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心願

終於到了令人舒爽的季節,雲淡風輕,連太陽也不再是刺痛地熱。二姐的學校郊遊,在大埔的小白鷺。三年前,我和哥哥也來過同樣的地方,做過幾乎一模一樣的事。這樣的天氣,和可愛的孩子們出遊,本是賞心樂事,但頭頂總有報考小一的陰影,揮之不去。

午餐,和比較交心的媽媽一起。我們兩個的話題,離不開學校。是的,真要命!香港的媽媽,真的不容易,要扛著這些壓力,還要展開笑容賣力地和孩子們玩,拍照,做手工。心裡有說不出的千斤重。手機裡跳著不同的訊息,宣布哪裡哪裡有了結果,哪裡哪裡有了二次面試名單,哪裡哪裡明天截止報名,哪裡哪裡下週開始二次面試。天!媽媽,真的可以被訓練成人格分裂的。

抬頭看,在草地追逐奔跑的孩子們,跟老師大聲頌唱著學校兒歌的天真。多麼可愛!應是最無憂無慮的時光。但他們,最近,也承受著這很不容易的一切。

我的心被這畫面觸動,感慨。我跟媽媽朋友說,(也想跟大家說):每個人都希望可以一次過解決一個長遠的問題。但每個人未必都那麼幸運,可以如願。如果生活給你各種難題挑戰或問題,你也只好迎面上。總有解決的辦法。我們,其實已經屬於幸運,至少我們還可以有一些其他選擇,不用被經濟環境所困。很多人,可能連這些選擇都沒有,還照樣每天承受著跟我們一樣的未知,等待和折磨。

我們必須樂觀,我們必須抱著總能找到出路的態度。我多麼享受,看著我的寶貝無憂地在陽光下奔跑玩耍!我們必須堅強,我相信只有我們保持正面,才能帶領他們向前,直至他們可以自己飛翔。找一間適合孩子的學校,找一間不會不斷打擊她的自信,能夠帶領她邁向並憧憬未來的學校。找一間可以塑造健康個性良好品格,而不是只是著重成績獎項的學校。

但香港,到底有沒有呢?就算有,到時又真的放得開嗎?要做個另類(異類),需要無比的勇氣。


 

廣告

夢裡夢外的神經病

一個月裡總有幾日,頭痛頭暈或周身不舒服。心情也是惡劣。坊間有很多妙方,喝這個吃那個,聽來都很不錯。但對於我最好的良方,莫過於甚麼也不用理,一直睡一直睡,除了起來吃飯上廁所,就一直戀著我的床。多美好!不過,當你有三個孩子的時候,這個實行起上來是有點困難的。因為想睡,但一直被需要,還要忍受說實在我這輩子也不會習慣的聲浪,在這個時候,我的耐性已經潛水,一丁點的事情都可能令我惱羞成怒。(對呀,朋友說,誰叫你那麽愛生?哈,但這個點來告訴我有多愚蠢,對於現實是一點也沒有幫助好不好?)

是的。於是我會很想大喊:我恨你們!我恨你們每一個人!不要煩我,不要找我!我就是一句話也不想跟你們說,我只想黏著我的床聽著我想聽的歌,像一個幽怨不被理解的青春期少女,憤世孤僻。(但事實上你就根本是個師奶呀!還要理會老公有一搭沒一搭的問題和事情,怎樣躲避,也避不開現實。)

是的,每個月總有這幾天,我希望家裡的所有人都避開我,因為我也想避開所有人。朋友說,不會呀,跟你whatsapp不是好好的嗎?對。短訊的世界是可以接受,因為不需要見面,可愛理不理。我連跟老公也只是短訊溝通。在家裡我會請他迴避,自動走開一角,不然就是我迴避躲在房裡。我可以在房裡發短訊給在客廳的他,但請你不要來房間找我。這是種病嗎?

因為這樣,今早我決定,就算我聽到孩子們起了床,我也不要跳起來套上衣服衝去送他們上校車。我只要把被蓋過頭,繼續,繼續睡。然後朦朧間,突然想起昨晚做了個夢。夢裏有個人,跟他聊得很開心,還一起搭著肩膊跳舞。一邊談笑一邊跳,像認識了很久。你好奇那不是老公嗎?一定不是。為何這麼肯定?因為夢裡我見到老公不知從哪裡走來,我就一把推開跟我共舞的男人了!

心想:做人不能那麼過份。

在過去,我經常因為現實的不滿,在夢裡把他恨恨地罵一頓。又或者,夢見他做了甚麼不好的事,然後在現實裡告訴他當作有發生過。(是的,就是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的精神病。)所以當今早想起自己發過的夢,對老公有點抱歉,好啦,決定今晚還是睬回他吧!

 

我在看你看我的倒影

下午到黃昏,通常是我最忙碌的時段。三個孩子都放學在家,不是忙於應付細佬,就是忙著帶二姐去她的課外活動,最後還要兼顧哥哥是否有功課上的問題。在這樣忙亂的時候,我也會一心幾用,再加指揮菲傭姐姐和回覆手機訊息。

最近每次我拿起手機看訊息或在打字回覆,有個八卦的小孩便會站在旁邊一起讀。英文無難度,中文就顯得困難。有時候我側身,問他:「為何要看媽媽的訊息呢?」他呵呵地傻笑:「就是想知道咯!難道你有秘密不想讓我知道嗎?」

鬼靈精的年紀!我正色跟他解釋,其實不應該在沒有對方的同意下,看別人的訊息,這樣不尊重人,云云。突然,我靈機一觸,笑道:「你以後長大有自己手機的時候,我也可以任意看你的訊息嗎?」「不能!」他搖搖頭,笑著跑開了。

失望。心裡滿滿的失望,湧上了臉。我拉長臉,追回他:「真的不能嗎?為何呀?」他看看我,狡黠地一笑:「看情況啦!」像是安慰我。「有些可以,有些……嗯……可能……嗯……不……可以吧!」「唓!」我翻白眼,沒趣地走開。

晚上,跟孩子們交代吃完晚飯後的安排,因為爸爸媽媽要外出看戲。「啊!」三個一起哭喪著臉,很是不滿。哥哥靠著我輕聲說:「怎麼你們每晚都出去玩呢?」「每晚嗎?不就是昨晚和今晚?前晚沒有,大前晚也沒有,明晚也沒有呀!」我反駁。「但,你不覺得你們最近外出玩得多了點嗎?不公平哦,為何大人可以晚上去玩,我們不可以呢?你為何不帶我呢?」他開始嘮嘮叨叨,有點像個老太婆。

「哪有不公平?爸爸媽媽也想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如果將來你長大,你也會想和朋友外出玩吧!到時候,我可否說同樣的話,然後要你帶我一起去呢?」我又將角色掉轉,悻悻然問他。

一時語塞的哥哥,想了想吐出一句:「不……太好吧!」

我一把抱著他,裝作不忿:「為何啊!我將來也會好想跟你同你的朋友外出哦!帶我去啦!」

笑著逃亡的哥哥,一邊走一邊高呼:「不用啦!不用啦!到時你老啦,留在家裡乖乖啦!」

以上,兩件事,你會覺得有點心酸和無奈嗎?你其實想聽他說,好呀,給你看啦!當然可以啦!隨便看都沒問題!好啦!帶你去啦!當然要帶你去啦!

但其實,你應該酸嗎?你想想(你到時候再回想想)你也曾經擁有了自己的私隱和時間,跟他們說,請給我空間。你也曾經留下孩子自己出去放鬆玩樂,那麽當他們長大後,留下你出去和朋友外出遊樂,又有何不妥?你其實應該覺得:只是時移勢易,角色調換了而已。

這就是歲月。很多人忘記了自己的曾經和自我。因為透不過氣,感覺疲累,想喘息或種種,而避開總想一直黏著自己的孩子們。到他們長大後才發覺,到自己想要黏著他們時,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天地。總是想著自己為他們做了甚麼,而他們又為自己做過甚麼。卻忘記自己曾經也放過假偷過懶,在「賣身」給孩子們的時候也有想辦法找時間做自己和放鬆。最重要的是,在「賣身」的時候,所得到的甜蜜,擁抱,親吻等等,都不算愛嗎?

這世間哪有絕對的公平,但總也不能時常抱著度量衡去走每一步吧?很多,你已經得到,只是後來你忘記了。很多,你曾經擁有,但你當時覺得不需要。

是嗎?

 

一場遊戲一場夢之你還頂得住麼?

踏入九月最後一日,秋天缺遲遲不肯露面。面試季節,很多家長都處於精神緊張壓力接近爆煲的狀態。每天都問,這遊戲甚麼時候才玩完?

但其實大家知道,當第一輪面試陸續完結,第二輪的面試已經悄悄大軍壓境,逼在眉睫。有些更有第三輪,或者候補時的第四,第五輪。這個緊張刺激的遊戲,現在才熱身完畢正式開始!

和某個媽媽閒聊,她問我,到底面試衣著有甚麼關係?你為何在臉書的post裡提及?這個媽媽的小孩今年考幼稚園,所以我馬上安慰:其實幼稚園面試的衣著,不用考量太多,只要大方醒目,小朋友穿得舒適就可以。

那考小學就不止這樣嗎?當然不止!(但其實你也可以認為是我庸人自擾。)

考小學的面試,小朋友自己進入考場自己出來。穿的衣服除了要大方得體舒適之外,你要考量:

  1. 某些學校有運動環節,可能要跳繩拍皮球跑步單腳跳不得而知。女孩子穿著裙,跑跳打滾會否不方便?跳繩時會否被裙勾到繩,影響表現?還是露腿會加分?
  2. 某些學校面試,需要脫鞋進行。你給孩子穿綁帶還是魔術貼?方便穿脫還是因為只是好看?
  3. 這個月份還是那麽熱,在學校外等進入面試場地,有時候需要在戶外排隊。穿得太多會中暑,但室內可能冷氣強勁,太少又怕受寒。到時打個噴嚏鼻涕兩行也就算了,但如果一不小心噴老師一臉,當作何罪?究竟應該長袖還是短袖?抑或短袖加一件薄外套?
  4. 好,加外套吧!那是要拉鍊還是釦鈕?小朋友自己在裡面的時候,也會因為熱而脫掉或之後自己再穿上(有發生在小女身上)。那你幫小朋友準備的那件外套,方便穿脫嗎?這些看似簡單的自理能力,小朋友大多數在K1的時候都應該熟練的,是否也是老師評估小朋友有否被寵壞的評分點呢?
  5. 運動環節的話,穿著皮鞋或鞋底單薄的鞋履會否容易受傷又阻礙發揮?跌倒了,因為自尊心受損開始大哭或鬱悶在心,因此而影響了之後的表現又怎算呢?運動鞋的話,花俏搶眼有閃燈,會否讓人(小朋友)分神?你是為了讓對手小朋友分神嗎?但你怎麼能肯定自己的小朋友不會因為閃燈卡通人物跟旁邊有相同喜好的小朋友恍如隔世相認而談開了並秒速成為好友(這種例子在女孩身上最容易發生),而忘記專心聽老師指示?
  6. 雖然你可能在面試前已經帶他/她去過幾次廁所,但這不代表他們不會在面試中途再去廁所。那麽他們所穿的褲子或裙子有方便他們自己如廁,然後可以安然穿回得體嗎?你給他們的服飾,不能只是為了表面印象,起碼不要給他們陷阱吧!
  7. 幾乎每間學校面試都會在小朋友身上黏姓名號碼的貼紙,那麽面試服裝的質地是否適合黏貼紙而不會因為黏不住一直脫落?(我有朋友的女兒真的因為貼紙一直脫落,要不斷撿回貼上而完全無法集中好好應付面試。)

第二輪面試多數都是面談形式,有些更有家長陪同。所以服飾考量又變回簡單的大方得體舒適就可以。你可以到時候再考慮是否需要如行紅地毯般的隆重服飾,或另類地把「我愛(學校名)」印在心口家庭服出席。

跟小孩只是報幼稚園的媽媽分享我覺得考小一時,在第一輪面試為女兒準備服飾時所要考慮的煩惱,她的反應是:不會吧?那麽誇張!好在跟我無關,我只要專注幼稚園面試事宜就好!

是的,凡事走過,就會覺得當時不過如是。幼稚園面試,對於現在忙於小一面試的我們,實在是小菜一碟。願走過這一役的我們,回頭不用百年身也能灑脫笑談當時的瘋癲和緊張。如果你發現你在超級市場購物的時候,不覺意拿多了兩包朱古力薯片杯麵,在小朋友熟睡後,看著電視和朋友whatsapp時,無意間鯨吞了這些令你減壓的食物,不要內疚自責。這很正常!我才吃了豐富的下午茶,晚上又開了一包珍珍薯片和出前一丁黑麻油杯麵。這些以前只有在懷孕時才會放縱自己的垃圾食物,在這非常時期,是我們最好的安慰,就縱容一下自己吧!睡一個好覺,明天繼續!

【下一次(有時間)再分享製作Portfolio時,需要注意考量的事項。】

P.S. 純粹分享個人經驗和感受,沒有科學根據,也不是甚麼真理秘笈,可當只是發自肺腑的廢話。

I’m Not the Only One

比我大半年的朋友,在她今年生日後告訴我,她其實是非常激動的,對於踏入不惑之年。她生日那天想要告訴全世界,她,40了。當時我有點驚訝不解,我不知道我自己將作何感受,但我想說,半年後,我終於有點明白。

而我,一直是抱著一種矛盾的心情。也因為生活的忙碌,更多是逃避,想說就轉眼過了,也沒作太多他想。我想,大概就跟過去的十年一樣,和家人切個蛋糕,收些孩子們塗鴉式的卡片,和老公當晚出去吃頓飯,拍點美食照。然後,又是一天。

基本上就是因為這樣沒期望,倒被老公的策劃驚喜到了。如果那晚他約我出去晚餐,我大概會猜到。又或者沒有多想,又因為太忙沒打扮就出門,到時候會恨死他不事先告訴我,讓我完全零裝扮。好,這次他真的想周到。他,真的做到了。請女朋友相約,我完全沒猜想。所以,布幔拉開的瞬間是驚訝了一剎,原來那晚事前這一切的兜兜轉轉,都是他在背後!

在這裡,謝謝他。

昨天,是我農曆生日。我因為極度疲倦,很早地昏睡到十一點多。起床,我走去雪櫃把朋友送來的蛋糕,剩下的最後一小塊,拿出來。本想要和他分享。老公歸來,倒在沙發上扯鼾,哼哼地回答不要吃。於是,我就默默地在桌上自己吃完,喝著補血的黑豆紅豆水。合十,感恩。從此,進入人生的新里程。

回想。

十歲,在上海。夢想要一個生日會,像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結果如願,父母幫我舉辦了一個生日會,早場有同學們來家裡玩,晚場有親人父母朋友來參加。那時候的我,沉迷日本排球青春劇 – 青春火焰(又:排球女將),喜歡學裡面的夏川由加的造型,戴一條彩色的頭帶在額頭上。

二十歲,在溫哥華。媽媽幫我在Robson的Red Robin舉辦了生日會。第一次接受餐廳裡的店員們為我唱生日歌的慶祝方式。除了男朋友,大部份出席的都是媽媽的大朋友。我自己的朋友呢?嗯,我只能說,到溫哥華兩年,個性慢熱的我,好像沒有甚麼朋友。對,那也是我最anti-social的時期。收到人生第一條鑽石頸鏈。媽媽送。

三十歲,在香港。由於工作到處飛,在生日那天安排回到香港。老公來太古城的家裡接我出去吃飯。外出之前,老媽拿著我的Canon幫我倆拍了不少甜蜜合照。相片呢?我們在淺水灣的Spices晚餐慶祝,我最後一個單身的生日。

回想每一個十年,對於升級,我都是帶著雀躍和期待。猶其是在三十歲時,對於即將展開全新的生活充滿憧憬。但這次,沒有雀躍,多了忐忑惶恐。有些同齡朋友的說話,更讓我覺得,四十歲是否一個需要覺得羞恥而最好不要提起的數字呢?是因為你真的由裡到外都老了?是因為你已經在社會來說是將被淘汰的年齡分界線?還是因為你是女性,貶值到可以write-off,除了子女沒人會再對你看一眼?我不解,我害怕。所以我也不想提起。

直到今早,朋友傳來一篇微博的文章 – 曉雪的一枚47歲中年女人的叨絮讓我豁然開朗。感恩還有一班比較理性的朋友,讓我明白沒有甚麼需要恐懼 – 「作為女人,無論多大年齡(或多小年齡),只要能和年齡和平共處,相安於歲月,最好的時光,不是過去,不是未來,而是當下。希望每個女孩兒和女人,都愛上當下的自己。」 – 就是這樣,我40了。我不會覺得羞恥,也非常樂意承認我四字頭。相信自己,可以繼續漂亮地走下去。

(但我有可能會拒絕跟三字頭的你繼續做朋友咯!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一直沒理你,那你就到四十歲的時候再找我吧!哈哈哈!)

 

 

 

開始

北美假期結束,回來後除了跟時差搏鬥,就是處理一連串的事情。其中最最最重要的,當然是申請小一和準備面試。

真的不想面對,但又有甚麼可逃避呢?只能硬著頭皮,迎面上。很多人說,你有過經驗,應該駕輕就熟。是的,有經驗,但那是三年前的事,我連三日前的事有時候都不記得。還有,那個是哥哥,天使男孩。這個是妹妹,強頑的敏感女孩。他們兩個由出生到成長,其實真的沒有甚麼是相似的。唯一所同就是父母一樣,和腳趾長得實在相似。所以呢,這所謂的經驗,真的幫不了甚麼。

你問我,緊張嗎?有一點。情緒上,更多的是焦慮。腦海中總是想著有甚麼忘了有甚麼未做有甚麼我會到時才「哎呀」的事情。負面的我,覺得,就是難和煩。龍年小孩,個個都戰鬥格,競爭太厲害。我家的小姐,還是算罷啦!正面的我,覺得,很多時,也真的只是天時地利人和,她有她的命和運,擔心也是多餘。不如樂觀,相信總有適合她的學校在等著她。一切放鬆隨緣吧!

我告訴自己,我只需要好好控制我身體裡的魔鬼,把她鎖起不要讓她走出來。凡事都冷靜地應對,給她微笑鼓勵和讚賞。做一個天使媽媽。我們一定可以熬過這一段!給所有正受同樣煎熬的媽媽們,共勉之。記得,這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願一切發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加油Miss A!

但願只是好朋友

「我覺得很抱歉,媽咪對你發脾氣。我們重新開始好嗎?」我跟二姐說。坐在街上的露天茶座,陽光穿過樹葉,洋洋灑灑地披在我們身上。

「我也很抱歉,我又讓你生氣。甚麼叫做重新開始?」二姐低聲地問,吃著我剛買給她的巧克力棒棒糖。

哥哥在旁冷眼旁觀,忍不住插嘴:「就是忘記之前發生的,一切歸零,再來過。好似一局遊戲game over,再玩過。」他究竟是怎樣心情?在他臉上總是一副不在乎的表情。

我附和:「就是這樣。重新來過,我們做好朋友吧!」對於子女,我從來不相信甚麼和子女做朋友的鬼話,但對於這個女兒,我打從心底更想和她做朋友。因為她把朋友看得很重。或者,換一種方法相處,大家都會開心些?怎麼?說得好像感情煩惱裡的對白似的?其實,和子女的關係,又何嘗不是一種戀愛關係?只是看是哪種罷了!讓你如魚得水還是死去活來,讓你平淡溫吞還是高潮迭起,而已。

「不要!我不要和你做朋友。還是媽咪和女兒!」二姐想也不想地回答。然後和我抱抱,當作和好如初。

吵架的時候,有些話可能衝口而出,事後覺得言重得有點後悔。有天朋友很生氣地說她和兒子的衝突,她告訴我最後她拋下一句請願沒有你這個兒子的話!外人當下自然覺得,犯得著嗎?這類說話還是不要說的好。但當事人當時的情緒,可能真的控制不了,就這樣說了。說了,是一種發洩。完了,生活還不是繼續?有影響嗎?我覺得,只要不是經常這樣,影響或者不大。但最好,事後還是認真溝通,道個歉,擁抱言和,把一件事了斷比較好吧!

我相信能夠經常保持心情平和的人,應該是長期睡眠充足,而且有經常修煉瑜伽冥想之人。天生平靜的人,我見過很少。而且大部分可能只是如外子般,對外平靜,對內,隨時火山爆發,破壞力比經常發脾氣的人可能更甚。要懂得好好控制情緒,是需要練習的!而且還要懂得正確地排解內心的負能量,才是重點。我們發脾氣也是一種排解,只不過這是一種方式不太好的排解。但比起不懂排解的人要健康,因為那些人最終只會久不久火山爆發或積鬱成疾。

如何排解負能量,就是一門我們需要練習的課。在這之前,發脾氣,不緊要。但記得要好好善後!

希望大家都不用經常需要用到「我很抱歉我們重現開始吧!」的善後語來處理和子女的關係。見到別人能和女兒關係融洽親密,我其實是艷羨的。心裡總帶著遺憾,甚至覺得如果她不是水瓶座,或者更能和我合得來?又或者她不是我的女兒,就只是朋友,那麼可能可以如我很多的水瓶座朋友一樣,也相處不錯吧!有時候,但願只是好朋友,並不是一種荒謬的想法。

有時候,就只能想著,我深呼吸我閉上眼,我要一秒鐘冷靜,把你當朋友。或者從此我們就可以相安無事到終老。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