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三個孩子的媽

不需要公平,只要沿途有你

晚上,當孩子們都睡了。我的時間,開始。通常我都會去飯廳看看老公是在吃飯還是工作,說一兩句,便回房梳洗,敷面膜。今晚,老公飯後外出見外國來港的朋友。我在自己的小天地,洗呀,塗呀,抹呀,不亦樂乎。

突然聽到窸窣,疑惑地走出洗手間,赫見哥哥站在那裡!請想像從開著燈的洗手間走入漆黑,忽然見到一個小人站在那裡,那種霎時的驚嚇,真不是說笑。

「你在這裡做甚麼?9點了,不是早就睡了嗎?」我不禁驚呼,一半是因為嚇到而提高聲量,一半是有點不悅8點半睡覺的哥哥竟然還未睡!

哥哥一見我如此,馬上嚇得逃回自己的房間,跳上床被蓋頭躺下。平靜了數秒,覺得自己有點反應過度,走進他的房間看一看。幫他蓋好被:「睡不著嗎?」「嗯……媽咪,我只想跟你說句晚安!」哥哥輕輕地答。是的,通常我自己一個單打獨鬥的時候,我都是搞定了A小姐和細佬,然後來陪哥哥。今晚老公早回來吃飯,所以爸爸陪了哥哥。以致我完成任務,單純地認為哥哥已經睡了,而沒有去「打招呼」。想不到這個人,竟然等著等著,還是走出來想跟我說晚安。

有點心痛,有點甜。親親他的面,他卻要跟我親親嘴,就快十歲的大男孩。我心裡萬般不捨他長大。口裡只嘮叨著快點睡!哥哥,從來就是比較貼心順從的乖孩子。雖然也有讓我氣結的時候,但不知道為甚麼,我們的磁場非常合。他總能讓我覺得窩心溫暖,聽得懂我說的人生。堪稱我的暖男。

哥哥是我的暖男,A小姐卻是我的剋星,她所講和做的事,都需要很多智慧去跟她博弈,似乎這樣才會顯得自己有足夠能力和她糾纏。只要某天精神不足,智慧便不願意和我同在,而跟她交手,就顯得痛苦萬分。老媽常取笑我,因為婆婆和A小姐都屬龍,所以性格類似。婆婆說屬龍的孩子很聰明,你需要用你的智慧才能治得住她,而不是大吼大叫。真的,我家的老智慧還說得真到位。所以,對著女兒,我經常處於精神困頓,因為消耗腦力比較多。她,與其說是小甜心(或許是爸爸的甜心),說是我的挑戰題更貼切。比較抱歉的是,當我的智慧不夠,我便只會大吼大叫,失控像Hulk。事過境遷,都會後悔非常。

細佬,應該是永遠覺得自己是被搶了甚麼的缺乏安全感。凡事都是:「那麼我呢?」非常淒慘。也因此,我們總比較讓著他多點,寵著他多點。是我們大家的小寶貝。而他,就顯得更嬌嫩一點自信少了點。心裡,我不想他長大,心裡,我又想他男子氣一點。心裡,想他不要時刻跟兄姊比較,但無法,他們是他仰望的形象,甚於爸爸。心裡,希望三個孩子都能相親相愛,和平相處。但其實他們在打鬧哭喊的時候,也是非常可愛,雖然對於成人的大腦來說,真的很吵!有時候看見三個微妙的化學關係,心裡還是會笑出來。這種珍貴,無法形容。

常聽到,有三個孩子,就要努力地做到對三個都公平。但我掛在嘴邊的話卻是:「怎樣公平?每個人都不同,大家需要的也不盡相同。你們來到這個家的時間點也不同,得到和我們相處的時間,也不一致。如果一致對待,才不公平吧?」這世上,如何做到絕對公平?這世界本來也無法絕對公平,凡事都是相對,我們也只能儘量。教孩子不要計較,才是上策。不然,每每要想清楚每件事是否都對等都平分,也是件頭痛無謂的事。

每個孩子,都有其獨特的一面。對著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愧疚和愛慕。所以,也很難用一致的態度和標準去對待他們。我不會時常想,這樣公不公平,我也不希望他們常常惦念著公不公平。在我來說,我希望他們能夠跨過是否公平的這個層面,去對待家裡的事情。因為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不應該計較,一家人就是應該一直互相扶持,取長補短,隨時都在的這種概念。

午飯時,A小姐問我:「沿途有你是甚麼意思?」應該是她最近唱歌學到的歌詞。我說:「就是人生路上,一直有你陪伴的意思。我自從生了你們,就沿途有你(們),擺脫不了啦!」A小姐聽完,吃吃傻笑。

廣告

JAL742

很少帶L出門,最近滿兩歲刑滿出獄。為了準備他飛長途等種種挑戰,終於偶爾也帶他出去吃個午餐,讓他錯過自己的正常午睡,然後看他在回程的車裡累極昏迷。


朋友在餐廳看到L的時候,也調侃:終於帶來啦!可憐的L。
是,是,可憐的L。可憐的L,偏要生得那麼可愛,以致讓人覺得冷血的媽媽更加可惡。我活該。為了讓他睡飽喝足,作息正常,認為不需要過早接觸花花世界,也讓我輕鬆些,是需要無比的意志和狠勁。雖然未能午睡,但孩子自己又怎會介意?跟著哥哥家姐吃完飯去playroom,開心的樣子,讓人覺得還真的是可憐又可愛。可憐是這麼大才第一次來馬會playroom,戰戰兢兢,不敢步入雷池。可愛是,不管別人怎麼邀他叫他,就是無動於衷;只要家姐走過來喚他伸出手,他就毫不猶疑地跟著走進樂園。就是那麼一秒,細微的瞬間,讓我好感動。手足的意義。

  
然後爸爸們(加一個菲傭姐姐)看著孩子們在playroom,媽媽們在餐廳繼續聊天。話題來去總也離不開孩子。如果不是,反而會覺得很,怪吧?
若干時間,大孩子們奔回餐廳,滿頭大汗,嚷著喝水要吃甜點。L跌跌撞撞地跟在後面。我把他抱回身上,感受他因為過度疲倦興奮的狀態,有種大人喝了酒很開心,又有點甚麼都不聚財的感覺。要這個,要那個,不要這個,不要那個,那個這個,嘰哩呱啦,哇啦哇啦。很多人一定會說,孩子嘛,不都這樣。事實是,只有過度疲倦過度亢奮的孩子才會這樣。如果作息正常的孩子,一般都很少會發癲。但作息正常實在太和尚,凡人誰守得了戒?

朋友說:你帶L出來,好像甚麼都不用帶,好輕鬆。連換個尿片都沒見過你做。

對哦,朋友一說,驚醒夢中人,趕快抱著L去洗手間。生了三個孩子,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很容易把年紀較小的孩子跟大的看齊。不是故意,就是很自然。因為已經習慣不用背著奶粉袋出門,所以出門時,根本不會想要帶。以前帶J外出,奶粉袋裡,除了尿片,乾,濕紙巾,尿片膏,替換衣服,口水圍巾,餐具,食物剪刀,還有零食,水,果汁,和小玩具。後面還跟著個菲傭姐姐。車上會有薄毯子,準備在他睡著時蓋。

現今?只有平時自己用的紙巾。另加他的水樽和口水圍巾。尿片和替換褲子是臨出門口,突然想起,拿的。沒有菲傭姐姐。

所以,是,嚴格來說A和L的出門排場,都是很隨便。因為我真的忘記他們還小。習慣了舒適,很難回頭。很容易對小的孩子用大孩子的標準來期望他們。

回到座位,我自責跟朋友認錯。朋友嘖嘖搖頭,只有一個孩子的她從背包拿了包小餅乾遞給正在抓狂的L。總算短暫安撫了這個基本上就是疲倦但自己不自知的小瘋子。我,這個三個孩子的媽,當堂除了慚愧,只能摸摸他的頭,給他也給自己安慰。


人生,就是這樣。沒有,也很難絕對公平。說到公平,想到以下這件事。

有次我剛為妹妹讀完睡前故事,哥哥梳洗完畢進房。我拿起中文書要跟他讀中文,妹妹很自然跟過來。J即時反應很大,喝道:This is not a story!!!

意思是,你不要過來聽。妹妹一臉無辜:But I also want to listen.

正常我們總覺得要孩子學會懂得分享,懂得謙讓愛護幼小。所以會很自然地說:讓妹妹一起聽吧?

但,我轉念一想。就是因為我們渴切希望孩子們可以成為願意分享愛護幼小,充滿大愛的小人兒的時候,往往忘記和忽略他們心底的渴望,媽媽只愛我。其實我們大人是很容易明白的,只是從來沒有代入深想。試問哪個人願意跟別人分享自己的愛人?愛情裡,這是極其自然。極少數的人可以吧?孩子們對父母的愛,有時候其實就是很原始直接,不能跟別人分享媽媽的愛。再試問誰人願意並且能夠把自己所有的物品都無私跟別人分享?大人懂得選擇性地分享,因為我們不用去分析,已經知道有些事很自然可以分享,有些事是不用說就知道不能也不會要求別人跟自己分享。但請問小孩子在早期,已能輕鬆將事情分門別類,懂得糖果玩具可以分享,但有些物件如貼身安撫物,不需要不能分享嗎?這是需要時間去學習運用的。

記得看過一篇文章,在孩子的成長中,通過瞭解自己和物件的關係,包括甚麼屬於自己獨有,甚麼是共有,對於屬於自己的物件,擁有怎樣的支配權利?如何分辨孩子是願意分享還是被逼必須分享?對於屬於自己的物件,自己沒有控制支配權利,必須被逼接收大人指令,這對孩子心理會造成怎樣的不安全感影響自信?因此學習瞭解自己與物件關係和支配權利,然後才會懂得如何分享才是重點吧?這裡審略學術性解釋。

我當時試著去想,為何哥哥會這樣抗拒?雖然我極力但溫和地請哥哥讓妹妹一起聽。但這個七歲的男孩面色僵硬,非常不願。妹妹就是一副可憐,淚水隨時缺堤的模樣。這樣僵持半分鐘。我問J,是否因為剛才妹妹單獨和媽咪唸故事,而他沒有參與,所以現在他也想單獨和媽咪唸書?J黑著臉,輕微地點點頭。

我轉身望向A:妹妹,剛才媽咪同你story time,哥哥有沒有得聽呀?A搖搖頭。

那現在媽咪同哥哥story time,你可否不聽呢?(我不知道四歲的A會否明白這種對等關係,但總要試試。)

想不到A居然很爽快地說:好啦。我自己拿兩本書回我的床讀啦!然後逕自走向書架挑選書本。

我望望J,見到他滿意表情。問他,你覺得妹妹這樣是否很懂事和乖?她是否很疼愛你?

J不願承認,只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我追著他:那你讚下她啦!

妹妹乖!(非常輕微的聲量)

然後我又問:既然不是因為書是不是故事的問題,為何你不直接講出你的看法呢?你可以說,我不想,因為剛才妹妹已經單獨和媽媽讀過故事了,現在我也想要和媽咪單獨讀書。

J想也不想地回答我:因為你說過,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絕對公平呀嘛!

我語塞。主要是因為他總是記著些我無心說過的話。然後回他:不管怎樣,你還是可以和應該表達你的真實想法。知道嗎?


我是認為,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但亦因為如此,某些制度和法律就是為了去平衡這些的不平等。我們總跟J說,你是第一個孩子,其實你得到爸媽獨有的時間是最多的,妹妹和細佬都無法有相等待遇,但也因為如此,在其他方面妹妹和細佬會得到多些,例如,耐性。生到最後一個,對著最小的,耐性最好。總帶著補償心理。不止補償細佬,也為了彌補之前同時期曾經犯過的失誤。

這樣到底是公平還是不公平,真的很難衡量。我總說,誰的心生在中間,哪有絕對不偏心?只是理智和良心,要我們去平衡調整我們本來偏頗的天性。(同樣誰又能絕對中立?人,除了懵懂孩子,都是帶著立場吧?)

然後有天,J的字條寫著,想獨自生活。問他這是個甚麼概念。他很坦然平靜地說:我不知道長大後,會跟誰結婚。我也不想生BB。所以覺得還是一個人生活就好。

為何不要生BB?

因為我不要生個好似妹妹那麼麻煩的BB。

那,你未必會生個麻煩BB,可能生個好似細佬那麼可愛的BB呢?

細佬?有時可愛。有時弄爛我的玩具也很可惡。所以都有點麻煩。總之,我想一個人生活。

然後妹妹插嘴:媽咪,我大個都不要結婚生BB。

你,又為何呢?

因為我要一直同你一齊。我好鍾意好鍾意你呀,媽咪!(都說女兒是爸爸前世情人,我家這個到目前為止,似乎前世是跟我糾結不清。)

童言無忌,讓人忍俊不禁,也讓人唏噓。

此記,留念。

  

 

%d 位部落客按了讚: