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老四

是甚麼人有三個孩子還想要養隻狗?是甚麼人明明自己每天都已經很充實,竟然天真地覺得自己應該還有時間應付?這個人應該不是一般的瘋就是天真的傻子!

好,再講回來。差不多十年前的承諾,我跟老公說,同你結婚,除了生孩子,你要讓我養貓養狗養魚養鳥養兔子!當時的男人當然甚麼都答應,但是差不多十年過了,生了一堆孩子,只養過一缸魚,其他都沒有實現。在這十年間,由哥哥出生到現在,我們都輾轉地看過一些狗和貓,差點衝動地養了一隻兔。其中很多曲折,在此省略。終於來到2017年6月,我的一個小小願望實現了。

人,就是賤。願望實現在即,興奮到呢!但第一日回家,手騰腳震忙到甩轆,晚上睡不著凌晨三點半眼光光到天亮精神緊張。然後有點後悔自己的自以為是,真的是找苦來辛,神經病!我晦氣地說,送回去算了,反正是朋友的。朋友也沒有所謂。哥哥和妹妹都大叫不要,don’t you dare!

哈哈哈。有時候,人生大部份都是這樣,自己死盼爛望,從小到大的心願終於實現,然後居然覺得不過如是嗤之以鼻,或者自己也大失所望。朋友安慰,才一天不要太氣餒,也不要太緊張,放鬆些。只會越來越好!

我,需要安慰。但更相信努力和知識才會有真的「明天會更好」。照顧小狗,需要大量時間精力和耐性。沒有經驗者,更需要努力讀資料和書,裝備自己。如果只是閉著眼覺得慢慢會好,其實是有點自欺欺人。幸好,小狗很聰明也不太難教。幸好,我是個喜歡google看資料的人。一天下來,一路看一路改善方法,慢慢進步中。

是的,明天會更好。但這一條生命,真的太沉重,由牠踏進門口的一刻開始。我和老公在迎接老四回家之前,沒有很現實地提早看資料what to expect when you are expecting a puppy (真的有這本書的!)反而很浪漫地重看Marley & Me和Hachiko,看得眼淚婆裟,覺得這個養狗旅程必將難忘。很多人都喜歡動物和養寵物,大部份人都知道養寵物是需要付出甚麼和最終要面對甚麼,那為何還會選擇開始?看過這兩齣戲的朋友應該心中有數。

我們的開始非常挑戰,以我養三隻貓和二百條孔雀魚的經驗根本無法應用!反而養狗和養小朋友有類似,實施時間表和cold turkey,居然有用!相信Cocoa很快會適應和學習得到。我發完牢騷,也會繼續加油!今晚應該睡得比較好。

喝完水去完廁所後,居然自動入房擺pose給我拍照,然後躺下睡了。

廣告

中年症候群現象

滑雪回來後一週,就是二小姐和細佬的生日會。在家裡舉行過一次有超過20個小朋友的生日會,第二次就會駕輕就熟,雖然吹蠟燭切蛋糕影大合照依然是最混亂的時刻。


然後看著我們這一家的合照,最感觸居然是,我們家從此沒有baby了!一個一個都長大成(小)大人。二姐說:媽媽,媽媽,你再生一個妹妹,我們就有baby啦。我幫你照顧她,你就有時間,不會辛苦啦。

哥哥抗議道:不要再生baby啦,媽媽已經好辛苦。你看他們都常常叫錯我們誰是誰,他們真的不應該再生了。

細佬,懵懵懂懂,喂!細佬,你要個弟弟妹妹baby陪你玩嗎?他定定地看著空氣,然後一口拒絕:No!

事實也就是這樣,我們這家的“嬰兒期”算是正式結束。

沮喪的事情,不止一點點。甜蜜的事情,又何其多?

情人節前夕,哥哥突然在車上問我:媽咪,情人節,你會約誰?

我能約誰?不就只有你爸爸?

嗯…….你可以約大伯呀!

吓?當然不可以啦!那Aunty Mel不就落單了?情人節,你不可以約會已經有伴侶的人,猶其是當你自己也已經有伴侶。你只能約會你的伴侶,沒有其他選擇。

我慢慢解釋給他聽。

哦,那你可以約會我嗎?我是你的仔!

我哈哈大笑:可以啊!但你要記得送花給我哦!

哥哥一臉茫然,點著頭細聲自言自語:但哪裡去買花呀?

我暗自偷笑。

情人節當天,哥哥放學回來,我在他的房間等待和他溫中文默書。他神神祕祕地拿出一支玫瑰:媽咪,情人節快樂!

好不甜蜜!我開心地道謝,想著這花非常眼熟。轉念:這花是客廳花瓶裡拿出來的嗎?


哥哥哈哈大笑:哎唷,我不知道哪裡去買花嘛!一樣啦!

我忍不住抱抱這個已經大到擁抱讓我覺得有點吃力的兒子。你步入小學後,成熟得更快。在這個迷你社會裡,你每天面對除了課業,還有怎樣的人生?你說過bullie的問題,高年級哥哥嘲笑你的事。你說你不介意,對你沒影響。真的嗎?

我想把所有欺負你開你玩笑的人剝皮,但我知道我沒有辦法一直把你藏在我的羽翼下。我只能看著你自己去掙扎。有的時候,我還真心慶幸,你遺傳到我的冷漠,對人不熱情,變相也就不太會被這種無聊人無聊事牽動情緒。

這世上為何偏有某些人的存在呢?這些太複雜的問題,就算做了媽咪,我也覺得自己不過幼稚園小朋友般不能明白,人生參悟不透的事還真多。

二小姐看見哥哥送我花,匆匆忙忙跑回自己房間,用了一張白色紙巾包著她用過的elsa指甲油:媽咪,情人節快樂!這個送給你。

我啼笑皆非:你今天過得好嗎?

好,我收到情人節巧克力哦!

男孩子送的嗎?

不是呀,女孩子送的!她只送給她喜歡的好朋友。

哦。我小失望,也大放心。畢竟社會還沒有“進步”得太瘋癲。

二小姐抱著我,深深地吻著我的臉龐。被在旁的細佬看在眼裡,跟屁蟲也跟著過來,學家姐的動作,在我的臉龐吻了一下:情人節快樂呀,媽咪!有糖糖嗎?

我撫心自問,我最記得的對上一個情人節,已經是結婚前,和老公正式交往前的那個情人節,那時候老公不過是個曖昧中的朋友。因為那個情人節是我有史以來唯一單身的情人節,多難忘!哈哈哈。真的,其他都沒甚記憶。以致做了媽媽後,很多跟這種浪漫事情有關的記憶,竟然都清空了。

一早,老公建議晚上去Robouchon吧!很久沒有去過。問題是,我連我倆過往怎慶祝都已經忘了。有一刻,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提早老人癡呆。然後,零碎記憶回來,不知道哪一年好像去過那裡慶祝的一瞬在腦海閃過。我知道,是大腦CPU懶得去尋找這些記憶體位置而已,因為要兼顧的其他事情太多了。

哥哥,溫書溫書溫書;二姐做功課彈琴;細佬沖涼洗頭刷牙了嗎?趕快去睡覺。

和老公說,我們去吃碗魚蛋河吧!我不想被逼吃套餐。如果有時間就去看場電影。或者不要看電影了,免得他在中場又睡著,浪費。

老公離開公司回到家已經9點。匆匆吃過金苑魚蛋河,衝去elements才能趕及看10點20分的那場La La Land。入場的時候,滿商場剛看完上一場電影的情侶夫婦,有的拿著花,有的盛裝似剛去完晚宴。很多人,特別是女士們的臉上都是甜蜜蜜的笑容。我彷彿回到人間,看到結婚投胎前曾看過的情景。老夫老妻老掉牙的形容,就是你覺得眼前這一切跟你已經很遙遠。但你說你是不開心嗎?當然沒有。你說你開心嗎?當然也是開心。開心終於有個理由可以兩個人去看場電影。也是一種小確幸。

最後,因為很多朋友以及媒體報導都盛讚La La Land,沒有作他想地入了場,想看一齣正正經經的愛情故事。

哥哥問:你今晚會和爸爸怎樣慶祝呢?

我答他或者會和爸爸去看場戲,La La Land。

是恐怖片嗎?

不是,愛情歌舞片。Musical。

哦,情人節要看love story?(他覺得自己又長知識了。)

我只期望看一套傳統老套的愛情故事,來填滿我的骨質疏鬆。但La La Land除了製作出色,音樂悅耳,一切都很好之外,只是隱約覺得兩位主角還未夠班的感覺。(我何德何能這樣放肆評論?)但最失望的,還是結局,那種淡淡哀愁,說不出。為了追尋夢想,錯過你我,一點也不老套卻真實地讓人清醒。夢想大於一切,夢想成真的代價,其實沒有甚麼,不過一段美好的愛情,罷了。

走出戲院,老公興奮地說著如何精彩,差點想馬上去學彈爵士樂云云!讀著IMDB眉飛色舞。

我,呵呵笑著。生活,還是溫溫婉婉的好。以前自以為是的一切,好像是發了場夢,記憶模糊。踏實是,有人在身邊,頻頻撲撲趕著完成工作,還要陪你吃碗麵看場戲,講講笑話。我笑著覺得,生活大概就是如此,就算完滿。究竟為了甚麼,也已經不太重要。

總結:說了這麼多,不過是在節日的刺激下,中年症候群發作。

 

 

女人的浪漫

男人有女人不明白的浪漫。女人何嘗沒有呢?所謂白天不懂夜的黑,誰又會更瞭解誰?女人的浪漫,說穿了,不過是最簡單,能夠隨心所欲,無後顧之憂地買!買!買!當然,那之後的代價和狼藉,一點也不浪漫。

最近因為準備裝修家居,開始收拾,然後開始為那一座山,苦惱。那可不是說笑的。太多太多太多買了沒有怎麼用過的物品,太多太多太多買了未用已經忘了的物品。跟朋友說起,她建議放上網賣,清理門戶吧!放上網賣,說來容易,其實很費精神。又不是有錢賺,不過是「拿返渣沙」的賤賣。參加過甚麼yahoo拍賣,asiaxpat和facebook的羣組,最終總落得懶理收場。浪費時間。

然後朋友介紹,嘿,有個免費app,最近很紅。很容易的,用了段時間,成功為衣櫃清理出空位。強烈推薦各媽媽朋友愛買人士們用。我聽了一段時間,沒有衝動。因為覺得,很可能跟之前那些甚麼group的雷同,最終石沉大海。唯當對著我的一屋浪費,無法逃避,只能一鼓作氣下載了。然後戰戰兢兢開始拍照,上載,標價,學習應用。才幾天,居然賣了好幾件物品。

歡天喜地,跟朋友報喜。成功了,成功了!哦,你定價太低,別人當然搶啦!是嗎?那,賣不出的,是訂價太高嗎?那減價賣,可以嗎?買家出價了,但我又不捨得賣了,該如何?一羣女人,居然為了怎樣處理自己的浪漫後果,在whatsapp羣組裡熱鬧開來。

我的第一位買家,很爽快。二話不說,就過數到我的銀行帳戶,要求我寄順豐到付(買家負責運費)。當我確定銀行戶口收到款項後,就寄出了包裹。在這之前,我其實跟她叨叨地說明郵寄的風險。她說,知道,我不是麻煩人。信你!

衝著這句,我居然覺得很窩心。在這網路難分真假的當下,這樣的一個陌生人,爽快地跟我買二手物。雖說賤賣,我竟然覺得開心。真的變態。

第二位買家,約了火車站當面交收。一位皮膚白晳,還箍著牙的可愛女孩。她看到包包,眼睛發亮,直呼好美好美。為甚麼不要了?我說,我沒用,放著可惜。心想,年輕真好!年輕可以為自己心儀的美物如此興奮。年輕時,總因為口袋沒有錢,而想著方法省錢買心頭好。我,忽然看到年輕的自己。

雖然,我賤賣了一些沒感情的物品。想來想去,金錢時間上,總也是虧蝕。(最好就是斬手再也不要買!殺了我吧?!)我為了甚麼呢?想著想著,自我安慰。其實,身外物轉讓,也只是一種承傳。如果找到有緣人,比賣得好價錢更重要吧?反正怎麼賣,都賣不贏買時的價錢。如果這不被我珍惜的物品,因機遇能去到愛惜它需要它的主人手裡,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好像自己也變相做了件好事。是吧?哈哈!

我常說,自己不是個浪漫的人。但往往在這種無稽的事情上,我可以非常毛骨悚然地浪漫!女人,最無憾的,不過是能遇到寵她的男人,不必明白她的浪漫(女人何嘗明白你的?)卻也不會皺眉驚恐甚至翻臉不屑。女人,拿著自己曾經的戰利品,一邊沾沾自喜,一邊自慚形穢。這種帶著矛盾的自我安撫,也是減壓的後續。這邊廂賣著,那邊廂又買著,一時嘆息怪責,一時又驚呼興奮,你懂甚麼?

但這幾天,經過這新app的洗禮,最讓人振奮的,莫過於那素未謀面卻大讚你好人的陌生留言,和可以在自己放賣的物品照片上,狠狠地點上SOLD的字眼!

Love You Forever

有本暢銷兒童書Love You Forever,有人愛,有人討厭。不知道你是哪種,但,我哭了好久。

回顧人生的幾個重要時刻,能夠讓我熱淚盈眶的,正正是當我正式成為母親的那瞬,在手術室首次見到J。我總覺得,當有個生命在你的身體發生的時候,你的整個人簡直可以說也跟著重新re-program了一次。不愛哭,不易哭的我,變成了我以前不屑的,眼淺女人。看新聞,聽首歌,讀段詩,都可能引起眼淚氾濫。

怎麼回事?歸咎荷爾蒙安排的重生。

帶J去上空手道,是每週少有的,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的時間。很多有趣的對話都是在短短的十分鐘車程裡發生。譬如,再結一次婚。這天,當我邊開車邊瞥見沙田文化博物館的海報,心想著甚麼時候去看Monet的時候,J從後座大叫:媽咪,are you happy? (大叫是因為我跟他說,如果他坐在最後一排,而車裡播放著音樂的時候,請他大聲說話,因為我會聽不到。)

回過神:開心呀!為何突然這樣問?

J聳肩:Nothing, just wanna ask. 因為你有日也突然這樣問我,你快樂嗎?我覺得偶爾這樣問候一下,感覺挺好的。

哦。我開心呀!多謝你關心我。(你這個暖男,如果可以對妹妹也這麼溫柔就好了。)

和J從空手道班回家,A一見到我,就眼淚來了。媽咪,我不見了你。你怎麼不等我回來才帶哥哥去空手道?

(但不是每個禮拜都這樣嗎?為何今日突然要哭呢?)

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要跟她解釋不要跟她講道理。她,可能因為疲倦,情緒失控。而且,歷史教訓我,多數會因為理性地講道理而墮入無底深淵。最終大家一起火山爆發。於是我,只是迅速地蹲下,張開手,說:來,媽咪,抱抱!

抱著她在沙發坐下。搖呀搖,拍拍背,親親頭髮。十秒後,問:你今日去辦護照的時候,收到甚麼禮物?

A抬頭看我,眼睛發亮:Sticker!

然後開始淘淘不休地說起,那個小包包裡面除了有甚麼貼紙,還有甚麼小本子。(有驚無險,順利過渡。)

放下A,讓她專心玩貼紙。L見到媽咪空了出來, 撲了過來:媽咪!

帶著哭音,面容扭曲,明顯是抄家姐的戲碼,但不懂內容,只知道這樣會有免費擁抱。我當然不拘,搖呀搖,拍拍背,親親頭髮。不用我說甚麼,他已經高興地推開我,離開去找別的樂子!

晚上,依然只有我陪J和A入睡,一個要我側身抱著她,一個側身從後抱著我。這樣睡了兩首歌。晚安,寶貝。若干時間後,從監視器看看孩子們睡覺的情況。一天的母職,到此為止。

印象中,我好像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但看著熟睡的JAL,會不自禁地說:Love you forever!

還帶淚,真的。

 

 

女兒啊,女兒。

女兒在兩歲的時候,有段時間很令人頭痛。人說,那是所謂的terrible two。我當時很迷茫,因為哥哥似乎沒有那麼terrible,當然那可能因為只是我不記得。

女兒三歲的時候,情況好轉很多。表達能力進步,溝通也變得容易。老媽說,A小姐比以前乖啊!一年才見一次的加拿大舅父也說,兩歲時常常哭好討厭,現在可愛太多!


轉眼A小姐四歲。你會想,應該漸入佳境才對。然而現實卻是相反。哭鬧和糾纏的頻率增加。為何呢?為何?人說,因為人的成長,會伴隨自身的荷爾蒙增多,情緒反覆是很正常。想必又是一波的發育期?

明明乖乖事先說好會如何如何,到最後又反悔,眼淚鼻涕,要你屈服。明明只是很小的簡單事,因為別人幫她或不讓她幫,她的天就塌了。奔潰,狂哭,傷心如世界末日。


再怎麼有耐性,有時候也會不禁抓狂。對著那一次又一次的「點解呀?」「但我要這樣呀!」「但我不要這樣呀!」呀!呀!呀!人說,女孩子,感情脆弱敏感,比較容易如斯。一切都會過去的。

是。是。我知道。我一邊撞牆一邊問自己,你的EQ呢?你的溫柔呢?靜待這一切過去吧!啊!

獨自在街上,經過一對母女在銀行外。女兒年紀和A相若。母親坐著,女兒站著。母親罵著,女兒哭著。母親罵時難免激動用手推她,她也傷心用手去捉著自己的媽媽。那情景看著心酸,對話更是熟悉:你為何不聽呢?已經說過很多遍,解釋過很多次。為何你就是不聽呢?你聽不懂嗎?

嗚嗚嗚,我,我,我。嗚嗚嗚,我,我,我就是不想這樣呀!

我,作為旁觀者,當下醒了。女兒,可能真的這樣。女兒,可能就是明明很愛你,很想聽你話,但在事情的當下,被自己的情緒左右自己的行為。自己也不明白為何。如果她聽過王菲的歌,一定很想唱給你聽「我也不想這麼樣,反反覆覆……」是否很熟悉?其實跟很多成年(女)人的行為類似呀!

和加國好朋友聊天,說起大家的孩子。大家的女兒巧合是同年同月出生,居然在脾性上有幾分相似。Emotion run behavior!似乎女孩子多是這樣。這個在加拿大做社工的好友,她居然提醒我們在UBC一起修過的心理課。

對哦!你真的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大叫。

屬龍的女孩就是這樣,屬蛇的媽媽一定恨死屬龍的小孩。朋友又突然這樣調侃。(因為她自己屬馬)

是這樣嗎?所以我總覺得她由我老媽來帶會比較好,我媽是老龍,罩得住她!

若真這樣,她很慘呀!她需要的是媽媽。你不能因為你們不合,就see you later!

我,知。(雖然我很想。拍拖談戀愛不都是這樣嗎?大家性格不合,就好來好去,何必浪費時間!但自己的骨肉如何瀟灑?如果可以瀟灑,就變相不負責任。這就是男女愛情和骨肉親情的最大分別吧?家人,沒得選擇,只能專注如何解決問題。愛人,可以選擇,所以解決問題的最簡易方式就是放棄。)

我,知道。我也只是內心弱弱地問問,哪會真的狠心?

好友哈哈哈,結束對話前,加了句:I know. Take it easy. Don’t kill her!

瞭解我至此,也只有她。雖然是說笑,但她是真的知道我個性才會開如此的玩笑!

街角的母女,一直在我腦海揮之不去,我很想說,媽媽呀,媽媽。其實她很愛你。但她那刻就是控制不住。其實這樣下去,也只是於事無補。大家傷心。

但怒氣攻心時,你可以分開兩個你嗎?很難。這也是所有媽媽要修的課吧!

修煉,收斂。

A小姐天使的時候,黏著貼著我,說愛我。哭著鬧著時,其實也是說著愛我。只是我有時聽不懂或火遮眼收不到。A小姐有著非常女性化的個性,需要很多很多的愛。需要很多很多的擁抱。表達她的愛時,也是用那甜甜黏黏軟軟糯糯的方式。性格像個男人的我,比較不太容易接受,但慢慢適應中。

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這,我還沒看出來。但我領悟,女兒,是來讓媽媽變得更媽媽的使者。


 

 

移居星星的你(們)

在「太陽的後裔」非常火熱的當下,我卻很反潮流,才開始施施然地追看「來自星星的你」。在這之前,我不認識金秀賢。我只知道「我的野蠻女友」全智賢。

每晚,當孩子們都睡了,我便拿著我的iPad mini,窩進沙發的一角。靠著厚厚的cushion,蓋著毯子,沉入劇情。直至凌晨,還捨不得去睡。偶爾老公躺在旁,「陪」我看。他的手搭著我擱在他肚腩上的腿,不用兩秒就可以沉入夢鄉。隨著故事,我大笑,他驚醒,環顧四週,看看我,陪笑兩聲,又睡回去;我哭,他通常都是,繼續鼻鼾隆隆。

在我入神的時候,妹妹不知道在何時開了客廳的門,走出來。哭著,兩行眼淚拌著兩行鼻血。那幾晚,不是左鼻孔流鼻血就是右鼻孔流鼻血。或者,雙管齊下。又可能是,口渴要喝水,再要去廁所。不然,就是尿床。這些在凌晨時分,不定期,發生的瑣事,穿插其中。

開始明白「師奶」這個term的真諦。時間讓自己不知不覺間,從別人的sassy girl變成師奶。王子也成了中東猷長 - 不是靠著我昏睡,就是宅在他自己的lenovo前。所以只能在虛擬的劇集中找回過去。看見男女主角相互依偎眼淚鼻涕,我有時候會大笑。因為那是以前會深深感動現在覺得太不真實的不可置信。就像看見那隻超大的外星怪物在蝙蝠俠和超人的電影裡出現,我也是忍不住笑出了聲。有時候,我顫顫地流淚,難過。不是為男女主角的愛情處境,而是為自己在逃離現實後,明早又將回到老鼠的轉輪繼續原地跑圈的焦慮。復活節假期,要做甚麼「招呼」孩子們呢?公園公園公園!不管有太陽還是下雨,都給我去公園放電!

全智賢,真的可愛,簡直是為她貼身打造的角色。金秀賢,那髮型還真有star trek的Spock feel。他不是我的type,但我不能否認小鮮肉對師奶有一定的魅力,總能成功讓我視線停留在他的嘴唇周圍,認真尋找,他到底有沒有鬚根?其實,我更愛原聲大碟裡的Every Moment of You,聽著會不自覺地夢遊。這幾日不停loop。

 

Seoul, July 2014.

 
某晚,突如其來,收到認識二十年的朋友過身的消息。然後,是真真切切地開始難過。我跟老公叨叨絮絮地唸著,怎麼認識怎樣好人曾經如何照顧我和家人,生活如何健康,為人如何正派,他的形象和聲音還非常清晰,為何,為何會突然離開?

我想了又想,比起以前電視劇的橋段,不是絕症就是近親的慘絕人寰,外星人無疑是非常正面。情願相信你是回了自己的星球也不希望你就此不明不白地消失。

劇中說:趁機會要好好道別,因為到真正離別時總來不及好好地說再見。

是的,沒有機會好好說再見。但這只是其次,重點是肉身不適應地球,總有能適應的星球。每個人,都會繼續旅途或找到歸途。所以最後,我坦然。正面地相信歸信了主的你在主懷安息,只是遺憾來不及再見一面,好好道別。

Paris, Jan 2013.

上天的訊息

首先在說以下的事情之前,讓我聲明我無恙。免得你們看得七上八落。(雖然這樣很好玩!)

*************

在J生日派對的前一晚,我伸個懶腰摸摸自己的時候,無意之中發現右邊身體,肋骨底下有異物突出。當時驚了一下,我跟這身軀為伴三十好幾就快四十年,當然熟悉,怎會不知有塊骨頭突出?當下問問可愛老公,老公也覺得左右不對稱,但完全不記得我以前是否這樣。只不斷問,你肯定你以前沒有嗎?

你,何等瞭解你另一半的身體?從這種「突發」事情就可測試而知。但他這一問,我自己也變得懷疑起來。是我一直沒留意嗎?

我家老公的宅男個性其一就是愛google。甚麼都google一餐。要知道其實這並非一件好事!因為google不是神,也不萬能。不查還好,一查,看得我背脊寒涼。Cancer, tumor, 肝瘤,骨瘤,軟骨炎,出來一大串!!!

老公說,走!我們去仁安。

去門診?要等兩個鐘呀!好累呀!

那明早找許哥!(我的肝臟醫生)

明日大少生日會,從早忙到晚呢!忙完再算吧!

我說完回房去睡覺。心知自己最近太夜睡,逼自己去做乖乖。有時候,人就是這樣。一旦覺得有事發生,以為瞬間變乖就可以改變命運。但,大家要知道,有些事,是要還的!

我冷靜地躺上床,盤算著接下來如何。摸著那粒不知哪裡走出來的「骨頭」,想最好和最壞會是甚麼?軟骨炎還是腫瘤?

人呀,不見棺材不流眼淚。總覺得自己還是個青蔥少年,好像過了三十沒有很久。距離死亡應該遙遠。但生命裡往往就會有些事,善意提醒你,其實我們只是在不知或已知中倒數。

最終,我們,都難免一死。遲或早。這樣想,我反而釋懷。但,一想到孩子們年幼,萬一,那個,不捨的,總是他們。J有誰會檢查他功課?A有誰來陪睡做丫環?那肉球根本會把我忘記吧?往那個方向想,再釋懷,那眼淚,禁不了。人,看不穿想不透,知道要放下的,就是太難。但難,又如何?

另一邊廂,男人用whatsapp問他的醫生好友,那人是在澳洲呀!但好朋友就是好朋友,竟然神速回覆。首先教訓他,不要google!然後推算是軟骨炎,網上問診,簡直神醫!男人聽完安樂些,想來安慰我。我說:明天完了正事,再說吧!

如果,你往著那個方向走,只會浸入恐懼和悲哀。我,及時叫自己往光明想。查清楚再說。明天還有好玩的派對!我的寶貝7歲呀!

那刻,我恍然明白。女人,變得頑強,也是因為母親的身份。要做個榜樣,要繼續為子女做牛做馬,想要,就要積極。不得倒退!原來,體內醞釀一個人10月,生完之後的自己,可以真的是脫胎換骨。母親,宇宙最強。誰敢說不是呢?為了JAL,我該積極樂觀對待才是。

同時,又感性地提醒自己。要善待三隻化骨龍,不要大吼罵他們。免得他們只記得我如癲婆的恐怖形象。而之後的那幾天裡,我真的對他們特別好。

忙完派對的當晚,自己去了仁安排門診。門診的GP檢查完,覺得不像是件嚴重的壞事。也只是重複問我,肯定這「骨頭」不是天生?又,最近沒有受傷?

轉介去專科了事。之後的那個禮拜,忙於見專科醫生,還看了兩個。(由於有些奇,專科醫生又推我去心胸外科)照X-Ray,超聲波。也預約婦科和肝科,做定期檢查。嘿!懶的時候,覺得甚麼都沒問題。一旦來了疑問,才乖乖地把所有該做的事情,一星期內全做好。用了兩週看完四個醫生和看報告,最後結論是,那塊軟骨不知為何走了出來或跟左邊不對稱。但排除腫瘤和發炎的可能性。醫生,那到底是怎麼了?

如果你肯定你之前不是這樣,而又沒有受過傷,那就真是個謎。如果想再查,只能用CT或MRI。但你這情況,不需要吧?(意思是誰會花這錢查一件應該沒有危險急切性的事情?)

照顧孩子被孩子踢,會嗎?

不會吧?軟骨變大,要受很大的傷,傷口癒合才會發生的事!被孩子踢到這類,應該不太可能。

嗯,是個謎。

但起碼沒有壞消息。其他應該做而遲了很多才做的檢查,因為這次的事故,檢查後也都正常。

起碼,許哥證明我之前沒有這塊軟骨或這塊骨頭沒有走到上址。他,從我懷著J時就看。每次都會摸右邊的肝臟部位來應診。對於我的右邊身體比老公熟悉。他,也用他一貫的笑臉,搖著頭說,不知道呢!照MRI才會知吧。

醫生,你請我嗎?

嘿,我也覺得沒必要呀!

和醫生幾分鐘的會面,講講笑也好。起碼會覺得那診金比較值回票價。

所以,是沒大事。居然過兩天,又打回原形大吼變瘋婆!但,在發現這塊軟骨的當下,短短的一個小時,我卻如經歷了一世。思想走過了從前將來,悲觀到樂觀。不詳述。

人生無常。每天也有人來世報到有人辭世離開。不是要大家感慨,但如果你每天也理所當然地過著,沒有丁點想過那未知的來臨,請你記得,不是要你想起來難過。是要你記得,善待並珍惜在你眼前的。起碼,我的孩子們一定很奇怪,媽媽那幾天特別特別溫柔。如果她能夠持續地溫柔就好了。

是的,我也想。儘量啦!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