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是白色鯨魚

感恩

今年肖蛇者犯太歲。我也。回顧今年實屬多事。一生人裡沒有打過999,單在今年就打了3次。(12年前的蛇年也只是打了一次911。)不好的麻煩事確實比往年多,但總也算逢凶化吉。可能因為年頭的交通意外一直像個陰霾,讓我一遇到不順便抱著悲觀心態,總往最壞打算,並歸咎於那個不知道甚麼樣子的太歲。(其實這樣才是真的冒犯太歲。)

轉眼2013年就快再見,蛇太歲也差不多bye-bye,我應該感恩。其實這年算平安喜樂,不好的事最終都有圓滿結局,連在商場不見了電話,也能找回。警察都說我幸運。想來自己不應該太悲觀負面,對這個社會對人不抱希望,其實正是因為還有善良的人,我才能一步一步跨過這些不順。

在年頭那個好心的司機,在目睹交通意外後因事離開現場但之後還主動致電報警再回來作證;以及那個拾了我電話送去警署的人;跟他們都是素未謀面,連萍水相逢都算不上,在這裡真的想跟他們說句感謝!我們真的要時刻心存感激,同時提醒自己要做個善良正義的人,Pay it forward!

希望這個世界更美好,大家節日快樂!

一年又一年

感覺是要“趕稿”,但何來有人催?日子一天一天,不覺又來到年末。看著孩子,陪著孩子,常常有瞬間感動,領悟,觸動,悔疚,當然更多是喜悅。

沒有人催,老二的成長,就這樣被“埋沒”。二小姐的精靈甜美,是不需多說。她早早會說,和那聰慧閃爍的眼睛,讓其母知道這個女孩將來難對付。其實不用說將來,現在也是難對付。相比老大老實的眼神,妹妹真讓人頭痛。有時候對著她真的滿腔怒火,不過瞬間過後的嬌嗲又讓我實在拿她沒辦法。被人“騎著”的感覺,從女兒身上領教。(出來行,都是要還的。)

雖然對她最惡的是媽咪,但妹妹還是黏著媽咪,媽咪做甚麼,吃甚麼,穿甚麼,講甚麼,她也跟得貼學得神似。

老大,雖說“老實”,但越趨成熟。談話也變得嚴肅。“媽咪,為甚麼一年只能有一次生日?一次聖誕節?為甚麼這麼悶,要等這麼久,才能再生日呀?”

“媽咪,你瞭解我。但爸爸不瞭解我。” “媽咪,我有些秘密。請你出去一下,可以嗎?” (被逐出他房間的媽咪哭笑不得。)“媽咪,但我還是喜歡你陪我睡一會。媽咪媽咪。” 他還是會情深擁著媽咪嘴嘴媽咪的嘴嘴。“媽咪,你今日好靚!你的裙子好美!你這樣最好看了。” 遺傳到爸爸的口甜舌滑。

挺著肚子,很多人都讚我勇。再生一個,不是意外? 嘩!那就一定是你們腦袋出了意外!其實,是很勇。但也沒有那麼可怕吧?生活本來也這樣。孩子一個接一個。多一個是會多了些問題,難道少一個,會容易很多嗎?生活不過也就是這樣。有時候,疲倦和荷爾蒙令我很暴躁。那天,我不知道為甚麼煩著,獨自吃著飯的J突然問我,“媽咪,我今日吃飯有貼紙嗎?” (吃得全世界只剩他一個還好意思問?)我很不耐煩和大聲地回他,“沒有!” 連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然後J說,“不要這麼惡,好好地說可以嗎?” 我霎時呆了。轉身看著他一會兒,深呼吸一口氣後,換了個表情,“你想我怎樣呢?難道要說 - 當然沒有啦,你吃得那麼慢,還想要貼紙?” -嘻皮笑臉地說著,發覺自己的演技越來越差。不過孩子不太在乎演技,J笑著說,“對呀,就這樣咯。不要那麼大聲和惡嘛!”  我這個5歲的兒子,已經大到可以“教訓”阿媽了。

我何等慚愧。

對著兩個孩子,我還是感恩和覺得慚愧的時候多。何來勇氣再加一個?何來資格?

沒有多想,或者,我這等EQ真的不適合太多孩子。又或者這本就是上天給我的歷練。反正已經闊步走了出去,弟弟,弟弟,請你千萬手下留情,不要學姐姐。學哥哥好了。媽咪的道行實在不是太好。還要好好地,狠狠地,慢慢地,漫漫地,修煉。

說到底,一家人齊整無恙,已經很好。不要貪心。

倒數的心情

38週。

最後幾日倒數,除了叫妹妹要合作,不要提早報到之外。也開始跟J做心理準備。昨晚臨睡前,問問J,今日星期幾呀?明天呢?到星期幾,媽咪就要去醫院啦?媽咪陪多幾日,之後就輪到爸爸,公公陪你多些啦。OK?

J,點着頭,說著OK。但我似乎看到,他的樣子有些茫然。最終會是怎樣,他想像得到嗎?我自己也不太想像得到,何況一個3歲孩子?其實茫然著的,是我吧?

我們就這樣擠在一張童床上,我的肚子頂著J的膝蓋。J轉來轉去時,我用手擋著我的肚皮。每次我都說,媽咪很大隻,又重,不陪你睡了,坐在床邊可以嗎?

J總說,你來啦,我讓個位給你呀!我把公仔都拿開,給多些位你啦!

這樣我就無法拒絕。

我望著黑暗,這可是最後幾天我們如常的生活。之後,對J,對我們,將不再一樣。

永遠也不會一樣了。很奇怪的感受。

過了一會,J突然說,媽咪?如果妹妹出生後,你的肚肚變小,那麼我們就有多些位啦!

我說,是呀!但是妹妹出生後,媽咪要養好身體,才可以陪你爬進這張床。不然媽咪會痛痛的。

J:是呀,你會痛痛的。會很痛痛的。書書裡面也是這麼說的。

跟一個3歲孩子對話,有時直接簡單,也很中要害。他,究竟懂得多少?覺得對J抱歉的同時,其實對妹妹也有愧疚。

妹妹的房間,到現時還沒有準備好。改造媽咪的書房和J的playroom,要遲些才能實行。到時J會搬到新房,而現時J的房間就會讓給妹妹。

臨產前,nursery甚麼也未ready的情況,在J的時候,是不可能發生。那時我們一早做好了所有準備,看著那張baby cot和一室的粉綠和白,心裡就很踏實。

現在,只能忽視。繼續忙碌其他還沒有忙完的事情。

好不容易,在自己的房裡,整理出兩個空的抽屜,放妹妹的衣服。審視著各種漂亮深淺不一的粉紅,我突然想著,妹妹真的是妹妹嗎?

37週vs38個月

越接近預產期,越不像個人樣。這就是做媽媽的代價。

反正我也很少出門,所以就很鴕鳥地覺得一切還不錯。

直到有晚,老公很認真地看著我的頭髮,問,“你上次剪髮時染了髮嗎?這個顏色不錯哦!”

我白了他一眼,輕聲說:“誰會在大肚時染髮?” 那是因為baby和我的頭髮爭營養,頭髮輸了,變成咖啡色。再這樣下去,就快變金毛。

唉,我的黑髮!

這麼細微的事情,只有自己會留意到。上次懷著J的時候,肚皮的形狀跟這次是不一樣的。上次是尖的,有個最高或最凸點,漂亮的弧形。

這次是扁平的,沒有最高或最凸點,肚皮弧形到某個點突然像懸崖般直落,然後才彎回去。這個發現讓我覺得很新奇。

每次對著鏡子望很久。拍照當然不好看,沒有那個完美的弧線,但這是真實的形狀。原來每個嬰兒可以讓肚皮形狀各有千秋。

最後,慶幸的是,皮膚沒有太大問題。注重清潔和保濕是我的主要功課,其他多餘的事情就不再做了。本來也懶得護理皮膚。

那天醫生還笑說:厲害呀!到現在都沒有妊娠紋。(是的,上次也沒有。生完就有了,然後又慢慢消失。希望這次也是。)

************************************************************************

J3歲2兩個月。最大成就:終於坐potty大大了!

這可是多月來,最最辛苦的持久戰,然後終於跨出這一步。不是喜悅,更多是放下心頭大石的如釋重負。

不用再擔心有天有人說,哎呀,已經過了訓練的最佳時間啦。已經很難回頭啦。你應該早些開始toilet training啦!啦啦啦。

其實想來,我也沒有刻意再做甚麼。就是不厭其煩地問他,要不要試試坐potty。提議把potty放在他的房間,然後他辦大事的時候,我們回避。

有次,他忽然就願意了。然後每次都會很認真地跟我們說:“請你把門關上,我完事後會叫你。”

過了3歲的J,大部份時候都還算乖。最失控的時候就是見到媽咪失控的時候。所以,還是我的問題。他最不喜歡見到的,還是媽咪忽然噴火發脾氣。(所以我有本書叫“阿文的媽媽噴火了”,常常唸給他聽。讓他知道媽媽也不完美,偶爾會變成噴火恐龍,過後又會變回正常。)

有次我發火,叫他回房間,還順手推了他一把。他邊走,邊回頭,楚楚可憐地問:“你幹嘛推我呀?” (我那時火遮眼,根本不想理會他。事後想來又慚愧又好笑。)

 

雖然肚子大到不行,晚上還是會被要求陪他睡一會。還是3首曲的時間。

狹小的IKEA童床,被我這個巨人霸佔了大半,J轉身困難,也會小心著不撞到我的肚皮。

有次,他突然抱著我,說:“媽咪,我好鍾意你。”

午睡不用我陪坐,還叫我把門關上。晚上陪睡完,還要陪坐兩首曲,而且不能把門全部關好,一定要留一條隙。

我問他,甚麼原因?他說:“因為是白天同黑夜的分別。” (好像很哲學)

 

有一次,凌晨4點半,J哭著站在床邊。走去看他,怎麼了?發噩夢嗎?

原來“喵喵燈” (IKEA夜燈)熄了。(如果日間沒有插足電,晚上就會發生這樣的事。)

“喵喵燈熄了,它沒電呀。你也不用哭,繼續睡就好啦!” 我邊安慰,邊把沒電的燈再次插上電線。

結果,我眼光光地沒有再睡著過。(本來半夜也會醒幾次去廁所和對付抽筋的腳。)看著monitor裡面的J,發覺他也翻來覆去,到天亮。

第二晚,J臨睡就說:“把電線繼續插在喵喵燈身上吧!不然半夜又沒電啦!”

是呀,免得我倆又眼光光,只有爸爸打呼正好眠。

************************************************************************

懷孕第一胎,總有很多時間,很多心思。總對著肚子,萬般想像。

懷孕第二胎,感受完全不同,想著的,還是眼前那個小人兒。生活還是被活奔亂跳的那個佔據。

肚裡面的翻動,有時候習慣了,就像飽肚打嗝般平常。不再稀奇。

 

 

 

 

不浪漫的大肚婆

不知道哪個浪漫主義人發明了這句:懷孕是女人最美的時候。

我相信那個人當時不是急著安慰正懷孕的嬌妻,便是一廂情願地胡亂妄想。

我承認,這個世界一定有一群懷著巨肚,依然優雅如昔的女人。她們只是多了個突出的肚子,其它甚麼也沒變。這叫做得天獨厚。但我肯定不屬於那群。

我也承認,對著鏡子,怎樣看,那突出的肚子是真的可愛,那曲線是真的美麗,但,僅肚子那部分而已。

肚子以下,大了幾圈肥腫難分的大腿和小腿,肚子以上熊背肥臂,是不能包括在鏡頭之內的。

運氣好的,也就這樣。運氣差些,還有變差的皮膚,不是太油生瘡,就是乾到掉皮如老婦。

頭髮就更加不用說,被“分享”了營養,了無生氣,枯了一大撮,怎麼set,也不會有“形狀”。只能剪短,讓它乖乖貼頭皮。

到了後期,不管站著坐著躺著,那胸和肚之間僅有的距離,總是痛著,橫膈膜被頂著。時而感到不能呼吸。

當然,不是所有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已經幸運,除了皮膚沒甚問題,其它都中。

當然不舒服的感受其次,沒有其它complication,已經應該感恩。

但女人通常膚淺,著重樣子。每每看到自己“墮落”如斯,總也會厚顏地抱怨一番。

如果你有個好男人在身邊,他就會把我blog文的第一句說一遍。如果你的好男人再醒目一些,他會把那句話再包裝得好些,沒有那麼突兀。

還加一臉認真誠懇。

不管怎樣,他肯說這麼肉麻,你也就當真吧。

但我真的無法衷心認同女人最美的時候是全身都腫脹,內臟被壓扁的那段時間。我,根本沒有浪漫的基因,無法苟同。

34週

終於因為那個pregnancy app裡面的一句,這將是你最後一個月的孕期,讓我醒悟,其實我一直忽略了這個肚子,雖然它越來越重。

我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喜歡行走如飛的我,只能慢慢走,總感到肚子快要向下跌出來,恨不得可以捧著肚子走快些。

妹妹,如果醫生沒有弄錯(性別)的話,相信你都算是頑皮好動的女孩,整天動個不停。一天幾次的hiccups,和有時如暴風雨的滾動,令我時常懷疑是否baby在肚裡也會抽筋?

**************************************************************************

妹妹,作為第二個孩子,注定會被較忽略。坦白講,爸爸以前每晚會唱歌給媽媽的肚子聽,這次只做了兩三次。

爸爸晚上睡不著,會把A到Z的英文名字都想一遍;這次爸爸多數都處於渴睡狀態或還在徹夜工作,所以也沒有做。當然哥哥的時候,爸爸辭了工作在家陪媽咪,所以時間較多。這次不能相提並論。

媽咪也沒有定期為你寫下日記,實在沒有時間,連拍肚皮照,也只是用iphone snap。我不想說,因為有哥哥在,令我的生活不再如以前悠閒,但事實也就是這樣。有時間,我情願多睡一會兒。

每個人的遭遇都不一樣,相信到你來臨的時候,很多事情都不會跟哥哥來臨的時候一樣。

雖然這樣,但我們都也努力為你的到來準備。有很多舊的用品可以沿用,但媽咪也有購置新的衣服,用品給你。

你的來臨也必定對哥哥的生活帶來衝勁,你會得到很多關注和呵護。但圍著你轉的時候,總也要遷就哥哥的生活表。你一來到就要學習分享。

而哥哥過了3個年頭,才開始要適應分享的生活。

對你們兩個都是個挑戰。對我更是個極限挑戰。說實話,我也擔心和害怕無法應付。我的EQ其實長進不大。

*************************************************************************

從今日,進入最後一個月的倒數。隨著農曆年的來臨,忙碌的生活又會令我忘記時間。

就是有些矛盾,想快些放下這個重量,又不太捨得這個時期。雖然我時常開始覺得不舒服,行動不自如,對自己的樣子也“慘不忍睹”。

就是這樣。

34週,還有4週。

大肚婆的通病乎?

最近沈迷網購。amazon,taobao和rakuten。

每當包裹送到,我心就雀躍激動非常。當我的腳越來越腫,走多些路,便已經覺得“想死”的時候,購物網站無疑是我的天堂。

有了J,其實很多東西都已經不需要買。

所以,都也只是一些瑣碎物品。例如feeding bottle,J用過的奶瓶很多還可以再用,但看到殘舊的奶嘴,還是會心一橫,買新的。

懷著baby,最開心的其中一樣必定是可以大把理由shopping!買就買啦,反正也沒有多少次。妹妹總也不能甚麼都用舊的吧?可憐唷!

而且有些也可以送人,借人或賣出去。就是這樣想著,又買了一大堆。

開心!無他,心情好,也算正面胎教,已經雙贏。荷包赤痛的時候,再算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