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母

為人母的開學焦慮症

開學了,人也癲。明明是小朋友上學, 為何變了我精神緊張?說到底,小一這個新開始,是我適應不良,感覺透不過氣。

哥哥四年級,今年最大的改變是請他自己步行上校車和下車後自己回家。畢竟已經夠大照顧自己,但此舉一出,反而是我有點不慣,常常擔心他會否過路大意?他會否覺得被忽略?媽媽每天都重點花精神在妹妹身上。唯一我比較著緊的還是他的中文,預習了中文沒有,成語背了嗎?都懂嗎?其他已無暇關心。看到他今年改用原子筆做功課,不論中文還是英文,甚至數字,都是一貫被「山竹」吹過的狀態,我只能皺眉,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請你認真慢慢寫好嗎?求求你。

相反A小姐寫字,猶如雕刻,做甚麼,都是慢慢描。兩個搓勻再分開給我可以嗎?

A長得高,又真的給人長大很多的錯覺。她和哥哥不一樣,每天回家錯漏的事情也比較多。忘了這樣漏了那樣,有時候似乎非常清楚,有時又好像非常迷糊。我請她自己做的事,還是跟以前一樣,她需要跟隨自己的步伐。慢 – 慢 – 來 – !每天早出晚歸的她,我最擔心是睡眠不足,總是催促她快些快些,怕她精神不夠。但其實不夠精神的那個人,正正是我!值得安慰的是她非常喜愛自己的學校,每天都不用叫她,自己跳起床,期待著去上學。和哥哥不同,她很樂意分享學校的點滴,如果她記得的話。喜歡搭訕的A,當然不必擔心,很快就多了很多她認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這些我都是真心佩服。

安慰自己,只要她喜歡上學,其他相對都能慢慢改善。她的班主任非常和善也有點搞笑,讓我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已經大有好感。當最近看到班主任在班房的白板上寫著:「每天都有一點進步,加油,小一丁!」心裡大受感動,非常感激老師的鼓勵也提醒自己要積極正面。

A其實真的每天都有在進步!

細佬方面,有點無奈。因為喜歡黏著家姐,他也每天7時半睡著,跟著家姐每早6時多起床。臉上是累的,但他喜歡。新的一年,下午班。本來我是放鬆的心情,畢竟還有一年才再來申請小一的遊戲。然後當看見班主任在他的功課上圈著一個一個認為不夠好的字,壓力也隨之而來。細佬不好嗎?哥哥和家姐,好像從來沒怎麼被老師圈過功課。是學校嚴謹了,還是我記性差了?是我太放鬆,還是他真的需要多點「關注」。於是每個早上,在送走哥哥和A後,我要看看細佬的功課,跟他認字拼音,做著一些我記得我以前根本不會做的事情。我覺得他更需要自由玩耍。但他每週需要向老師讀出一些很深的中文字。就算經過練習,他也不是真的認得,純粹只是背了下來。這又有何意義?只是為了不再被老師圈和多一個印仔!可憐可悲。

於是,暑假的生活,在瞬間已經遙遠。隨之而來的,就是緊湊的校園「重讀」生活,一打三,擔心著不一樣的事情,怕自己做得不對不夠或太多。精神狀態當然在不太穩定的水平線起伏,失眠,偶爾來之,有時又可以不停睡至起不來。

如果這個世界,有個讓你懂得馬上放鬆的秘方。那會是甚麼?我,就是晚上看一齣戲吃一包薯片。但有時選擇的題材太認真,又會讓自己不得安眠。今年的九月是一個特別讓人緊張的月份,我無法好好享受,應該已經來臨但卻遲遲沒有出現的初秋。還有數天,十月也要來了,可否喘一口氣,調整好步伐,從容走下去?

遇見911的女孩

老媽說,你出生之前那晚開始刮颱風,大風大雨,路上的樹都倒了。大概是颱風把你刮了出來!那時候,又正值奶奶病危,所以沒有親友聚集醫院翹首以待,來慶祝你的到來,只有媽媽一人孤單在醫院。確實,不偏不倚,選了個不太適當的時候報到。當然,老爸抗辯他後來有儘快趕來,當年沒有iPhone whatsapp。醫院的門禁時間,他躲在廁所,然後偷偷去育嬰室看你。

因為9月出生,在上海登記讀小學的時候被公務員打回頭,要你遲一年才入學。所以到你讀小一的時候,在班裡顯得高大又成熟,班主任特別疼愛你。放寒假的時候,跟你父母要求帶你回她家小住。班主任有兩個已經十幾歲的兒子,沒有女兒。兩夫婦把你當女兒般教養,教你繡花,寫字帶你出去遊玩。那個年代,不知道為何,老師特別喜歡把自己喜歡的學生帶回自己家住?不可思議。

你這輩子,總不斷遇上和你同日生日的人。前老闆說過,Christmas baby是比較多!怎解?聖誕節的時候,特別容易出事,又或者寒冷冬天比較百無聊賴沒甚麼好事可做,所以9,10月出生的寶寶都叫做Christmas baby。當然這種趨勢可能只是歷史,因為近年據聞為了比較容易入學,大家都比較理智,開始多1,2月出生的寶寶。

在中學的時候,就有兩三個和你同日生日的同班同學,你還記得大家放學後在pizza hut,一張長枱一同慶祝。工作的時候,你遇過一個同日生日的南京女孩。覺得她就是你心目中911女孩該有的典型,高瘦有型,長髮豐盈,臉蛋是T台模特兒的型格面孔,會畫畫超愛吃但吃不胖。

雖然先後遇過不少911的人,但神奇的是,你們都不曾因為同日生日而成為特別要好的朋友。是個小遺憾吧。但為何呢?大概是處女座的人,總有點拒人幾分的感覺。就算怎樣相熟交心,在某些時候,你總會覺得他們好像有座透明的玻璃罩圍著。有種隱約的冷淡,不好接近的感覺。所以可能如此,911的人也很難互相走得近,不是不想,就是很自然地不會。

911,除了想起Porsche,美加報警電話和後來01年的911,就再也沒有甚麼其他特別定義,能和你掛上關係。小時候,每年的911,你都會特別興奮,期待又大一歲!大概二十年前,每踏入9月,你的行事曆都會寫滿每天和哪些朋友吃飯慶祝,非常熱鬧。那大概最幸福的一個時期吧!年少無憂,嘻嘻哈哈過日辰。然後十年前,開始不怎麼期待這天到來,相信大家懂的。但時間又怎會如你所願?所以只能平淡接受,又加一。

你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認識了一輩子,本該瞭如指掌,但有時候陌生得很。每個階段,你都讓我驚訝。你感謝父母給你生命,抱歉沒有選個更恰當的日子來臨。這個911密碼,希望總有一日,可以幫你開啟心中對人生的各種疑問。謝謝,又一年。這個你,就是我。

旅行後遺症

旅行的後遺症,除了曬黑皮膚乾多了斑紋之外,就是增了磅。無可避免。十個之中九個如是,第十個可能只是吃壞了獲利回吐而已。

每次都聽到旅行回來嚷著要減肥的朋友說,今次真的要絕食,或者去參加美容院的減肥套餐,但其實身型還是非常標準的模樣,我都非常能夠理解。做一個燒焊工人大媽已經夠絕,誰還想做個大碼的?所以比起防曬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周圍的人都覺得女人總是誇張,總是危言聳聽的時候,減肥其實是女人的日常,如呼吸般自然。當然,身邊人通常都會很善意地說,沒有很肥,不需要減肥云云。可知見到甚麼都想吃,猶其是在旅途,總覺得不吃就錯過了這輩子,然後回來焦慮著多了的磅數糾結著要如何善後的矛盾,是到了某種年紀後必經和必然的事情。

大家也不必跟我爭論我肥不肥,用不用減肥的事實,需知道想吃但想瘦 ,是多麼理所當然又無稽的事情。而這事似乎從我們青春期後開始,便已經是我們生命的一部份,不可分割。比親生孩子還要血肉相連。所以,旅行回來會覺得憂鬱,又怎會只是因為假期結束呢?要回歸現實,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在家繼續黃面婆的繼續面黃。但,還是想吃,又想瘦。純粹想想,就已經夠沮喪了吧。

回來後,只上過一次磅,然後索性當個磅壞了,沒有再碰它。心裡盤算著是否等一個月後,個磅就會自然回復正常?但每天對著三個日漸成長的孩子,心裡的挫敗,總需要食物來填補那個空洞。每晚當三個都睡了,我竟然是拿著一盒朱古力或一包薯片,狠吃。

朋友問,時差好了嗎?準備好開學了嗎?一切都好嗎?忙嗎?

我答,時差,好像從來沒有,反正本來也是渾渾噩噩。準備著開學,對於二姐即將開始的新一頁,我是從所未有地感到焦慮。一切都很好,因為一切都跟平常一樣啊。忙著瑣事,犯著可笑的錯誤,胃總是抽著。有時,是因為喝多了咖啡和奶茶。那種咖啡因在血管狂舞的飄浮,讓你更容易浮躁。聽完二姐小學校長的講話,腦裡都是應該怎樣跟女兒相處的想像,但現實好像怎也做不到。校長的聲音非常溫婉,英語口音更是動聽,非常有魅力。校長,是否一直都可以保持說話溫婉,不會抓狂的呢?這多好,我也想這樣。

躲避著自己的寫作,每晚都堅持看完一齣戲才去睡覺。每次看完,思海澎拜地有很多感想,抱著很多想法去睡,但肚是餓的,很想吃一碗麵。然後就會想起,重了的自己,想吃但想瘦,還是睡吧!不要再化悲憤為食量,化為睡意吧,更實際。

最近的感觸,孩子越大越難相處。經常疑問家長這條不歸路是否有出口?出走或回到職場是否有幫助?還是死死氣地面對?人說,孩子是一面鏡子,你怎樣,你必然會在他們身上看到那個怎樣的你。是的,我同意。但有時候我會拒絕承認那是我的一部份。有種寧願一死以謝天下,也不想那樣不可理喻的人是我的一部份!

那個整天問我可否吃糖吃雪糕的細佬,可知道,你阿媽也好想吃呀!怎能不煩躁呢?所以,我只能咬著牙吐出兩個字:吃吧!(兩粒,和一點點。)

哦,媽咪。

六月的戰爭

踏入六月,有在讀傳統學校小學生或以上的媽媽都會認同,這是一個慘烈的月份。考試季節,溫習溫習再溫習。多數要在家閉關,多數會發很多次脾氣,然後又會買很多零食,不是孝敬這些少主,就是晚上夜深人靜自己躲起來狠吃。在職的媽媽有時候還要請假陪讀,在家的媽媽會哀求爸爸早點回家,幫忙招呼其他閒等人士。媽媽們不是死了很多腦細胞傷了肝,就是掉了很多頭髮又加了磅。臉上還毫不留情地爆瘡和添加皺紋。這些對媽媽們來說,當然都是生不如死的事情。

但是踏入六月也會有很貼心的商人,這些公司的主管可能同是天涯淪落人,想必經歷過同等遭遇,同情媽媽們陪讀辛苦壓力大,於是相繼推出減價潮。表面看似公司與公司的競爭,實則是一波又一波地安撫著我等就來發癲的「慈母」。這裡週末全六折,那裡減價貨品再七五折,看得眼花撩亂,讓人心情振奮。感謝網購的發明,足不出戶也可以買盡天下物。手機裡一邊廂忙著問有沒有家長可以分享自家孩子弄丟的溫習紙和答案,另外一邊接收著哪家公司開始減價的訊息。再不出手,你的尺碼就會被搶購一空!放在購物籃的貨物,超時也會被收回讓別人買去。於是,手不停地撥著按著,緊張得像在拍賣投標。

一邊問著孩子考試內容,一邊看減價的購物籃裡是否已添滿。雖然陪讀是份高壓工作,常常很想自己一頭撞牆,但一聽到門鈴響起,再加一句親切的「速遞送貨呀!請簽收。」馬上轉怒為笑。眼看一箱一箱送來,一件一件地拆開和試穿,然後再一箱一箱地送回。心情既滿足又愉快。對,自從有了免費送貨和退貨的服務之後,網購簡直是世界上最簡單直接的減壓運動。爸爸自然也不用擔心沒事被點名找碴,只要乖乖早點回家幫忙看好家裡小的,安分守己,再自動奉上信用卡,大大減低被無辜牽連的風險。爸爸們也應好好感謝一眾商家。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潮流興在考試過後,媽媽們組團出國旅遊散心。所以當考試期一過,臉書馬上又熱鬧起來,各自分享著拋夫棄子出遊的愉快相片。hashtag裡一定會有「考完試」「媽媽團」「放監了」「Finally」的字眼。是的,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孩子們讀書變了自己也重讀,我們也跟著再讀了一次小學。我從來沒想過,這輩子要讀四次小學!考試期變了媽媽們的監獄期。考試期,媽媽們極度需要在狹窄的空間尋找不同方式減壓和放鬆,以免鬧出人命。於是,我檢討著自己最近的狀態,安慰鼓勵自己,很快會過,還有一堆新衣物鞋履從世界各地飛來家中。

六月的媽媽們,在考試溫習和網購掃貨中都奮力一戰,結果如何不重要,最重要是雨過會天晴,記得深呼吸。大家共勉之。

一輩子的事

乾旱了整個月的城市,終於有雨了。就像我,每天嘗試著做優雅媽媽,儘量不大聲,儘量淳淳善誘叨叨念念講道理,更像個佛系媽媽,終於也破戒。

「你為甚麼這麼大聲回答我?」我忍不住提高聲量,對著A小姐,我真的好毛躁。我趕時間好不好?

「你不也是一樣大聲嗎?」A小姐一點也不為意。

是哦,阿媽大聲,所以女兒也會跟著大聲。你看看你身邊人發脾氣時有多大聲,大概是因為他/她媽媽也是這樣?我老媽以前常常跟我說,你可知道我年輕時候,是完全沒有聲音的,我不喜歡說話的!認識我老媽的人,都知道她最愛說話了,很難想像不愛說話的她是怎樣子。 是的,現在的我,都很能夠理解別人的我以前怎樣怎樣,做了阿媽之後竟然就這樣這樣云云。不是說外貌身材,原來性格脾氣都會跟著變。難怪古人說,女人結婚是第二次投胎,女人生育是第二次重生。古人的智慧,甘拜下風。可想而知,我「重生」了幾次,連我自己也有點不認得自己了。

考試季節來臨,媽媽群組裡,總有先知先覺的媽媽,為了大家不要太焦慮而提早發一些搞笑的圖片減壓。最近流行的就是恐龍對比照。對著哥哥,我總是比較放心放鬆。然而,他有時候,也會一個不留神,殺我個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他也有著A小姐的那種愛理不理的態度:「大部份人都這樣,我不算很差。」一點羞愧不好意思也沒有。看著他們,我總會回想,難道我小時候也這樣厚面皮嗎?我們不是都會,起碼,有丁點的不好意思,頭抬不起來說話變蚊鳴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會忍不住虎媽上身,老師要改一次,好你自己再改五次!然後課文再給我抄兩次!抄錯抄漏的話,再抄一次!

是的,我們明明聽過很多說這樣其實沒有用的勸告。心裡非常清楚地記得,要正面,要鼓勵,要深明大義溫柔體貼,繼續落落大方,慈母口臉不要變!明明非常認同讀書不求分數,成績不重要的主張,但另一個的自己,心裡就是非常落俗,憤怒沮喪,憤怒到有點明知沒有用,明知傷感情,對大家都是很負面的話和事,偏要說和做。跟自己過不去的一種失控!

看著他們默默地做著自己事,空氣裡滿是沉默的怨懟。想起自己小時候,也常常有那種被罵後,感到非常無辜無奈的感覺。那種鬱鬱,時空轉移,我在他們身上見到。而我小時候見到的身影,跟現在的我合體。

歷史,總是一直在重複。

我也不想這樣。事後,我往往很想講,也很想唱。

「我也不想這麼樣,反反覆覆,反正最後每個人都孤獨。」
「我也不想這麼樣 起起伏伏 反正每段關係都是孤獨。」

唱著是愛情,其實何嘗不適合每段其他關係呢?是的,失控後,總覺得很孤獨。有種明天醒來也不想再跟誰說話的心境。雖說媽媽都比較能夠理解媽媽,但理解還理解,這種孤獨,也就只有你自己,才可以懷抱。

我相信,大部份媽媽生氣時,都有種恨不得從來沒有生過的後悔。也會說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說話,和做點非常不智的事情。可能,這種情緒只是提醒自己,又是時候需要離開一下,透口氣。才能再面對,這些不是說想分手就可以分手的關係。

老公和他的朋友們都常說:xx,是一輩子的事!我想只有為人母,才比較容易體會,甚麼才是真正一輩子的事。一輩子,怎麼聽,都是沉重多過亢奮吧!

對不起,我愛你!

當每天生活跟著一貫節奏,隨著時間表流逝,你會變得麻木。一週又過了,一個月也就快過。日而復始,每週如是。每天盼著入黑,哪怕只是遊魂發呆,也可以遠離白天的自己。然後有一天,你驚覺這時間的滾輪,轉著的速度好像越來越快,你還是在原地,但眼前的人不同了。

細佬的捲髮呢?昨天還是那個像古歐畫像上的小天使,霎眼已經長大。夏天來了,帶著他去剪髮,因為老師說他的頭髮太長,我愣怔地望著他在髮型屋鏡子裡反射的小身影,點頭和髮型師說:剪短一點吧!夏天到了。

實則是,他長大了。算是跟那個小嬰兒時代告別,從此踏入男孩的領域。

某天在家午餐,細佬突然問我:「媽咪,你是我媽咪,那你小時候,誰是你的媽咪呀?」

「婆婆是我的媽咪咯!我長大了,做了媽咪。所以我的媽咪做了婆婆。」

「那婆婆是否很老了?很老的人都會死嗎?」怎麼突然提到這話題呢?

「婆婆不是很老呀!每個人都會死,年紀大了,身體用透了,就要離開了。」

「媽咪,那麼你也會老,也會死嗎?」

「會呀,當然會啦!」

小人兒忽然嘴一扁,苦惱的表情:「我不想你死呀!你死了,誰照顧我呢?」

本來是感動位,被他最後的問句弄笑了:「傻豬,到媽咪老了,你也已經長大,不需要我照顧啦!可能到時是你照顧我呢!」

聽我這麽說,細佬露出安心的表情,彷彿沒有人照顧他是件很可怕的事。而這個問題解決了,其他就變得理所當然,無所謂了。每個人都會登場,每個人都總會有離場的時候。聽來再自然不過。

再一天的早餐,細佬正兒八經地跟我:「媽咪呀,Ms Chan說我不吃水果,不乖。說我要吃水果啦!」

「哦,她這樣說呀?那你準備好吃水果了沒有?」

「準備好了!但Aunty今早沒有給我水果呀!」他望著自己的餐盤,再望望二姐和哥哥的。

我把我的一碟水果推到他面前:「你想開始試哪樣?士多啤梨?提子?藍莓?」心裡帶著興奮,暗暗祈求他真的會踏出這一步。因為時不時爸爸就會在早餐的時候,遊說他吃一點蘋果,然後他會最終在壓力下,吃下一塊大概米粒大的蘋果。

「橙。」細佬指著我碟裡已經去皮切好的橙肉,面上有著悲壯的表情。

結果,那個早上他吃了兩塊橙,大小加起來大概就是一瓣吧!多麼艱辛的路程,終於走到這裡,一直拒絕水果的細佬,終於肯嘗試不同的水果,雖然真的是那麼一丁點,在意義上可算是一大里程碑吧!

每次放學接校車,細佬只要看到是我站在那裡,隔著車窗的臉馬上笑開懷,然後是飛撲下車跳進我的懷裡媽咪媽咪。因為我經常問他是誰把你生得這麼可愛云云來曲線稱讚自己,有天他突然問我:「媽咪,點解你生得我那麼可愛呀?是否因為你特別鍾意我呀?」啊!我要怎麼答呢,這是上天的恩賜咯。

哥哥出生後,我總是樂此不疲地記錄著他的成長點滴,甚至連喝奶睡覺也有excel表,每週都有照片集。二姐來到後,寫二姐的故事,多數圍繞著她和哥哥有多不同,她帶給作為媽媽的我如何怎樣的新衝擊!到細佬,累積了前兩個的經驗,對我來說,一切都很容易。經歷過天堂地獄,然後再來甚麼,都是遊走於此之間。也可能因為這樣,他總是被忽略的那個。小小的人兒,總有點憂鬱,缺乏安全感。對自己也沒有太多的自信,然後我發覺我好像沒有怎樣特別寫過關於細佬的點滴。不用再去紀錄他的成長,每週也不會花心思做相片集。甚至,我最感恩的是,他都可以自己玩,不會黏著纏著要陪他玩。

再轉移到某個下午,當哥哥還沒有放學回家,而二姐去了外面上課,家裡只剩下細佬。我坐在飯廳享受著我的下午茶,片刻的寧靜。然後聽到在客廳一角自己玩耍的細佬,一邊玩飛機lego一邊自言自語。記得哥哥也有這個時期,就是邊玩邊自己和自己說話。哥哥說的是英語,細佬那天說的是粵語。我望著他一會,拿出手機錄了一段。

茫茫然,時間就過了。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候,突然醒覺孩子又長大了很多。好像錯失了很多,雖然我一直都在,但好像沒有用過甚麼心思在他身上。那個在我腦海裡一直是捲著頭髮,甜甜嗲嗲地小寶貝,已經一轉身自己玩著說著,不折不扣地長大了。

然後時間撥到午夜,老公可能看著電視對著電腦,但多數是在沙發睡著,我要記得去抱細佬上廁所。他總是昏昏地半睡半醒,說不了話,但懂得自己站立點頭表示已經完事。把他抱去廁所和抱回房間的短短數秒,是我最喜歡的時刻。就像他還是嬰兒的時候,半夜餵的那餐奶總是最夢幻,乖乖睡著喝完,睡著拍背睡著換片,然後放回去繼續睡。現在的我在把他抱回床前,總也會拍拍他的背再放上床。有時候睡得昏沉的細佬,伏在我的肩膊竟然會輕輕回拍我的背,像是回禮。在這黑暗中無聲無息,我覺得我好幸福。雖然身心很疲累,雖然覺得生活很乏味,雖然有很多說不出的這些那些,至少在那刻,我覺得我還是個有價值的媽媽。

然後定要寫下這篇 – 對不起,(細佬,忽略了你太多)我愛你!

母親不需要節日

週日,母親節。醒來,哦,不是,被叫醒來收母親節禮物。我睡眼惺忪,昨晚在蘭桂坊去太盡,忘了自己真的已經不是那個年紀。我跟我的公主說,可否9點半再來叫醒我收禮?她說好,飛了出去玩。但我,又無法睡回去。Facebook已經鋪天蓋地洗了版的媽媽日,我都每每讚好。

我不是要說,在我起床後,收了甚麼禮物,得到了怎樣的女皇待遇。相信這些事,和做母親的大家,都是差不多不相伯仲,無謂多說。孩子們,在學校受了教育,回來做著老師教導的事情,看在眼裡聽在耳裡,都是溫馨甜蜜。感謝老師教導,也感謝爸爸,在最後關頭,怎都要做些甚麼以表心意,免得被人事後詬病。

我想說,昨天的我,還發了一場脾氣。想好好小睡,但聽著外面的吵雜聲而不能。交待了要做功課的,沒有做完。說好不要爭吵安靜玩耍的,當然是做不到。答應要練的琴,還是沒有碰。細佬還把新買給他的書,剪了一半。哥哥,又用那一貫高傲的態度頂撞我,無名火起。妹妹依舊諸多藉口,都是別人的問題,跌落地下賴地硬的態度。於是,我,真的很火。火到有一刻,想說,做母親真是全世界最爛的角色!爸爸只要跟孩子們玩,其他所有正經事都可以愛理不理。而我們這些曾經也是斯文清純少女,不知為何做了母親,就都變身潑婦大媽,嘮叨膩煩,荷爾蒙無時無刻不平衡,年老色衰走了樣。那種崩潰,真的不知該用何筆墨來形容,除了粗口!

我大喊:不要再叫我。不要再提甚麼母親節!我一句也不想聽,做母親,我後悔死了。I’m serious,I wish I had never become a mother!

一屋安靜,鴉雀無聲。客廳狼藉,我又想發作。幸好,已經有人自動自覺去收拾。好不容易,檢查安頓好他們的功課,跟進好練琴進度,洗完澡,讓菲傭姐姐把他們送去奶奶家。我和老公得以準時出發去看Bruno Mars。

一路,心裡還是火,充滿懊惱。那種經常出現的,如果不是,我現在可是?如果沒有,我現在可會?總之都是一些無法改變,但都總會忍不住亂想一通的糾結。以致演唱會開場,我把所有的沮喪憤怒都一併發放,尖叫著跳著,沒有靜止。事後,竟然覺得無比舒暢。

本來去蘭桂坊,是姐夫的主意。就是要把老公的家姐弄去蘭桂坊,讓姐夫給她驚喜 – 帶她去Bruno Mars的After Party!但竟然造就了我可以把滿腔頹喪完全發洩!一杯下肚,亂跳亂搖,請老公Facebook live記得這瞬。曾經的自己,也在人羣裡穿得漂亮笑著跳著,現在怎樣也是回不去。只能,只是,純粹的宣洩。最好笑的是,跟朋友打招呼,請他方便我們順利進入Volar。他回覆,當然可以!但現在有點早,要凌晨1點後才開始。甚麼鬼?我當堂笑自己已經老到不應該去Clubbing!凌晨1點,我已經張不開眼睛。努力撐到2點半,離開的時候,發現人潮才剛剛開始。老人家真的應該及早返歸,簡直是擋著地球轉。

今早的我,當然還是要爬起身,帶孩子們去游泳。對於昨晚的小放縱,不禁嘲笑自己。年紀大,真的不要隨便去玩。雖然心裡很想,也得到所需要的解放和鬆弛。但第二天,精神頹靡,也真不是說笑的。

我不打算講述母親節我是何等幸福,被怎樣的甜蜜包圍。因為,大家都知道,不消一會兒,我們都會被打回原形。明明唱過要努力做個好乖乖,明明說過如何感激你,轉過頭,生活還是依然。我只想說,這,就是現實。不是不開心,反正就是生活。希望每天都被寵愛著,但這樣一切又會變得理所當然。所有慶祝變得沒有特別。不管甚麼節日,之所以珍貴,就是一年也就只有那麽一次。讓你在頹喪的時候,好好記得,其實你也被愛著。沒有那麼糟!

對於,沒有孩子們的朋友,是的,你的Facebook被洗版了。我知道這很煩厭,直接跳過便可。對於,很想有孩子的朋友,不用羨慕。這個故事只想告訴你,大部份的人,都只會分享美好,以致大家以為別人都過得比自己好。因為,真的沒有甚麼人,會在發火發癲的時候,還會將之公諸於世。你看不到為人母的恐怖,以為一切都如棉花糖。那麼你就大錯特錯,被騙得離譜。事實上,生活還是非常貼近現實,有笑有淚,跳舞有時,歡樂有時。糟糕的,也有時。只是,可能除了自己,別人看不到而已。

成為母親,是一條生理心理上都從此大不同,一啖砂糖十一啖屎的不歸路。但幸福,不在於它一直都甜甜蜜蜜輕輕鬆鬆,而是在於你嚐過了甜酸苦辣高低起伏後,還可以爬起來做一條好漢,懂得珍惜感恩那瞬間的一啖甜。

對於我,母親,真的不需要節日,只要有一天真正的假日,就足矣。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