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說…

夢裡夢外的神經病

一個月裡總有幾日,頭痛頭暈或周身不舒服。心情也是惡劣。坊間有很多妙方,喝這個吃那個,聽來都很不錯。但對於我最好的良方,莫過於甚麼也不用理,一直睡一直睡,除了起來吃飯上廁所,就一直戀著我的床。多美好!不過,當你有三個孩子的時候,這個實行起上來是有點困難的。因為想睡,但一直被需要,還要忍受說實在我這輩子也不會習慣的聲浪,在這個時候,我的耐性已經潛水,一丁點的事情都可能令我惱羞成怒。(對呀,朋友說,誰叫你那麽愛生?哈,但這個點來告訴我有多愚蠢,對於現實是一點也沒有幫助好不好?)

是的。於是我會很想大喊:我恨你們!我恨你們每一個人!不要煩我,不要找我!我就是一句話也不想跟你們說,我只想黏著我的床聽著我想聽的歌,像一個幽怨不被理解的青春期少女,憤世孤僻。(但事實上你就根本是個師奶呀!還要理會老公有一搭沒一搭的問題和事情,怎樣躲避,也避不開現實。)

是的,每個月總有這幾天,我希望家裡的所有人都避開我,因為我也想避開所有人。朋友說,不會呀,跟你whatsapp不是好好的嗎?對。短訊的世界是可以接受,因為不需要見面,可愛理不理。我連跟老公也只是短訊溝通。在家裡我會請他迴避,自動走開一角,不然就是我迴避躲在房裡。我可以在房裡發短訊給在客廳的他,但請你不要來房間找我。這是種病嗎?

因為這樣,今早我決定,就算我聽到孩子們起了床,我也不要跳起來套上衣服衝去送他們上校車。我只要把被蓋過頭,繼續,繼續睡。然後朦朧間,突然想起昨晚做了個夢。夢裏有個人,跟他聊得很開心,還一起搭著肩膊跳舞。一邊談笑一邊跳,像認識了很久。你好奇那不是老公嗎?一定不是。為何這麼肯定?因為夢裡我見到老公不知從哪裡走來,我就一把推開跟我共舞的男人了!

心想:做人不能那麼過份。

在過去,我經常因為現實的不滿,在夢裡把他恨恨地罵一頓。又或者,夢見他做了甚麼不好的事,然後在現實裡告訴他當作有發生過。(是的,就是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的精神病。)所以當今早想起自己發過的夢,對老公有點抱歉,好啦,決定今晚還是睬回他吧!

 

廣告

凱旋

臨出門的那幾天,我的頭上都是冒著煙。如果你看得見。除了整理行李(通常都是最後那半天才開始),寫好孩子們在假期裡的行程和要注意的地方,留給將要全權負責的公公婆婆和菲傭姐姐們。婆婆強烈要求我寫清楚,年紀大了,三個孩子壓力不少。選購包裝好聖誕禮物,放在聖誕樹下。把要在聖誕日給親友的禮物也事先準備好,讓公公婆婆或爺爺奶奶代送出。寫聖誕卡。偷偷把聖誕襪塞滿禮物,請公公婆婆平安夜代為掛好。配搭好孩子們那幾天出門的衣服,連鞋拍下照片讓婆婆或菲傭姐姐跟著照片配搭,免得到時貽笑大方。檢查孩子們假期的功課作業,有甚麼需要跟進或可以留待我回來後再做。然後,最重要,當然,要幫三個孩子作心理準備和輔導。

哥哥,爸爸媽媽聖誕節去旅遊。但這次不帶你們,你們留在香港和公公婆婆爺爺奶奶哦!

為甚麼?—- 哥哥平靜地問。

因為難得公公婆婆在港幫忙看著你們,爸爸媽媽可以放假出走幾天。爸媽也需要假期啊!所以,有時候也需要只是兩個人的旅行。

哦。哥哥淡淡然,看著自己的書。抬頭加了句,那我祝你們玩得開心一點。哦,對了,你們去哪裡啊?哥哥對著書桌上的地球儀興致勃勃地找起地方來。 下次再帶我去吧!

我的暖男哥哥。

然後,他突然蹦出一句:不要再生蜜月寶寶了。我聽公公婆婆說你們去度蜜月。三個孩子已經好夠,我覺得可能兩個剛好吧!你看,你都忙不過來。

是,但我已經生了三個。總不能把你塞回我的肚裡吧?

好呀,我都想回到你的肚裡,甚麼也不用做。不用溫書做功課不用彈琴,還可以一直跟著你。

心融化,但也有點淡淡哀愁。你放心,沒有寶寶啦!媽媽已經太老也太累。

二姐,同樣的開場白,只聽到她高聲尖叫,哭起來:媽咪,我不要你自己去旅行!我不要你留下我。我不要呀!

豆大的眼淚,即刻流給你看!

唉!我,嗯……對著這個女兒,我無言。該說的都說了,好言安慰,高聲喝斥,軟硬兼施。到最後,我只想喝杯酒。這樣每天重複一次,解釋只是一週,還有公公婆婆陪伴,會非常精彩,也比媽媽在家時要好玩有趣。每天每天的叨叨念念,軟著陸。終於換來:好啦,媽咪!你和爸爸去玩啦!我會聽公公婆婆的話。

今晚再說一次,怎知:明天!這麼快?

二姐的臉充滿憂慮,然後數著手指說,不如你們只去一天吧!

我笑了出來,搖搖頭,不行呀,妹妹!

哦,那,不如你們去兩日啦!繼續數著手指。

爸爸媽媽去一個星期。一個星期有幾天?

一日咯!天真的臉看著我。我們甜黏的妹妹,你是有多捨不得我呢?

輪到弟弟。細佬,媽媽爸爸去旅行一個星期。你乖乖和哥哥家姐公公婆婆在家,知道嗎?

扁嘴搖頭:我要跟你去旅行!

不可以哦!這次哥哥姐姐也沒有得去哦!不如媽媽去買好多禮物回來給你啦,好嗎?

好!我要好多好多禮物!車車,火車,熊bear bear!紅色,藍色,綠色,粉紅色,五顏六色,都要哦!

好,媽媽買給你。

如是者,這類似的對話,也時不時重複洗腦。今晚臨睡前,再給他洗一次。

媽媽,我想同你去坐飛機呀!

不行喔,說好了,今次只有爸爸媽媽哦。

媽媽,你會買好多玩具給我?黑暗中,細佬的臉有點興奮期待。

會呀!你要乖,不要常常哭,聽哥哥姐姐的話。不要頑皮,知不知道?

知道,媽媽。

就快三歲的弟弟,對於旅行時間觀念還是差一點,所以沒有姐姐的糾纏。

當我也不知道忙著甚麼但非常忙碌地做著的時候,我家老闆回家吃晚飯看著電視。他看不見我頭上的煙,因為他的視線停留在螢幕。然後,老闆突然興奮地說:我到今晚才知道原來「凱旋」是有意思的!剛才新聞說誰誰誰凱旋而歸!我在想,凱旋?不就是(巴黎)凱旋門和(馬會)凱旋廳嗎?凱旋而歸,我還是第一次聽。馬上google,原來凱旋是勝利的意思。我到今晚才知道,學了新詞。幾十年來,我一直以為凱旋只是凱旋門和凱旋廳。

我連望他的時間也沒有:我們上次去巴黎的凱旋門,你不知道意思嗎?

不知道呀!現在想來,和英文是匹配的。我以為只是名字,而凱旋門的那個弧形(arch),可能就是旋轉了一下造出來的成果!

旋轉?你以為凱旋門有旋轉門?

我很想有翻白眼的力氣。但我依然忙著:先生,跟你報告一下,你的行李已經收拾好了。你最好記得出門口前檢查一下行李,免得到達後才發現內衣褲襪子和厚外套沒有隨行。你到時候就給我凱旋而歸吧!

其實我也是捨不得這三隻嘩鬼,但我又真的很需要離開,一陣。才能繼續,正常呼吸。


 

每個人的煩惱

前一陣子朋友推薦我看“夏洛特的煩惱”,一部在國內很紅的賀歲片。拖拖拉拉,我到現在還沒看。但說到煩惱,誰沒有呢?這可不是大人或某類人的專利。事實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煩惱。 

細佬說

媽媽每次出門,會帶我嗎?有的時候帶,有的時候不帶。不帶的時候,我就噘嘴擠眼淚,伸開雙手要媽媽抱,再努力吶喊出:I wanna go! I wanna go! 或者我自己穿好鞋,走出門可以趁亂不知不覺混進電梯。但每次都失敗被抓回後,就再來個哭鬧送她珍珠眼淚串串可憐樣。

或許,她會心軟。但是當媽媽既認真又溫柔地堅持重複又重複:這次不帶哦!哭也沒有用哦。

我就知道,見好就收。收起哭音,擺出可愛的笑容:Bye Mum!I see you go! 送媽媽出門口等電梯,然後乖乖地,跟菲傭姐姐回家。  

  
二姐說

為甚麼哥哥不喜歡我? 我都這麼愛他,一心一意學他,他就是不領情。偶爾,哥哥讓我跟他玩星球大戰對打,我就開心得不得了。哪怕是打輸(基本上是一定輸),也心甘啊!哥哥為甚麼總嫌我煩?我,其實沒有那麼煩呀。不就是普通那種女孩子的麻煩嘛,能有多煩呀?

爸爸為甚麼不聽我的話呢?他明明就很聽媽媽的話。為甚麼當我說要這樣的時候,他都說不是,不可以,要我聽他話?我為甚麼要聽他的話?他應該聽我的話才對!弄得我常常要出動眼淚他才就範。何必呢?

媽媽為甚麼也不聽我的話呢?雖然她知道很多,她都對。但我也有我的想法,我的想法也很對呀。她,為甚麼都不要聽?最近,媽媽跟我說。如果我聽她的話,她也會聽我的話。這樣才公平。我覺得這也很有道理,所以我跟她說:你聽我講,我也會聽你講。有時候,在爭論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這個道理,於是我馬上糾正自己,聽了她講,還會提醒她我有聽話,所以接下來她要聽我講。實驗證明,這還蠻有用的。

總之,我喜歡作主。為何媽媽說,我要長大才能作主? 我希望可以快些長大,我甚麼時候才能長大,自己作主呢?

  

哥哥說

為甚麼媽媽這麼愛我,結果還生多兩個孩子? 我希望只有我一個,那多好?我想安靜看書,妹妹偏要在旁學我。我想專心練琴,細佬就要爬上來插一手。我想房間只有我,每晚安靜入睡,妹妹就要夜燈啦音樂啦,還要入睡前喋喋不休地話家常。我睡覺才不要跟她聊天。我不跟她聊,她還會自言自語,難道我會聽不到?女孩子,為甚麼要這麼煩?

為甚麼我這麼失敗?明明全部都會的默書,就要粗心少一劃被扣一分!已經是第五次九十九分,我何時才能一百分呀!真失敗!我跟媽說,我一定不會拿到一百分。下次不會,下下次也不會!我非常清楚知道,這麼簡單的題目,我竟然如此不小心,我真的是蠢!媽媽說不是,說下次仔細些就可以。我不認同。結果,過了一會兒,媽媽竟然說:你說的對。If you think you can, you can. If you think you can’t, you are right!

甚麼?她不是要安慰我的嗎?怎麼突然換方向?

我趴在沙發把頭不停地撞向軟墊。細佬見狀,也跳上來學。結果媽媽和菲傭姐姐都大笑,她們應該安慰我,不應大笑呀!然後媽媽又說:不要再撞啦,會越撞越蠢的!這樣以後真的都無法拿一百分了。

媽媽,你這樣說只有令我更難過。

她竟然回我:「你想聽舒服的話,還是聽真相。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理。」

媽媽,為何每次都要這麼理性兼殘忍?但我不得不承認,她說的都有道理。於是,我唯有死死氣地承認自己小題大做。事實上,我以前也不是很在意有沒有一百分,有些不會,不記得,錯幾題扣幾分,拿個九十幾,也很好。只是當我認為自己都會的,可以滿分的時候,發覺事實卻不然,這種打擊就太讓人受不了。媽媽說我心急和粗心,我知道。但這個很難改,比起背誦生字串字要難太多。

究竟怎樣才可以變得不太心急和粗心呢?

  

爸爸說

「老婆,明天划龍舟比賽。我這次都沒有怎麼參加練習,所以覺得我不應該參加。這樣對大家都不好。隊長叫我去,他說無所謂。但我覺得不好,還是不去好。」我望著她,心亂如麻。

老婆點點頭,嗯。轉身忙自己的事。她為甚麼不說些甚麼呢?那我要怎麼辦才好?工作一堆未交,明天兩個小朋友游泳班,只有一個工人。她說句話,我才有方向呀。

半天後,另一個隊長的短訊傳來,我讀著短訊再次走到正抱著細佬的老婆面前:「Cow說明早七點來接我去比賽。我還是覺得我不去比較好。我要回覆他,不要來接我。」

她看著我笑:「那你就回覆他呀。為何要跟我說? 難道你想我說,對,你不要去!然後你就可以回覆,sorry bro,my wife doesn’t allow me to! 如果你覺得用老婆做藉口比較容易開口,你就用啦!」是這樣的嗎?可能我就是需要有人這樣說。要我自己去說No,這,好,很,難!

「那我就覆他說不要?我還是不去為好吧?」我焦慮地看著老婆,為何她總是那麼平靜。

「其實你不單是因為沒有參加練習,你還有很多拖了很久還未交的工作要做,你根本沒有時間,你連睡覺都不夠。你只是不想直接了當地說No。你心裡在喊,我沒辦法參加,我覺得我很衰仔,很沒義氣,你們不要逼我講No,好不好?這樣很違背我是個好人的原則。對不對?」她這麼說我就心安,果然瞭解我。

「老婆,你大學是唸甚麼的?你簡直就是我心底裡的蟲呀!」我當然是明知故問,逗她開心。但, 我到底要怎麼回覆我的兄弟們呢?唉,還是再想一想,怎麼用詞,一會兒再說吧。

晚上,被爸媽叫去吃甜品。眾人聊著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還未回覆明早比賽的事,大喊:「我要回短訊!」

老婆白我一眼:「那你快點回覆啦!」我覺得她心裡其實是在大喊:「你去吃屎啦!」她分明就是那個表情。

最怕扭扭捏捏害怕拒絕人但又說不出口最終因此而拖拖拉拉別人不知你想怎樣無端浪費眾多時間的人。是不是很想叫這種人吃屎?

但不懂說不的人,本身也很煩惱的。我就是經常在這種自我拉扯的痛苦中,要向老婆「求救」。我說給她聽的每一句其實都是說給自己聽。但就是做不出,需要有人支持,才有勇氣踏出艱難的一步去拒絕別人。於是,老婆有時候會誇張些,比起正面勵志地說你可以的,你去說啦!簡單一句 「 你吃屎啦!」鏗鏘有力得多。當然還有在這裡就省略的粗口。通常我一聽到就像觸電般有所行動。有時候,有些人,包括我,就是要被人「小」過,才會一鼓作氣,拿出勇氣和動力。     

媽媽說

我,當然也有我的煩惱。但在這之上,家人的煩惱,也就是我的煩惱。是我的煩惱,也是我的快樂。誰叫我是你們心裡的蟲?我願意繼續努力地做條蟲,讓你們的煩惱,總有人明白和分擔。  

我家的明星老公

老公一臉得意。有點驕傲卻又有點不好意思,偷笑。因為我一輪嘴:你想怎樣?我寫這麼多新篇不及一篇關於你的舊文,只是加張你的照片重新分享一下訪問率就破表Facebook的like還破紀錄。甚麼意思?

就是大家都很喜歡你的文筆就對了的意思。老公安慰我。

我知道啊,但是大家喜歡我寫你的事情多過我的!這太讓人失望。不過,起碼我發現,你,還有市場!我轉念又笑道。

不錯嘛!就快200磅的你,還有那麼多粉絲!想起肉檔的老闆娘每次都問起你,還問你是明星嗎?太誇張了吧?

Photo by VentureStudios

老公還是靦腆地笑,是,老婆,我答應你減肥。

是,你答應我快八年了,結婚前就答應了,越減越肥!我還真的沒相信過。所以說,如果你沒信念,事情就真的不發生了。你相信美好,美好就來了。你不相信你老公會減肥成功,他就真的不成功給你看。其實,是我的錯嗎?

不過我覺得「物已成吹」也不是很好笑嘛。老公忽然很認真地說。

嗯,「生飛滋的燒豬」比較好笑。起碼你還學到誰是劉心悠。我揄揶他。

No,我覺得你該講「豈有此理」和「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故事。老公不假思索地提議我。確實這一路的相處,我這個大baby有很多中文或與中文無關的笑話,只在家裡流傳。最近他比較認真看待我的寫作,力證自己是頭號粉絲。每早短訊問候時還會提到我最新力作的內容證明自己已拜讀。今天,他應該沒時間先賭為快了。因為他正在飛機上飛往三藩市途中來跟我們會合。孩子們臨睡前都興奮地倒數,就快見面!

好吧,話說回來,我家這明星自己提議的故事,你們想聽嗎?

36週

一早見醫生。和藹客氣的醫生笑著說:37週咯,如果見紅,穿水,陣痛,就馬上進醫院,不要喝水吃東西哦!

我:哦,連水也不能喝?(廢話,我當然知道開刀6小時前不能喝水吃東西,就是還要問一下,好像不喝水會難過。)

醫生:是的。緊張嗎?

我:還好。

其實,我兒才36週。你偏要算他37週。想起J那個時候,(另外一位)產科醫生也把他的預產期提早一週,結果他40週多一天出來被說成是41週才出來。 原來兩兄弟都會被算大一週。A倒是沒有。所以男生真的長得比較大隻。(倒底是好還是吃虧?)

老公在旁邊問了一堆有的沒有的,醫生說:你老婆已經很有經驗,你不用擔心。

他看著我,問:你知道怎麼區別braxton hicks還是真的labor嗎?(這幾晚他開始看那本N年前出版的what to expect when you are expecting, 老版本還教你整理進醫院的行李時別忘了相機和膠卷,CD和錄音帶呢!哪個年代啊?!)

我愣了一下,然後說:其實J的時候有感受過陣痛,所以我想我應該可以分別真假陣痛的。(做爸爸的已經忘記我第一胎的陣痛正好在手術前3個小時開始。)

老公:哦,你知道呀。(明顯男人當幾次準爸爸,都跟第一次是一樣的。)

我是有點任性,不管醫生怎麼算,我還是當老三只有36週。醫院行李袋,過了37週就會整理。現在先把醫院可能發生的費用算一算,準備個預算。小孩的衣物和用品到38週再洗,小床則到最後才佈置,迷信這些提早做,小孩就會提早來。所以儘量都推後。其實提早做不好的科學原因是:太早洗好佈置好,放久了不就又披塵了嗎?

所以不用太早哦。弟弟,知道嗎?讓我們過完年再說咯!  

  

Never say never?!

Conversation this morning on the car ride to swimming lesson –

J: Daddy, Mommy said you were drunk last night. What doesn’t that mean?
Daddy: it means I drank too much, that it makes me sick, headache, dizzy and vomiting…
J: Drank too much Coca cola?
Daddy: …
J: You shouldn’t do that. You should never drink too much Coca cola. I don’t like you to cheers too much at party! I’ll never cheers too much at my birthday party. You should ask people not to cheers with you!
Daddy: …
Mommy: Actually, cheers is OK, you can cheers a lot as long as it’s water, juices, you won’t get drunk.
J: only too much Coca cola will?
Mommy: No actually Coca cola won’t make you drunk. It’s the alcohol that adults drink, that would make people get drunk!
J: Oh…I’ll never drink alcohol at my party, never ever!!!
Mommy: OK, we’ll see, dear.

生“飛滋”的燒豬

好一段時間,終於再來更新。這次,我不會說我很忙,事實是對於繼續寫有猶豫。為何猶豫也不必多解釋,重要的是猶豫過後,我還是回來了。

孩子的事先不說,他們的成長速度,是文字絕對趕不上記載的。今次說說另外一個“孩子” - 我的六呎baby。

老公很有喜感,他的喜感不是來自他刻意想搞笑的時候。他的幽默總是那麼出其不意。話說……

一個平凡晚上,我在沙發看電視,老公在另一邊對著電腦。黃金時段有一個常常看到的廣告,相信很多人會記得。

劉心悠 x fancl,那個健康飲品的廣告。正播著,老公對著電腦,發揮了他一心二用的本領,問我:這個廣告怎麼這麼矛盾?

我莫名其妙:啊?甚麼意思?我不覺得呀!

老公:不矛盾?她明明說,我要健康,我要“飛滋”哦!怎麼不矛盾?

我大笑,然後說:她說我要燒脂呀,老公!

老公呆了一呆,說:是呀,不是嗎?燒豬呀嘛!都是一樣矛盾的。想吃燒豬又怎會健康?

我,投降。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