媽媽說我心急和粗心,我知道。但這個很難改,比起背誦生字串字要難太多。

究竟怎樣才可以變得不太心急和粗心呢?

  

爸爸說

「老婆,明天划龍舟比賽。我這次都沒有怎麼參加練習,所以覺得我不應該參加。這樣對大家都不好。隊長叫我去,他說無所謂。但我覺得不好,還是不去好。」我望著她,心亂如麻。

老婆點點頭,嗯。轉身忙自己的事。她為甚麼不說些甚麼呢?那我要怎麼辦才好?工作一堆未交,明天兩個小朋友游泳班,只有一個工人。她說句話,我才有方向呀。

半天後,另一個隊長的短訊傳來,我讀著短訊再次走到正抱著細佬的老婆面前:「Cow說明早七點來接我去比賽。我還是覺得我不去比較好。我要回覆他,不要來接我。」

她看著我笑:「那你就回覆他呀。為何要跟我說? 難道你想我說,對,你不要去!然後你就可以回覆,sorry bro,my wife doesn’t allow me to! 如果你覺得用老婆做藉口比較容易開口,你就用啦!」是這樣的嗎?可能我就是需要有人這樣說。要我自己去說No,這,好,很,難!

「那我就覆他說不要?我還是不去為好吧?」我焦慮地看著老婆,為何她總是那麼平靜。

「其實你不單是因為沒有參加練習,你還有很多拖了很久還未交的工作要做,你根本沒有時間,你連睡覺都不夠。你只是不想直接了當地說No。你心裡在喊,我沒辦法參加,我覺得我很衰仔,很沒義氣,你們不要逼我講No,好不好?這樣很違背我是個好人的原則。對不對?」她這麼說我就心安,果然瞭解我。

「老婆,你大學是唸甚麼的?你簡直就是我心底裡的蟲呀!」我當然是明知故問,逗她開心。但, 我到底要怎麼回覆我的兄弟們呢?唉,還是再想一想,怎麼用詞,一會兒再說吧。

晚上,被爸媽叫去吃甜品。眾人聊著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還未回覆明早比賽的事,大喊:「我要回短訊!」

老婆白我一眼:「那你快點回覆啦!」我覺得她心裡其實是在大喊:「你去吃屎啦!」她分明就是那個表情。

最怕扭扭捏捏害怕拒絕人但又說不出口最終因此而拖拖拉拉別人不知你想怎樣無端浪費眾多時間的人。是不是很想叫這種人吃屎?

但不懂說不的人,本身也很煩惱的。我就是經常在這種自我拉扯的痛苦中,要向老婆「求救」。我說給她聽的每一句其實都是說給自己聽。但就是做不出,需要有人支持,才有勇氣踏出艱難的一步去拒絕別人。於是,老婆有時候會誇張些,比起正面勵志地說你可以的,你去說啦!簡單一句 「 你吃屎啦!」鏗鏘有力得多。當然還有在這裡就省略的粗口。通常我一聽到就像觸電般有所行動。有時候,有些人,包括我,就是要被人「小」過,才會一鼓作氣,拿出勇氣和動力。     

媽媽說

我,當然也有我的煩惱。但在這之上,家人的煩惱,也就是我的煩惱。是我的煩惱,也是我的快樂。誰叫我是你們心裡的蟲?我願意繼續努力地做條蟲,讓你們的煩惱,總有人明白和分擔。  

JAL742

很少帶L出門,最近滿兩歲刑滿出獄。為了準備他飛長途等種種挑戰,終於偶爾也帶他出去吃個午餐,讓他錯過自己的正常午睡,然後看他在回程的車裡累極昏迷。


朋友在餐廳看到L的時候,也調侃:終於帶來啦!可憐的L。
是,是,可憐的L。可憐的L,偏要生得那麼可愛,以致讓人覺得冷血的媽媽更加可惡。我活該。為了讓他睡飽喝足,作息正常,認為不需要過早接觸花花世界,也讓我輕鬆些,是需要無比的意志和狠勁。雖然未能午睡,但孩子自己又怎會介意?跟著哥哥家姐吃完飯去playroom,開心的樣子,讓人覺得還真的是可憐又可愛。可憐是這麼大才第一次來馬會playroom,戰戰兢兢,不敢步入雷池。可愛是,不管別人怎麼邀他叫他,就是無動於衷;只要家姐走過來喚他伸出手,他就毫不猶疑地跟著走進樂園。就是那麼一秒,細微的瞬間,讓我好感動。手足的意義。

  
然後爸爸們(加一個菲傭姐姐)看著孩子們在playroom,媽媽們在餐廳繼續聊天。話題來去總也離不開孩子。如果不是,反而會覺得很,怪吧?
若干時間,大孩子們奔回餐廳,滿頭大汗,嚷著喝水要吃甜點。L跌跌撞撞地跟在後面。我把他抱回身上,感受他因為過度疲倦興奮的狀態,有種大人喝了酒很開心,又有點甚麼都不聚財的感覺。要這個,要那個,不要這個,不要那個,那個這個,嘰哩呱啦,哇啦哇啦。很多人一定會說,孩子嘛,不都這樣。事實是,只有過度疲倦過度亢奮的孩子才會這樣。如果作息正常的孩子,一般都很少會發癲。但作息正常實在太和尚,凡人誰守得了戒?

朋友說:你帶L出來,好像甚麼都不用帶,好輕鬆。連換個尿片都沒見過你做。

對哦,朋友一說,驚醒夢中人,趕快抱著L去洗手間。生了三個孩子,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很容易把年紀較小的孩子跟大的看齊。不是故意,就是很自然。因為已經習慣不用背著奶粉袋出門,所以出門時,根本不會想要帶。以前帶J外出,奶粉袋裡,除了尿片,乾,濕紙巾,尿片膏,替換衣服,口水圍巾,餐具,食物剪刀,還有零食,水,果汁,和小玩具。後面還跟著個菲傭姐姐。車上會有薄毯子,準備在他睡著時蓋。

現今?只有平時自己用的紙巾。另加他的水樽和口水圍巾。尿片和替換褲子是臨出門口,突然想起,拿的。沒有菲傭姐姐。

所以,是,嚴格來說A和L的出門排場,都是很隨便。因為我真的忘記他們還小。習慣了舒適,很難回頭。很容易對小的孩子用大孩子的標準來期望他們。

回到座位,我自責跟朋友認錯。朋友嘖嘖搖頭,只有一個孩子的她從背包拿了包小餅乾遞給正在抓狂的L。總算短暫安撫了這個基本上就是疲倦但自己不自知的小瘋子。我,這個三個孩子的媽,當堂除了慚愧,只能摸摸他的頭,給他也給自己安慰。


人生,就是這樣。沒有,也很難絕對公平。說到公平,想到以下這件事。

有次我剛為妹妹讀完睡前故事,哥哥梳洗完畢進房。我拿起中文書要跟他讀中文,妹妹很自然跟過來。J即時反應很大,喝道:This is not a story!!!

意思是,你不要過來聽。妹妹一臉無辜:But I also want to listen.

正常我們總覺得要孩子學會懂得分享,懂得謙讓愛護幼小。所以會很自然地說:讓妹妹一起聽吧?

但,我轉念一想。就是因為我們渴切希望孩子們可以成為願意分享愛護幼小,充滿大愛的小人兒的時候,往往忘記和忽略他們心底的渴望,媽媽只愛我。其實我們大人是很容易明白的,只是從來沒有代入深想。試問哪個人願意跟別人分享自己的愛人?愛情裡,這是極其自然。極少數的人可以吧?孩子們對父母的愛,有時候其實就是很原始直接,不能跟別人分享媽媽的愛。再試問誰人願意並且能夠把自己所有的物品都無私跟別人分享?大人懂得選擇性地分享,因為我們不用去分析,已經知道有些事很自然可以分享,有些事是不用說就知道不能也不會要求別人跟自己分享。但請問小孩子在早期,已能輕鬆將事情分門別類,懂得糖果玩具可以分享,但有些物件如貼身安撫物,不需要不能分享嗎?這是需要時間去學習運用的。

記得看過一篇文章,在孩子的成長中,通過瞭解自己和物件的關係,包括甚麼屬於自己獨有,甚麼是共有,對於屬於自己的物件,擁有怎樣的支配權利?如何分辨孩子是願意分享還是被逼必須分享?對於屬於自己的物件,自己沒有控制支配權利,必須被逼接收大人指令,這對孩子心理會造成怎樣的不安全感影響自信?因此學習瞭解自己與物件關係和支配權利,然後才會懂得如何分享才是重點吧?這裡審略學術性解釋。

我當時試著去想,為何哥哥會這樣抗拒?雖然我極力但溫和地請哥哥讓妹妹一起聽。但這個七歲的男孩面色僵硬,非常不願。妹妹就是一副可憐,淚水隨時缺堤的模樣。這樣僵持半分鐘。我問J,是否因為剛才妹妹單獨和媽咪唸故事,而他沒有參與,所以現在他也想單獨和媽咪唸書?J黑著臉,輕微地點點頭。

我轉身望向A:妹妹,剛才媽咪同你story time,哥哥有沒有得聽呀?A搖搖頭。

那現在媽咪同哥哥story time,你可否不聽呢?(我不知道四歲的A會否明白這種對等關係,但總要試試。)

想不到A居然很爽快地說:好啦。我自己拿兩本書回我的床讀啦!然後逕自走向書架挑選書本。

我望望J,見到他滿意表情。問他,你覺得妹妹這樣是否很懂事和乖?她是否很疼愛你?

J不願承認,只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我追著他:那你讚下她啦!

妹妹乖!(非常輕微的聲量)

然後我又問:既然不是因為書是不是故事的問題,為何你不直接講出你的看法呢?你可以說,我不想,因為剛才妹妹已經單獨和媽媽讀過故事了,現在我也想要和媽咪單獨讀書。

J想也不想地回答我:因為你說過,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絕對公平呀嘛!

我語塞。主要是因為他總是記著些我無心說過的話。然後回他:不管怎樣,你還是可以和應該表達你的真實想法。知道嗎?


我是認為,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但亦因為如此,某些制度和法律就是為了去平衡這些的不平等。我們總跟J說,你是第一個孩子,其實你得到爸媽獨有的時間是最多的,妹妹和細佬都無法有相等待遇,但也因為如此,在其他方面妹妹和細佬會得到多些,例如,耐性。生到最後一個,對著最小的,耐性最好。總帶著補償心理。不止補償細佬,也為了彌補之前同時期曾經犯過的失誤。

這樣到底是公平還是不公平,真的很難衡量。我總說,誰的心生在中間,哪有絕對不偏心?只是理智和良心,要我們去平衡調整我們本來偏頗的天性。(同樣誰又能絕對中立?人,除了懵懂孩子,都是帶著立場吧?)

然後有天,J的字條寫著,想獨自生活。問他這是個甚麼概念。他很坦然平靜地說:我不知道長大後,會跟誰結婚。我也不想生BB。所以覺得還是一個人生活就好。

為何不要生BB?

因為我不要生個好似妹妹那麼麻煩的BB。

那,你未必會生個麻煩BB,可能生個好似細佬那麼可愛的BB呢?

細佬?有時可愛。有時弄爛我的玩具也很可惡。所以都有點麻煩。總之,我想一個人生活。

然後妹妹插嘴:媽咪,我大個都不要結婚生BB。

你,又為何呢?

因為我要一直同你一齊。我好鍾意好鍾意你呀,媽咪!(都說女兒是爸爸前世情人,我家這個到目前為止,似乎前世是跟我糾結不清。)

童言無忌,讓人忍俊不禁,也讓人唏噓。

此記,留念。

  

 

不要情人節生日

妹妹和弟弟同在二月出生。他們來到這個世上,背後各自有著神奇故事。因為剛過去的情人節幫他倆舉辦了生日會,突然想到本來他們是有機會同在情人節生日的。為甚麼沒有發生的原因很簡單:作為父母的我倆,都感到這是一個非常糟的主意。No, no, no, bad idea!  

A和L,跟哥哥不同。哥哥是因為過了預產期還沒有出來,最終被醫生叫入院,選擇開刀或催生的情況下,開刀出生。倉促下,根本沒有擇日和時辰。但因為哥哥,懷A和L的時候,擇日開刀,便很自然地變成後期產檢和醫生的一個討論主題。

A小姐的預產期2012年2月22日。因為第一胎開刀,醫生很自然地認為,第二胎我也會開刀。而我,當時,的而且確,真的沒有作太多他想,覺得,就,再來劏我一刀吧!醫生指著日曆說,那就2月14日啦!

No!我的自然反應。很為難地看著醫生:不要吧!將來她失戀的時候,又生日又情人節,很慘哦!又是個女孩子。

醫生大笑:你這麼快便想到這樣遠呀!

當然,情人節生日,如果不是出於自然,如果是父母可以選的,我當然不要選給我女兒。就算不失戀,就當她甜蜜意氣風發,那她到時是要跟家人慶祝生日還是和她的小情人慶祝情人節呢?我為何故意要讓她為難呢?雖然,將來,很可能是,生日也好,情人節也好,都不會留給我們跟她慶祝。這個我們看看自己,也知道大概是這個光景。

老公,雖然平時有點遲鈍,這個節骨眼,他居然和我意見一致。覺得選情人節開刀,是個壞主意!最後,因為種種,選了12日。很大程度,是因為2012,212,是個很容易記的日子。

  
到生弟弟的時候,不知道是否因為心裡知道,這個絕對應該非常可能是最後一個孩子。所以,竟然跟醫生說:讓我自己試試生吧?

哈哈哈!醫生笑:開了兩次刀之後,想自己生?嗯,如果你純粹想(再)痛,那我告訴你,我會給你兩個鐘頭時間體驗下,然後你生不出來,還是要入手術室。

兩個鐘頭?靠我自己怎生得出來?體驗痛?罷了罷了,我才不要。知道無望,無奈地選日子。弟弟預產期2014年2月25日。醫生說他偏大,怕會提早出來,所以要選早一點。2月14日啦!

(不要玩我啦!)醫生。你都知道,上次女兒,我們都故意不要情人節呀!我哭笑不得地看著醫生,那句「不要玩我」是在心裡說的。

雖然有一刻,我有過動搖。因為2014,214,其實和姐姐的2012,212有著異曲同工的美妙。而且,男孩子,應該可以承受得住打擊吧?(如果他失戀。)今次,爸爸極力反對。不要不要,男孩子也不要情人節生日啦!爸爸搖頭說。

哦,不要情人節呀,那就12日吧!跟姐姐一樣咯!

我安靜片刻,想了想,還是回答:不要。

如果兩個孩子是不約而同自己選擇相同日子出生,那是巧合。但如果他們知道,他們同日生日,純粹是父母選擇。作何感想?如果是你,你會怎麼想你的父母?我不知道,我覺得,怪。老公認同。

那麼,你們想甚麼日子呢?你們再考慮一下吧,再早又對孩子不太好,再遲,你就要承擔他有可能提早出來的風險哦!醫生還是很有耐性地充滿笑容,娓娓道來。非常有知性美的女醫生。

我,對自己的身體和孩子的體型瞭解。因為我倆都屬於大隻,孩子們都比較大,很正常。不覺得因為這樣弟弟就會提早來報到。哥哥,逾期居留,9磅也是慢條斯理。但,當然,世上有萬一。想來想去,問了高人又問家人,最後選擇17日 -和nana同日生日。刻意選擇和孩子的兄弟姊妹同日生日,覺得怪。但刻意挑選和長輩同日生日,似乎完全沒有問題。人的認知,有時候就是這樣奇怪。

醫生覺得太遲,連連搖頭:雖然你的預產期是25日,因為他大隻,我把預產期調整到20日。所以17日太遲!

我笑著說:醫生,我覺得,我想博一博。如果他要提早出來,你說會給我兩個鐘自己試生嘛!

我豁出去了。對於孩子,當然是在母體裡久一點,越接近預產期越好。我才不要他這麼早來到世上。我摸著肚子跟弟弟說:細佬,你要跟nana同一天生日呀!

最終,弟弟非常聽話,順利於2014年2月17日來到世上。算是給nana的生日禮物!那個黃昏,nana在自己的生日,看著弟弟推出手術室,感到無比感動和開心。那是她事後告訴我的。

 

轉眼,A小姐四歲,弟弟也兩歲。他們兩個每天互相爭奪玩具和相親相愛的時間各佔一半。A小姐對弟弟黏著媽媽的妒忌,弟弟對因為自己弱小而被欺凌的哭訴,每天上演。雖然最終,他們沒有一起在情人節或同一日出生,但他們這幾年,以及未來的好幾年,都註定要一起分享生日會。

A小姐在被哥哥討厭總是模仿他的時候,自己也討厭著弟弟學她。妹妹跟隨哥哥喜好,著迷Super hero和super power的同時,投訴弟弟喜歡玩她的Elsa玩具。生命,是看得見的輪迴。不止在兩代三代之間,甚至只是在孩子手足之間。而我,每天在想死想爆炸的邊緣時,看見這些瑣碎,還是會嘴角上揚。感恩。捱了三刀,傷口得一個,抵啦!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