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說…

生“飛滋”的燒豬

好一段時間,終於再來更新。這次,我不會說我很忙,事實是對於繼續寫有猶豫。為何猶豫也不必多解釋,重要的是猶豫過後,我還是回來了。

孩子的事先不說,他們的成長速度,是文字絕對趕不上記載的。今次說說另外一個“孩子” - 我的六呎baby。

老公很有喜感,他的喜感不是來自他刻意想搞笑的時候。他的幽默總是那麼出其不意。話說……

一個平凡晚上,我在沙發看電視,老公在另一邊對著電腦。黃金時段有一個常常看到的廣告,相信很多人會記得。

劉心悠 x fancl,那個健康飲品的廣告。正播著,老公對著電腦,發揮了他一心二用的本領,問我:這個廣告怎麼這麼矛盾?

我莫名其妙:啊?甚麼意思?我不覺得呀!

老公:不矛盾?她明明說,我要健康,我要“飛滋”哦!怎麼不矛盾?

我大笑,然後說:她說我要燒脂呀,老公!

老公呆了一呆,說:是呀,不是嗎?燒豬呀嘛!都是一樣矛盾的。想吃燒豬又怎會健康?

我,投降。

物已成吹

和老公在外逛街或吃飯,常常聽到Sales或侍應跟老公說的一句話:嘩,你的中文真的很好!

啼笑皆非。明明是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自己也稱呼自己“沙田柚”,為何要被劃為鬼佬呢?人,的確都是以貌取人,先入為主,無可厚非。

我這個時常戴著批判眼鏡的處女座,對我這個在香港長大傳統學校讀書的老公的中文,真的不敢恭維。但話說回來,以他這樣的背景,能讀能寫已經很不錯,雖然家翁是個鑽研古文易經寫詩的高手。你要說我苛刻,我只能答你,是的,我苛刻,我是處女座。

苛刻還苛刻,我真心覺得,有這樣一個中文“好”,不中不西的混血老公,其實很幸福。因為他常常不自覺地讓我笑。他的詞不達意或張冠李戴,令我忍俊不禁。亦都因此,生活多了很多讓我大笑的時刻。

老公深明白自己的中文有多好,所以會時不時問我一些關於中文的問題。

是晚,老公突然問我:“甚麼是物已成吹?”

我當然知道那是“米已成炊”,但我想知道他覺得是甚麼“物”可以“吹”?

於是我反問,怎麼寫?

老公:我不知道呀,我猜是“物件”的“物”。

我:哦?

老公:我覺得應該就是指已經過去的意思。“物件”已經“吹走”了,所以表示事件已經結束,完了。

都接近那個意思,但我就是禁不住笑起來:但其實是“米已成炊”呀!

老公:哦,是“米”呀!米已成吹。為何要吹呢?

這時,二小姐在房裡哭喊,我要去安撫,對話中止。出來時,老公對著他的thinkpad,明顯已經對剛才的成語google過了。

抬眼望我:其實我也猜得差不多呀。米已成炊和物已成吹,不都是事件已經完結的意思嗎?

我笑:是的。你很對。反正我和你“米已成炊”,無法挽回。你硬要說“物已成吹”,我也得全盤接受。

IMG_4257

非凡的平凡對話

晚上,如常陪J臨睡前pillow talk。

我會躺在他的旁邊,如果我忘記,J會捉著我的手放到他背後,示意要我用手摟著他。

總是那個“今天我們做了甚麼?”的話題。

然後J說:今天媽咪你在車裡很生氣,很嘈。我不喜歡你。後來你開心,我又喜歡你啦!

我:哦,是嗎?媽咪為何生氣呢?

J:你生爸爸氣,你很惱。唉,你很嘈呀。我不喜歡你嘈。

我:是呀,生氣的時候,媽咪很嘈,很大聲。媽咪不對,sorry呀。現在我不嘈啦,你喜歡我嗎?

J點點頭。

我:媽咪跟你道歉。媽咪不會再這樣啦。

J點點頭:好啦。

我:那麼媽咪也要跟爸爸道歉嗎?

J點點頭:要的。

我:好,我一會兒出去跟爸爸say sorry。

J又點點頭,然後轉轉身,找個舒服的姿勢,把頭貼在我的面旁。

孩子都喜歡溫柔的媽媽。媽咪發癲的時候,總也要記得這點。好,我盡量時時刻刻溫柔吧,在你面前。

××××××××××××××××××××××××××××××××××××

晚飯的時候,常常要三催四請,督促J好好吃飯。好言相勸一番,他還是當我耳邊風,難免想發火。因為記得要溫柔,於是我便說了句:你是否要敬酒不飲飲罰酒?

J茫然地看我,顯然這句話,引起他注意。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J:甚麼呀?

我:唉,你問爸爸啦。(看他怎麼解釋。)

J:Daddy, what is 敬酒飲罰酒飲?

低頭吃飯的爸爸看了看我,然後望著J,顯然不知所措:Oh, it’s…hm…ah…

又看看我。不是吧?你連這句中文都不知道?我心想。

爸爸:媽咪,你可否再說多一次?敬酒甚麼甚麼?

我開始笑出來:敬酒不飲飲罰酒!

爸爸:哦,佛酒!敬酒,就是飲酒咯。佛酒,佛不飲酒的嘛,佛酒就是不飲酒咯。所以意思是我不用飲酒咯!

我沒好氣,轉頭對J:如果媽咪好好地跟你說,請你做這件事。這是敬酒。你不聽,要媽咪生氣,大大聲罵你。就是罰酒。明白嗎?

J點點頭,茫然眼神,顯然不懂。但起碼爸爸聽懂了:哦,原來是這樣呀!不是佛,是懲罰的罰呀!

唉,我嘆氣。看到J面前的湯還未飲。於是我說:快些喝湯。你是否想“敬湯不飲飲罰湯”?

J:罰湯?媽咪我想喝罰湯呀!(J最鐘意喝湯。)

我:媽咪現在好好地請你快些喝湯,就是“敬湯”。如果你不聽,我就要大大聲,喝你,叫你飲,那就變了“罰湯”。你究竟要哪樣?

J終於明白:我不要罰湯,我要敬湯!

我:唔,乖啦。

轉頭對爸爸:你不會認為“佛湯”是佛跳墻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